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九十四章 抵达古战场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穿过一层看似不存在阻碍,天地再度转换,让牧易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敬畏,这等手段,俨然超出了他的想象。

    古人对仙人的描述常有呼风唤雨,移山填海等形容,但眼下,却是天地转换,大藏诸天,如此手段已经超乎常人的想象,就连牧易也不例外。

    如今他虽然只开启了四大命轮,但实力却已经达到资深,算是勉强摸到了门槛,对于圆满级强者也有所了解,甚至那号称真人的第三难,多少也能猜测一二,唯独眼下,他却不敢妄自揣测。

    想要成为强者固然勇往直前,意志坚定,但更重要的却是常怀敬畏,人一旦失去敬畏之心,也就等于失去了最后的束缚,如烈火烹油,看似锦簇繁华,却也是盛极而衰。

    而此时呈现在牧易面前的是一片苍凉的战场,一眼看不到边际,天裂了,地斜了,这便是整个古战场的写照。

    任凭任何人来到这里都不会认为这里就是所谓的宝藏,难不成黄河古道通往一片废墟不成?

    不过此刻,牧易已经从秋玥曈口中早早得知了一些消息,所以在看到这片古战场之后并没有太过的震惊,只是放眼望去,仍旧觉得心底有股悸动。

    这天地间似乎回荡着消散在岁月里的呐喊,如风中轻吟,听不真切。

    “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牧易心中不断回荡着这个疑问,可是却没有人能给他答案,甚至旁边的秋玥曈也是怔怔的看着这片古战场,神情复杂,没有人知道她此刻在想些什么。

    “我们到了。”良久,牧易看着秋玥曈轻声道。

    “到了。”秋玥曈点点头。

    牧易放眼望去,并没有看到其他人影,不过他却不相信其余人都死了,至少那几大势力肯定没事,如今之所以没有看到,要么是还没有从青石路中走出来,要么就是早已进入深处,相比而言,牧易觉得后者更多一些。

    他之所以问秋玥曈,主要还是想让秋玥曈带路,否则任凭他一个人在这里乱逛,先不危险,恐怕还不知道浪费多少时间,而且这次进入黄河古道也并非没有时间限制。

    “我们往那里走。”突然,秋玥曈伸手一指,牧易随之望去,只见在视线尽头,一座巨峰倾斜,像是被什么推倒了一般,不过即便倒下,仍旧可以看出那座巨峰的雄伟。

    “好。”牧易点点头,然后两人便朝着巨峰而去,只不过两人的速度并不快,毕竟这片古战场错综复杂,不定下一刻就会遇到危险,必须要心谨慎才行。

    一路上,牧易最大的感官就是死寂,大地原本应该孕育万物,但现在,却不见半点绿色,更遑论是动物野兽之类。

    不过这一路上,两人倒也并不是没有遇到危险,两人在经过一处大地裂缝的时候,突然从里面钻出数十头死灵,疯狂的朝着两人攻击,这些死灵生前显然极为强大,所以即便成为死灵,也差不多拥有第二难的实力,不过面对南明离火,最终全部被炼化,成为了灯油,继续修复着残缺的符文。

    在灭杀了这群死灵后,牧易便跟秋玥曈仓皇逃命,因为在牧易的感知中,在那裂缝深处,有一个极为强大的存在,虽然不能跟青石路遇到的那个恐怖存在相比,但也差不多相当于圆满级的强者。

    当然,除了危险,两人倒也遇到一些机遇,如今能够在这片死寂之地留存下来的,也就只有神兵利器了,不过即便是神兵利器,随着岁月的消磨,最终也变成凡铁,失去了以往的峥嵘。

    不过牧易跟秋玥曈所得只是残破的神兵罢了,这里固然会有真正亘古长存的神兵,但也绝对不会在外面。

    那巨峰看着近,可真的走起来就无限远了,关键是大地残破,很多地方都无法行走,需要绕一个大圈。

    这片古战场最大的威胁就是死灵,死去残魂所花,没有意识,只有本能,但是一旦有陌生气息踏足领地,必定群起而攻之。

    死灵跟怨灵严格的来也算同一种东西,如果非要有什么不同,那就是环境不同导致形态所有差异,就跟华夏大地跟洋人一样的区别,虽然都是人,但也要分种类。

    半日光景,牧易跟秋玥曈终于赶到巨峰之下,按照秋玥曈所指,两人最终找到了一条路,沿着一条裂缝进入巨峰之中,一路之上,牧易已经看到了有人经过的痕迹,也就是,他跟秋玥曈没有找错地方,至于其余人,也已早早来到。

    经过一段长长的崎岖径,眼前终于豁然开朗,不过扑面而来的却是一股热浪,让牧易本能的眯了一下眼睛,不过随即,他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几大势力的人。

    牧易跟秋玥曈刚到,也立即被里面的人发觉,在一片开阔的平台上,早早进来的人都站在那里,这片平台足有数十丈纵横,而眼前也是一个巨峰之中一个巨大的空间,不过在平台之前,却是一条河,一条由岩浆组成的河,之前所感受到的热浪便是从岩浆河传来。

    不过这点热浪对于诸人来却不算什么,只要没人傻到跳入岩浆中,自然会无恙。

    “很好,原以为你死在半路了,却没想到还能活着到来。”

    牧易跟秋玥曈刚到,就有人忍不住话了,话之人正是载沣,他虽然没事,但他身边亦少了一人,只余下范元,老太监,还有一个对牧易敌视的男子。

    载沣的话已经很明确,牧易若死在半路,自然算是便宜了他,若是侥幸没死,那么他再送牧易去黄泉。

    听着载沣的话,牧易冷笑一声,随后目光落在敦煌古城那位身上,原本她带着四人进入,但如今身边却只剩下一人,她见牧易往来,也同样深深看了牧易一眼,虽然两人都未话,但意思却很明确。

    旁边站着茅山派的中年道士,仍旧面无表情,身上也并没有狼狈之相。

    倒是龙虎山那位老道士原本带着两个道士,但如今却只剩下一人,看其面露悲色,就能想到另一人的下场,在这里,失踪就意味着死亡。

    同样的,牧易还看到了一个出乎他预料的人,牛犇,一个之前他眼里的莽汉,可如今他却活的好好的。

    唯一让牧易疑惑的是,他居然没有看到普度大师跟白虎掌旗使,难道两人运气不好?

    毕竟两人都是圆满级强者,按理来,肯定能走到这里,如今却仍旧不见人影,只能归咎到运气不好,毕竟按照秋玥曈所言,想要在这片古战场活下去,运气要占很大的成分,所以就算死一两个圆满级强者,他也丝毫不意外。

    毕竟之前那死灵他已经见识过,一些大地裂缝中潜藏着不少实力强大的死灵,甚至比圆满级强者也丝毫不弱。

    如果白虎掌旗使真的死去,倒也能为牧易减掉一个大敌,不定好好运作一番,还能接收对方留下的势力,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牧易总觉得对方不会这么轻易的死去,倒不是他怀疑什么,只是一种纯粹的直觉而已。

    眼下看似几大势力都有所损伤,可只要跟那十个江湖高手一对比,就能知道一二了,十个活下来一个,恐怕这帮江湖人损失最为惨重,想来这才是几大势力放开名额的主要原因,如今一见,牧易也终于确定了心中所想。

    那些江湖人被这几大势力联手坑了一把,不要把那些势力想的温情脉脉,实际上,能够存活千年的大派,又有几个是迂腐的?若是真的迂腐,恐怕早就被历史淘汰掉了。

    牛犇见牧易跟秋玥曈到来,身后已经没有了辛路三人的身影,只是露出一丝冷笑,似乎早有所料模样。

    牧易只一看便知道他心中想法,却也没有解释的打算,而是带着秋玥曈来到平台一侧,既不靠近载沣一边,也没有刻意亲近敦煌古城那一边,看上去更像是选择了个偏角之地。

    来到平台边缘,那条岩浆河流看的也更加清楚了,只见那岩浆河中不时有火花飞溅,如铁树银花,屡然照亮这片空间,随即又消散不见。

    其余地方,不时发出咕嘟声,仿佛下面有什么东西要涌上来,这岩浆河好似静止不动,长约五十余丈,宽亦有十丈左右,加上两岸岩石早已被岩浆的温度烤的通红,恐难有落脚之处,想要渡过显然没有那么简单,毕竟这岩浆河跟青石路上的断流不一样,后者他是心中有把握,所以才冒险一试,但这岩浆河,不用什么阴谋,只要不傻傻子,都不会往里跳。

    只是看其余几大势力似乎并不着急,所以牧易也就静静等待,不过这种等待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被打断,因为再度有人来了,牧易转身望去,来人正是普度大师跟白虎掌旗使。

    看两人的模样,似乎也验证了牧易之前的想法,运气不好,普度大师失去了一条胳膊,白虎掌旗使气息有些不稳定,胸口亦被鲜血染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