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五十四章 再临老司城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只教授了几人五天,便让他们下山,为了让他们的实力快速增加,所以牧易选择了不少捷径,一边用药物激发他们的潜力,一边使用灌顶的方法把一些东西直接印在他们的脑子里。

    这样一来,无疑省去了他们长时间的苦修,甚至只要精研一段时间就能完全掌握,哪怕这些东西带着牧易的印记,他们以后再难有成长空间也足够了。

    所谓高屋建甄便是如此,实际上如果让他们自己修炼,或许几十年后有可能超越现在的成就,但更多的可能是无法超越,牧易直接灌顶哪怕断绝了几十年后的希望,可让他们提前几十年就掌握,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该如何选择。

    五天的时间,固然不能让他们一跃成为一流高手,实际上哪怕牧易也不可能快速早就一流高手,因为想要成为一流高手需要不断感悟,需要找到自己的东西,就比如当初墨如烟找到了自己的枪道,在这方面,牧易无能为力。

    不过他却把自己的一些经验传授,相信对他们应该有所帮助。

    哪怕如此,五天后,苏岩的实力也直接达到了二流巅峰,之所以进步这么快,除了牧易的缘故,本身苏岩也积蓄的足够浑厚,才能借着牧易的手,直接爆发出来。

    而且有了牧易灌顶的那些,等他过一阵后,实力不定还能更进一步,达到半步一流高手的程度,但最后那半步,即便是牧易也不怎么看好,那不仅仅需要资质,更需要机缘。

    至于另外两人,实力也提升到二流高手的程度,不过却只是初入,毕竟他们原先只是三流高手,能够在五天提升这么多,走过别人几年的路,还是牧易帮他们打通身体一些筋脉暗穴的缘故。

    哪怕两人现在的实力还弱,但相比而言,牧易却更看好他们,将来有那么一两成的几率成为一流高手。

    之所以这么仓促,主要原因还是牧易也该走了,当初跟鄂圭约定两个月,如今差不多过了一个半月,剩下的时间还要赶过去,所以牧易已经决定要离开伏牛山。

    这次李瘸子会留下,为老道守墓,有他在,基本不用担心,也让牧易少了后顾之忧。

    在离去前,牧易又跟苏重山见了一面,言明若是有什么无法抵挡的敌人,可以退去伏牛山,也算是为苏家留下一条后路。

    随后,牧易便带着念奴儿以及大奴再度启程。

    这一个半月来,不单单是牧易在进步,就连大奴跟念奴儿同样如此,两人虽然没有再进阶,不过境界却已经稳固,不管是大奴的变身,还是念奴儿附身岁月竹施展魂字印,都是绝招底牌,也真真正正的成为牧易的帮手,甚至面对第二难巅峰,也勉强有资格插手。

    开启四个命轮,控火秘术第一转,炼雷之术成,琉璃金刚身第四重成,这便是牧易如今的境界,一旦他全力施为,实力已经超越了那些刚刚入门的第二难巅峰,像宁无缺之流,眼下已经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牧易却并未因此骄傲自满,他知道他要走的路还有很长,比他强的人更比比皆是,那些老一辈人多数都在隐居,不出江湖,可即便如此,江湖上仍旧有不少真正的高手。

    就比如这次牧易要去面对的白虎掌旗使,对方本就是跟老道跟冷雨同一层次的强者,十年前便已经达到了第二难巅峰,如今十年过去,尽管对方没有突破到第三难,实力也早已深不可测,哪怕牧易现在实力大进,也不认为自己会是对手。

    毕竟白虎掌旗使没有选择跟冷雨那般碎轮重修,以他的底蕴,再加上同样拥有一件法宝,难以想象他的实力到底达到了怎样的境界。

    从第二难巅峰到第三难,中间是一段很长的过程,哪怕同为第二难巅峰,实力也会相差甚远,尤其是在有法宝的情况下更是如此,牧易毫不怀疑,像白虎掌旗使那种绝对可以轻易的碾压宁无缺一流。

    而且除了白虎掌旗使,牧易的敌人还有地府,上次断去白无常一臂,对方便销声匿迹,而地府也没有任何动静,牧易不认为对方会放弃对他的追杀,眼下没有动静只能对方正在蓄势,一旦到来便是雷霆一击。

    牧易无法选择对方什么时候到来,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在对方到来前增强实力,唯有自己足够强,才能应付任何恶劣的局面。

    不过他眼下实力进入了一个平顺期,不管是命轮,还是炼雷之术,亦或是琉璃金刚身,在短时间内都难有大的突破,或许控火秘术可以再增一转,达到二转的程度,但那依旧只是杯水车薪。

    而牧易想要快速进步,就唯有不断在战斗中磨砺自己,可这种磨砺却是需要伴随死亡的。

    车轮滚滚,牧易带着大奴还有念奴儿在两个月之后,再度来到老司城,见到了鄂圭。

    两个月不见,鄂圭看上去似乎有了突破,眉宇间也多了几分意气风发。

    “鄂圭拜见大人,天干地支已全员归位,随时等候大人令下。”

    “很好,这两个月可有意外发生?”牧易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欣赏,虽然这批人都是土族,但牧易却并不介意这点,对他而言,唯有忠诚才是最重要的。

    再厉害能干的手下,如果没有了忠诚,甚至还不如一个废物。

    “回大人,自从大人离开以后,那边也曾派人试探过几次,不过最终全部退去,不过藏雀堂却派人来联系过属下。”鄂圭道。

    “藏雀堂?就是剩余那个没有背叛的堂口?”牧易问道。

    “正是,只是如今藏雀堂的日子并不好过,周围几个叛堂不断对其打压,若不是那位新任堂主勉励支撑,恐怕藏雀堂早已四分五裂了。”鄂圭道。

    “新任堂主?跟我他的情况。”牧易眼睛一亮,一个堂最重要的便是堂主,能够在几个堂打压下坚持,显然那位新任堂主手腕不凡,关键是对方还没有背叛,这种人无疑才是牧易最需要的。

    “藏雀堂地属潭州,堂主薛子风,是老堂主的徒弟,从养大,为人带着几分侠义,年仅二十多便成为一流高手,几乎一肩挑起整个藏雀堂,算是南边青年一代的领军人物之一。”鄂圭到这里还看了牧易一眼。

    以前薛子风在他眼里的确很出众,可如今跟眼前这位新任掌旗使一比,就差的太远了。

    一个只是二品的一流高手,一个却已经站在了巅峰,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不过这却不能掩饰鄂圭对对方的欣赏,当然最关键的是对方没有反叛,否则就算他再出众,鄂圭也不会为他好话。

    ···················

    出了点状况,下面的二十分钟后改正,大家待会刷新一下就好。

    不过他眼下实力进入了一个平顺期,不管是命轮,还是炼雷之术,亦或是琉璃金刚身,在短时间内都难有大的突破,或许控火秘术可以再增一转,达到二转的程度,但那依旧只是杯水车薪。

    而牧易想要快速进步,就唯有不断在战斗中磨砺自己,可这种磨砺却是需要伴随死亡的。

    车轮滚滚,牧易带着大奴还有念奴儿在两个月之后,再度来到老司城,见到了鄂圭。

    两个月不见,鄂圭看上去似乎有了突破,眉宇间也多了几分意气风发。

    “鄂圭拜见大人,天干地支已全员归位,随时等候大人令下。”

    “很好,这两个月可有意外发生?”牧易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欣赏,虽然这批人都是土族,但牧易却并不介意这点,对他而言,唯有忠诚才是最重要的。

    再厉害能干的手下,如果没有了忠诚,甚至还不如一个废物。

    “回大人,自从大人离开以后,那边也曾派人试探过几次,不过最终全部退去,不过藏雀堂却派人来联系过属下。”鄂圭道。

    “藏雀堂?就是剩余那个没有背叛的堂口?”牧易问道。

    “正是,只是如今藏雀堂的日子并不好过,周围几个叛堂不断对其打压,若不是那位新任堂主勉励支撑,恐怕藏雀堂早已四分五裂了。”鄂圭道。

    “新任堂主?跟我他的情况。”牧易眼睛一亮,一个堂最重要的便是堂主,能够在几个堂打压下坚持,显然那位新任堂主手腕不凡,关键是对方还没有背叛,这种人无疑才是牧易最需要的。

    “藏雀堂地属潭州,堂主薛子风,是老堂主的徒弟,从养大,为人带着几分侠义,年仅二十多便成为一流高手,几乎一肩挑起整个藏雀堂,算是南边青年一代的领军人物之一。”鄂圭到这里还看了牧易一眼。

    以前薛子风在他眼里的确很出众,可如今跟眼前这位新任掌旗使一比,就差的太远了。

    一个只是二品的一流高手,一个却已经站在了巅峰,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不过这却不能掩饰鄂圭对对方的欣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