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一十二章 意料之外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哒哒哒!”

    伴随着一阵脚步声,再度有人走了进来,牧易抬头望去,实际上,他已经从脚步声听出,来者并不是秋玥曈,而是其他人。

    当人影从通道中走出,牧易也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来人是花千舞,只是她此刻看上去显得有些狼狈,满脸苍白。

    来到后,花千舞看了一圈,最终选了一个跟牧易截然相反的位置,但如果有心人就会发现,她的位置正好跟牧易形成一个夹角之势,把载沣包围在中间。

    她那名侍女见到她来后,明显松了口气,然后急忙来到她身边照顾起来。

    从花千舞到来后,一直过了大半时辰,都没有人继续从通道中走出来,那条漆黑的通道看上去充满了死寂,又像通往地狱的入口。

    载沣一开始脸上还带着自信,但慢慢的,随着时间推移,他也有些着急起来,因为不管是范元,还是另一人,都没有出现。

    实际上,不仅仅是他,龙虎山那名年轻道士同样着急。

    “清尘前辈,您可知我师父为何还没有出来?”年轻道士终于忍耐不住,朝着茅山中年道士问道。

    “恐怕是被困在里面了。”中年道士开口道。

    年轻道士一听顿时大急,“清尘前辈可否救救我师父?”

    听了年轻道士的话,清尘摇了摇头,“这是你师父自己的选择,况且没人能救他,只能靠他自己。”

    年轻道士顿时不话了,他也不是傻瓜,自然听出了清尘的意思,原本他开口就已经很冒昧了,如今对方拒绝,他自然不可能死缠烂打,甚至对方能够提示他,已经是仁至义尽,如果没有龙虎山这个牌子,恐怕对方都不会搭理他。

    转眼又是一个时辰过去,实际上,众人已经都清楚,那些没有出来的人,恐怕再也出不来了,而牧易也再一次体会黄河古道的残酷,因为没有出来的人中有三个圆满级强者。

    普度大师,龙虎山老道士,范元,除此以外,还有秋玥曈,牛犇,以及跟在范元身边的消瘦男子,整整六个人失陷在里面,而这还不包括那些一开始就运气不好死亡的人。

    至于这一趟是否值得,那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在牧易看来,绝对是值得的,正如清尘所言,一切都是自己选择,怨不得别人,想来龙虎山那名老道士定然都眼红道种,所以想要拼一把,至于结果,众人已经都看到了。

    “可惜了。”清尘突然摇了摇头,神情显得有些落寞,只是他这副表情到底是真实,还是装的,连牧易都看不出来。

    白虎掌旗使没有言语,只是目光望着通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年轻道士满脸恐慌,眼中透着浓浓的恐惧,这一趟,他的师兄死了,师父也没了,只剩下他自己,甚至连宝物都没有得到,可谓是凄惨到了极点。

    原本以为跟着师父进来增长一下见识,却没想到遭遇了人生最大的噩梦。

    载沣虽然面色阴沉,但也没有放什么狠话,范元失陷在里面,对他而言绝对也是一个打击,毕竟圆满级强者对于满清而言,同样是重要。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次进来黄河古道并没有达成愿望,等于是失败了。

    花千舞突然朝着牧易看了过来,虽然没有话,但牧易却明白她的意思,眼下,无疑是一个斩杀载沣的最好时机,范元死了,载沣身边只剩下一个老太监,不管是牧易还是花千舞,都足以拦住他,甚至合力将其击杀。

    至于载沣,一旦没有了老太监,就跟死鱼一样,没有任何威胁,任人宰割。

    所以牧易读懂了花千舞的意思之后,怦然心动,他跟载沣之间的仇怨已经无可调和,一旦载沣得势,也定然不会放过他,与其等着对方报复,还不如先下手为强,更能为大奴以及墨如烟报仇。

    想到这里,牧易站了起来,目光直视载沣。

    “你想干什么?”载沣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牧易,实际上不仅仅是载沣,周围众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他的身上,而那名老太监似乎感受到了牧易身上的敌意,悄然往前一步,挡在载沣的面前。

    “跟王爷借一样东西。”牧易不慌不忙的道,神态悠闲。

    “哦,找本王借东西?你倒是要借什么,若本王有,未尝不能赏赐给你。”载沣见老太监挡在自己面前,顿时胆气一壮,作为当今皇帝的弟弟,他有足够的自信。

    “既然王爷答应了,那就请借项上人头一用。”牧易完,身后一盏薪灯缓缓升起,深蓝色的南明离火轻轻摇曳。

    “大胆!”

    这次不待载沣反应过来,他面前的老太监就出声了,声音显得有些尖锐,身上也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只是感觉略显阴柔。

    “是吗?”牧易着,脑后光轮升起,手中长刀直接高抬,对着老太监就是一刀斩下,这一刀,牧易没有留手,只见刀刃上,顷刻间爬满了火焰,像是一把火焰刀。

    老太监面色凝重,直接往前一步,对着牧易的长刀就是一掌拍下,实际上,上次看到秋玥曈身上的伤势以后,牧易就知道这个老太监擅长掌法,跟清尘差不多,不过在牧易看来,老太监的掌法阴柔歹毒,却是已经走上了弯路,恐怕终其一生,也难以再进一步。

    当然,人的际遇通常都是无法预测的,不定这个老太监将来有一天能够跨出那一步,只是这种事情谁又能得清?

    至少眼下,牧易丝毫不惧对方。

    “砰!”

    老太监一掌挡下牧易的长刀,同时也感觉到一股寒意扑面而来,长刀上的火焰甚至有冰冻的迹象,好在南明离火刚刚进化,加上灯油充足,根本就不惧这种冰封。

    “锵!”

    牧易手腕一抖,长刀发出铮鸣,南明离火蓦然一涨,变得更加火爆。

    不过同时,牧易也感觉到长刀传来一股震动,力量很大。

    载沣这个时候已经吓傻了,他没有想到牧易会真的动手,情况无疑超出了他的预料,加上范元不在身边,心中顿时害怕起来,毕竟牧易的实力他之前也见识过,就算被那火焰大鸟碰一下,他也得立即化成灰烬,保管活不成。

    此刻他唯一能期待的就是老太监挡住牧易,而他心中对牧易的杀机已经浓郁到了极致,心中发誓,如果出去了,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把牧易杀死。

    就在载沣心中发狠的时候,另一边花千舞露出一丝微笑,然后轻轻站了起来,既然牧易已经出手,那么在他看来,载沣的下场就已经注定了。

    花千舞右手一抖,一条黑芒就从她袖子中飞出,那黑芒更像是一条噬人的毒蛇,朝着载沣而去。

    载沣所有心神都在牧易身上,自然没有发现另一边的偷袭,倒是老太监看到了,毕竟圆满级强者掌控全场,哪怕没有刻意关注,可周围的一切变化也无法瞒过他。

    所以,在花千舞刚刚动手,他就已经发现了,原本想要阻拦,但这个时候,他的周围突然升腾起一朵火莲,时机配合的恰到好处。

    虽然这火莲仓促而成,只需要一两息就能破开,但花千舞却分明不给他这个时间。

    眼看着长鞭就要缠上载沣的脖子,却见到他身边突然人影一闪,并且弹出一指,抵消了花千舞的攻击。

    “清尘,你敢阻我?”花千舞看着突然出现的人影更是大怒,好不容易的机会,如今却被对方毁了。

    “花城主过了,醇亲王终究是满清的王爷。”清尘眉头一皱,随后道。

    “虚伪至极,茅山派什么时候也开始溜须拍马?而且你清尘的膝盖未免太软了吧?”花千舞冷冷的道,她这番话无疑在嘲讽清尘为载沣出头,属于满清的狗腿子。

    “花城主,慎言。”清尘直接道。

    而另一边,等老太监破开火莲,牧易也没有继续出手,而是同样看着来自茅山派的清尘。

    实话,对于清尘出手阻拦花千舞,并不在牧易的考虑当中,原本在他看来,就算有人出手拦截,那也应该是白虎掌旗使,毕竟他跟对方不对付,可没想到偏偏最不该出手的人出手了。

    实际上,牧易也有些疑惑,清尘毕竟是来自茅山,按理来,茅山派超然物外,并没有出手的理由才对,可如今来看,似乎有什么是他没有想到的。

    从清尘站出来挡在载沣面前,就已经看出他的决心,而牧易也知道,今天想要杀载沣有些不现实了,虽然没有跟载沣交过手,但从他之前围攻火兽王自始至终都没有使用法宝就能够看出他的实力,而且牧易也不会认为他会没有法宝,如此一来,他的实力就隐隐超出众人。

    至少牧易面对对方没有任何信心,而花千舞虽然神秘,但想来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更何况,那老太监也有些难缠,除非白虎掌旗使能够站在他们这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