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五十三章 博弈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看着地上已经彻底失去气息的燕护法,牧易的表情也多了几分凝重,他可以确定对方已经死了,但具体死因却看不出来,对方的样子不像是中毒,更没有遭到暗算,看上去倒像是反噬。

    因为就在对方即将出那个人名的时候,才毫无征兆的突然死亡,这个过程哪怕连牧易都没有办法阻止。

    至此,院子里所有人都死的干干净净,虽然解决了一个后患,但牧易脸上却没有多少笑容,那位教主比他想象中还要神秘莫测,尤其是此刻他处在明处,对方躲在暗处,形势对他不利。

    “奴儿,你带着大奴去把所有人都放走吧。”牧易随后吩咐了念奴儿一句,然后只身留下,显然是想通过那位燕护法的房间发现一点东西,可惜直至念奴儿回来,他都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对方的房间干净的有些过分,哪怕连只言片语都没有。

    “哥哥,那些人都好可怜啊。”念奴儿回来后,脸上就挂着闷闷不乐的表情,估计是看到的东西对她的冲击很大。

    “她们的确可怜,可这个世界上比她们更可怜的也大有人在,我们无法帮助她们更多,而且跟我们扯上关系,对她们也不利。”牧易摸了摸丫头的脑袋道。

    后者似懂非懂,然后跟着牧易离开。

    牧易离去半晌,这个院子里突然刮起一阵风,等那风消散,院子里已然多了个身影,他浑身笼罩在一袭黑袍中,看不到容貌,更不清楚他此刻的表情。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人影来到燕护法面前,轻轻挥手,然后从对方的耳朵里钻出一条细虫,接着被那人收走。

    “杀了我的人,早晚让你付出代价。”完后,人影身子一晃就已经消失在原地。

    牧易并未立即回去,而是带着念奴儿跟大奴来到清江府的大牢,不过因为这里戒备森严,牧易并未进去,而是让念奴儿悄悄进到里面,看一看苏锦伦的情况。

    不管是因为对方是他的朋友,还是苏重山的委托,他都不能让对方受到伤害,虽然以牧易此刻的力量想要把他救出来轻而易举,但那样一来,再想压下就难了。

    尤其是在牧易不打算得罪那位两江总督的情况下,更不能直接劫牢,否则只会给苏家带来灾难。

    念奴儿进入大牢没有多久就飞了出来,并把苏锦伦的情况告诉了牧易。

    苏锦伦只是刚进去的时候被打了一顿鞭子,受了点皮肉之苦,接下来便一直老老实实的呆在里面,不过念奴儿也表示,里面埋伏着不少人,尤其是对面牢房中那个犯人是一个一流高手伪装的。

    所以念奴儿没有打扰苏锦伦,只是看了看他便又回来了。

    “你做的不错。”牧易夸奖了一下念奴儿,后者顿时笑的开心。

    既然苏锦伦没事,牧易心中也轻松了几分,他并没有立即去找那位两江总督,主要是摸不清对方的脾性,加上刚刚杀死了燕护法,还有千子神教那么多高手,也要看一下对方的反应。

    所以牧易再度回到苏家的那处隐秘之地,并且让苏运继续打听消息,尤其是千子神教那边尤为重要。

    苏运尽管不明白牧易的打算,却也听从命令,只是心中越发的不看好牧易。

    第二天,第三天,一直都是风平浪静,甚至连燕护法的死讯都没有传出来,而城外那座庄园,也悄无声息,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能够压下那么多死人,还有那些逃走的可怜女子,至少也是有大人物出手,牧易觉得可能是那位神秘的教主,不过却摸不到什么线索。

    至于总督府那边,同样没什么事情发生,就连苏锦伦被关在大牢中也像是被遗忘掉,不过这平静的背后,苏运仍旧敏感的察觉到一些暗流涌动,只是他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难以猜测。

    第四天,牧易去了一趟总督府,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没人知道,但是随后苏锦伦却被放了出来,这让苏运摸不着头脑的同时,也有些惊骇。

    原本在他眼里想要救出苏锦伦可谓是千难万难,那不仅仅牵扯到一个总督,更有千子神教,可牧易只是晚上出去了一趟,又去了一趟总督府,其余时间都呆在那里,却偏偏把人救出来了。

    到此,就连苏运也不得不承认,还是自家老爷的目光准,能够找来牧易这般奇人,虽然牧易没有穿道袍,可他的头发却清晰无误的告诉别人他的身份。

    在这个不剃头就砍头的年代,也唯有那些拥有度牒的道士,才有资格蓄发。

    虽然苏运心中好奇牧易到底跟那位总督了些什么,可却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更明白有些事情不是他能过问的,此事也成为他心中的一个谜。

    “这次又麻烦道长了。”苏锦伦出狱后,似乎变得更加成熟了,实际上在被放出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肯定是牧易出马了,而事实果不其然,所以见到牧易后,苏锦伦便直接道谢。

    “你没事就好,实际上这次你被抓主要还是因我之故,真要起来,你其实是被我连累的,救你也是应该。”牧易道,而这也是事实,如果不是为了引他来,对方也不会直接抓了苏锦伦。

    表面上来看,这件事情到这里应该就解决了,可实际上,牧易却知道,事情远远没有解决,首先那位教主一直都没有露面,牧易之所以等那两天,就是等着对方上门。

    可偏偏对方忍了,并且把一切都压下,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而这种情况实际上也明了对方的态度,所以随后牧易才去了总督府,当然,他是换了一副模样去的,就用贾光棍留下的那副人皮面具,这面具他虽然一直都带着,不过真正用处却并不多。

    就连眼下也只是一层遮羞布,只要那位总督不傻,未必猜不到他的身份,只不过有时候就是这样,在没有揭破的情况下,大家都会装作什么发生过,加上牧易亲自露了一手,对方自然明白该怎么做。

    因为双方没有撕破脸,就算那位总督想要对付苏家,也要先考虑考虑自己的命,这样至少在他没死之前,对方铁定不会动苏家,哪怕如今的苏家拥有不弱的实力,可仍旧没有被他放在眼里。

    白了,这就是一场拿到台面上的博弈,在千子神教选择退却的时候,一切就早已注定。

    所以此事在外人眼中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实际上,就是那么回事,不过这一切的前提还是牧易有足够的实力来压服对方,否则牧易恐怕连总督府的门口都进不了。

    而事实上,当个人的力量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同样是一种威慑。

    “能被道长连累也是一种荣幸。”苏锦伦笑了笑,满脸的不在乎,虽然牧易是苏家的供奉,但真要起来,牧易才是苏家的靠山,就算他这次真的死在里面,苏家也不会有任何事情,相反还会更加鼎盛。

    “嗯,清江府的生意可以照做,不过你以后尽量不要留在这边了,可以去其他地方发展,而且我还会在山上居住一段时间,你可以跟苏老商量一下,选三个人上山。”牧易想了一下道。

    “多谢道长。”苏锦伦听后大喜,显然他听懂了牧易的意思,选人上山显然是要传授一些本事,这三个人以后便负责保护他父亲,爷爷,还有他自己的安全。

    这样一来,牧易跟苏家的牵扯也就更深了,苏锦伦相信,自己爷爷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同意,至于选择谁,他相信老爷子心里也肯定有主意。

    跟苏锦伦告别后,牧易便带着大奴回山,至于苏锦伦,因为被抓进去几天,导致清江府这边的生意大跌,他需要梳理一下,就算要离开,也是过后,不过他还是遣了人回去送信。

    牧易回到山上第二天,苏重山便带着人上山,除了感谢外,目的也不言而喻。

    看着苏重山带来的那三人,却有两人牧易认识,其中一人叫苏岩,当初跟徐归第一战的时候,就是他射出的那一箭,本身就是苏府难得的高手之一,更重要的是绝对忠心。

    也唯有这种忠心的人,才值得倾力培养,否则养出一个白眼狼来,那对家族来就是一场灾难。

    另一人正是分别没有多久的苏运,估计苏重山对他了些什么,加上自己在清江府所见所闻,他看着牧易的目光明显多了一种狂热。

    最后一人是一个看似木讷的青年,名叫王城,唯一不姓苏的人,不过苏重山既然选择让他来,就定然有他的理由,而这人也绝对值得信任。

    牧易没多什么就把三人留下,有了之前传授铁牛的经验,眼下自然是驾轻就熟,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三人的基础不错,其中苏岩已经是二流高手,另外两人也都是三流高手,这起点就已经比铁牛高的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