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八十四章 震慑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跟秋玥曈只是站在一边,看上去好似并没有掺和的打算,当然,即便三人抵挡不住,牧易也不打算把名额让出去,他跟秋玥曈本就式微,实力远不如其他人,如果再没有了三人帮助,自然更加不利。

    像白龙王这种人,实力固然强大,但牧易却不敢用他。

    辛路三人只是刚刚达到七品,而白龙王却已经达到资深,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即便三人联手,几招之后也已经处在下风,只能勉强抵挡。

    牧易虽然不打算出手,可不代表旁边的秋玥曈也是如此,眼看着三人就要落败,秋玥曈突然往前一步,一股凌厉的杀机锁定白龙王,后者顿时吓了一跳,赶忙逼退三人便退到一边,继而满脸忌惮的看着秋玥曈。

    “我道你三人为何有此胆量,原来是有撑腰的。”白龙王扫了一眼辛路三人,继续注视着秋玥曈。

    此时秋玥曈虽然没有痊愈,但毕竟也是资深一级,全盛时期丝毫不下于白龙王,甚至还要略胜一筹,所以当她将白龙王锁定的时候,后者立即感受到深深的威胁。

    而且因为不是真正动手,所以哪怕白龙王也不知道秋玥曈受伤未愈。

    辛路三人之所以敢硬顶白龙王是因为早就知道牧易的厉害,如果此刻不表现出点价值来,难免牧易会放弃他们,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跟在牧易身边,这个看上去甚至比牧易还要清秀几分的道士,居然也是资深级高手,那股凌厉的杀意虽然没有对准他们,可近在咫尺,他们仍旧感觉皮肤生出一层鸡皮疙瘩。

    “不想死就赶紧滚。”秋玥曈冷冰冰的道。

    “很好,本帮主倒要试试你有几分本事。”白龙王虽然有些忌惮秋玥曈,却也知道自己一旦退去,名声就差不多毁了,虽然秋玥曈给他一种忌惮的感觉,但他自信,自己要比秋玥曈强一些。

    秋玥曈右手也握住剑柄,与白龙王对峙,形势一触即发。

    关键时刻,牧易突然按住秋玥曈握剑的手,这种事情装一下就好了,如果真动起手来,必定立马露馅,还会被范元看出端倪来,在没有进入黄河古道前,最好是隐藏身份,不被其发现。

    秋玥曈不动声色的抽回被牧易按住的手,悄悄跟他拉开距离。

    牧易眉宇间闪过一丝尴尬,他刚刚也并非存心要占便宜,只是一时忘记了对方的身份而已。

    “白龙王若要试,我陪你如何?”牧易笑眯眯的道。

    “你就妖道?”白龙王打量着牧易,却也没有觑,毕竟一般人怎么可能驾驭的了辛路等人,更不可能在明知道他的实力之后,还不自量力的挑衅,唯一的解释就是对自己有自信。

    “一群无聊之人取的外号罢了,我更喜欢听别人叫我朱雀掌旗使。”牧易看着白龙王道。

    “朱雀掌旗使?曾经耳帮四大掌旗使之一?”白龙王瞳孔陡然一缩,实际上不仅是他,周围那些江湖人也全都一愣,甚至不少人露出骇然,毕竟如今南方轰轰烈烈,朱雀掌旗使重新君临南方,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只不过那位朱雀掌旗使长什么模样,基本不为人所知。

    因此,在骤然听闻传中的妖道就是朱雀掌旗使之后,他们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但实际上,他们内心已经相信了,因为没人敢冒充朱雀掌旗使,除非是找死。

    可牧易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蠢人,如果他真的是朱雀掌旗使的话····

    众人心中不自觉的浮现出种种想法。

    就连另外几大势力也有人颇为意外的看着牧易,尤其是载沣,先是一愣,随即脸上便涌现出恼怒,原本以为是个没有什么背景的人物,却不料居然是朱雀掌旗使。

    虽然如今的耳帮早已不能跟曾经相提并论,但四大掌旗使,却不容忍忽视。

    “不错,正是本座。”牧易点点头,身上也不自觉的流露出一股上位者才有的气势。

    在知道了牧易的身份后,白龙王眼睛里明显闪过一抹畏惧,对于南方的局势,白龙王也有所了解,甚至比别人知道的更加清楚,毕竟他的人就在长江中活动,据这位新任朱雀掌旗使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相反,这位杀戮果决,一个偌大的雀堂,一夕之间成为废墟,而朱雀掌旗使的崛起,更是充满了血腥。

    白龙王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心中早已后悔,不过让他就这么退下,却又有些不甘心,毕竟再怎么他也是一帮帮主,从他敢取名白龙王就能看出他的狂妄来,而这种人向来是注重脸面的。

    “原来是朱雀掌旗使,失敬了,之前一切都只是误会。”白龙王最终还是选择了退缩,毕竟人的名树的影,连身边一个同伴都是资深级,其本身实力自然也更加深不可测。

    而且这里是陆地,不是水中,他的优势也尽数被抵消,甚至对他不利。

    再者,他这次来主要是为了进入黄河古道,没有必要为了点面子就跟这等人物起冲突,万一丧失了进入的资格,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反正以他的实力,就算只有十个名额,他也足以抢下一个。

    所以,他才在牧易面前选择了低头。

    “误会吗?本座却不这么认为。”原本众人以为一场争端就此消弭的时候,牧易却出声了。

    话音落下,周围的人忍不住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就连白龙王脸上也闪现出一丝怒意,他堂堂白龙王都已经准备认输了,还想怎么样?

    “掌旗使想怎样?”白龙*音低沉的问道。

    “很简单,他们都是本座的人,你既然向他们出手,自然要有个交代,否则岂不是人人都可以挑衅本座了?”牧易淡淡的道。

    “我之前并不知道。”白龙王气闷的道。

    “那又如何?”牧易反问道。

    “好一个那又如何,既然掌旗使不愿意善罢甘休,那就划出道来,我全都接着。”白龙王终于也怒了,不再妥协,否则他的名声会尽数毁去,人人都会他欺软怕硬,在朱雀掌旗使面前像老鼠见到了猫。

    “痛快,只要白龙王接本座一招,那么之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牧易道。

    “一招?”白龙王脸上再度闪过一抹羞怒,毕竟听牧易的意思,似乎自己不是他的一招之敌,他堂堂七品资深,就算面对圆满也不至于一招落败,凭牧易,又怎敢如何自大?

    “好,掌旗使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白龙王深吸了口气道,虽然他并不认为牧易可以一招伤到他,却也不会因此就轻视,相反,他更是前所未有的慎重。

    “本座擅长符箓之道,你可准备好了。”牧易着取出一张符箓,正大光明,没有任何遮遮掩掩,唯有眼尖的人才会看到,这张符箓上面隐隐有紫光一闪而逝。

    “掌旗使尽管出手。”白龙王脸上的忌惮更浓,目光死死盯着牧易手中的符箓。

    “好。”牧易微微一笑,继而激发手中的五雷符,经过他这几天的钻研,虽然没能进入天人合一,却也机缘巧合的发现炼雷之术可以跟五雷符有一定的共鸣。

    加上他不惜血本,直接以精血画符,最终得到了四张威力巨大的五雷符,尽管没有试验,但即便牧易握着五雷符的时候,也偶尔会感觉头皮一阵发麻,所以这五雷符的威力可想而知,恐怕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之所以此刻用出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震慑众人,否则这么多江湖人,一旦被人挑动,哪怕是他也双拳难敌四手,甚至一旦载沣插手,他跟秋玥曈恐怕想离开这里都难。

    因此在白龙王跳出来的时候,牧易就已经决定要杀鸡儆猴,唯有表现出足够的实力,才能让人忌惮,不敢轻举妄动。

    甚至这也不仅仅是为了震慑那些江湖人,更是为了做给那几大势力的人看,毕竟相比那些圆满级高手,他还差的太远,为了不让人轻视,只能别开蹊径。

    这时,不但周围那群江湖人,就连茅山,龙虎,甚至轿子中敦煌古城的那位,也都投来目光,似乎也想要见识一下牧易这位新任朱雀掌旗使到底有什么本事。

    当牧易激发手中那张五雷符后,白龙王只感觉心中突然升起强烈的警兆,甚至头皮也一阵发麻,不禁让他想起以前那些生死危机时候的感觉,只是还不等他弄清楚危机来源何处,就听到轰咔一声巨响,然后一道耀眼的紫光将他包裹。

    周围的人已经完全看呆了,尤其是当那道紫色的天雷将白龙王包裹之后,他们的思维甚至有了那么一刹那的停滞,继而脸上全都露出畏惧的神色,即便隔着那道天雷还有一段距离,他们浑身也是一阵发麻,至于中间的白龙王,此刻已经没人看好他。

    “五雷符!”

    这时,远处茅山那位中年道士缓缓开口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