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六十三章 决战洞庭之上(四)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当白虎掌旗使消失在湖面后,牧易也终于止住脚步,不过他的身形却有些不稳,湖水更是没入到他的双膝,显然,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无法再做到一开始那般踏水而行,却不湿鞋面。

    牧易剧烈的喘息,湖面上一道道涟漪荡漾开去,但却始终不见白虎掌旗使的身影。

    “出来吧,我知道你没死。”牧易大声的道,此刻的他看上去无比狼狈,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就跟乞丐服差不多,上面更是披头散发,七窍流血,眼神也有些暗淡无光。

    一番大战,牧易可谓是倾尽全力,将所有战力都发挥了出来,可即便如此,面对白虎掌旗使仍旧不敢言胜,而如今的局面也是拿他跟念奴儿的性命拼出来的,并且一上来便不要命般攻击,正是典型的置之死地而后生。

    因为他很清楚,像白虎掌旗使这种第二难巅峰圆满,绝对不是他现在能够敌得过的,所以只能采取这种办法,甚至他心中也一直庆幸对方没有使用法宝,甚至连半寸铁都没用,要不然眼下就会是另一副情景了。

    牧易话音刚落,湖面便轰然炸开,白虎掌旗使重新出来,不过他的模样看上去也不比牧易好多少,上半身的衣服直接消失,露出精悍的胸膛,不过此刻他胸膛上却血迹斑斑,那是之前牧易的攻击所导致。

    白虎掌旗使的脸色也有些苍白,虽然竭力站在湖面上,但湖水也已经漫过他的鞋面,只是比牧易好上一些罢了。

    “你可打够了?”白虎掌旗使面色阴沉的看着牧易,很显然,他同样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之前他充满了自负,觉得以自己第二难巅峰圆满的境界足以碾压牧易,甚至连法宝都没有带来。

    他之所以不带法宝是因为他的法宝需要大量的煞气滋养,所以除非必要,他都会把法宝埋在一个煞气浓郁之地,唯有真正大战的时候才会取出。

    至于这一次,他却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很清楚牧易的情况,甚至对牧易无比了解,哪怕明知道牧易杀死了他的左使,也仍旧没有把牧易看做同一层次的对手。

    也正是因为这种骄傲,以至于让他吃了一次堪称人生之最的大亏,如果他不是达到了圆满,恐怕刚刚那一番攻击,就已经不是重伤这么简单了,甚至是身陨。

    当然,如果他没有达到圆满,也就不会自负到连法宝都不带,情况也未必真如眼下这般,所以很多事情都是无法预料的,此刻后悔已经迟了,在他看来,唯有用牧易的鲜血才能洗刷他之前所受到的屈辱。

    “怎么会够?要不要再来一轮?”牧易咧嘴笑了笑,畅快的道。

    “今日不杀你,誓不罢休。”白虎掌旗使此刻也没有半点风度,尤其是见牧易笑的这么畅快,脸色也变得更加阴沉。

    “整天打打杀杀多么没劲?好歹咱们都是掌旗使,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牧易却丝毫不在意的道,如果不是湖面,他甚至会直接一屁股坐下。

    “好,看在同为掌旗使的份上,也让你死个明白,我名高翔。”白虎掌旗使,也就是高翔直接道。

    “高翔?记住了,等你死了,我会在你的墓碑上刻你的名字,免得到了阴间只能当个无名鬼。”牧易道。

    “想杀我?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高翔脸上带着不以为然。

    “你现在的实力还剩下多少?三成?还是两成?”牧易问道。

    “就算只有一成,杀你也绰绰有余。”高翔道。

    “是吗?”牧易神秘的笑了笑,“你觉得你杀了我以后,又有多大的可能离开这洞庭湖?藏雀堂虽然不怎么样,但几百个人能不能把你给堆死?我还有一个同伴叫大奴,实力勉勉强强也能跟六品抗衡,若是他拼死一战,你又有几分活下去的可能?既然你把地方选择在这里,想来应该是知道朱凤楼这一代的楼魁,你觉得他又能不能留下你?”牧易有恃无恐的看着对方道。

    “堂堂掌旗使,却用这些上不了台面的花招,当真是丢你师父的脸。”白虎掌旗使一阵气结,不过还是讽刺道。

    “我此刻若是逞英雄,才是丢我师父的脸呢,当年他老人家带我闯江湖,的第一点就是无论什么情况,先把命保住再,那句老话不是也了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所以活着才重要。”牧易毫不在意的道。

    “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高翔死死盯着牧易,似乎随时都会动手的架势。

    “我没想过要吓住你,只是告诉你一件事实,今天你固然可以杀死我,但你的命也肯定会留下,反正我的心愿已经完成,死了也就死了,倒是你,堂堂白虎掌旗使,一方赫赫诸侯,而且从你的布局中,我便知道你是有野心的,结果死在这里,难道你就甘心?”牧易摇摇头,一副为对方考虑的模样。

    “从来没有人能够威胁我。”高翔道。

    “我也没打算威胁你,只是跟你了一件事实,然后让你自己选择,反正路在你的脚下,走不走都是你的事。”牧易轻松的道。

    听完牧易的话,高翔已经不再话了,甚至都没有反驳,他已经看出,牧易这番话绝对不只是这么简单,而且他也承认牧易的很有道理,一旦牧易拼死反击,就算他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他更加后悔没有把法宝带来了,否则又怎么会出现这般两难的境地?

    高翔并不怕死,但正如牧易所言,关键要看有没有意义,在他壮志未酬,却悄无声息的死在这里,未免太不值得。

    更关键的是,他跟牧易原本应该是一家的,同为掌旗使,就算无法合作,也不应该成为仇敌才对。

    归根结底还是他先侵占了牧易的地盘,收拢了原本属于他的势力,不过眼下让他认错,绝对是不可能的。

    “喂,你还打不打?我实在没劲了,你要是打咱们就继续,要是不打了,我就回去歇着。”牧易看着高翔道。

    “好,今天算你赢了,不过等下次见面,我一定给你个惊喜。”终于,高翔冷冷的丢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去,速度也越来越快,很快便消失不见。

    至此,牧易才不顾是不是湖中,直接倒下,整个人仰泳一样躺在湖里,嘴巴更是张开,大口的喘着。

    这次能活下来实在是侥幸,因为此刻他已经是筋疲力尽,随便来个一流高手都能打倒他。

    刚刚跟高翔那番话,一半是真实,一半是大话,如果对方真的痛下杀手,不定他就真的死了,而且藏雀堂的确有不少人,但来到洞庭湖的却没几个,而大奴他们还在百丈外,若是对方赌一把的话,至少有一半的可能离开。

    但最终,他还是放弃了,也让牧易赌赢了。

    牧易败了,却是赢了,高翔赢了,却是输了,其实高翔输给了他的自负,甚至换个地方,他也不至于会如此,但偏偏选择了湖中,不管是五雷符,还是念奴儿,都让牧易占尽了便宜。

    否则换个地方,结果只会更坏。

    第二难巅峰圆满的实力,却依旧不是牧易现在能够匹敌的,还有很远的距离,甚至牧易怀疑就算再开一个命轮,他能否打得过高翔。

    牧易考虑了片刻,绝对结果仍旧是三七分,他三,对方七。

    别看他只占三有些少,但换成今天的情况,实际上他是百分百失败,连半成的胜率都没有,所以三成已经不少了。

    牧易现在只开启了四个命轮,因此除非他能开启六个命轮,才有自信压得过对方,从第二难巅峰资深到圆满,这中间的跨度需要他开启两个命轮才能弥补。

    但短时间内,牧易却根本不可能开启两个命轮,尤其是想到最后对方离去前的话,牧易便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对方真的会给他惊喜,想来是惊吓还差不多。

    “哥哥。”这时,念奴儿从水中钻出,之前被高翔打入湖中深处,虽然重创,但她并没有危险,而且这次她的身体也没有被斩灭,自然不需要重新凝聚,只需要在岁月竹中修养一段时间就好。

    “放心,哥哥没事,死不了。”见念奴儿脸上满是担忧,牧易强自笑了笑。

    “还是奴儿没本事,连那人一击都接不下。”念奴儿有些自责的道。

    “傻丫头,你可知道他是谁?他是白虎掌旗使,本身更是已经达到了第二难巅峰圆满之境,再完整的踏出一步就是第三难了,这等强者别是你,就算是哥哥也远不是他的对手,这次能活下来,也多亏了你偷袭,让哥哥抓住机会,一举将他重创,否则这次哥哥跟你恐怕都会死。”牧易认真的道。

    听到牧易的话,丫头脸上的表情总算好了几分,这时,云梦萱一行人乘船赶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