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六十七章 狐狸尾巴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虽然牧易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南明离火进化,可是他却还没有掌握这种方法,至于云梦萱身上的朱雀印记,真要算起来,实际上是属于老道为他留下的,因为当初一切都是薪灯自主,牧易就算想控制也难以做到。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现在只能寄希望早点找到另外两个楼魁,因为按照云梦萱所言,被种下朱雀印记的也只有当初的三大楼魁,好在楼魁之间这种印记是可以传承的,否则牧易只能趁早洗洗睡去。

    对于薛子风能够在短短时间内,便让乌雀堂恢复巅峰,牧易自然也不吝夸奖,倒是关于把乌雀堂迁离的事情他没有跟薛子风,因为这件事情他早就交给了云梦萱,相信后者定然可以做好这件事情。

    更何况他这次来江城最主要的目的是那位火凤楼的楼魁,根本没心思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

    “关于火凤楼的楼魁,消息可曾确定?”牧易直接问道。

    “回大人,暂时还无法确定,目前仍旧只是怀疑,对方似乎故意露出蛛丝马迹,但在属下看来,她这样反而显得太过刻意,如今大人重新归来的消息早已传遍,相信对方也肯定知道,如果她真实火凤楼的楼魁,大可直接去找大人,为何还要掩藏行迹?弄得偷偷摸摸?”薛子风神情有些凝重,显然,在他看来,对方应该是故意针对牧易,毕竟当初牧易下令寻找另外两大楼的事情也未刻意保密。

    “你的意思是她故意引我来此?”牧易沉吟了一下问道,连薛子风都能看透的东西,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他?

    可是即便明知道有可能是一场针对他的阴谋,他也必须要走这一趟,实在是对方捉住了他的痛脚,而他也的确迫切的想要找到另外两大楼的楼魁。

    牧易敢走这一趟,更多的还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就算到时候真的是阴谋,他也可以直接以力破之。

    “是的,还请大人赎罪,属下没能把这件事情彻底查清楚。”薛子风有些羞愧的道,毕竟这件事情是发生在江城,而雀堂原本的职责就是打探消息,此刻却偏偏被人一巴掌甩在脸上。

    “此事与你无关,更何况乌雀堂刚刚重建,还没彻底在江城这片地扎下根,发现不了什么也是正常。”牧易摇摇头,并未因此怪罪薛子风,而且薛子风本就不是乌雀堂的堂主,他如今只是暂代而已,等乌雀堂选出自己的堂主,他仍旧要回藏雀堂。

    可有了这次经历,无疑让他的地位更拔高了几分,在九大雀堂堂主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将来若是有提拔,或者奖励,多数也会落在他的身上。

    更何况如果没有这种奖罚分明,谁会愿意拼命效劳?

    “大人,要不要全城缉拿?”云梦萱在旁边道。

    “不必,既然对方故意引我过来,又怎么可能一直不露出狐狸尾巴?”牧易摇摇头,脸上闪过一抹冷笑,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把他这位新任的朱雀掌旗使当成猎物了,难不成看他年轻,就觉得他好欺负?

    若是对方知道洞庭湖一战的详情,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胆量算计他,毕竟牧易如今的实力可是达到资深级第二难巅峰,普通的七品高手,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牧易当天便住进了江城最大的客栈,等于是在昭告他已经到来的消息,相信那暗中算计他的人肯定时时关注乌雀堂的情况,也定然能够知道他已经来了。

    而之所以没有选择住在乌雀堂中,则是牧易故意给对方出手的机会,否则在乌雀堂中那么多高手,对方难免会投鼠忌器,不敢轻易下手,所以他干脆搬出来,给对方一个可以出手的理由。

    云梦萱原本也想要陪同牧易,不过却被他拒绝了,而且也正好借助这次机会,让乌雀堂搬离江城。

    牧易住进客栈的第一天,整个江城都显得风平浪静,好像并无人关注他一样,不过这只是表面上的,他好歹也是朱雀掌旗使,南方的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在乌雀堂刚刚被灭堂不久便高调到来,或许对于那些普通人来,根本没有任何变化,也不值得关注。

    但是对于江城的某些大人物而言,却均都暗自揣测牧易到来的目的,若能相安无事最好,若是牧易准备拿他们开刀,他们也绝对不会束手待毙就是了。

    更何况强龙不压地头蛇,在前乌雀堂被灭掉之后,朱雀掌旗使在江城的实力便被压缩到了极点,就算薛子风很能干,可想要乌雀堂彻底恢复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够办到的事情。

    第二天依旧如此,仿佛一切都只是牧易臆想出来的,并没有人要算计他,不过牧易仍旧老神在在,不见半点焦急。

    他相信,他的直觉判断不会有错,对房子之所以还没有出来,不但是因为谨慎,更是想要他变得急躁起来,因为人一旦变得急躁,就会失去判断能力,也就更容易对付了。

    第三天,牧易终于收到一封信,那信上没有字,只是画着一朵火焰,看到那朵火焰后,牧易心中再无疑问,不管算计他的人是谁,但至少是见过朱雀印记的,哪怕不是火凤楼的楼魁,也定然有很深的关系,不然根本不可能知道这等隐秘的事情。

    只是那信上只有一朵朱雀印记,连只言片语都没有,更没有提出要求,显然对方仍旧在故意吊着他,一直等待他的耐心消耗干净。

    第四天,第五天,每天都是一封信,信上还是只有一朵朱雀印记,此刻,即便是以牧易的心性,也忍不住蹙起了眉头,生气倒不至于,不过他的耐心的确开始被消磨起来。

    而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黄河古道快要开启了,他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时间浪费在这里。

    “你到底是谁?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为了薪灯?仇恨?还是黄河古道的钥匙?”牧易在心中问着,可惜,这个问题注定没有人来回答他,至少眼下是没有人的。

    牧易从不瞧别人,别看如今大奴没有跟在身边,可他的身份根本瞒不过有心之人,之所以还没人立即杀上门来,估计也是畏惧他此刻的身份跟势力。

    当初牧易被追杀更多的是因为他孤身一人,没什么背景,就算欺负了他,也不用担心有人报复,完全就是无本买卖。

    尽管到了最后,那些打算做无本买卖的反而丢了自己的性命,付出了更大的代价,可仍旧有许多人不愿放弃,要不是他当机立断选择转移到暗处,加上有冷雨帮忙遮掩,恐怕光是在沧州城就麻烦不断,不知道惹出多少乱子来。

    ······················

    卡文,卡文,卡文,为了不断更,只能声抱歉了,下面七百字,二十分钟后修改,到时候刷新一下就好,或者等明天再看也是一个样。

    第二天依旧如此,仿佛一切都只是牧易臆想出来的,并没有人要算计他,不过牧易仍旧老神在在,不见半点焦急。

    他相信,他的直觉判断不会有错,对房子之所以还没有出来,不但是因为谨慎,更是想要他变得急躁起来,因为人一旦变得急躁,就会失去判断能力,也就更容易对付了。

    第三天,牧易终于收到一封信,那信上没有字,只是画着一朵火焰,看到那朵火焰后,牧易心中再无疑问,不管算计他的人是谁,但至少是见过朱雀印记的,哪怕不是火凤楼的楼魁,也定然有很深的关系,不然根本不可能知道这等隐秘的事情。

    只是那信上只有一朵朱雀印记,连只言片语都没有,更没有提出要求,显然对方仍旧在故意吊着他,一直等待他的耐心消耗干净。

    第四天,第五天,每天都是一封信,信上还是只有一朵朱雀印记,此刻,即便是以牧易的心性,也忍不住蹙起了眉头,生气倒不至于,不过他的耐心的确开始被消磨起来。

    而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黄河古道快要开启了,他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时间浪费在这里。

    “你到底是谁?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为了薪灯?仇恨?还是黄河古道的钥匙?”牧易在心中问着,可惜,这个问题注定没有人来回答他,至少眼下是没有人的。

    牧易从不瞧别人,别看如今大奴没有跟在身边,可他的身份根本瞒不过有心之人,之所以还没人立即杀上门来,估计也是畏惧他此刻的身份跟势力。

    当初牧易被追杀更多的是因为他孤身一人,没什么背景,就算欺负了他,也不用担心有人报复,完全就是无本买卖。

    尽管到了最后,那些打算做无本买卖的反而丢了自己的性命,付出了更大的代价,可仍旧有许多人不愿放弃,要不是他当机立断选择转移到暗处,加上有冷雨帮忙遮掩,恐怕光是在沧州城就麻烦不断,不知道惹出多少乱子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