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五十五章 深山中的杀戮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土雀堂一百名精锐,加上牧易跟大奴,在鄂圭的带领下,沿着一条崎岖道翻越过一座座大山。

    尽管这里也属于深山老林,人迹罕至,不过相对于牧易进入过的荒林,这里只能算是菜一碟。

    而且土雀堂这些精锐基本都是三流巅峰跟二流高手,别看牧易能够轻易的造就二流高手,这却不意味着二流高手就是大白菜。

    相比而言,二流高手才是这个江湖的主流,在江湖上已经能混的不错,甚至闯出些名声来。

    而那些一流高手,几乎都是一方势力之主,均是大人物。

    这点不管是当初的八方堂,还是如今的土雀堂,亦或是藏雀堂都体现出来了,那就是只有一个一流高手。

    哪怕当初墨远镖局行走天下,墨如烟也只是二流巅峰!

    所以,如今土雀堂能有这份实力已经很了得了,而且土雀堂最擅长的还是巫蛊之术。

    尽管深山老林中毒虫密布,但对土雀堂的人来,却像是回到了家中。

    “大人,翻过最后这座山就是湘雀堂的范围了。”鄂圭恭敬的看着牧易道。

    “让人准备好,对方恐怕是早有准备了。”牧易收回看向远处的目光,淡淡的道。

    “早有准备?”鄂圭顿时吃了一惊。

    “土雀堂调动这么频繁,如果没有准备,那才怪了,而且藏雀堂那边受袭,你觉得只是巧合吗?”牧易冷笑道。

    “大人恕罪,都是属下的错,以至泄了行踪,惊扰到大人的计划!”鄂圭立即道。

    “我能有什么计划,无非就是横推过去罢了,绝对的实力面前,阴谋诡计只是道!”牧易随口道。

    实际上,他在听到藏雀堂被袭,就已经猜到了对方的阴谋,恐怕在湘雀堂那边敌人早就张网以待,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对于湘雀的实力,牧易实际上并未太放在眼里,他好奇的是,此事到底只是其他几家堂口私自行为,还是那位白虎掌旗使指使的?亦或是那位亲自等待他?

    但不管如何,牧易都不可能放弃,哪怕明知道是阴谋,他都必须踏进来,否则人家只以为他是怕了。

    “是!”鄂圭回答后,便把命令交代下去,众人的气氛也顿时变了。

    “大奴,去吧,不必留手!”刚刚翻上山巅,牧易便对着身后的大奴道。

    听到牧易的话,大奴的眼神顿时变了,那双眸子中更是隐隐多了几分血色,身上更是涌现出一股煞气,让旁边的鄂圭骇然失色。

    也是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这个始终跟在牧易后面,从不话的大汉居然有这等恐怖的实力。

    只是在这种煞气下他便感觉呼吸困难,身体僵硬,对方的实力可想而知,至少他没有半点信心。

    大奴就像一个破坏者,丝毫不顾及面前的荆棘藤蔓,朝着山下直冲而去。

    就在鄂圭也准备下令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一直被牧易提在手中的竹杖变成了一个女孩,紧随其后,凌空飞下。

    强压住心中的骇然,鄂圭抬起手,发下了攻击的命令。

    顿时间,上百土雀堂的精锐沿着大奴冲撞出来的道路一拥而下!

    原本寂静的深山老林顿时被打破,变得喧嚣,无数飞鸟被惊起,整个山林里充满了一种肃杀。

    “你也去吧。”牧易对站在自己身后,一副戒备模样的鄂圭道,看对方的架势,分明就是打算留下来保护他。

    “是。”鄂圭犹豫了一下,似乎明白自己留下不但保护不了牧易,反而成为累赘,所以他也紧随其后冲了下去。

    此时,念奴儿一马当先,脚丫在大奴的肩膀上一踩,陡然超过了他,身体直直没入一颗巨树中。

    “啊!”

    随后,一声惨叫传来,接着一个身影从树上摔下,有念奴儿出手,对方显然已遭不测。

    这时,大奴也突然加速,身体重重的撞在一棵树上,只见那棵一人合抱的大树轰然一震,发出一阵不堪重负的嘎吱声,然后无数树枝叶子落下,同时里面还夹杂着一个身影。

    至此,土雀堂的众人再无疑虑,心中后怕的同时,脸上也涌出凶狠的表情。

    念奴儿像个幽灵一般,不断在树冠中穿梭,每次身形闪烁,必定有一人惨叫着跌落,而大奴却蛮横的一棵一棵树撞过去,那种震动,直接可以把人给弹出去。

    其余土雀堂的人,也开始各施手段,蛊虫,黑烟,毒雾,伴随的是越来越多的惨叫,那湘雀堂的人似乎也知道偷袭失败,加上有念奴儿这个恶魔,纷纷从树上,地下钻出来,对着大奴以及土雀堂的人展开还击。

    顷刻间,山下林中已经战作一团,双方就像是仇敌见面,没有任何的寒暄,下手毫不留情。

    鄂圭很快就冲到最前面,表现悍勇,跟念奴儿,大奴,就像三个箭头,直插对方的包围圈。

    牧易站在山巅,即便有树木遮挡,也能清晰的看到下方的战斗,对方似乎也知道土雀堂的人不好招惹,两个隐藏的一流高手也终于出手,一个选择对上鄂圭,另一个找上了大奴。

    鄂圭跟对方应该是老相识,实力也不相上下,但找上大奴的那人却有些倒霉,他扬手一抖,一条蛇就快速飞到大奴身上,就在他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却见那条蛇还未下口,便脑袋一歪,掉落在地上。

    在那人傻眼的时候,大奴已经冲到他的面前,他立即躲到一棵树后,却不料大奴直接一拳把那棵树打穿,然后砸在对方的脑袋上,*夹杂着鲜血飞溅,那个一流高手顿时一命呜呼,看上去死的很是无囊,甚至都不是大奴的一合之敌。

    这固然跟大奴的实力远远超出他有很大的关系,但更多的却是轻视导致,以为大奴的块头大,在这林中就奈何他不得,偏偏没有想到大奴的方法会如此的霸道直接,没有道理可言。

    没有了一流高手,便无人能阻挡念奴儿跟大奴的脚步,一大一,一人一鬼,就在这密林中留下一道尸体铺垫的道路。

    土雀堂的人见念奴儿跟大奴如此悍勇,纷纷士气大振,即便面对几倍于他们的敌人,也没有半点退缩,反而还占据了上风。

    “既然来了,为何还藏头露尾?”这时,牧易突然开口道。

    他的话音刚落,在他不远处,就多了一个消瘦的身影,对方踩在一根手指粗的树枝上,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牧易,那双眼睛没有半点感情,冷漠,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老方可是你杀死的?”对方直视着牧易道。

    “老方是谁?”牧易玩味的问了一句,不过随即就又道:“哦,你是上次那个自称什么右使的傻子吧?”

    在看到对方的时候,牧易就已经猜到对方的身份,“那你应该是白虎掌旗使旗下的左使了?看上去比那个傻子的确强一些。”

    “看来果真是你杀了他,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死吧。”对方看着牧易道,在他完后,身子便直接消失在原地,接着,牧易就感觉到一股凌厉的剑意盯住了他的眉心,像是用针扎了一下。

    “七品?”牧易心中闪过一丝意外,身子却也轻轻往后一仰,同时他的右手往上一伸,两根手指像剪刀一样一夹。

    “嗤!”

    一声刺耳的声音顿时响起,接着就见牧易的两指间已经多了一柄漆黑的细剑,而剑尖,距离牧易的眉心不足一指。

    “哼!”

    对方冷哼一声,握剑的右手猛然一震,细剑顿时脱手而飞,再度消失不见,牧易的右手同时往前一探,五指像孔雀开屏一般张开。

    “叮叮叮叮!”

    一阵疾风骤雨般的撞击声传来,咫尺之间,剑气纵横,周围树枝纷纷被斩断,树干上多了许多狠狠的细痕。

    几息之后,对方骤然后退,而牧易也面无表情的收回右手,一丝琉璃之色,在他手掌间闪过,以肉掌接下对方的细剑,却不见有半点伤痕。

    远处,那人影眼睛一阵陡缩,脸上也顿时变得无比凝重。

    经过一番交手,牧易已经清楚对方的实力,一流七品,不过刚刚达到这个境界没多久,如果是两个月前,牧易想要击败对方恐怕还需要费些功夫,但如今,对方却逃不出他的掌心。

    “好一个朱雀掌旗使,难怪敢跟我家大人为敌。”对方看着牧易缓缓开口,而听他的话,显然是不再认为四大掌旗使还是一家,或许从十年前耳帮分崩离析开始,四大掌旗使就已经彼此对立了。

    像这种枭雄人物,如果没有一个实力绝对出众,盖亚所有的人出现,定然不可能恢复以前的耳帮。

    至少现在四大掌旗使都没有这个资格,或许等有人突破到第三难,才会有这种可能。

    “纠正你一点,不是本座要跟白虎掌旗使为敌,而是他要与本座过不去,这次既然是你来了,看来是见不到白虎掌旗使了。”牧易有些遗憾的道,原本他这次南下,为的就是跟白虎掌旗使一战,却不料,仍旧没有得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