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六十一章 决战洞庭之上(二)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这次的目标并不高,只要能活下来,他便是胜了。

    倒也不是他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是双方实力相差太大,对方乃是跟老道同一个时代的存在,就算不能称之为老怪物,但他的实力绝对是这一等级的。

    十年前,四大掌旗使就已经是第二难巅峰的实力,如今十年过去,哪怕没有突破到第三难,四大掌旗使的实力也肯定不可同日而语。

    当然,老道身死,已经成为过去,冷雨碎轮重修,虽然如今也有了第二难巅峰的实力,但却未达圆满,不过这次她属于破而后立,相信等圆满之后,肯定还能更进一步,实力也比之过去更强。

    青龙掌旗使仍旧未知,仿佛存在感并不强,透着一股神秘。

    唯有白虎掌旗使仍旧活跃着,并且他的实力早早就达到了第二难巅峰的圆满,恐怕他如今更多的时间也用在突破上。

    面对这等存在,任何阴谋诡计都没有用处,唯有堂堂正正,倾尽全力一战,才能够有机会。

    不过牧易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他现在离着圆满仍旧还有很大的距离,远非白虎掌旗使的对手,有的时候自信固然是一件好事,但如果盲目自大,就是自寻死路了。

    听到牧易的话,云梦萱却继续道:“大人若是出事,梦萱也不会苟活。”

    “放心吧,我是我,你是你,就算我真的有什么事情,也会有人善待你们的。”牧易这时不由想到了冷雨,对方身为玄武掌旗使,统领北方,在她让他接管朱雀掌旗使的时候,是否早已想到了今天?

    如果他不想所有基业被白虎掌旗使拿去,最好的办法便是托付给她。

    云梦萱只是轻轻抿嘴,却也并未什么,不过从她眼中那抹不以为然就知道,她并未把牧易的话放在心上。

    而她之所以如此忠心,愿意陪牧易赴死,除了因为她本身的身份缘故,或许更多的是因为朱雀印记。

    牧易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根冥冥中连接对方的白线这些日子以来变得更加粗壮了,其转化来的信仰之力,也被南明离火所吸收,只不过这点信仰实在是杯水车薪,根本不能让南明离火进化。

    约定之日,洞庭湖上不见一艘渔船,周围早已被藏雀堂控制,不会打扰到这场巅峰之战。

    牧易乘坐一艘游船,立于船头之上,身后站着几个身影,分别是大奴,云梦萱,薛子风,至于念奴儿,在岁月竹中并未出来,因为今天这场战斗,牧易需要用到她。

    这场大战虽然凶险,但对于云梦萱等人而言,未尝不是一次机遇,像这等强者决战,很少有人能看到。

    牧易并未刻意的去寻找决战之地,只是随船在湖中而动,不过他相信,白虎掌旗使定然能够找到他。

    一直到日上三竿,原本空无一物的湖面上突然出现一道身影,对方他浪而行,衣衫翩翩,看上去如同谪仙临世,哪怕明知道是敌人,也不免让人心折。

    看着对方踏波而行,牧易眼中也闪过一抹战意,在对方靠近百丈之后,他几乎没有犹豫,同样一步跨出,脚下的湖面顿时荡起一圈圈涟漪,不过他也牢牢站在湖面上,湖水只淹没到他的脚面。

    踏水而行,牧易顷刻间便拉近了跟对方的距离,双方相距十丈而立。

    那艘之前牧易乘坐的游船,也在悄然往后退去,虽然很想靠近点观看这一战,不过几人也明白,若是靠的太近,只会干扰到牧易。

    “白虎掌旗使?”对方脸上戴着一个面具,根本看不清长相,不过他的身材却很高大,周身气机半点不泄,只是站在那里,便给人一种不动如山的感觉,更没有任何的破绽可言。

    “不错,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年轻。”白虎掌旗使道,他的嗓音有些沙哑,根本听不出具体年龄。

    牧易有些不明白对方为何要遮遮掩掩,不过只要对方是白虎掌旗使就足够了。

    “你比我想象中要神秘。”牧易反唇相讥,实际上是在暗讽对方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白虎掌旗使却并未在意,只是淡淡的道:“赢了我,你自然知道我长什么样子。”

    “好,我倒要看看,白虎掌旗使到底长什么样子,有什么不敢见人的。”牧易铿锵有力的道,而后,他没有继续废话,直接选择了出手。

    只见他在湖面轻轻一踏,周围的湖水顿时翻腾起来,随后他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原地轰然炸开,漫天的水花掩去了牧易的身影。

    这半个月,牧易真正钻研的其实是禹步,禹步虽然不能直接提升他的力量,却能让他的速度更快,身法更加莫测,尤其是在知道这一战在湖上的时候,他便更坚定了钻研禹步的想法。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半个月的努力,总算让禹步有了一定突破。

    禹步的最高境界便是踏罡步斗,咫尺间,引落天地之力,牧易离着这个程度还有很远,他现在只是能够做到将身影融入周围,如今,他便是融入水中,有点类似于道家的遁法,不过其原理却大大不同。

    至少牧易想要做到这点,便需要足够的速度,以及水的遮掩。

    “砰砰砰砰!”

    顷刻间,白虎掌旗使周围不断掀起水浪,直接将他包裹在其中,而自始至终,这位白虎掌旗使都无比冷静,看不出有半分慌张,甚至直到这个时候仍旧双手背负在后面。

    周围水浪掀动,唯有他的脚下一丈方圆平静的就像一面镜子,连一丝一毫的波澜都没有。

    突然,一根翠绿的竹杖穿透层层水幕,凭空出现在白虎掌旗使面前,对着他的眉心点去。

    而这时,白虎掌旗使终于动了,只见他身子一晃,原地顿时出现了一个虚影,那根竹杖只能将虚影搅碎,甚至还不等竹杖收回,一根手指便快速的朝着竹杖弹去。

    这时,竹杖突然一闪,改变了方向,以竹尖跟那根手指生生撞在一起。

    “砰!”

    又是一道响声,白虎掌旗使身子微微一颤,脚下的平静终于被打破,不过那根竹杖却是以更快的速度弹了出去。

    而在竹杖刚刚消失之后,在白虎掌旗使的后面又出现了一只拳头,夹带着霸道的拳意,朝着他轰了过来。

    白虎掌旗使身后像是长了眼睛,不紧不慢的转身,然后同样握拳抬手,动作看似缓慢,实际上却快到了极致,两只拳头直接撞在一起。

    “轰!”

    周围水浪滔天,至少在远处船上的人只能看到重重水幕,以及人影幢幢。至于真正的交手,却压根就看不清,但那边的动静,依旧让他们心中惊骇不已。

    尤其是薛子风,尽管早就猜到牧易可能会很强,比大奴还要强,但当真的亲眼目睹后,才明白自己以前实在是坐井观天,那湖中的两个人又岂止是一个强字能够形容?

    跟他,跟大奴根本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层次。

    有那么一瞬间,薛子风心中有了沮丧,不过当他看到旁边大奴神色没有半点变化的时候,心中也随之升起一股豪气,就算牧易跟白虎掌旗使强大又如何?还不是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

    只要他肯努力,将来未尝不可能达到这等境界,原本他以为自己心志坚定,如今才发现,自己甚至还不如旁边这个大奴,虽然眼下追不上牧易的脚步,但他却决定紧紧追随大奴的步伐。

    两招试探,牧易对白虎掌旗使的强大已经多少有了些了解,凝聚了他所有拳意的一拳后,他直接掏出两张五雷符引动。

    顿时间,天地间一股莫大的威严降临,两道粗大的天雷几乎不分先后落下,轰然将白虎掌旗使淹没,不过他脸上却没有半分欣喜,因为在天雷落下的瞬间,白虎掌旗使的气息便消失不见,至少他无法察觉。

    两道天雷将湖面击出一个大坑,水面上,电光流动,就像是无数蛇一般,如果牧易的炼雷之术没有成,恐怕此刻也定然会受到影响,但用真正的天地之类炼体之后,他的身体早已有了一定的免疫,甚至这些雷电吸入身体后,顿时被化解吞噬。

    “原来在这里。”

    就在雷电密布周围百丈的湖面后,牧易突然感觉到一道气息,他几乎想也未想,便将最后两道五雷符引下,顿时间,又是两道天雷落下,让本就震荡的湖面,更显汹涌,就好像水下有一只巨妖在肆虐。

    这一次,对方未能逃过,生生承受了两道天雷,而实际上如果不是在这个特殊环境里,恐怕五雷符未必能够有效果,因为对方的气机早已圆润无暇,没有任何破绽可言,难以将他锁定。

    刚刚因为受到那些雷电侵扰,所以才让他露出一丝破绽,随后被牧易牢牢抓住,可惜他身上能带的五雷符还是太少,否则一连数十道天雷,就算对方已经达到圆满之境,也只有饮恨一途。

    几息之后,当雷光消散,一个身影重新印入牧易的眼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