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一十六章 剑炉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豫州之腹地、天下之最中。闪舞网w/p

    就在外界暗流涌动之际,牧易跟虫甲乙到了南阳府一带,这里可以称得上交通要道,贯穿东西南北,不过最近,南阳府却格外的热闹。/p

    “主人,是棠溪斋一年一度的神兵大比。”虫甲乙很快便打探到大声了什么事情。/p

    “神兵大比?”牧易有些好奇,实际上,江湖中所谓的神兵一般指的是法器,甚至是法宝,至于神兵跟传中的神器,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不在同一个层次上。/p

    “正是,棠溪斋乃天下有名的剑炉,铸造的神兵天下闻名,并且每一年都会举行一次神兵大比,胜利者将会获得棠溪斋主人亲自铸造的神兵一把。”虫甲乙道,现在他可不是当初穷困潦倒之际,他身上也有一件法器,是牧易给他的,一根拐杖加一只铃铛,一直被他视若珍宝。/p

    尤其是他突破到第二难,法器的威力也渐渐发挥出来,就算在江湖中,也算是迈入高手之列。/p

    “哦,神兵大比?这个棠溪斋的主人倒是个妙人,就是不知道本事怎么样。”牧易突然想到了从古战场得到的长刀,因为兑换给神秘光人价值太低,所以就自己留下了,准备带回去奖励给某个手下。/p

    虽然是残破的法宝,但也不是一般法器能够比的,而真正让牧易看中的便是长刀的坚不可摧。/p

    眼下这算棠溪斋主人举办的神兵大比,不由让他有了点兴趣,如果棠溪斋主人真的手艺高超,可以铸造法器,那么能否将法宝修补一下?就算不能恢复如初,可只要能在现有基础上提高两三成,长刀的威力都会大增。/p

    “据棠溪斋的主人有宗师之称,想来不会差到哪里去。”虫甲乙也道,对于棠溪斋主人,他以前就了解过,毕竟没有人不想得到一把神兵。/p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也去凑个热闹吧。”牧易想了想道,回洞庭湖也不差这一两天,既然遇到了,那正好看个热闹。/p

    当然,牧易心底还怀着一些其他的想法,修复那把刀只是其中之一,如果能从棠溪斋主人那里得到一点孕养法宝的经验,绝对受益无穷。/p

    就算短时间内薪灯无法再提升,可还有岁月竹呢,他这次特意兑换了一枚灵树之心,为的就是提升岁月竹的品质,虽然以前也提升过岁月竹,但终究是缺乏经验,造成许多浪费。/p

    而且牵扯到念奴儿,牧易自然力求万无一失,所以去棠溪斋也不纯粹是为了看热闹。/p

    牧易带着虫甲乙也来到棠溪斋。/p

    所谓的棠溪斋实际上是建在棠溪湖旁边的一座冶铁炉,号称天下第一炉,据已经有两年多年的历史,一些传中的神兵均出自这里。/p

    虽然这里号称剑炉,但实际上,这里不仅仅是铸剑,毕竟作为天下闻名的宗师,如果只会铸剑,无疑要大打折扣,唯有熟知天下诸多兵器,才能铸造出最好的剑,最好的神兵。/p

    当牧易跟虫甲乙来到附近的时候,这里早已聚集满了各类江湖人士,这些江湖人多是挎剑提刀居多,偶尔也会有人拎着奇形怪状的兵器,脸上都是跃跃欲试以及期待。/p

    根据虫甲乙打探到的消息,棠溪斋主人姓棠名裳,五十多岁,据乃第二难的强者,至于具体开辟了几个命轮,就不为人所知了,但是能够雄踞一方,坐拥天下第一炉而不被人窥觑,足以明他的实力。/p

    通常在论剑之前,棠溪斋的主人并不会出面,而是由他的弟子举行,唯有最后一日,棠溪斋的主人才会出现在众人面前,这无疑让牧易想要早见到对方的打算落空。/p

    至于悄悄找上门,他却没有做,不是实力的问题,而是一种态度,但凡这种天下闻名的宗师,都是心高气傲,脾气古怪之人,如果贸贸然找上门,只会令他的打算落空。/p

    而想要强行从对方手中获得想要的,更是难上加难,甚至用这种办法得到,他也不敢使用,所以他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同时期待这把长刀能够引起对方的兴趣。/p

    毕竟长刀乃是法宝,哪怕残破了,对于棠裳那种人而言,都有很大的价值,尤其这把长刀乃是来自古战场,无疑更有吸引力。/p

    因此,牧易只能带着虫甲乙在附近找了个地方住下,而且他也不知道他的到来早已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p

    南阳府离着郑州不算远,快马加鞭也不过两三日的光景,在牧易没到南阳府之前,有关他的消息就已经传到了这里,尤其是这里汇聚了众多江湖人士,消息传的更是快。/p

    加上牧易没有什么遮掩,就那么大大方方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手里还拎着一把长刀,等于在昭告众人,牧易就在这里,想要法宝的尽管来取。/p

    实际上,牧易也能感觉到一些人看向他的目光,但他并不在意,这是出于对自己实力的信任,到了他这种境界,一切阴谋诡计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实力,而他恰好拥有碾压这一切的实力。/p

    “消息确定吗?真的是他?”/p

    此时,距离牧易居住的客栈不算远的一所民居中,几个江湖人士正在密谋着,而密谋的对象正是牧易。/p

    “**不离十,虽然没有他的画像,但跟描述的基本都一致,而且按照行程跟路线,他现在也应该到了,至于他身边那人也已经查清了,名字叫虫甲乙,之前在洛阳一带,实力只是第一难,算不得什么。”另一人开口道。/p

    “好,真是天助我也,虽然他是朱雀掌旗使,但南阳可不是他的地盘,加上身边没什么高手,正是我们的机会。”/p

    “会不会太冒险了?据他的实力已经是圆满级,连白龙王都不是他的一招之敌。”有人慎重的提出意见。/p

    “富贵险中求,一件法宝,足以试上一试,否则错过这次机会,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至于他当初一招击败白龙王实际上并不是他的真实实力,而是使用了一张符箓,借符箓之威,算不得什么本事,而且他刚刚从黄河古道中出来,恐怕身上也不会还有那种威力强大的符箓,正是我们动手的最好时机。”有人忌惮,可也有人跃跃欲试,一件法宝的诱惑实在太大了。/p

    “不错,而且据他在黄河古道中受伤,这么短的时间根本恢复不过来,若是错过这次机会,等他到了自己的地盘,我们就算鞭长莫及了。”/p

    五个人至少已经有三个人动心了,至于剩下的那两个,虽然有些忌惮,但眉宇间明显也有了意动。/p

    底牌没有了,加上受伤,身边没有实力强大的手下保护,如今的牧易在他们眼中绝对是香饽饽,而这种机会,更是难得一遇,至少在他们眼中,一旦错过,绝对会后悔莫及。/p

    至于五个人如何分配一件法宝,则默契的没有人提出。/p

    “好,干了,不过这件事情必须从长计议,最后能够挑拨一些人出手,我们当黄雀。”一个看上去年纪最大的人最后道,至此,五人意见终于统一。/p

    随后,便是一阵低低的讨论,屋内油灯轻轻摇曳,窗台上倒映出五个凑在一起的脑袋,而在外面的院子里,不时有蛐蛐在叫唤。/p

    接下来第二天,第三天,汇聚到附近的江湖人士更多了,而且虫甲乙敏感的发觉有人悄悄缀在他们身后,暗地里监视着他们,为此他悄悄抓住一人,从对方口中得到了一些消息,然后焦急的找到牧易。/p

    “主人,我们恐怕被人盯上了。”虫甲乙找到牧易道。/p

    “。”牧易声音平淡,似乎并没有当成一回事。/p

    或许是牧易淡然的态度,让虫甲乙的担忧少了不少。/p

    “是主人从黄河古道中活着出来,并且带出了一件法宝的消息,如今已经差不多传遍了,之前抓的那人就是因为此事盯着我们,不过他只是一个喽啰,背后还有更厉害的人。”虫甲乙立即把自己了解的详情对着牧易了一遍。/p

    “迟早的事情。”牧易道,脸上没有露出半点焦急,似乎对于眼下的情况早有预料,至于这个消息是谁放出的,牧易多少也能猜到一些,最大的可能便是载沣,毕竟他最后想要斩杀载沣,定然会让对方记恨。/p

    之前在黄河古道中或许拿他没有办法,但是出来了,他所能用的办法就多了,眼下便是挑起天下人的**,让他成为众矢之的,就算那些江湖人杀不了他,也能够给他添堵。/p

    当然,牧易不认为载沣的手段会仅止于此,不过是眼下时间太短,还没有真正展开罢了。/p

    不过即便是知道这点,他也不会太过在意,满清中,能够真正让他在意的也只有那个达到第三难的至强者,而通常情况下,第三难的至强者绝对不会轻易行动,更不可能为了载沣的一点颜面就来找他的麻烦。/p

    作为第三难的至强者,那是定海神针,就算那位老佛爷想要请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p

    所以,没有了第三难的至强者威胁,任凭载沣有千般诡计,他也自可一力破之,甚至让对方吃一个大亏。/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