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九十二章 真凶现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砰!”

    这一拳,即便是一旁的秋玥曈也没有预料到,脸上甚至挂着一丝惊愕,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牧易会在这个时候出手,并且还是对辛路跟李俊,难道要杀人灭口?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辛路跟李俊两人就已经重重的摔了出去,也幸好牧易对力道把握妙到巅毫,两人虽然飞了出去,但并未离开青石路的范围,所以没有落得一个化为骷髅惨死的下场。

    “牧道长,你···”辛路口吐鲜血,颤颤巍巍的指着牧易,似乎在责怪牧易翻脸无情。

    而李俊满脸死灰,似乎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辛路跟李俊的下场似乎惊吓到秋玥曈,只见她悄悄跟牧易拉开一段距离,但也没有靠近辛路,只是手握宝剑,神色戒备。

    “到了这个时候还要跟我演戏吗?”牧易看着辛路缓缓道。

    “牧道长何意?”辛路一脸愕然,满脸不解的看着牧易,而旁边,秋玥曈眉头轻皱,脸上的疑惑也更浓。

    “欧阳旭是你杀的吧?”牧易虽然是在问,但语气却极为肯定。

    “道长想杀就杀,何必冤枉于我?我跟欧阳旭萍水相逢,更无冤无仇,为何要杀他?”辛路满脸悲愤的看着牧易,一副被冤枉的模样。

    “任你巧舌如簧,也改变不了你杀死欧阳旭的事实。”牧易摇摇头。

    “欧阳旭明明是被外面的湖水腐蚀而亡,与我何干?难不成是我让他把手伸出去的?”辛路大声的道。

    “之前我也一直以为欧阳旭的死是因为自己不心,沾染了外面的河水导致,一直到遇见那千年血煞,我心中才开始有了怀疑。”牧易缓缓道。

    “我不服,你凭什么是我杀死的欧阳旭?又跟那千年血煞有什么关系?”辛路道。

    “自然跟那千年血煞有关,你可还记得欧阳旭最后浑身的黑线?当时我以为那是湖水中潜藏的东西,直到遇到千年血煞,我才发现,他身上亦有类似的力量,而且他被打入外面河水中后,居然没有受到腐蚀,这难道不奇怪吗?”牧易道。

    “你这是强词夺理,千年血煞本就是干尸,血肉早已改变,不被河水腐蚀不是正常之事吗?至于那类似的力量,欧阳旭是被河水侵蚀,而那千年血煞一直呆在黄河古道中,难免会有所联系,又与我何干?”辛路不服的道。

    “你的很有道理,其实之前我虽然怀疑,但也并未怀疑到你的身上,甚至连我之前对你出手也没有绝对的把握,不过现在,我倒是确定,你就是凶手了。”牧易笃定的道。

    听到牧易的话,辛路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牧易,实际上不只是他,就连秋玥曈也是不解,当然,此刻她还不能完全相信牧易,哪怕牧易对她有救命之恩也是如此,不过从心里,她倒是相信牧易比辛路更多一些,也正是因为这点,所以她才一直冷眼旁观。

    “为何?”辛路一愣,有些不解。

    “因为你受了我一拳,居然没事。”牧易微微一笑道,听者顿时愕然。

    秋玥曈深深的看了辛路一眼,虽然辛路看似狼狈,并且口吐鲜血,但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气息实际上并未有多大变化,可事实如何呢?

    辛路如果只是一个七品高手,如何能是牧易的对手?骤然遭受牧易的偷袭,而且还是全力一拳,就算不死,至少也会被重创,俨会像现在这般只是表面虚弱?

    “还有一点,在我出手后,你居然不是逃走,而是跟我理论,你觉得这正常吗?”牧易继续道,至此,哪怕秋玥曈也恍然。

    辛路满脸阴沉,也终于不再伪装,他直接站了起来,甚至就连一旁的李俊也是如此。

    秋玥曈见此,直接来到牧易身边,如今谁敌谁友,已经不言而喻。

    正如牧易所言,他的拳头又岂是那么好接的?辛路跟李俊偏偏都没事,这事本就不正常。

    “好,不愧是朱雀掌旗使。”辛路看着牧易道,“只是你这又是何苦?装作不知道岂不是更好?否则太聪明,容易误了卿卿性命。”

    “是吗?本座倒要试试你等是如何误我性命的。”牧易冷然一笑,看着辛路道。

    “自然是亲手杀了你。”辛路阴狠一笑,突然对着牧易出手,这一刻,他的双眼漆黑,脸上爬满了黑色细线,那细线跟欧阳旭身上的如出一辙。

    不仅仅是辛路,就连旁边的李俊也是一般无二,只不过辛路选择牧易,李俊选择的是秋玥曈。

    如果之前的辛路只是普通七品,那么现在则相当于资深级,甚至还要压牧易一头。

    面对辛路,牧易没有任何觑,之前的千年血煞足以明问题,恐怕此刻辛路就算不是刀枪不入,也相差不大。

    所以牧易选择了最直接的办法,召唤出薪灯,直接以火龙将辛路围困,想要将他直接绞杀,不过关键时刻,辛路身上浮现出一层黑光,挡住了南明离火,这黑光让他不由得想到了之前的千年血煞。

    见牧易的南明离火奈何不得自己,辛路脸上露出一丝狰狞。

    “哼,找死。”

    牧易这时却冷哼一声,双手掐动手印,控火秘术第二转,同时两条火龙化作火莲将辛路包裹在里面。

    “千年血煞有千年基础,我奈何不得,不过就凭你这半吊子,也想跟南明离火抗衡?”牧易心里着,直接咬破自己的舌尖喷出一口精血,顿时间,火莲颜色越发璀璨,甚至开始隐隐变成一只展翅欲飞的朱雀。

    只不过这朱雀只有形似,尚且缺少一些东西,以至于无法最后蜕变,真正的展翅高飞。

    “死吧。”牧易心中更狠,只见薪灯内的灯油瞬间消耗一空,同时,那不断变化的朱雀体内传来辛路的惨叫。

    另一边,秋玥曈剑光重重,却始终无法压制李俊,顶多是势均力敌,关键是李俊完全悍不畏死,不折不挡,任凭秋玥曈的剑光落在他的身上,而他只一味拼杀,反倒让秋玥曈手忙脚乱。

    之前辛路跟李俊可以接下牧易一拳只受了轻伤,由此足以明两人的防御,更何况前面还有一个千年血煞的例子摆在那里。

    牧易专心对付辛路的同时,也没有忽略秋玥曈,见她尚还能坚持,心中微微一松。

    十几息后,南明离火内部传来的声音已经几不可闻,不过牧易仍旧没有放松,一举作气,复又过了数息,当感觉到里面属于辛路的最后一丝气息也消失之后,神情才为之一松,然后召回南明离火。

    原地,只有一层黑灰飘落。

    辛路落得这么一个下场是李俊没有想到的,他虽然悍不畏死,却不代表真的不怕死,甚至见到辛路死后,他直接选择了逃跑。

    秋玥曈有心拦住对方,不过却被牧易叫住。

    “怎么了?”见牧易拦住自己,秋玥曈有些不解的看着牧易,放李俊离开岂不是放虎归山?

    “快走。”牧易也不废话,直接一拉秋玥曈,在后者惊骇的目光下,撞入青石路的断流中。

    当身体没入河水之后,秋玥曈脸上露出一丝绝望,她没有想到牧易会拉着她自杀,不过随后她就发现不对了,因为她并没有感觉到疼痛,相反,那河水也只是传来一股刺骨的寒意,但绝对可以忍受。

    就在她不解的时候,牧易已经拉着她渡过河流,到了对面的青石路上,河水顿时消散一空,对面的青石路只余下两个湿漉漉的身影。

    不过,秋玥曈却完全不在意身上的情况,她瞪着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牧易,似乎被牧易拉着的手也下意识忽略了。

    只是牧易并未搭理她,而是神情凝重的看向对面,虽然有河水阻拦,但对面的情形也勉强能够看清楚。

    “啊!”

    就在这时,对面传来一阵惊悚的叫声,那声音正是源自李俊,光听他此刻的惨叫,就能够猜到他此刻遇到了怎样恐怖的事情。

    她忍不住又看了牧易一眼,此时的牧易满脸凝重,似乎早有所料。

    终于,李俊的惨叫消失不见,只是又隐隐传来一阵咀嚼的声音,顿时间,秋玥曈不寒而栗,或许也因为身上湿透,让她下意识的朝着牧易靠近了一些。

    “什么东西?”秋玥曈终究还是没有忍住,悄声问道,不管她的实力如何,终归是女人,加上之前被牧易拉着进入河流,原本以为就要命丧黄泉,转眼间却发现自己平安无事,让人畏之如虎的河流,居然没有半点威胁,那之前欧阳旭的手又是怎么一回事?

    此刻秋玥曈心乱如麻,一时间难以理出一个头绪,而从这点就能看出她跟牧易的差距,虽然此刻她的实力也不错,但毕竟属于速成,或许她的意志坚定,但很多事情并非意志坚定就可以的,至少在历练方面,她远远比不上牧易。

    “害了辛路三人的真凶。”牧易沉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