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七十二章 他的消息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被一剑重创,牧易的神情也有些难看,不过他的目光却死死盯着宁无缺。

    “这真的是你要杀我的理由?”牧易开口,有些艰难的问道,简简单单一句话,却好像费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不错,我还没有必要骗一个将死之人。”宁无缺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毕竟此刻牧易被重创,他不认为牧易还有翻盘的本事。

    “你也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人?”牧易继续问道。

    “看来那废物告诉你挺多的,不过也无所谓,终究是要死的人。”宁无缺虽然没有明,但那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交出黄河古道的钥匙,还有你那份本经阴符七术,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归根结底,宁无缺这次来伏杀牧易为的还是利益,至于上一个理由,充其量只是顺道而已。

    “告诉我他的消息,黄河古道的钥匙,还有本经阴符七术的其中两术,我都可以给你,甚至还有我修炼的秘法,难道你就不想要吗?”牧易努力站直身子,继续诱惑着宁无缺。

    果然,在听到牧易有本经阴符七术中的两术,以及修炼秘法后,宁无缺果然心动了,这点从他的眼神变化就能看出来。

    牧易这么年轻就已经有了不下于他的实力,宁无缺早就怀疑他修炼了某种顶级秘法,只要他还想更进一步,达到圆满,甚至冲击第三难,就绝对忍不住这种诱惑。

    “想知道他的消息?倒也不是不可,你先把东西交出来。”宁无缺热切的看着牧易。

    “先把东西交出来?你当我是傻子吗?”牧易冷笑一声。

    “你可想清楚了?在这个世界上,知道你父亲消息的绝对不超过三个,错过今天你这辈子可能都无法知道了。”宁无缺忍不住道。

    “过了今天?难道你还打算放过我不成?”牧易嘲讽的看着宁无缺。

    宁无缺一愣,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对于牧易,他是抱着必杀之心的,如果第一次见面只是顺手而为,那么这一次,当发现牧易进步这么快后,他也彻底动了杀心,决定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不然以牧易这种进步速度,不定下次见面就是他的死期,除非他找个深山老林躲起来,这辈子都不再出来,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放过牧易,哪怕牧易交出了那些东西也是如此。

    “我可以饶过她,还有你的那些属下。”宁无缺一指不远处的云梦萱,其意已然清楚,那就是不管如何,牧易都是必死无疑。

    “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牧易摇了摇头,他还没有迂腐到真的相信对方的话,没有了他的保护,就算宁无缺不出手,朱雀掌旗使旗下的力量也会被其他人一扫而光,尤其是云梦萱这等存在,更是休想活命。

    “这么来,你是不想知道他的消息了?”宁无缺看着牧易道。

    “其实还要多谢你告诉我这件事情,至少你让我知道他跟我长得很像,至于他的消息,我以后会自己找的,还有你的那个组织,早晚有一天我会连根拔起。”牧易语气突然强硬起来,让宁无缺忍不住一呆,似乎怎么也想不明白牧易哪来的自信。

    “以后?你还是去跟阎王爷以后吧。”宁无缺冷冷的完,终于不再拖延,再度选择出手,随着他凌空一指,桃木剑如一道流光快速掠下,似乎想要将牧易劈开。

    不过这个时候,牧易不但没有惊慌,反而笑了。

    就在那把桃木剑落下的瞬间,牧易面前陡然浮现出一道绿光,结结实实的跟桃木剑撞在一起。

    “锵!”

    绿光一震,然后落入牧易的手中,正是一路赶来的念奴儿,至于宁无缺的桃木剑,直接被撞飞。

    岁月竹随即散发出一股浓郁的绿光,将牧易整个人包裹,他的气息也快速的回升,短短几息时间,就跟受伤前一样,这是岁月竹将积攒的生命力全部灌入牧易体内的缘故。

    同时也多亏了牧易修炼琉璃金刚身,让他的身体本就比同境界强上数倍,哪怕是宁无缺也远远不如,虽然牧易刚刚的确被重创,但远没有宁无缺想象的那么严重,更不至于因此失去战斗力。

    实际上,在游船遭到袭击的那一刻,牧易就利用薪灯联系念奴儿,好在双方距离并不算太远,虽然只能隐隐察觉到他的意念,但这也已经足够。

    不过一直到刚刚,念奴儿才驾驭着岁月竹悄无声息的赶到,这也是牧易一直在拖延时间的主要原因。

    远处,宁无缺伸手一招,桃木剑便飞回手中,再看向牧易的目光,更是杀机毕露,他感觉自己被牧易耍了,或许从一开始,牧易就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可他偏偏还不吸取教训,因为贪图牧易身上的东西,导致错过了最佳时机。

    “可惜,这么好的机会你没有把握住。”等身上的绿光消散,牧易胸前的伤口也不再流血,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但精气神已然恢复到巅峰,他看着宁无缺故意刺激着对方。

    “就算你没受伤,我也照样能杀死你。”宁无缺完,手握桃木剑,身子一动,就在湖面上拉出一道水浪,急速的冲到牧易面前,手中桃木剑轻轻划过,顿时间,剑气纵横。

    牧易脑后现出光轮,直接施展了本命神通,然后以岁月竹为枪,直取宁无缺的面门,岁月竹前端也仿佛化成一点黑芒,带着一往无前的霸道朝着宁无缺而去。

    “锵锵锵!”

    桃木剑跟岁月竹在半空中撞在一起,周围湖水顿时沸腾起来,水下像是埋了炸药,顷刻间,两人便被水浪包裹,看不真切。

    在远处的云梦萱只能隐约的看到水幕中,两道身影不断变化方向,剑气纵横,雷音震震,可惜这等战斗她连插手的余地都没有,虽然这次绝境中突破,已经开启了六个命轮,但最后一个命轮也是最难的,短期内,她根本就无法突破。

    这个时候,她只能在心中不断的为牧易祈祷,一**信仰之力通过薪灯传入牧易的识海,虽然数量不多,但胜在精纯,而且源源不断。

    宁无缺越战心中的惊骇也越浓,他没有想到这次见面牧易会强大到这种程度,这还是在他一开始偷袭得手的情况下,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自己已经开始逐渐处在下风。

    他有些怀疑,这样下去,最终落败的很有可能会是他。

    从第一次见面,一个没有被他放在眼里,随手就可击杀的角色,短短时间就成为了可以跟他比肩的强者,这无疑在他脸上狠狠的扇了一耳光,若是传扬出去,他绝对会被耻笑。

    “绝对不能留。”顷刻间,宁无缺便在心中下了决定,他知道自己跟牧易之间已经没有了和解的可能,一旦错过了这次,恐怕等下次再见面,他已经远远不是牧易的对手。

    放着这么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敌人,他以后定然寝食难安,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趁着对方还没有彻底强大起来之前,想尽一切办法将其除去,哪怕因此付出代价也在所不惜。

    有了决定之后,宁无缺眼中闪过一抹狠厉,然后施展了秘法,他的双眼顿时变得通红,身上隐隐冒出一层血光,气息更是爆发性的增长一大截,整个人变得狰狞邪恶起来。

    “死吧。”宁无缺挥动桃木剑,此刻即便是这把上等法器,也染上了一层红光,变得邪之又邪。

    牧易心中警兆大升,脑后光轮变得更加璀璨,同时召出薪灯,悬浮在头顶,并且施展了控火秘术,一道道蓝色的火焰垂下,如同一条条火龙围绕在他周围。

    薪灯中积攒的灯油快速的消耗起来,而牧易的脸上也闪过一抹潮红,之前跟白虎掌旗使一战,他伤势并未完全复原,随着此刻的爆发,已经有了反复。

    不过牧易显然顾不了这么多了,施展秘法后,宁无缺的实力已经隐隐达到圆满之境,不过这只是力量上面,论起掌握,却还差的有些远。

    所以他的真正实力,比起当初的白虎掌旗使还是差上一些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种秘法的后遗症必定极大,时间不可能长久。

    这种情况下,选择硬拼绝对是愚蠢的,所以牧易在感受到宁无缺的变化之后,便直接开始退后,想暂避锋芒,只要能熬过去,等时间一到,宁无缺自然只能由他宰割。

    只不过宁无缺好歹也算是老牌强者,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想不到,施展秘法后,他不仅仅是力量提升,就连速度也是暴增,意识直接将牧易锁定。

    在牧易退后的时候,他手中的桃木剑就已经朝着牧易飞去。

    外人眼中,只见一道血线一闪而过,接着牧易的身子便倒飞出去,然后血线在半空一闪,再度落下,牧易驾驭火龙抵挡,却见那火龙直接被血线劈碎,关键时刻,牧易将岁月竹挡在胸前,才避免了被开膛破肚的命运。

    此刻,牧易尽落下风,岌岌可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