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二十章 取舍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是吗?”

    当声音响起的瞬间,棠裳的脸色也变得极度阴沉,倒不是在意有人敢插嘴,而是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并不在他的预料,或者是掌控当中。

    而能够突然出现,又不被他发觉,只能明一个问题,这突然出现的人,实力并不弱于他。

    眼看着就要得手,突然出现这种意外,换做任何人,心情都不会很好。

    然后,一个人影出现在场中,正是牧易,不,准确的应该是两个人影,在牧易的身后,还有一个老头,正是虫甲乙。

    但因为牧易的存在,反而让人忽略了虫甲乙,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牧易的身上。

    而棠裳的脸上更是多了几分郑重,因为只是牧易一个人倒也罢了,偏偏还带着一个人,可他之前却什么都没有发觉,仿佛这两个人是凭空冒出来的。

    实际上,在得到念奴儿的示警后,牧易心神便跟薪灯融合,直接达到圆满级,掌控自身,对于隐形藏体符的理解也更上一层楼,这才在遮蔽自身的同时,也将虫甲乙囊括其中,否则以虫甲乙这等实力,又怎么可能做到靠近而不被棠裳发现?

    这一切自然还是牧易的缘故,显然棠裳也想到了这点。

    “哥哥。”实际上不用棠裳问出牧易是谁,念奴儿就已经扑到牧易的怀里,周围的人也顿时明白,眼前的道士就是丫头刚刚所的哥哥。

    只是在周围人眼中,牧易只不过是个道士罢了,为何自家斋主如此兴师动众?

    倒是之前以一敌二拖住念奴儿跟大奴的那名老者似乎看出了些什么,并且不动声色的退后了两步。

    “现在知道行走江湖很危险了吧?”牧易见念奴儿没事,一直悬着心的也就放下,不过嘴里还是教训的道。

    “我知道哥哥一定会来救我的。”丫头也知道自己做错,这个时候装傻卖乖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好了,既然哥哥来了,就没有人能伤害你。”牧易拍了拍丫头的脑袋,然后看向棠裳。

    “阁下应该就是棠溪斋主吧?久仰大名了。”牧易道。

    “你是···朱雀掌旗使?”棠裳一直在观察牧易,对他的身份也早就开始怀疑了,毕竟江湖虽大,可真正的强者却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冒出来的,尤其是像牧易这般年轻就更加少见了。

    看牧易的打扮,还有手中那把长刀,棠裳自然而然的联想到牧易的身份,最近哄传天下朱雀掌旗使,从黄河古道中全身而退,并且得到一件法宝的妖道牧易。

    “不错。”牧易点头承认,周围顿时一阵骚动,有人敬畏,有人贪欲,毕竟此刻真要起来,牧易在江湖中也是有偌大名声的。

    尽管耳帮早已不是什么天下第一帮,但曾经的四大掌旗使仍旧为人津津乐道,甚至是畏惧,哪怕四大掌旗使的势力同样不复以往,却也不是一般的势力能够相比的。

    而且除了麾下势力强盛,牧易本身的实力也不容觑,资深级的白龙王一招就败在牧易的手中,哪怕借用了符箓,却也明了牧易的实力,毕竟符箓本身就是实力的一种,总不能禁止人家使用符箓吧?

    更关键的是,牧易居然从黄河古道中活着走出来,要知道,就算是少林寺普度大师,龙虎山那位老天师,甚至满清大内统领这些圆满级强者都死在黄河古道中,里面的凶险程度更是不言而喻。

    在这种情况下,牧易不但活着走出来,更是得到了一件法宝,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想到这里面代表着什么,就算有运气的成分,可如果本身实力不足,也没用。

    听到牧易承认,棠裳也知道,再想抓住那丫头已经不可能了,而且之前的行为也定然会让牧易产生敌视,跟之前那些不自量力打牧易主意的那些人不同,棠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牧易的实力,更知道他有没有受伤。

    虽然他自己也是圆满级,但最擅长的却是铸剑,所以哪怕比牧易年长许多,早早就进入了这个境界,却也不敢稳赢,而且冤家宜解不宜结,牧易不但本身实力强,更是朱雀掌旗使,坐拥一方的大人物。

    而棠溪斋打造神兵,结交天下英豪,讲究一个和气生财,虽然不是害怕牧易,但却也没有必要惹上这等大敌,所以很快,棠裳就已经有了决定。

    对于他这种存在而言,早就过了意气之争的年纪,归根结底还是两个字,利益,跟牧易为敌,显然不符合他的利益。

    “既然是朱雀掌旗使,那之前的一切都是误会,也是我鲁莽了,这条链子是我闲暇时炼制的一件法器,就送给掌旗使的妹妹当礼物。”棠裳着取出一条银色链子,底端坠着一颗心形的吊坠,看上去很好看,但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件法器。

    棠裳的态度出乎众人预料,但仔细想想,却又在情理当中,尤其是那名老者,更是不自觉的松了口气,他刚刚最担心的就是棠裳跟牧易翻脸,别看他的实力不错,但在这种强者面前,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棠裳不但没有翻脸,反而还送上礼物赔罪,他的这种表现不但没有让牧易鄙夷,相反,对于棠裳的评价也更高了一层,这个江湖上,因为义气就争斗丧命的实在数不胜数,而有的时候退缩,并非是懦弱的表现,关键是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以棠裳的实力,根本就没有畏惧他的必要,可这么做对棠裳根本就没有任何好处,就算他赢了,想要杀死牧易也不可能,毕竟圆满级强者想要逃跑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样一来就等于彻底得罪了牧易,就算他不畏惧,可总得要为棠溪斋想一想,毕竟棠溪斋的其余人可没有这个实力,尤其牧易身为朱雀掌旗使,朱雀堂如今经过统筹,渐渐有了几分曾经的气象。

    一旦两方死斗起来,棠溪斋就算不成为历史,也绝对会损失惨重,这种代价,棠溪根本就承受不起,既然如此,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牧易化解仇怨,这才是最符合棠溪斋利益的做法。

    所以,有时候明智的退一步,反而比没有头脑的冲上去更需要勇气。

    牧易不是傻子,对于棠裳的心思也能猜到几分,只是他没有想到棠裳会这么果决,顿短几息就权衡利弊,做出最适合的选择,扪心自问,牧易觉得自己很难做到这点。

    “那我就替这个丫头谢谢斋主了。”牧易微微一笑,场中沉闷的气氛陡然一空,就连周围那些棠溪斋普通弟子也能感觉出不同来,似乎之前心头那种压抑感消失了。

    牧易的话也让棠裳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右手轻轻一震,那链子吊坠就已经出现在牧易的手中,然后牧易将吊坠递给念奴儿。

    丫头接过吊坠,满脸欢喜,因为她发现这吊坠是用一种灵木炼制的,如果贴身戴着,对她也有一定好处。

    “掌旗使远道而来,不如去舍斋做客如何?”棠裳随后邀请道,实际上,他对牧易那件法宝也很感兴趣,毕竟到了他这种境界,单纯的潜修已经用处不大,如果能够多接触一些法宝,触类旁通,反而收获更大。

    只不过这天下的法宝本身就极为稀缺,而且基本都是有主的,像那些存在,又怎么可能任由他这个宗师级随意窥视自己的法宝?恐怕就算想借来都难,但如今,牧易这件法宝却还没有认主,如果付出足够的代价,未尝不能借来一观。

    “既然斋主相邀,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今日还有点事情,等明日定然去拜访。”牧易顺势答应下来,两人可谓是郎有情妾有意,棠裳在打牧易手中法宝的主意,而牧易何尝不是打对方炼制法宝的经验?

    至于之前的那些不愉快,早就被两人下意识的忽略掉了。

    “那好,明日扫榻以待。”棠裳完后,就跟牧易告别,至于周围那些人见自家斋主都离开了,也只能跟着离开,不过却又多了一项谈资,毕竟能够见到传中的人物,也足够自豪了。

    转眼之间,棠溪斋的人便走的一干二净,只留下牧易等人,大奴这会也缩身体,呆头呆脑的看着牧易。

    而念奴儿,不待牧易开口,就干脆躲进了岁月竹中,一副打死不出来的架势,显然,丫头担心牧易会她,毕竟之前牧易离开前就交待过,让她好好在家等着。

    虽然丫头出来的时候跟云梦萱打过招呼,可某种程度上也属于翘家行为,更重要的是还惹了麻烦,之前如果不是牧易赶到,她恐怕早就被棠裳抓住了,以她的实力,想要从圆满级强者眼皮子底下逃掉,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牧易见此,只是笑了笑,倒也没有太过在意,不过也更加坚定增强丫头实力的想法,毕竟他不可能永远都能及时赶到,一直守护着她,关键时刻,还是要靠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