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章 第五命轮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当牧易返身来到秋玥曈身边的时候,范元恰好站在入口处,另一边,那名消瘦男子若隐若现,藏在一块石头的阴影中,作为三角阵型的最后一个角,载沣正带着老太监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不错,可还记得本王在进来之前过的话?”载沣看着牧易直接道。

    “记得如何,不记得又如何?”牧易没有丝毫畏惧的道。

    “记得就把你身后那个女人,还有你手中碎片交出来,不记得,本王也会让你重新记得。”载沣大声的道,并且一口道破秋玥曈的身份,想来应该是他身边老太监告诉他的,毕竟秋玥曈已经全力出手,如果对方还认不出来,那就太废物了。

    此刻,载沣一副吃定牧易的模样,虽然牧易有圆满级的实力,但载沣依旧不惧,因为在他看来,围杀牧易并不算什么难事,尤其是这个时候牛犇悄然走到他的身边,冷冷的看着牧易。

    牧易不知道牛犇是早早就投向了载沣,还是之前选择了臣服,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他跟牧易已经成为敌人。

    如今,载沣身边有范元这个圆满级强者,还有一个一脚踏入圆满级的老太监,以及两个资深级强者,对付牧易,已经足矣。

    只要范元缠住他一时半刻,秋玥曈就很有可能饮恨在牛犇跟消瘦男子手中,这还是那老太监不出手的情况下,否则秋玥曈更是有死无生。

    “是吗?正好我也有句话要跟你。”牧易开口。

    “哦,什么话?”载沣问道。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信不信我拼死把你留在这里?让满清少一个醇亲王?”牧易双目流露出一丝杀机,一个圆满级强者的威胁,没有人可以忽视,哪怕载沣有必胜的把握,也是如此。

    “就凭你?”嘴上虽然这么,但载沣还是后退了一步,直到确定自己安全之后,才不屑的看向牧易。

    “当然,就凭我,就算我杀不了你,可重伤你身边的侍卫还是没问题的,信不信到时候有人会捡便宜?”牧易自信的道,实际上,如果能够不出手自然还是不出手的好,因为没有必胜的把握,至于敦煌古城的蒙面女子虽然嘴上的痛快,要跟他结盟,一起斩杀载沣,但谁知道对方会不会利用他?等他拼个两败俱伤再上?

    至少对方还不足以让他彻底相信,不过用来威胁,还是没有问题的,因为载沣本就疑神疑鬼,用他自己的心里来揣测别人,试问如果有人重创,他会不会出手?答案是肯定的。

    所以他觉得别人也会,到时候如果范元受伤,不定就会有人出手,毕竟他身边的碎片可不在少数。

    载沣回头去看,结果发现众人都朝着这边望来,心中更加肯定,所以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下令范元出手,在他看来,眼下还不是时机,等到了牧易落单的时候,再围杀也不迟。

    总之,载沣已经在心里对牧易判了死刑,早晚要杀死他,至于秋玥曈,自然也包括在其中。

    载沣没有出手,别人自然也不可能出手,敦煌古城蒙面女子眼中闪过一抹失望,这么好的机会,可惜了。

    “轰隆隆!”

    就在这个时候,巨峰再度摇晃起来,给人一种随时都会塌掉的感觉,尤其是岩浆河中,更是不断的沸腾,在岩浆河对面,裂开了一条缝隙,里面黝黑,如同一只怪物的嘴巴。

    “总算出现了。”普度大师有些欣喜的道。

    这个时候,没人提平均分配,或者其余的话,因此自然是谁得到就属于谁的,而众人的目光也都死死望着那突然出现的裂口,目光变得炽热起来。

    牧易看着这个裂口,再看众人的表情,心中若有所思,想来那就是最后的入口了,想要获取宝物,就需要用火兽内核换取,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渡河。

    “诸位,老道先走一步。”一直沉稳的龙虎山老道士这个时候也终于忍不住了,一抓身边的年轻道士,就朝着对面越去,岩浆河不过十丈左右,对于圆满级强者而言,这点距离并不算什么,即便手里抓着一个人,老道士仍旧稳稳的落在裂口处,然后身子一闪,便钻入里面消失不见。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大家随意吧。”普度大师完,少掉胳膊的袖子一甩,直接越过岩浆河到了对面。

    接下来,众人也不客气,纷纷越河而过。

    “你我的联盟可还记得?”等众人先走一步后,敦煌古城那蒙面女子突然看着牧易问道。

    “自然记得,不过想杀载沣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而且他身上也有一些护身手段。”牧易沉思了一下道,他是真的想杀载沣,不过却也不会莽撞。

    “我对付范元,你对付那个老太监,至于你身边这位红颜知己,拦下那载沣另外两个护卫应该不难吧?更何况以我对载沣的了解,为了自身安全,他也顶多只会派出一人对付你的红颜知己,真要有问题,我的侍女也可以帮忙。”敦煌古城蒙面女子道,似乎已经把一切都考虑到了。

    “你能杀掉范元?”牧易直问事情核心,因为杀不了范元跟老太监,根本就没用,至于对方秋玥曈是他红颜知己,他没有去辩解,因为根本没有那个必要,误会而已,他自己知道就好。

    “杀不了,顶多可以压制他。”敦煌古城蒙面女子道。

    “我也很难杀死他身边那个老太监,就算能成功,最后付出的代价也会太大,他们两个不死,想杀死载沣基本无望。”牧易摇摇头道。

    “只要你能拦住那个老太监,杀他并不难。”敦煌古城蒙面女子突然道。

    “看来你不仅找了我。”牧易心思一转,就明悟过来,既然他跟对方都腾不出手来,而杀载沣不难,就只能另有帮手,除了他们这些,剩下的人几乎都是圆满级强者,想要杀死载沣的确不难,即便他还有什么护身手段也是如此。

    “怎么样?”敦煌古城蒙面女子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问着牧易。

    “可以,不过你要先拦下范元。”牧易只沉思了一下,便直接答应,因为这是最有可能杀死载沣的机会,一旦离开黄河古道,再想杀死他,就难多了。

    至于谁跟蒙面女子联合,就跟他无关了,至于接下来满清的报复,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不过在牧易想来,此事紫禁城那位老佛爷或许会暴怒,但派大军攻打他基本是不可能,更多的是派遣高手杀他,而只要那位第三难的老怪物不出手,哪怕派了圆满级强者,他也不惧,更何况,此事又不止他一人所为。

    “好。”敦煌古城蒙面女子深深看了一眼牧易,然后带着侍女飘然而去,就在她要没入裂口的时候,又有一个声音传入牧易的耳朵里。

    “本宫花千舞!”

    “花千舞?”牧易摇摇头,然后看了秋玥曈一眼,“我们也走吧。”

    两人话落,也齐齐越过岩浆河,进入裂口。

    里面很黑,不过对于牧易甚至是秋玥曈而言,都不算什么,不过在刚刚进入之后,牧易就发现了一个问题,秋玥曈消失了。

    没有任何征兆,就一下子消失了,甚至连牧易都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脸色也不由得阴沉下来,倒也不是担心对方会遭遇什么不测,而是因为这种匪夷所思的手段,生生把一个人变没有了。

    牧易不敢大意,直接将薪灯置于头顶,一层层火焰如莲花将他护在里面。

    他已经仔细观察过,眼下并不是什么幻境,也就是,秋玥曈是真的消失了,也不仅仅是秋玥曈,之前进来的那些人也全部消失不见,地上甚至看不出任何的痕迹。

    回头,仍旧可以看到岩浆河升腾而起的光芒,一边出口,一边是未知,牧易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迈步朝里走去,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自然没有后悔退回去的道理。

    而起看之前众人的模样,恨不能立即钻进去,虽然不敢保证一定没有危险,但至少这危险应该在可控范围内。

    其实对于所谓的宝藏,牧易的兴趣并不怎么大,他的薪灯已经彻底恢复,加持下,让他拥有圆满级的实力,虽然维持时间无法太长,但也足矣。

    而且跟心神跟薪灯的符文融合,一下子让他多了许多感悟,身体法宝的本源不断冲刷他的身体,在潜默移化的改变着,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琉璃金刚身正在缓慢的增强,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能达到第五重也不定。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他感觉第五命轮已经到了开启的边缘,并不是他急迫的想要开启,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变化,水满自溢,即便他没有主动,可身体的本能却在不断冲击着,甚至到了命轮也无法抵挡的地步。

    想到这里,牧易反倒是不着急了,他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下,默默查看起第五命轮,他决定,开启命轮。

    天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