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八十五章 最后的争夺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以牧易的精血所画,加上修炼炼雷之术,对于雷电的了解更深了一层,所以画出的五雷符自然更胜一筹。

    当初就算白虎掌旗使,也在这五雷符之下受了轻伤,虽然当时几张五雷符同时激发,但白虎掌旗使毕竟是圆满级,而白龙王,却只是相当于资深。

    当天雷落下的同时,白龙王心中也惊惧到了极点,跟天雷比速度,他还没有这么傻,这个时候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全力防御,唯有挡下天雷,才有活路。

    只是白龙王没有想到的是,这道天雷的威力实在有些超出他的想象,好在关键时刻他激发浑身气血,在周身形成一层防御,只可惜,即便他拼尽了全力,那充满毁灭的天雷仍旧击穿了他的防御,钻入他的体内。

    “啊!”

    剧烈的疼痛直接让白龙王叫了出来,更是让周围的人浑身一颤,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那道天雷以及背后的牧易。

    牧易之前甚至体会过真正天地之雷的力量,那种疼痛,单凭语言难以描述一二,甚至意志稍微薄弱一点的人,都会在那种疼痛中崩溃掉。

    听着白龙王的惨叫,牧易也露出一丝笑容,这新五雷符果然没有让他失望,甚至比他预计中威力还要更大一些,只要看茅山,龙虎山,乃至于范元都露出凝重的神情,就知道他这次试探已经算是成功了。

    在知道他拥有五雷符之后,只要对方不是傻瓜,就轻易不会主动挑衅他,这样无疑给牧易省去许多的麻烦。

    只是载沣却完全阴着脸,毕竟之前他主动针对牧易,如今牧易表现的越好,就越是在打他的脸。

    天雷来的突然,消失的也突然,甚至并没有多长时间,包裹白龙王的天雷便彻底消散,露出一个满身狼狈的身影。

    此刻白龙王虽然还站着,但任何一个人都能发现他的不妙,他身上的衣衫变得破破烂烂,披头散发,满脸漆黑,甚至距离近的人还能闻到一股被烤熟的味道。

    “噗!”

    终于,白龙王身子一阵摇晃,最终喷出一口鲜血,虽然有些踉跄,但最终却勉强没有跌倒。

    而牧易只是看着对方,却没有继续出手的打算,他针对白龙王是为了震慑众人,虽然他内心也很想斩杀对方,为薪灯提供灯油,但他同样很清楚,如果这个时候杀了对方,就等于彻底跟那群江湖人决裂,成为他们仇视的目标。

    虽然牧易并不怎么惧怕,但这群江湖人的实力却不容觑,只是他旗下的力量根本就不足以抵挡对方,甚至可以茅山,龙虎等大势力愿意拿出一部分名额,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妥协。

    因为忌惮,所以也不敢把事情做得太过分,像载沣跟牧易这种直接把名额占全的,毕竟还是少数。

    毕竟一者乃是亲王,平时就霸道惯了,而另一边,却想着立威,不能成为众人围攻的对象。

    但毫无疑问,通过白龙王,牧易的示威成功了,这点从那帮江湖人看向他的目光就能看得出来,毕竟白龙王在众人间也是最顶尖的几个人之一,可只是一个照面就被牧易重创,那么牧易的实力可想而知,甚至已经有不少人怀疑牧易也是圆满级高手,否则怎么可能一下子重创白龙王这种资深级高手?

    最后深深看了牧易一眼,白龙王转身就走,没有丝毫停留,而且他并不是回到队伍中,而是快速离开这座山谷,人群中,立即有熟人追了出去。

    众人中突然少了白龙王这个大威胁,不少人松了口气,毕竟白龙王在众人里也是顶尖的,只要他在,就必定会抢去一个名额,此时没有人同情白龙王,这个江湖就是如此,成者王,败者寇,成功者享受一些,失败者唯有落幕一途,更何况白龙王接下来能否活着回去还是一个问题。

    “现在谁还有意见?”牧易环顾自周,声音平淡,并不张扬,但夹带着一张符箓重创白龙王的威势,却是任何人都不敢与之对视的,自然也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否则之前白龙王就是下场。

    在牧易话音落下后,周围果然没有传来任何反驳的声音,众人用沉默代替了回答,牧易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

    “朱雀掌旗使的实力让我等大开眼界,也无愧五雷符的威名。”普度看着牧易缓缓道,对于别人来,五雷符或许有些陌生,但像普度这一辈人,却清楚记得上一代朱雀掌旗使的威势,而五雷符正是那一位的绝学,如今牧易虽然不敢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至此也不会再有人看他。

    “多谢大师夸奖,晚辈还有诸多不足之处。”牧易并未表现的太过狂妄,他之前出手只是为了震慑,而不是想要成为公敌。

    只是牧易却敏感的感觉到一连数道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其中龙虎山那个老道士眼睛里射出一道精光,白帝城那位戴着面具,却也能感受到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敌意。

    还有敦煌古城中,那一道饶有兴致的目光。

    当然,充满杀机的也不是没有,此刻那位载沣王爷,脸色就有些发黑,而他旁边的范元,看向牧易的目光却带着一丝疑惑,还有沉思,似乎是发现了一些什么。

    “年轻人谦虚是好事,不过到了你这等实力,已经差不多撵上我们这些老家伙了。”普度摇了摇头,不过后面的话却没有出来。

    随后,普度大师看着众多江湖人道:“如果没有人反对,那么朱雀掌旗使便不会交出手下的名额。”

    完后,普度大师等了一会,除了载沣传来一阵冷笑,其余人皆无意见。

    “如此本次留给众位的名额便只有十个,至于这十个名额如何分配,就看你们自己的了,我等不会过问,只等十个名额选出来。”普度看着众人缓缓道,他这一招,无疑分化了众人。

    毕竟如果由他指派的话,或许很多人当面不什么,但心里一定会觉得不公平,认为普度收了别人的好处,但让众人自己选择,首先便打破了他们抱成一团的可能,为了争夺名额,没有人会客气,更不可能轻易放弃,这样一来,必然就会有所争斗。

    别看普度大师面目慈悲,却不代表真的慈悲,寥寥几语,便将众人分化,同时也抽身而出,不愿意趟这些浑水,反正少林寺如今早已有了进入的名额,虽然只有他一个人,但对于圆满级强者而言,已经足够。

    甚至除非同等级的强者,否则只是多几个人跟少几个人已经没有太大的用处。

    普度大师话音落下之后,众人果然一阵骚乱,不过却也没有立即大打出手,毕竟混战只会让众人死伤惨重,最终,众人决定,以守擂跟挑战的方式决定谁能得到剩下的名额。

    这样一来,也能避免最大的损伤,甚至有不少人已经决定,不跟那几个最强者争锋,只要争夺最后面几个名额就足够了。

    眼下的人虽然多,可真正达到第二难巅峰,或者七品的人却也不足十个,这等于剩下的人也有希望。

    第一个站出来的是一个魁梧的男子,看上去也不过四十多岁,脸上有一道疤痕,看上去显得有些狰狞,在他手中提着一根漆黑的铁棍,入场后,直接把铁棍往地上一拄,大眼环顾四周。

    “某牛犇愿接受诸位的挑战。”大汉直接报名,人群顿时一阵骚动,不过却没有人站出来,因为这个牛犇是众人里面最强的几个之一,比起白龙王也只差一筹。

    这等实力,基本可以是稳拿一个名额了,甚至之前牧易也考虑过对方,不过最终还是被他放弃了,因为根据虫甲乙得到的消息,这个牛犇有些狂傲,谁也不放在眼里,牧易觉得,就算自己招揽他,也未必能够成功,而且在黄河古道中,难保不会生出事端,所以哪怕牛犇的实力比辛路三人更强一些,他也没有选择对方。

    果然,牛犇一连三声后,没有人挑战,普度直接宣布牛犇得到一个名额,很顺利,也让剩下的人更加紧张,毕竟十个名额看起来很多,但实际是真分起来,立马就会空掉。

    牛犇之后,接连两人下场,同样无人挑战,直接获得一个名额,这样一来,十个名额只剩下七个,但是最强的三个人也已经出来了,接下来无非就是争夺。

    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不断有人登台,然后不断的有人挑战,成功者留下,失败者黯然退下,越是往后,名额挣多钱起来越是激烈,甚至到了第八个名额已经出现了死亡。

    最后两个名额,显然激起了众人的疯狂,甚至已经有不少五六品的人上去捡便宜,但最终却是不断有人死去,一时间,山谷中充斥着血腥的味道,这黄河古道还未进去,已经有了血流成河的征兆。

    再看普度,甚至几大势力的人,全都面无表情,似乎早就知道了会如此,不知为何,牧易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明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