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六十四章 重伤之后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见到众人到来,念奴儿干脆回到岁月竹中,她这次伤的不轻,之前维持身形就已经有些勉强,如今见大奴等人到来,牧易也不会再有危险,然后才离开。『→お看書閣免費連載閲讀c w.k.a.n.s.h.u.g.e.la

    到了近处,云梦萱第一个跳下湖,然后把牧易带上船,这时,薛子风才反应过来,也急忙围了上来。

    “大人,您伤势不要紧吧?我认识一个名医。”云梦萱急忙道。

    “不用,我有炼体功法,伤势很快就能痊愈,先离开这里。”牧易直接道,此刻,他疲惫欲睡,却只能生生坚持着。

    虽然白虎掌旗使已经离开了,但谁也不能保证他半路会不会突然反悔了,然后再度杀回来,那样实在死的太冤,所以还是先离开这里再。

    听了牧易的话,薛子风立即下令游船离开,随着船桨翻动,游船很快便消失不见。

    实际上,这纯粹是牧易心过度了,白虎掌旗使离开后,并未回转,而且他很清楚,用不了多久,他就能重新见到牧易,到时候,再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而那个时候,也将是真正全盛时期的他,一个拥有法宝,本身更是达到第二难巅峰圆满的存在。

    相信只要第三难的真人不出,很难有人能威胁到他,像这次的侥幸恐怕再也不会有了。

    等牧易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住在一个矮的平房中,看屋内的摆设,也显得很一般,就是那种平常人家。

    之前虽然一再坚持,但在上岸之后,牧易便直接昏迷了过去,所以后面的事情他并不知情。

    不过为了避免发生什么意外,云梦萱并未带着牧易去岛上,也没有去藏雀堂的总部而是在附近找了个地方,暂时用来安置牧易。

    在牧易昏迷以后,便发起了高烧,对此,云梦萱也是无能为力,如果不是牧易吩咐过,不用去找什么名医,恐怕她早就去请来了。

    那个时候,他唯一能能做的就是不断在心里祈求,希望牧易无事,如果换做旁人,肯定不会有效,但偏偏云梦萱有朱雀印记。

    这一次,牧易还是有些看了自己的伤势,他以为自己有薪灯镇压,有琉璃金刚身,体内已经开启了四个命轮,即便是受了严重的内伤,也绝对可以自己恢复过来,甚至不需要药物。

    但他没有想到,他的伤势要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的多,尤其是他之前不顾后果的催动本命神通,让刚刚开启没多久的命轮多了许多裂痕,差一点就崩溃掉。

    一旦命轮崩溃,后果绝对是灾难的,最轻也是终生无法再进步,稍微重点恐怕就会立即身死。

    因为命轮一旦崩溃,那股庞大的力量便肆虐宣泄,首当其中的便是牧易的心脏,因为第四命轮,正是心轮。

    所以牧易的情况绝对是险之又险,也正是因为他身体到了崩溃的边缘,所以体内的力量才会有些失控,引发他的高烧不退。

    好在关键时刻,云梦萱的信仰之力把牧易生生从边缘之地拉了回来,也正是那信仰之力,拯救了他。

    牧易醒来后,便立即洞悉了这一切,甚至开始思索,信仰之力乃是一种无比神奇的力量,即便跟心神力量也是截然不同,它不但可以作为南明离火的养分,更是可以经过薪灯淬炼提纯以后,灌入他的身体。

    可惜,只有云梦萱一人所能提供的信仰之力也并不算多,否则定能助他一臂之力。

    不过这信仰之力也带着浓浓的意念,如果没有薪灯,牧易根本就不可能吸收,这倒是让他想到了那些神道,一种跟修行,跟鬼道截然不同的道路。

    神道享受香火,庇佑一方,而我们所常见的便是土地庙这一类,那里面供奉的便是一方神道,也可以叫香火道,为的便是收集人的信仰。

    跟眼下云梦萱的行为可谓相同。

    只是正常而言,人体是无法直接吸收这种信仰之力的,甚至都难以感知到,如果不是有薪灯,哪怕牧易也没有丝毫办法。

    可惜老道并未给他留下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不断的摸索,不过牧易觉得这一切的关键都在于薪灯。

    薪灯乃是法宝,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功能,而且薪灯本就属火,而香火也带着一个火,难不成跟这个有关?

    但随即,牧易就摇了摇头,觉得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想来两者之间肯定还有更深的联系,关键就看他能不能找到了。

    如果他能够发现这点,不定就可以继续增加朱雀印记,让更多的人为他提供信仰之力,到时候不但南明离火会快速进化,就连他本身,也绝对会因此受益。

    这或许也是他短期内唯一能增加实力的办法。

    想到这里,牧易便决定一定要弄清楚,他的心神再度跟薪灯结合在一起,顿时有种化身为薪灯的感觉。

    在薪灯内部空间中,一颗火种正静静地燃烧着,那是一种淡蓝色,甚至即将进化为真正蓝色的火焰。

    似乎感知到牧易的到来,南明离火的火种突然一颤,然后一股火焰蔓延整个空间,只是牧易并未感受到南明离火的毁灭,反而觉得自己像是被一股温暖包裹着。

    牧易不知道母亲的怀抱是一种什么感觉,但想来大抵如此吧。

    牧易将自己的心神放开,努力感受着来自薪灯,来自南明离火的意识,但最终,他却失望了,因为他什么都没有感知到,那片空间除了熊熊燃烧的火焰外,没有任何的生机跟意识,哪怕南明离火的火种都还没有恢复。

    最终,牧易不得不无奈的将心神力量收回。

    不过等他把心神力量收回来后,顿时吃惊的发现,刚刚那么一会的时间,他的那部分心神力量便精纯了许多,比他一晚上的冥想收获都大。

    别看只是一晚上,但刚刚他融合薪灯又用了多久?恐怕顶多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跟一晚上,两者之间的差距可想而知。

    虽然牧易的实力不断提升,但却始终没有忘记心神力量,并不断冥想,使其变得更加精纯,只不过这是一个水磨工夫,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的,所以真要算起来,他的心神力量已经全面落后自己的实力了,多少显得有些跟不上,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掌控力,再也不复以前的入微。

    原本牧易以为至少需要一年半载的打磨才能重新回到那种入微境界,但如今,他发现了另一个办法,可以快速让心神力量变得精纯。

    那就是不断跟薪灯融合在一起,借助内部空间的南明离火来淬炼他的心神力量,绝对可以事半功倍。

    睁开眼,首先看到的就是云梦萱,此刻她正一脸惊奇的注视着牧易。

    “大人,您醒了。”云梦萱见牧易睁开眼睛,立即惊喜的道,实际上刚刚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牧易从躺着变成了盘膝坐在床上,能有如此表现,只能证明牧易已经醒了过来,所以她就一直在旁边等待。

    “这次多亏你了。”牧易道,他的自然是对方不断为他提供信仰之力的事情,要不是如此,他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一回事,就算最终醒来,伤势也绝对不会像现在这般恢复了大半。

    “能帮到大人是属下的荣幸。”云梦萱急忙道。

    “我这次昏迷了几天?”牧易点点头,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因为两人通过信仰相连,所以牧易可以清楚对方的内心,这番言语绝对都是真心实意。

    “大人昏迷了五天,属下因为担忧大人,所以一直没有带大人回去,不过这里乃是我朱凤楼的后路之一,绝对安全。”云梦萱道。

    “这五天可有什么事情发生?”牧易继续问道。

    “白虎掌旗使离开后第二天,他旗下的力量便撤出我们的地盘,人间道的道主已经顺利归来,等待大人召见,如今我九大雀堂也已尽数归位,只待大人振臂高呼,朱雀掌旗使便会重新成为南方的霸主,相信十八雀堂,监察六道,以及三大楼,也能在短时间内重新组建完毕。”云梦萱着的时候,看向牧易的目光充满了狂热。

    洞庭湖那一战可谓是彻底奠定了南方的局势,那两个更名的雀堂在知道白虎掌旗使的势力全部撤离后,也重新恢复了曾经的名号,选择臣服,至于最远的昆雀堂,有人间道的道主亲自走一趟,估计就算有不服的,也已经无法开口了。

    “全部撤离了吗?倒也是个有趣的人。”牧易微微一笑,然后他看着云梦萱继续道:“此事你做的很好,至于雀堂的重建,也一并交给你,如今天下即将大乱,我们就算没有什么雄心壮志,可单单是为了生存,自保,也必须有足够的力量才行,不过至于如何发展,却需要好好筹划一番,如今可不是十年前,而且以后决胜的关键恐怕也不再是刀剑棍棒,而是枪支大炮,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在正面战场上,一个数年才能成长起来的三流高手,反而不如几个训练有素,持有火枪的士兵有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