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六十九章 阳谋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我记得之前你过,五年前南凤楼出了一个叛徒,你可知道那个叛徒的情况?”回到客栈,牧易再度开口问道,之前因为南凤楼早已覆灭,所以他并未关心这个问题,可如今,随着事情的发展,他隐隐有种直觉。

    虽然之前云梦萱的是火凤楼的楼魁出现,但在牧易看来,火凤楼或许是真的覆灭了,但是南凤楼具体怎么样,恐怕就值得深思了。

    “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当时南凤楼出了个叛徒,导致一夕之间南凤楼尽灭,大人可是怀疑当初那个叛徒没死?或者这次就是她在冒充火凤楼的人?”云梦萱也不是傻子,此刻听牧易起,心中顿时怀疑起来。

    “你觉得火凤楼的楼魁,在知道了本座归来后,会故意躲着不见吗?这样对她有什么好处?不过若是换了南凤楼的那个叛徒就不好了,乌雀堂叛变,结果被灭掉,那么她当初也选择了背叛,在知道了这件事情后,又会如何?”牧易微微一笑道。

    “会自保,或者选择远走高飞,到一个大人找不到的地方。”墨如烟道。

    “如果按照正常情况来的确是这样,可你就不想知道她当年为什么要背叛吗?而且这次偏偏是用朱雀印记来因为出来,打的什么主意,已经昭然若知了。”牧易淡淡的道,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他的判断没有错,否则这种假设自然也是不能成立的。

    “为了大人的七彩琉璃灯?”云梦萱眼睛一亮,“或者当年她之所以背叛就是因为知道了朱雀印记的秘密,谋夺那印记,如今在知道大人归来后,便进一步想要得到大人的七彩琉璃灯。”

    “嗯,想来应该是不会错了。”牧易点点头道。

    “可她为什么非要让大人除去黎元宏?难道是故布疑云?转移大人的视线?”云梦萱随后问道。

    “一开始我也以为是如此,不过见了那黎元宏一面后,我或许明白了一些什么。”牧易道。

    “大人明白了什么?”云梦萱问道。

    “还记得我在城门口过的话吗?”牧易反问道。

    “大人的可是江城有草莽起陆,离着大乱已经不远了,所以让乌雀堂转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云梦萱道。

    “不错,如果我没有看错,这个黎元宏就是这次大乱的关键之一。”牧易道。

    “大人的意思是这个黎元宏有可能要起兵造反?”云梦萱问道。

    “是的,可惜我并不精通观相,否则倒可以好好看看他未来的成就,不过在他身上我却感觉到了兵煞之气。”牧易道,也正是因为他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当机立断选择离开。

    像黎元宏这等人物,本身就拥有莫大气运,轻易杀不得,那个叛徒想要他除去黎元宏,要么是黎元宏妨碍到了她的路,要么是想借助黎元宏的气运反噬,让他受伤。

    但不管是哪一点,她都已经在牧易的必杀名单上了。

    “大人,此事未尝不是我们的机会。”云梦萱突然道。

    “哦,。”牧易看了云梦萱一眼。

    “如果黎元宏真的是局中之人,那么他造反之后,南方定然会随之大乱,到时候朝廷,江湖,乃至全天下的目光都会投入到这里来,如果朝廷能够迅速镇压也就罢了,可一旦陷入僵局,那么大清朝萎靡的局势便会越发的混乱,会有无数野心之辈趁机而动,到时候我们也可浑水摸鱼,一举将南方彻底掌握,到时候大人将不仅是一方掌旗使,而是真正的南方王。”云梦萱到最后,双眼已经开始放光,声音也因为激动显得颤抖。

    “争霸天下吗?此事先不提,以我观察,黎元宏想要真正成气候,至少还有几年的时间,如今大清朝虽然腐朽不堪,但紫禁城那位老不死的只要还活着,就不会灭掉,除非有人”牧易最后的话没有出来,至于争霸天下,他是真的不怎么感兴趣,就算如今也只是顺势而为罢了,而且争霸天下可跟江湖厮杀不一样。

    若是谁的实力强,谁就能夺得天下,那茅山跟龙虎山这两个千年大派也至于现在还龟缩一地。

    若当道士的都是超然外物,不屑世俗皇权,千百年前,也就不会有道佛之争了,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能真正超然的,除非是成为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中的仙人。

    当初牧易选择修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找回老道的尸体,让他入土为安,而如今,他的目的同样简单,在修行这条道路上走的更远,探索那所谓的天道。

    而世俗权力,在他眼里真的不算什么,要不是不忍心辜负老道的一番苦心,加上他之前答应了冷雨,以及迫不得已,他未必会选择担起朱雀掌旗使这个位子的责任。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将权利大部分都下放给云梦萱,这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忠诚,更因为牧易不想麻烦,有这么多处理俗物的时间,还不如用来修炼。

    如今,有他在背后坐镇,云梦萱也能勉强驾驭的住,可若一旦开启争霸天下,单单一个云梦萱绝对不够,势必要让他走到台前,主持大局,到时候他能不能有时间修炼还是一个问题。

    而且这样等于是把所有雀堂都拉入一个巨大的泥潭,而将来更是属于未知,所以牧易才打断云梦萱。

    听到牧易的话,云梦萱眼神瞬间黯淡了不少,虽然牧易没有明确的拒绝,但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加上牧易平时的一些所作所为,也让云梦萱知道牧易的性格。

    她从就被培养如何成为一名臂膀,学习各种权谋,学着分析天下大势,掌握无数信息情报,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辅佐朱雀掌旗使,甚至让耳帮终有一日恢复全盛时期,这是她的理想跟目标,也一直为之努力。

    可如今,刚刚看到一点希望,却被牧易毫不犹豫的掐断了。

    当然,云梦萱也不可能因为此事就记恨牧易,只是暂时把野心压了下去,她相信,将来总有一天,牧易会走上这条路,而她只需要在背后,默默的为他准备好一切就足够了。

    牧易当然不知道短短时间内,云梦萱就想了这么多,甚至心中也有了决定,实际上,他压根就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天下争霸,这不是他该玩的游戏,也玩不起。

    “那大人接下来打算如何?是想办法把那叛徒引出来吗?”云梦萱忍不住问道。

    “收拾东西,明天咱们回去。”牧易道。

    “回去?”云梦萱一愣,随即便一脸恍悟,“是,大人。”

    这一次的较量,本就是相互的,谁先忍不住,谁就输了。

    牧易虽然想得到朱雀印记,但对方却更想得到他的薪灯,之前他因为摸不清楚对方的目的,所以限于被动中,但现在,就看谁更想要一些。

    牧易之所以离开,打的就是引蛇出洞的主意,只要对方还想得到薪灯,就定然不会这么让他离去,势必会拦住他,这是一场阳谋,堂堂正正,牧易把牌摆出来,接下来就看对方接不接了。

    云梦萱也正是明白了这点,所以才没有再问,她好歹也是从就被培养,原本应该早就想到的,只不过因为在牧易身边,稍稍变笨了点。

    当天晚上,牧易收到了一根手指头,明显是女人的,不过他只是冷然一笑,将之丢掉,这种威胁对他而言,就跟孩子一样,显得幼稚。

    第二天一早,云梦萱便兴师动众的接牧易离开,十二名护卫,一辆奢华的大马车,载上牧易后,便堂而皇之的出了城,这么做,摆明了就是想告诉那叛徒,相信对方也一定能够看到。

    “大人,若是那叛徒不来怎么办?”云梦萱与牧易同乘一车,看着江城渐渐不可见,便忍不住问道。

    “不来就不来吧,大不了等以后再想办法把他揪出来。”牧易随意的道。

    原本快马加鞭只需要一天一夜的路程,如今返回却用了整整三天,主要还是一路上牧易并不着急,一行人不紧不慢赶路的缘故,可一直到洞庭湖,都没有见到对方的身影,仿佛真的被云梦萱中,对方没有来。

    而牧易脸上却看不到半点失望,仿佛真的不在意对方来不来。

    上了回岛的游船,那十二名护卫也直接往返,如果不是云梦萱为了弄大点动静,根本就用不着护送。

    游船缓缓滑行,在到湖中央的时候,船身突然一震,速度一下子锐减,随后,船身开始慢慢倾泻。

    “船漏水了。”船舱中很快就有惊慌的声音传来。

    “大人。”云梦萱第一时间出现在牧易身边,脸上已经一片寒霜,这这湖中央自然不可能触礁,所以只有一个可能,是有人在水下故意破坏,在这家门口遇到这种事情,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走吧,去见见我们的客人。”牧易起身,带着云梦萱来到船头站定。

    准备调整一下生物钟,以后都尽量白天更新吧,同时梳理一下大纲,接下来有几个大情节要写,所以大家稍微见谅一下更新速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