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一十八章 进山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虽然名义上棠溪斋的主人是为了捉拿偷盗自己宝物的贼,但在牧易看来,事情怎么都透着一些古怪。

    白了,就是一股家子气,倒不是棠溪斋的主人不能抓人,毕竟偷了自己的宝物,抓人也是应该的,但问题是,没有必要把消息封锁,并且还亲自赶来,实在跟他铸剑宗师的身份不符。

    当然也有可能是被偷的宝物实在太过贵重,让棠溪斋的主人不得不亲自出面。

    “站住,棠溪斋捉拿贼人,禁止入山。”

    牧易跟虫甲乙刚刚靠近铜山,就有人拦了下来,只见在山道口,站着四个神情高傲的青年,穿着白衣,胸口绣着一座剑炉,算是身份标识。

    而且除了牧易外,还有不少人被拦下,三三两两的站在周围,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这些人来这里未必是打那被偷宝物的主意,眼下神兵大比即将开始,能够在棠溪斋主人面前露一面,混个脸熟也是好的,当然,如果能够得到棠溪斋主人的垂青,就差不多一步登天了,不定能直接得到一把神兵,从此江湖上的地位也会不一样。

    “棠溪斋倒是威风的紧,这铜山难不成是棠溪斋的产业?”牧易淡淡的道。

    “臭道士,故意找茬是不是?”听见牧易的话,几个青年顿时炸了。

    “我看这道士定然是跟那贼人同伙,想要接应贼人,不如先把他拿下,等斋主来了处理。”

    “两位师弟,麻烦你们拿下他。”

    三言两语,牧易就被定性,带着一股裸的霸道,亦或是跋扈。

    两个青年随后就朝着牧易冲来,周围的人顿时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却是连一个为牧易情的人都没有。

    毕竟牧易在他们眼里只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道士,看不出有什么背景,而棠溪斋却是附近最强大的势力,而且棠溪斋的神兵天下闻名,光靠此就笼络了一大群高手。

    所以除非是必要,否则江湖人碰到自然会给几分面子,也为了以后好相见。

    牧易没有动,虫甲乙身子一晃就挡在牧易的面前,之前他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抓,用来威胁牧易,却也不是他的实力太差劲,而是对方太强,可眼下,几个棠溪斋的普通弟子,顶多算是二流高手,却没有资格在他面前放肆。

    “老东西。”其中一个青年见虫甲乙挡在前面,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一只手就要朝着他胸口抓来。

    另外一人也没有将虫甲乙放在心上,嘴角还带着轻笑,甚至还有些可惜,慢了一步被同伴给抢先了,不过好在还有一个道士给他用来立威。

    不过他的轻笑很快就变成愕然,只见那名抓向虫甲乙胸口的同伴不知怎么突然飞了出去,隐约间,他似乎听到铃铛的声音,而那名跟自己不相上下的同伴像是呆住了一般,任由虫甲乙将他打飞。

    随后,虫甲乙再一步来到他面前,亲自面对虫甲乙后,他才体会到那股压力。

    高手!

    这是虫甲乙给他的感觉,心中甚至生出几分悔意,不过这个时候就算想退后也明显已经晚了,然后他再次听到铃铛的声音,只不过这一次更清晰,直接在他脑海中响起,然后他就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直至胸口传来疼痛,才清醒过来。

    此时,他如果还不知道惹到不该惹的人,也就真的是傻瓜了,人家能够轻易的把他打飞,想要杀死他也同样没有任何难度。

    在外人的眼中,却只看见虫甲乙两次出手,棠溪斋的两名弟子就被打伤,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大胆,敢伤我棠溪斋的人。”另外两名青年地位明显要更高一些,此刻见到同伴被打伤,顿时大怒,而且还是惊怒交加,既不敢相信虫甲乙的实力会这么强,又不敢相信虫甲乙会真的对他们出手,难道他就不怕棠溪斋?

    不过眼下,他们却只能硬着头皮上,否则一旦坠了棠溪斋的威风,等待他们的将是更重的惩罚。

    面对这两人虫甲乙同样没有在意,简单的便将两人打伤。

    这守门的四个青年实力并不算强,实际上,他们在这里象征的意义更大一些,因为棠溪斋的人也没有想到在自己地盘上会有人敢出手,这无疑等于扇了棠溪斋一个耳光,固然够不上不死不休,可仇怨也绝对因此结下,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牧易两人还想要得到神兵,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周围的人瞪大眼睛,同样不敢置信的看着牧易两人,为两人的胆大包天感到钦佩,不过也仅此而已,虽然他们畏惧棠溪斋,却不等于他们愿意替棠溪斋出手教训牧易一顿。

    先不虫甲乙表现出来的实力,就算真的出手了,也给人一种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感觉,到时候不但没有讨好棠溪斋,反而给人记恨上,所以有时候做好事不一定会得到别人的感谢。

    牧易没有理会那些人,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四个青年,虫甲乙出手很有分寸,只是暂时让他们失去行动能力,连轻伤也算不上,稍后就能恢复。

    牧易跟虫甲乙走后不久,四个青年果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只不过此时他们脸上再也没有一丝骄傲,反而青一阵红一阵,感觉没脸见人了。

    “你们两个继续守在这里,我们进去通知各位师兄长辈。”

    丢下这句话,两个青年一瘸一拐的也朝着牧易离开的方向而去。

    “啊!”

    突然,有人惊叫一声,顿时吸引了周围诸多注意力。

    “怎么了?”旁边立即有人问到。

    “我知道刚刚那个道士是谁了。”那人满脸后怕的道。

    “谁?”

    “刚刚的道士吗?”

    周围立即传来一阵疑问,似乎没有猜出那两人的身份。

    “年轻,道士,带着一把长刀,身边跟着一个老头,难不成你们还猜不到是谁吗?”一开始话那人大声的道。

    听到他的话,周围已经有人露出沉思,倒不是他们没有听过,而是一时间没有联想到,毕竟谁也不会认为那个人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而且还是这么正大光明的出现。

    “难道真的是他?朱雀掌旗使?”有人缓缓开口,周围也顿时传来一阵骚乱,还有倒吸气的声音。

    如果最近江湖上谁的名头最响亮,那么这位朱雀掌旗使绝对算得上其中之一,光是以弱冠之龄登上一方掌旗使,麾下控制大半个南方,可谓真正的霸主级人物。

    更何况这位朱雀掌旗使还进入黄河古道,在一众圆满级强者面前全身而退,并且从里面带出了一件法宝,引得江湖中人人侧目,为之疯狂,甚至据不少隐居的强者都纷纷出世,争夺这件法宝。

    毕竟一件崭新的法宝,还没有经过完全炼化的法宝,所代表的意义绝对是不一样的。

    “恐怕真的是他。”

    “他怎么来南阳府?难不成也想得到棠溪斋的神兵?”

    “你傻啊,人家堂堂朱雀掌旗使,要什么神兵没有?更何况人家还有一件法宝,又岂是神兵能够比的?依我看,这位朱雀掌旗使恐怕也是为了棠溪斋失窃的那件宝物而来。”

    “有这个可能,不过棠溪斋到底被人偷了什么宝物?连棠溪斋的主人都亲自出面了。”

    “我猜这里很快就有好戏上演了,你们朱雀掌旗使跟棠溪斋的主人到底谁厉害?”

    “我觉得朱雀掌旗使要更厉害点,毕竟棠溪斋的主人只是铸剑闻名罢了。”

    “那也未必,棠溪斋的主人毕竟闻名多年,又岂会没有点真本事?而且棠溪斋以神兵结交天下高手,自然会有无数人愿意为其出力。”

    听着周围不断传来的议论声,还留在那里的两个青年只觉得浑身冰冷,手脚无措,朱雀掌旗使的大名他们自然也听过,那可是不逊色棠溪斋主人的大人物,又岂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尤其是想到自己刚刚居然想向朱雀掌旗使出手,就感觉阵阵后怕,并且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之前的恨意也一下子消失不见,反而有了一些崇拜,毕竟光看年龄,朱雀掌旗使甚至比他们还一些,就已经在江湖上有了偌大的名声,而他们,却只是棠溪斋的普通弟子,所以他们又怎么可能不向往?

    “要不我们也跟进去看看?”突然,有人提议,周围众人虽然没有明,但脸上那种跃跃欲试却很明显。

    守在山路口的两个青年彼此对视一眼,然后齐齐转身,头也不回的朝里狂奔,一开始还有些一瘸一拐,到了后面,更是不顾一切。

    话牧易,在进入铜山后,心底那种感觉更加强烈起来,甚至隐隐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他一样。

    而且这一路上,偶尔也可以看到山间一些扫荡的身影,人数绝对不少。

    “难道是?”

    终于,那种感觉变得熟悉起来后,牧易眼睛瞬间一亮,但取而代之的却是担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