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一十七章 跳梁小丑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知道了有人在背后算计,却也没有当回事,这段闲暇的日子,他不断的巩固修为,之前开辟的第五命轮,如今融合了近乎一半,进度斐然。

    就连琉璃金刚身也在开辟命轮的影响下,再次提升了不少。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薪灯,这趟黄河古道之行,不但补足了十二符文,更是让南明离火进化,对于牧易实力的提升,也是显而易见的,这也是他不在意那些暗地里算计他的人的一大依仗。

    连续三天,都没有什么动静,倒是神兵大比沸沸扬扬,动静越发的大了起来。

    虫甲乙这几日都在外面打探消息,虽然仍旧没有见到棠溪斋的主人,可也带给牧易不少关于神兵大比的消息,只不过,当这天晚上虫甲乙没有返回客栈的时候,牧易就知道那些躲在暗中算计他的人终于还是动手了。

    原本牧易以为对方会直接找上门,却不料终究还是高看了他们,却是连这点胆量都没有,让他有些失望。

    果不其然,第二天早上,客栈的伙计就送来了一个铃铛还有一封信,铃铛是牧易送给虫甲乙的法器,一般江湖人或许会贪恋,可那些打他主意的人早已超出了这个层次,也就没有必要贪恋一个的铃铛。

    “有趣。”牧易玩弄着手中的铃铛,眼神却更加冰冷。

    随后,他打开那封信,里面的内容他跟所想的大同异,无非是威胁,让他今晚到某个地方,否则就会要了虫甲乙的性命。

    方法很简单,但也很有效,至少对牧易这种人有些效果,若是碰到一个真正自私自利的人,任何威胁恐怕都不会有效果。

    而牧易心底真正的打算却是想将那些算计他的人一网打尽,省得一群跳梁丑惹人讨厌。

    晚上,牧易按照信上所写的地址来到城外一片荒郊之地,虫甲乙被绑在一棵树上,周围看不到其余的人影。

    牧易也不怕有埋伏,径直来到虫甲乙面前为他松绑,虫甲乙实际上并没有被打晕,意识清醒,看到牧易到来,满脸的羞愧,他没有想到对方会用他来威胁牧易是其一,另一个则是没想到自己刚刚突破第二难,却仍旧不堪一击,实在打击他的信心。

    “主人,您快走,这里危险。”虽心里羞愧,但虫甲乙好歹也没有忘记提醒牧易,在他心里牧易自然是很强的,只不过这次算计牧易的人同样不弱,而且不止一人,心中着实为牧易捏了把冷汗。

    “已经晚了。”牧易摇摇头,淡淡的道,脸上却看不到丝毫担忧。

    “朱雀掌旗使当真不凡,只是行为却蠢了一些。”突然,一个略带调侃的声音响起,同时还夹带着一丝失望,有种见面不如闻名的感觉。

    “蠢点好,岂不是正好便宜你我?”

    “牧易,交出法宝,放你一条生路。”

    一个接一个的声音响起,最终五个身影从四周围了上来,正好包围牧易。

    “只有你们五个吗?”牧易有些失望的道,在他来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将算计他的人一网打尽,此刻见只有五个人,难免有些失望,毕竟五个人太少了,就算杀鸡骇猴,分量也不大够。

    当然,如果牧易知道这五人的真实身份,就不会这么想了。

    五人中,修为最高的已经达到资深级,最低的也是六品之境,尤其是五人联手,难怪会有算计他的底气。

    “哼,看来你是不但算交出来了?”听到牧易的话,立即有人冷冰冰的道。

    “是否交出来,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牧易仍旧淡淡的道,同时抬起手中的长刀。

    顿时间,就能听到略显粗重的呼吸声,五人看向牧易手中的长刀眼神炽烈。

    “可惜了。”牧易突然摇了摇头,至于可惜什么没有人知道。

    就在这时,五人同时动了,一出手便是很辣的杀招,没有半分留手。

    虫甲乙的心瞬间提了起来,只不过还不等他有所动作,就看到牧易手中的长刀绽放出浓郁的深蓝色,颜色深邃,令人着迷。

    只不过对于围杀牧易的五人而言,这颜色却代表着刺骨的寒意,倒不是那火焰是冰冷的,而是杀机弥漫,几乎将他们冰冻住。

    “不好。”

    在牧易出手的瞬间,就已经有人意识到了不好,牧易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比预料中强大太多太多,尤其是那位资深级,更是一眼认出这是属于圆满级的力量。

    在意识到这点之后,他骇然失色,几乎想也不想,不顾反噬,硬生生的止住,然后转身就逃。

    至于另外四人,不管是眼界还是反应无疑都慢了一拍,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眼中已经只剩下那一抹深蓝,然后一股疼痛将他们淹没,意识也随之消散。

    虫甲乙只看到一道蓝色的刀光闪过,其中四人便被火焰包裹,眨眼间就变成了灰烬。

    唯有一人逃跑之际动用了保命秘术,勉强挡下这一招,不过身在半空却直接喷出一口鲜血,气息瞬间萎靡下来,但速度却随之激增,眼看着就要消失不见。

    看着这种情况,牧易似乎并不着急,只见他屈指一弹,一朵幼的火苗便一闪而逝。

    同时,已经逃出数十丈的那人直接被一股突然冒出来的火焰包裹,并且化作一朵火莲,任凭对方如何挣扎,几息之后也化为灰烬。

    “倒是越来越挑剔了。”直至将最后一人灭掉,牧易才感应了一下薪灯,发现得到的灯油比预计中要少了许多,多少有些失望,倒不是这几人实力太低,而是南明离火进化以后,胃口也随之变刁了。

    直到五人全部被灭杀,虫甲乙仍旧张大嘴巴,满脸的不敢置信,在他心目中,牧易虽然很强很强,但至于有多强却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反正在他看来,牧易在江湖上至少也是顶尖强者。

    可如今他才恍然,牧易的实力比他预料中还要强的多,五个顶尖强者却不是牧易的一招之敌,这还不能明问题吗?

    “主,主人。”虫甲乙声音有些涩,神情也越发敬畏。

    “好了,一群跳梁丑罢了,倒是比我想的少了些。”牧易随口道,如今资深级强者在他面前也不堪一击,除非是同等级的强者才能让他真正的感兴趣。

    “启禀主人,关于这点属下倒是清楚一些。”虫甲乙立即道。

    “你知道?。”牧易道。

    “这帮人以一个姓周之人为首,原本找了一帮替死鬼,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用,而他们之所以敢围杀主人,是相信主人受了重伤,觉得有机可乘。”虫甲乙虽然被抓,可多少也探到一些消息,如今自然是不敢隐瞒,直接告诉牧易。

    “法宝动人心罢了。”牧易一语道破事情真正的诱因。

    只可惜,没有足够的实力还想要学人家贪心,最终反误了自己的性命。

    随后,牧易带着虫甲乙返回客栈,继续休息,而虫甲乙之前因为突破懈怠的心情也重新变得紧迫起来,不愿意放过任何一点修炼的时间。

    第二天,虫甲乙继续外出打探消息,并且很快就带回了一个牧易想要的消息,棠溪斋的主人露面了,不过却不是公开露面,而是有人见到他带人往南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牧易微微皱眉,同时心中也有一丝悸动,似乎有什么关系到他的事情即将发生。

    到了牧易这种境界,不可能有无缘无故的感觉,所谓秋风未动蝉先觉,便是类似此刻牧易的一种境界,这种冥冥之中的感觉往往都是极为精准的。

    “可知道棠溪斋主人的目的是什么?”牧易直接问道。

    “还不清楚,不过主人放心,属下会立即打探的。”虫甲乙快速道。

    “不用了,你留在这里,我亲自走一趟。”牧易断然道,既然知道有什么关系到自己的事情要发生,他自然不会继续留在这里空守,正好棠溪斋的主人已经出现,不如找上去看个清楚,顺便验证一下是否跟自己所想有关。

    “主人,还是让属下陪您去吧。”虫甲乙自然不愿意被牧易当成累赘,至于危险,他并不在意。

    “也好。”牧易看了虫甲乙一眼,罕见的没有拒绝。

    虫甲乙见牧易同意顿时大喜,紧接着就跟随牧易离开客栈,并且按照打探的消息一路追赶,最后慢慢进入了一片山区,根据所述,这里应该就是铜山了。

    铜山倒不是有铜,只是单纯的叫这个名字,只不过这里的山势陡峻,树木茂密,而且铜山之上还有一座道观,据这座道观是张三丰当年云游到这里建立的,至于真实与否,却没有准确的记载。

    而且到了铜山一带,遇到的人也渐渐多了,从那些人口中,牧易已经多多少少知道了棠溪斋主人来这里的目的,据是有人偷盗了棠溪斋主人的宝物,最终逃到了这里,为此,棠溪斋的主人亲自出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