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五十六章 尽诛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朱雀掌旗使,我承认你很厉害,但跟我家大人相比,你还差太远。”白虎左使面带不屑的道,显然并不认为牧易可以跟他家大人相提并论。

    “是吗?本座倒是更想见见那位白虎掌旗使了。”牧易并未被打击到,相反,他心中的兴趣更浓,唯有更强的对手才能磨砺他,让他更快的进步,而白虎掌旗使作为跟冷雨同一个时代的强者,如果连他都不如,那就太令人失望了。

    “让你的人投降,我可以带你去见我家大人。”白虎左使立即道。

    “不,本座觉得还是你束手就擒最好,免得吃苦头。”牧易摇摇头,脸上始终挂着一丝风轻云淡的表情。

    “凭你?”那位白虎左使显然并不服输。

    “不错,就凭本座。”牧易话音一落,身子便蓦然消失,与此同时,对面的白虎左使也面色大变,右手一震,那细剑顿时剧烈的颤动起来,带着一种剑的轻吟,瞬间布满面前的空间。

    凭借那纵横交错的剑气,就算一根铁棍伸进来,也会立即切成薄饼。

    不过下一刻,白虎左使的瞳孔便陡缩,之间那密密麻麻的剑气间,一只手仿佛凭空出现,然后结结实实的印在他的胸口。

    “砰!”

    白虎左使的身子顿时倒飞出去,在飞出去的同时,他分明看到牧易的身后多了一个光轮,就像是那些得道高僧,转世活佛,不过这一刻,他却明显感觉牧易的气息陡然提升了一截。

    如果之前牧易不过跟他旗鼓相当,甚至略胜一线的话,那么现在,牧易的实力已然可以直接碾压他,他不知道牧易为何突然变得这么强,但想来应该跟他脑后的光轮有关系。

    这时,他已经明白,这次行动已经彻底的失败了,不仅仅是轻视了牧易这个朱雀掌旗使的实力,也更没有想到他身边还跟着两个差不多六品的高手。

    别看湘雀堂的人数是土雀堂的两倍,但实际上胜负已经注定,而他又远不是牧易的对手,所以也有了退去之意,虽然没能成功,但至少摸清了牧易的实力,为将来扫平了障碍。

    “想走?”

    在对方生出退意的时候,牧易便感觉到了,高手过招,意念为先,一旦有了退意,对方自然能清晰的把握到,这也是高手争一线的原因。

    虽然没能遇到白虎掌旗使有些遗憾,但牧易却不介意提前剪除对手的羽翼,否则这等实力不管是念奴儿,还是大奴,都不是他的对手,牧易没有放虎归山的习惯,既然已经成为了敌人,自然要斩尽杀绝。

    那白虎左使也感觉到牧易暴涨的杀意,心里甚至生出一股怒意,从他踏入七品以后,却是第一次被人这般觑,因为到了这种境界,即便实力相差,但想逃逃走还是没有问题的。

    可牧易的态度分明是在告诉他,今天他就算插翅也难逃。

    牧易一步迈出,明明是斜着踏步,可偏偏身子却直直的出现在白虎左使的面前,而对方也毫不犹豫的一甩手中的细剑,空气中瞬间多了一条黑线,凌厉的剑意几欲把空间撕裂。

    牧易不慌不忙屈指一弹,手指尖闪过一抹琉璃色。

    “叮!”

    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起,周围无数叶子被撕成粉碎,随后,白虎左使手中的细剑在一阵颤抖后,直接断成数截,四散飞去。

    第四重的琉璃金刚身跟对方的细剑交锋,结果完胜。

    作为佛家至高神功之一,这琉璃金刚身哪怕只修炼到第四重,也已经显足了霸道,现在就算牧易不用任何力量,任凭一个大汉用刀在他身上砍,恐怕连白印都留不下。

    至于同境界的强者,也难以将他击伤,正是因为处于对琉璃金刚身的信任,所以牧易才选择徒手跟对方的利刃争锋,而琉璃金刚身也没有让他失望。

    尤其是当他运气第四重琉璃金刚身的时候,皮肤表面甚至会蒙上一层琉璃色的力量,这股力量产自他的身体,平时贮存在**之间,难以发现,唯有在使用功法的时候才会显现。

    不过以他目前的境界,也只是能在身体范围内形成这种保护,至于全身笼罩,刀枪不入,无疑还需要很长一段路要走,至少也要第七重以上才有可能做到。

    而且为了留下对方,牧易直接施展本命神通,四重命轮加持下,让牧易实力暴涨,直接碾压对方,让其毫无还手之力。

    “砰!”

    白虎左使的身子倒飞出去,撞在一棵树上,顿时让那棵大树一阵摇晃,无数叶子落下。

    白虎左使张嘴喷出一口鲜血,直接把手中只剩下不到半尺的细剑朝着牧易扔去,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就逃,他已经很清楚,如果再纠缠,他恐怕真的就毙命于此了。

    牧易脑袋一侧,任由那断剑擦着他的脸庞飞过,嘴角却轻轻抿起,清秀的脸上突然多了一些邪魅气息。

    下一霎,牧易已经消失在原地。

    白虎左使为了逃跑,直接激发了秘术,让他的速度直接发挥到极致,哪怕在这深山老林里,也如同一阵风吹过,转瞬便消失不见。

    牧易身子若隐若现,却踏着他离开的方向,追了下去。

    半个时辰后,白虎左使突然出现在一条河边,然后再也忍不住,又是一大口血喷出,他胸前的衣襟早已彻底染红,他的脸色铁青,身上透着一股死意。

    牧易打在他胸口的那一掌,加上随后施展了秘术,已经让他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他勉强在河边坐下,然后从腰间取出一个玉瓶,颤抖着从其中捣出一粒猩红的药丸来。

    “怎么不跑了?”就在他准备将药丸服下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让他的身体本能一颤,手中的药丸更是直接滚落,掉在河中,顷刻间便被淹没。

    白虎左使并未去打捞,而是缓缓回头,死死盯着牧易,眼睛深处已经多了一丝绝望。

    到了现在,他已经很清楚,牧易是断然不会饶过他的,而他已经再无还手之力,牧易想要取他的性命,根本就轻轻松松。

    “大人一定会替我报仇的。”白虎左使看着牧易咬牙切齿的道,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不怕死,至少眼前的白虎左使还没有到不怕死的程度,只是他唯一能做的却只有诅咒牧易。

    “可惜,就算真的有那么一天,你也看不到了。”牧易完已经到了他的面前,然后一指点在他的眉心。

    “噗!”

    白虎左使眼睛豁然睁大,眉心毫无异样,但脑后却射出一道血箭,他的气息,瞬间落到低谷,然后彻底消失。

    “要怪就怪你自己吧。”牧易轻声一叹,然后右手一震,白虎左使的尸体直接落入河中,在不断的浮沉中,被河水卷走,直至消失不见。

    牧易望着长河,一直等对方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才转身离去。

    除了当初那个勉强达到七品的怨灵,眼前这个白虎左使是他斩杀的第一个七品高手,也相当于第二难巅峰,那本命神通的强大,依旧超出了他的想象,如果再面对地府的白无常,他相信也完全可以轻易的杀死对方。

    等牧易重新返回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场中唯一能站着的,只有土雀堂的人,而湘雀堂的人要么已经死去,要么跪在地上被五花大绑。

    其中最显然的一人,是鄂圭守在旁边,看对方的模样,已然被重创,同时牧易也认出对方就是一开始对上鄂圭的那名第二难高手,看他的穿着,加上鄂圭刻意留下他,他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

    牧易只在他身上扫了一眼,就看了看周围土雀堂的人,每一个被牧易看到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挺起胸膛,哪怕身上染血,脸色煞白,也尽力做出一副英勇的姿态。

    此战虽然土雀堂的人大获全胜,甚至有大奴跟念奴儿这两个超级高手,但湘雀堂的人毕竟比土雀堂多了两倍,所以土雀堂的人难免也有了损伤,至少此刻还站着的土雀堂的人不过八十个。

    那些倒下的,有的是受伤,但更多的是失去了性命。

    “死者厚葬,伤者重赏,此战所有人记一功。”牧易环顾一圈后,朗声道。

    “多谢大人!”

    听到牧易的话,众人大喜,几乎同声道,声音直震云霄,让周围的树叶都簌簌作响。

    那些湘雀堂的人,更是吓得面目全白,浑身颤抖。

    如今,土雀堂所有人都已经知道牧易的身份,虽然牧易看上去很年轻,但光大奴跟念奴儿刚刚的表现,就让他们任何人不敢觑,更何况为了树立牧易的威严,鄂圭早已‘偷偷’将牧易深入荒林,并且在里面呆了一夜,最后全身而退的消息传播了出去。

    如果牧易多强多强,这些土雀堂的成员或许还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但能够进入荒林那等绝地待一晚上,并且全身而退,已经足以明问题了,至少此事之后,再无人敢怀疑牧易的实力。

    如今这场大战,更是让牧易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急剧拔高,许多人的目光都变得狂热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