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七十一章 再遇宁疯字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相比牧易这边干净利落的解决战斗,另一边则要拖沓的多,不过在一般人眼中,无疑还是这边的战斗更加精彩一些。

    云梦萱一人独斗三人,两个黑衣人,另外一个估计已经被云梦萱斩杀,还有一人是曾经南凤楼的叛徒,一身实力也不可觑,甚至隐隐还要压云梦萱一头。

    即便云梦萱刚刚爆发,实力大进,可毕竟基础摆在那里,加上旁边还有两个黑衣人协助,此刻她看上去似乎快要支撑不住了,身上也已经挂彩。

    但在牧易看过去的时候,对面几人也同时警觉,那两个黑衣人不但没有逃,反而怪叫一声朝着牧易冲来,一副要跟牧易同归于尽的架势。

    牧易不急不慌,也迎了上去,在靠近两个黑衣人之后,突然屈指一弹,两点火星一下子便落到两人的身上,那两个黑衣人几乎没有任何抵挡,身子一下子被火焰包围,发出凄厉的惨叫。

    即便他们扑入水中,也无法浇灭他们身上的火焰,反而燃烧的更加剧烈,升起一大片水雾,直到两人彻底化为灰烬,南明离火也才随之消散掉。

    这时,另一边的战斗也随着牧易的到来而结束,并不是因为分出了胜负,而是双方都明白,这场战斗已经没有了意义。

    “我以为你会逃呢。”牧易站定,一边打量着这个曾经南凤楼的叛徒,一边道。

    对方的年纪不大,看上去也不过三十来岁,模样只能一般,比之云梦萱也差了许多,甚至在她左边脸上还有一道伤疤,那伤疤贴着她的眼睛,贯穿半边脸,像一条蜈蚣趴在上面,看上去有些狰狞。

    “逃得掉吗?”叛徒道,她的声音如同黄鹂,跟面貌相差甚远。

    “没有逃过,又怎么知道呢?”牧易摇摇头,语气平淡的道。

    “算了,能够死在朱雀掌旗使的手里,这一辈子也算值得了。”叛徒一副认命的模样道。

    “是吗?”牧易表情不置可否,实际上,他并不相信对方的话,从对方费尽心机算计他开始,到洞庭湖上截杀,无不明对方缩图甚大,既然有这么大的野心,又怎么可能甘心去死?

    “掌旗使年纪轻轻,就能有这等实力,未来前途也将不可限量,可掌旗使是否明白,你越是崛起的快,便越是危险。”叛徒颇为镇定的看着牧易,至少从她的表情中看不出一丝惧怕,能跟让她如此镇定,要么是笃定了牧易不会杀她,要么就是有信心自保,不会真的死在这里。

    可论起实力来,她不过开辟了六个命轮,相当于六品,连牧易一只手都接不下,那又是什么让她这么大的自信?

    “危险?本座倒也想看看,谁能让本座危险。”牧易坦然一笑,语气中不出的自傲,到了他这等实力,只要不是自己故意寻死,这天下之大,已经没有不可去的地方。

    “掌旗使的实力固然很强,连阿木三郎都死在掌旗使的手中,可那些人的实力却不是掌旗使能够想象的,当年耳帮那位已经达到第三难的帮主为何突然消失不见?偌大的耳帮为何突然四分五裂?难道掌旗使就不想知道吗?”叛徒看着牧易道。

    “你是想在你背后有个很强的组织?如果我不加入你们,怕是很快就会半路夭折?”牧易不紧不慢的道。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事实的确如此。”叛徒道。

    “可本座偏偏不信邪。”牧易直接道。

    “哎,掌旗使这又是何苦?像阿木三郎,也只是那个组织的外围成员罢了,只要那个组织想要杀的人,就没有人可以活下来。”叛徒满脸可惜的道,显然已经认定牧易到最后会死。

    “既然你这么相信你所谓的组织,那你觉得,你今天会死吗?”牧易声音变得森然,周围的空气也隐隐像是要凝固起来。

    “不会。”叛徒摇摇头道。

    “抱歉,回答错误。”牧易完,身子蓦然动了,直袭叛徒,几丈的距离,在他面前仿佛不存在一般,刚刚抬脚,就已经到了叛徒的面前,同时牧易一指点出,目标正是叛徒的眉心。

    叛徒这一刻像是被定住,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牧易的手指落下,只是她的脸上,眼睛里都没有恐惧,只是一脸淡定的看着牧易。

    就在牧易手指要落下的瞬间,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强烈的警兆,几乎想也未想,他的身子便硬生生横移一尺,同时,一道凌厉的寒光贴着他的身子穿过。

    “哼!”

    牧易冷哼一声,屈指一弹,手指尖,一丝雷光一闪而逝,随后就看到那叛徒猛然睁大双眼,那里面分明透着一丝错愕,还有不敢置信,以及浓浓的悔意。

    她以为自己可以掌控全局,可最终,她却死在她最得意,最自信的时候。

    “砰!”

    叛徒仰天倒下,眉心多了一点朱砂,生机全无。

    “本座杀你就杀你,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了你。”牧易完,然后转身,看着不远处那个悄然出现,正满脸阴沉的身影,淡然一笑,“姓宁的,当真是好久不见了。”

    能被牧易用这种口气称呼姓宁的,也只有当初那个把牧易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差点身死的宁无缺了。

    当初牧易以为对方会在沧州城守株待兔,可偏偏没有见到,那个时候牧易就知道对方肯定躲起来修炼刚刚得到的本经阴符七术,如今来看,也果不其然,因为他此刻的气息直接提升了一大截,远不是当初能够比的。

    看来他在献王墓中除了本经阴符七术,从那几个玉盒中,所得也是颇丰,不然实力不可能进步这么大。

    牧易的实力可以快速提升,所以他从来不认为别人就该老老实实,原地踏步不动的等着他迎头赶上,很显然,这宁无缺就没有等他。

    当初他的实力只是刚刚达到第二难巅峰,但如今,分明已经达到资深级别,堪比牧易全盛状态。

    “杂种,的确是好久不见了。”宁无缺冷冷的道。

    “姓宁的,有没有人你的嘴比大粪还臭?是不是从没爹没娘管教?”牧易也不客气的回敬了一句,因为摸不透对方的实力,所以他没有冒然而动。

    “杂种,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无冤无仇,一直想要杀死你吗?”宁无缺突然诡异的笑了笑。

    “哦,大概是你心胸狭窄,见我长得比你好看,资质比你强百倍,所以嫉妒我,要杀死我。”牧易道。

    “其实,我之所以想要杀你,是因为你跟你爹长得太像了。”宁无缺突然石破天惊的道,而牧易也瞬间愣了一下。

    “什么?”

    牧易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的父母早就死了,是老道在乱坟岗中捡到了他,把他抚养长大。

    只不过,牧易心中始终有一个疑问,那就是他为什么会没有六岁以前的记忆?按理来,这本就是不正常的,连老道也没有给他一个答案,但时间久了,牧易也将这个疑问深深的埋进心底。

    唯有那么一次他在突破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梦到了一个很温柔的女人,直觉告诉他,那应该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女人,但当时的记忆断断续续,他根本就没有找到任何答案,唯有那个模糊的身影被牢记。

    这件事即便算不上牧易心中的一个禁区,但平日里他也很少会去触及,偶尔也曾想过,他的父母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只不过一直以来,他都没有一个答案。

    却不料如今却从宁无缺口中听到了关于他父亲的消息,这又怎么能让他不震惊?而且在这种震惊下,他失神了,这对于高手而言,无疑是致命的。

    对面,宁无缺也没有放过这个他苦心经营出来的机会,在牧易失神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发动了攻击,仍旧是飞剑之术,只不过相比当初,他御剑的本事却有了显著的提高,那么桃木剑变得更诡异莫测,威力也直线提升。

    牧易尽管心神失守,但本能仍旧在,在察觉到危险的那一刻,他身体的本能让他躲闪,不过只靠本能仍旧慢了一线,宁无缺的桃木剑狠狠的插入他的胸口。

    如果不是关键时刻躲了那么一下,恐怕桃木剑插入的就不是什么胸口,而是心脏了。

    “大人。”另一边,云梦萱失声而叫,她之前知道这等战斗她根本插不上手,所以为了不拖累牧易,便提着叛徒的尸体远远躲开,却没想到转眼间,牧易便受了重伤。

    在桃木剑没入身体的时候,牧易实际上就已经清醒过来,在这个情况下,他只能疯狂的调动体内的气,将桃木剑密密麻麻的包裹,不至于让它二次破坏体内脆弱的内脏。

    毕竟桃木剑上附着着宁无缺的力量,他完全可以做到这点。

    宁无缺似乎也明白事不可为,心念一动便将桃木剑收回,不过却没有继续攻击,而是看着牧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