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六十二章 决战洞庭之上(三)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雷光散去,一个人影略显狼狈的站在那里,尤其是他那张面具已经消失不见。看书阁Δw.『ksnhu『.la

    “你不是白虎掌旗使。”当牧易看到对方的模样后,瞳孔陡缩,脱口而出。

    “你可以是朱雀掌旗使,我为何不能是白虎掌旗使?”对面,男子轻笑一声道,此刻,他的真正面目露出,看上去绝对不超过三十岁,身材比牧易要高大一些,眉目有些重,也正是因为如此,牧易才会本能的以为对方不是白虎掌旗使。

    要知道,白虎掌旗使十年前就已经是第二难巅峰强者,而十年前对方才多大?恐怕还不到二十吧?就更不用耳帮存在了那么多年,要是追究到耳帮建立的时候,恐怕对方才几岁。

    不过听到对方的话,他也就可以理解了,既然他这个朱雀掌旗使是新任的,谁又规定白虎掌旗使不能换人?只是牧易一直把对方当成跟老道同一个时代的那位存在,所以骤然看到对方的真面目时,才会有些失态。

    只是对方这么年轻,就已经第二难巅峰圆满,这份资质,绝对不逊色他。

    别看牧易年纪比对方很多,达到如今的地步更直用了不到一年,但他的情况却比较特殊,可以算是老道一手成全,加上种种机缘巧合才能达到。

    不过对方作为新任的白虎掌旗使,毫不留情的打压南方,甚至收拢,也就可以理解了,年纪轻,意味着还有雄心壮志,想要有一番成就,否则换成老白虎掌旗使,恐怕更多的时间都会用来闭关,以期能早日突破到第三难。

    “倒是我失敬了,只是没有想到白虎掌旗使会这么年轻。”牧易摇摇头道,心中很多疑问也被解开。

    “真要论起来,你可比我年轻的多,年纪就能有这份实力,不愧是他的徒弟。”白虎掌旗使道。

    此刻,两人仿佛一下子化干戈为玉帛,直接聊起天来,让远处船上的几人有些看不明白。

    “你见过我师父?”牧易问道。

    “嗯,的时候见过一次,原本有机会踏出那一步的,只是可惜了。”白虎掌旗使摇摇头道。

    “他老人家是挺可惜的,活了一辈子,也只是活了个明白。”牧易可谓是最了解老道的人,自然知道他的性格。

    “人生难得糊涂,能够活个明白,已经是值了。”白虎掌旗使道。

    “我倒是希望他能糊涂点,这样也就不会死的那么早了。”牧易似乎并不认同对方的观点。

    “生死真的有那么重要吗?”白虎掌旗使突然问道。

    “自然重要,死了就会一了百了。”牧易道。

    “人死之后还有魂魄,会进入阴间。”白虎掌旗使道。

    “我只活一个阳世,阴间对我而言,没有半点意义。”牧易道。

    “好一个只活一个阳世,不过我偏偏想让你去阴间见识一番。”白虎掌旗使的声音陡然变得有些寒,杀机森然。

    “正好我也想看看你这个新任白虎掌旗使到底有多大本事。”牧易眼神一下子变得冰冷,他自然清楚刚刚对方跟他这些废话的缘故,可他同样有他的打算。

    在牧易话音落下的同时,对方突然一拳朝他打来,这一拳出,仿佛真的有一头白虎冲他咆哮,声音慑神,即便牧易早有准备,脑海中也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晕眩。

    不过就是这么一瞬间,对方的拳头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砰!”

    牧易只来得及将岁月竹横挡在自己面前,下一刻便倒飞出去,那股拳劲直接有一半透过岁月竹落在他的身上。

    牧易全力运转琉璃金刚身,同时脑后也出现一道光轮,战力全开,在他倒飞出去的同时,他左手也对着白虎掌旗使轻轻一点。

    顿时间,白虎掌旗使脸上闪过一抹惊容,他几乎想也不想便往后退,但一点深蓝色的火星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

    “轰!”

    几乎同时,当那深蓝色的火星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一股猛烈的火焰也随之爆发出来,直接将他淹没。

    牧易身体倒飞出去,重重砸在水面上,浑身立即湿透,不过他仍旧拍打着水面,让自己重新站立。

    擦去嘴角的鲜血,牧易便将薪灯召唤出来。

    白虎掌旗使故意借话的机会平息被天雷造成的伤势,而他却也趁机以控火秘术凝练了一道南明离火,他几乎全力施为,才将那南明离火凝练成一点火星,就连颜色也随之变成了深蓝,唯有如此,才不会被对方轻易发现。

    或许就连白虎掌旗使也没有想到牧易会这么阴险,所以在措不及防下,直接吃了一个闷亏。

    南明离火虽然厉害,但牧易却不会天真的以为区区一道南明离火就能灭掉对方,他手持薪灯快速靠近对方,准备再给对方添一把火。

    不过还不等牧易靠近对方,那包裹着白虎掌旗使的南明离火突然分开。

    “早就等你了。”白虎掌旗使一步踏出,身上气息如渊如狱,就像是一个刚刚从深渊中走出的魔王,身后火焰沸腾,而他整个人万法不沾,身体隐隐散发着光芒。

    “焚!”

    牧易毫不犹豫的引动薪灯,只见里面的灯油一下子被吞噬掉,然后熊熊火焰从熄灯中冒出,让牧易看上去犹如一个火焰中的帝王。

    两人一个魔王,一个帝王,在气息上甚至谁也不让,直接狠狠撞击在一起。

    周围再度激起漫天水幕,将两个人的身影彻底淹没。

    水幕中,牧易跟白虎掌旗使一连对撞数次,而他也连续退后十几步,每次力量的碰撞,他都处在绝对下风,这还是他借助薪灯,而对方赤手空拳的情况下。

    这难道就是第二难巅峰圆满的力量?那种力量比他一开始想象的还要强盛几分,牧易很难想象一旦对方也使出法宝,自己还能接下几招,是否立即就要饮恨在这洞庭之上?

    从对方的出手,已经坚韧的意志中,牧易便知道对方是真的打算将他击杀在这里,没有半点留情,而这也更激起了牧易的斗志,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肯认输的人,尤其事关自己的生死。

    “杀!”

    当再度被震退,牧易口中却猛然大呵一声,然后头顶薪灯冲了上去,薪灯立于他的头顶,丝丝缕缕南明离火垂下,融入到他的拳势中,逆而征伐。

    不过就在这时,白虎掌旗使的身后悄然有一道绿光从水下飞出,然后朝着他后心飞速而去。

    这绿光便是岁月竹,牧易在第一次被打入湖中的时候,就暗暗将岁月竹投入湖里,让后让念奴儿伺机而动,而他则正面对抗,吸引白虎掌旗使的主要精力。

    岁月竹悄无声息的钻出,速度比利箭更要快上几分,刚刚钻出水面就已经到了白虎掌旗使的身后。

    这个时候,牧易也正好杀到,并且是积蓄全部力量的一击,顿时间,白虎掌旗使背腹受敌,似乎到了绝境。

    只不过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仍旧冷静的有些过分,唯有眼中的杀机更加炽烈。

    绝境下,白虎掌旗使仍旧分心二用,一拳横击牧易,一拳直接落在自己的胸口。

    “砰!”

    牧易身子一晃,这次却没有倒飞出去,不过他的眼睛,鼻子,耳朵里却同时有鲜血流出。

    岁月竹刚刚触碰到白虎掌旗使的后心,那里便霞光璀璨,一股强横的力量直接透体而出,跟岁月竹撞在一起。

    虽然出其不意,但岁月竹加念奴儿的力量仍旧不过六品而已,离着巅峰还差的远,更别提圆满了。

    只见岁月竹直接横飞了出去,上面光芒已经变得无比黯淡,只是一击,岁月竹包括里面的念奴儿已然被重创,差距立显,这也幸好岁月竹不断成长,变得越发坚硬,否则光是这一下,就足以让岁月竹断裂了。

    而作为念奴儿的伴生之竹一旦断裂,对念奴儿的伤害也将是致命的。

    不过她的偷袭还是给白虎掌旗使带来了麻烦,高手相争,任何破绽都是致命,更何况他是拼着自损隔着自己身体打出的那一击,尽管重创了念奴儿,但他自己也没占到多少便宜。

    至于牧易,拼着重创也要给对方来一记狠的,如此才不辜负念奴儿创造出来的机会。

    唯一可惜的是六甲六丁符无法跟本命神通同时使用,否则他的实力定然还会提升不少,但即便如此,当牧易不计代价的催动本命神通的时候,也让他体内那四道凝实的命轮有了晃动,甚至第四命轮之上更多多了一些细微的裂痕。

    “给我开!”

    牧易像是发疯一样,将所有力量灌注在拳头中,继续落在白虎掌旗使的身上,这超越巅峰的一击,也让白虎掌旗使倒飞出去,也是从战斗以来,第一次落在了下风。

    强忍着身体中传来的那种撕裂般疼痛,牧易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紧随其上,继续横击对方,拳头如雨滴般落在对方的身上。

    “轰隆!”

    终于,白虎掌旗使被深深的砸入湖中,身影也随之被湖水淹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