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五十八章 朱雀印记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感谢梦想兄弟的红包,雪中送炭啊!)

    朱凤楼,南凤楼,火凤楼,这便是当初属于朱雀掌旗使旗下的三大楼,也是总理监察六道跟朱雀十八堂之所,不过当年耳帮四分五裂后,这三楼也随之消失在历史当中。

    在牧易离开沧州城的时候,也曾问过冷雨三大楼的事情,不过即便是冷雨也不清楚,一来南北相隔太远,再一个三大楼向来只听从掌旗使的命令,而且那一战后,三大楼便直接销声匿迹,无人知晓。

    牧易原本也是以为三大楼早已泯灭,可如今见到这个云梦萱,他便知道这里面还有很多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朱凤楼?你便是这一代朱凤楼的楼魁吧?”牧易看着对方若有所思,耳帮当初有十二楼,十二位楼魁全都是女子,既然这个云梦萱出现在他面前,那么她是楼魁的事情便基本可以确认。

    “回大人,梦萱正是这一代楼魁,当年耳帮动乱后,那一代楼魁便在老掌旗使的命令下选择潜伏,从此不为人所知,实际上却一直暗暗等待掌旗使归来,所幸皇天不负,掌旗使终于归来,我等潜伏十年,总算没有白费。”云梦萱有些激动的道。

    “这么南凤楼,火凤楼也依旧存在了?”牧易问道。

    “不,如今三大楼只剩下朱凤楼了。”云梦萱摇摇头道。

    “只剩下朱凤楼了?”牧易虽然有些遗憾,不过毕竟离当初已经十年,十年的时间足以发生任何事情,哪怕有当初老道的命令,三大楼全部潜伏,但也难保不会发生意外。

    “是的,七年前,火凤楼率先消亡,五年前,南凤楼因为除了叛徒,也步了火凤楼的后尘,只有朱凤楼隐藏的比较好,才得以一直存在,不过即便如此,朱凤楼的实力也远远无法跟当年相比。”云梦萱神情似有些悲伤。

    “云梦萱,你让本座如何相信你?”牧易却突然看着她道。

    “既然掌旗使归来,那定然持有老掌旗使的七彩琉璃宝灯吧?”云梦萱突然看着牧易道。

    “不错,此灯的确在本座手中。”牧易点点头。

    “属下斗胆请掌旗使召唤出宝灯,以辨属下清白。”云梦萱突然跪伏下身子,坚持的道。

    “哦。”牧易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把薪灯召唤出来。

    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薪灯,云梦萱表情有些激动,只见她深吸口气,突然伸手点在自己的眉心,顿时间,她的眉心就出现了一朵红色的火焰,虽然跟如今的薪灯有所不同,但那种独属于薪灯的波动却一模一样。

    不等牧易弄清楚,就见到薪灯突然射出一道光芒把云梦萱定住,然后从其眉心处把那朵红色的火焰摄取出来,直接一口吞下,吞下这朵橘红色火焰之后,薪灯内部那颗南明离火的火种似乎一下子成长了许多,火苗的颜色也从淡蓝逐渐往深蓝转变。

    原本想要南明离火变成真正的蓝色需要牧易施展控火秘术,但按照如今的情况,如果能再吸收一两朵这样的火焰,火种就会进化,直接达到蓝色火焰的程度,堪比施展一转控火秘术。

    云梦萱顿时浑身一颤,脸色也变得无比难看,甚至她的气息都有些不稳,可这一切,都跟牧易无关,一切都事薪灯自发的行为。

    不过紧接着,薪灯又飘一朵蓝色的火焰,重新烙印在她的眉心,后者脸上的苍白也迅速退去,身上的气息重新变得稳固起来,甚至一直增长,隐隐有种要突破瓶颈的感觉。

    云梦萱脸色也随之大喜,等薪灯重新回到牧易的识海以后,才捡到云梦萱再度拜下,“朱凤楼楼魁,云梦萱,拜见掌旗使!”

    此刻,牧易大部分注意力都关注着薪灯,从那朵火焰在云梦萱眉心留下烙印,牧易便感觉他跟面前的云梦萱多了一丝联系,准确的应该是薪灯与其有了联系。

    甚至牧易有种直觉,对方的生死已经掌握在他的一念之间,那火焰烙印虽然不是禁制,却更胜禁制,甚至比起他给李瘸子种下的鬼奴禁制还要霸道。

    跟关键的是,这种烙印是相互的,云梦萱可以借助薪灯的力量提升修为,而薪灯同样可以借助她的力量来增长。

    明明中,牧易似乎看到一条白线链接了薪灯跟云梦萱,那白线传输过来的力量成为薪灯的养分,这似乎是一种更加精纯的灯油。

    “这是,信仰之力?”

    看着云梦萱满脸虔诚的样子,以及眼中露出的狂热,牧易隐隐有了几分明悟。

    “你先起来吧。”牧易揉了揉眉心,一边猜测着薪灯突然出现的这种能力,一边想着事情。

    “是!”

    云梦萱起身,对于牧易的命令没有丝毫违背。

    “如果本座没有记错,十年前你不过只有十多岁,又怎么会有这种印记?”牧易有些不解的看着云梦萱。

    “启禀大人,梦萱这朵朱雀火印记是由上一代楼魁传下的,朱雀三大楼,每一位楼魁都拥有朱雀火印记。”云梦萱道。

    “只有三个楼魁有吗?”牧易有些热切的看着对方,因为这让他看到了南明离火进化的希望,至于那朱雀火,想来应该是当初老道取的名字。

    “是的,据这种印记唯有女子才可种下,并且此一生都必须保持完璧之身。”云梦萱到最后,脸颊也染上一抹红晕。

    “若是不保持呢?”牧易难得问了一句。

    “破身之时,便是朱雀火焚身之时。”云梦萱直接道。

    “这样你也愿意成为楼魁?”牧易摇摇头。

    “掌旗使可知属下开辟了几个命轮?”云梦萱不答反问。

    “五个。”牧易感应了一下道,实际上,薪灯跟云梦萱之间的那种联系,让她在他面前根本没有秘密可言。

    “属下的资质其实并不算太好,可如今却能开辟五个命轮,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朱雀火印记的缘故,这印记可以帮助属下修炼,多少人求知而不得。”云梦萱用这种理由给出了牧易一个解释。

    听到她的解释后,牧易点点头,难怪他之前觉得对方开辟五个命轮,那资质似乎有些变态,如今看来,倒也可以理解了。

    正如她所的,相比这种印记带来的坏处,这种辅助修炼的能力,恐怕才是最重要的,也绝对让无数人趋之若鹭。

    而且刚刚重新换过印记后,她的实力似乎又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如果再突破的话,那就是六个命轮了,相当于六品实力,仅差一步就能达到巅峰。

    以她这个年纪,出去足够让人震惊了。

    “你可知这种印记最多可以分出去多少?”牧易想了想又问道,如果这种办法可行,他不介意再分出几个去,这样南明离火才能更快的进阶。

    “这点属下并不知晓,只知道三大楼魁才有资格接受这种印记。”云梦萱摇摇头,眼中也闪过一丝疑惑,似乎有些想不通牧易既然已经是掌旗使,又怎么会连这种事情都不知晓。

    ······················

    赶时间,复制六百字内容,等二十分钟后,大家刷新一下,实在抱歉了!

    “只有三个楼魁有吗?”牧易有些热切的看着对方,因为这让他看到了南明离火进化的希望,至于那朱雀火,想来应该是当初老道取的名字。

    “是的,据这种印记唯有女子才可种下,并且此一生都必须保持完璧之身。”云梦萱到最后,脸颊也染上一抹红晕。

    “若是不保持呢?”牧易难得问了一句。

    “破身之时,便是朱雀火焚身之时。”云梦萱直接道。

    “这样你也愿意成为楼魁?”牧易摇摇头。

    “掌旗使可知属下开辟了几个命轮?”云梦萱不答反问。

    “五个。”牧易感应了一下道,实际上,薪灯跟云梦萱之间的那种联系,让她在他面前根本没有秘密可言。

    “属下的资质其实并不算太好,可如今却能开辟五个命轮,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朱雀火印记的缘故,这印记可以帮助属下修炼,多少人求知而不得。”云梦萱用这种理由给出了牧易一个解释。

    听到她的解释后,牧易点点头,难怪他之前觉得对方开辟五个命轮,那资质似乎有些变态,如今看来,倒也可以理解了。

    正如她所的,相比这种印记带来的坏处,这种辅助修炼的能力,恐怕才是最重要的,也绝对让无数人趋之若鹭。

    而且刚刚重新换过印记后,她的实力似乎又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如果再突破的话,那就是六个命轮了,相当于六品实力,仅差一步就能达到巅峰。

    以她这个年纪,出去足够让人震惊了。

    “你可知这种印记最多可以分出去多少?”牧易想了想又问道,如果这种办法可行,他不介意再分出几个去,这样南明离火才能更快的进阶。

    “这点属下并不知晓,只知道三大楼魁才有资格接受这种印记。”云梦萱摇摇头,眼中也闪过一丝疑惑,似乎有些想不通牧易既然已经是掌旗使,又怎么会连这种事情都不知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