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五十章 再临清江府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既然决定了,牧易也不犹豫,带上大奴跟念奴儿便直接下山而去,只留下李瘸子看护道观。

    苏重山所谓的省城便是清江府,那里也是千子神教的大本营,就连墨远镖局也是位于清江府。

    牧易轻装简从,稍稍打扮了一下,戴上斗笠,顿时就无人能够认出他来,就连大奴也因为不断突破,如今个头虽然依旧高大,可也不再像以前那般走在哪里都会成瞩目。

    此刻大奴纵然有人见了,也只是稍稍敬畏,畏惧其气势,断然不会把他跟当初那个千子神教的怒目金刚联系在一起,所以此行牧易也不用担心会被认出来。

    之所以伪装,是因为牧易不愿意把江湖上的恩怨牵扯到这边来,以至于连累到苏家,那伏牛山是牧易的家,虽然明知道一旦天下大乱,这世间便再无世外桃源,可仍旧不想太快被打破。

    否则一旦让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恐怕那些欲夺黄河古道钥匙的人便会蜂拥而至,区区苏家立时粉碎,甚至就连那位返京的醇亲王也不会善罢甘休。

    到了清江府,牧易直接带着大奴来到墨远镖局。

    “请问你家少镖主可在?”牧易直接问着门口的护卫,这少镖主自然是指墨如烟,在墨远镖局也是人人知道的事情。

    那护院不知是因为牧易要找自家少镖主,还是因为大奴给他带来的压力太大,所以态度出奇的好。

    “我家少镖主出镖未归,不如阁下留下姓名消息,等我家少镖主归来后,自会禀报。”

    “还没有回来吗?”牧易有些失望,随即摇摇头,实际上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走这一趟,不过对方口中的出镖未归恐怕只是应付外人,真正的原因是墨如烟上次洛阳以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牧易不知道墨如烟又去了什么地方,不过想来以她的实力,不至于遇到危险才是。

    “既然没有回来就算了。”牧易摇摇头,便转身要走。

    “我叫镖主老爷也在,不如我为阁下通禀一声?”在牧易转身之际,那护卫急忙道。

    这镖局自然是打开门做生意,不会觑任何人,而且听牧易的口气,好似跟他们少镖主真有关系,不由让这名护卫动了心思。

    “算了,等你家少镖主回来后,就跟她,故人来访,想来她应该就知道了。”

    牧易完,再也不顾那护卫,带着大奴径直离开。

    “真是个怪人,藏头遮面不,只是一个故人来访,连名字都不,我家少镖主又不会神机妙算,怎么知道你是谁?”护卫看着牧易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嘟囔起来。

    “七,又在胡言乱语什么?”这时,一个中年人从里面走了出来,隐隐听到护卫不断嘟囔,便问了一句。

    “原来是财叔啊,刚刚有个奇怪的人来找少镖主,然后又不自己叫什么名字,只留下一句故人到访就走了。”叫七的护卫赶忙道。

    “故人到访?刚刚那人长什么样?”财叔立即激动的问道,似乎想到了什么。

    “啊,他戴着个斗笠,看不清样子啊。”七有些茫然,不过随即又道:“不过他后面跟着个大汉,看上去挺凶的,应该挺厉害。”

    “大汉?那大汉多高?可有近一丈?”财叔急忙问道。

    “一丈?财叔,您老人家想什么人,人哪有长一丈高的?那岂不成巨人了?那大汉虽高大,但也不过比我高一头多,离着一丈可差太远。”七哑然失笑。

    “那便不是他。”财叔眼中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摇了摇头道。

    “不是谁啊?财叔,您老在什么?难道刚刚那人真的跟少镖主有什么关系?”七顿时露出八卦的神情。

    “滚一边去,少镖主的事情也是你能随便打听的?心老爷听到后扒你的皮。”财叔笑骂了一声,便直接离开。

    “哎,最近老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提起少镖主就发火。”七被吓得缩了缩脖子,却仍旧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直至周围彻底没人后,才闭上嘴巴。

    “哥哥,如烟姐姐还没有回来吗?”

    到了居住地,念奴儿便从岁月竹里钻出,这次为了不引人注目,牧易并未让念奴儿出来,所以除非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否则念奴儿一直都呆在岁月竹里。

    “还没有,估计她的游历还没有结束吧。”牧易淡淡道,心里却未尝没有一丝失望。

    “哦。”念奴儿点点头,有些闷闷不乐。

    “大人。”

    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念奴儿也立即钻回岁月竹。

    “进来吧。”牧易开口道,这里是苏家在清江府的秘密据点之一,也只有苏重山跟少数几个人知道这里。

    牧易话落后,门就被推开,然后走进来一个似二打扮的男子,其年龄不过在二十多岁,看面相也极其普通,属于丢在人群中也不会被注意到的那种。

    “苏运见过大人。”男子进门后,对着牧易施礼道。

    “不必多礼,如今苏锦伦的情况你可知道?”牧易直接问道,他可是知道眼前男子的身份。

    苏家除了明面上的生意外,暗地里也培育了一支力量,不为人所知,平时多用来打探消息,或者做一些苏家不方便做的事情,眼前这个叫苏运的男子,便是这支力量的首领。

    别看他只有二十多岁,可按照苏重山的话,他当年也曾高中过秀才,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他改名换姓,加入了苏家,并且也深得苏重山的信任。

    “少爷现在正被羁押在清江府大牢内,不过那里看守森严,属下想尽办法,可仍旧无法把少爷安然救出来。”苏运一脸惭愧的道。

    “不过如今少爷虽没有什么危险,却也难免遭受一些皮肉之苦。”

    “皮肉之苦吗?倒也无妨,让他多经历一些磨难也是好事。”牧易点点头,只要苏锦伦还安全,一点皮肉之苦并未放在他的身上,就算真的断胳膊断腿,他也能让其复原,保管跟没断之前没什么两样。

    至于那座大牢,恐怕就是千子神教为其准备的牢笼战场,一旦他进去,那里定然会立即变成龙潭虎穴,而对方敢把苏锦伦关在那里,显然也笃定了他肯定会进入其中。

    听着牧易的话,苏运虽然并未什么,甚至表情也没有变化,不过牧易仍旧能感受到他那种不以为意的态度,似乎有些不赞同他那番话。

    “再千子神教的情况吧,如今千子神教主事的是谁?在清江府又有哪些势力?”牧易直接问道。

    “千子神教目前主事的仍旧是那位神教护法,据其姓燕,乃是总督府的座上宾,在这清江府,可谓是呼风唤雨,这次把少爷关入大牢,据便是这位燕护法开的口。”苏运快速道,语气中有些不看好牧易此行。

    千子神教势大,更跟那位总督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没有那位总督的命令,想要在这清江府中救人,无疑是难上加难,只不过苏重山让他全部听从牧易的话,他也不敢多什么,甚至想着一旦牧易的计划失败,他也能及时的拾遗补缺,免得造成太大的损失。

    “那位护法姓燕吗?”牧易不由想到当初在伏牛山上,那位护法猖狂之言,更称清朝之后是大燕王朝,当时牧易还有些不解,不过也能知道那位护法,甚至是千子神教所图甚大。

    不过牧易却不看好千子神教,因为其行事风格,若是起事或许能造成一定麻烦,但决然没有成功的可能,当然,或许这千子神教只是披着的一层皮也不定。

    而且千子神教跟那位总督有关,要知道,如今大清朝,也不过不到十位总督,可总理一省甚至数省的一应事务,当真可谓是一方诸侯,在这清江府中,更是有着绝对的生杀大权。

    别看苏家现在有声有色,可其兴衰却仍旧在这位总督大人一言之间。

    当权势到了一定程度,哪怕自身只是个普通人,也不容觑,其言更可杀人。

    ············

    “那位护法姓燕吗?”牧易不由想到当初在伏牛山上,那位护法猖狂之言,更称清朝之后是大燕王朝,当时牧易还有些不解,不过也能知道那位护法,甚至是千子神教所图甚大。

    不过牧易却不看好千子神教,因为其行事风格,若是起事或许能造成一定麻烦,但决然没有成功的可能,当然,或许这千子神教只是披着的一层皮也不定。

    而且千子神教跟那位总督有关,要知道,如今大清朝,也不过不到十位总督,可总理一省甚至数省的一应事务,当真可谓是一方诸侯,在这清江府中,更是有着绝对的生杀大权。

    别看苏家现在有声有色,可其兴衰却仍旧在这位总督大人一言之间。

    当权势到了一定程度,哪怕自身只是个普通人,也不容觑,其言更可杀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