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一力破之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当第六道闪电劈落,那雷云终于被耗尽了力量,只剩下一场淅淅沥沥的雨落下。

    在这天地之间,伏牛山最高处,一个身影昂然挺立,任凭之前的闪电如何凶猛,却始终无法将他击倒,此刻他的身上仍旧不时可以看到一丝丝紫色的光芒闪现,继而消失不见。

    他整个人,身上多了一股莫名的威严,同时在他的脑后,四道光轮叠加在一起,若隐若现。

    此番炼雷之术,不但琉璃金刚身顺势突破到第四重,并且借助天雷炼体,直接达至成境界,就连第四命轮,也由此开辟,原本就算牧易能够开辟第四命轮,也需要花费一段时间才能将其与另外三道命轮相融,却不料炼雷之术让这一过程直接缩短,内外压力之下,四大命轮一举成就。

    而且也因为他之前积蓄雄厚,三番五次压制,所以第四命轮一开辟,便直接如其余三大命轮一般,凝如实质,带着一种亘古长存之意。

    第四命轮为心轮,位于心脏之内,在佛法中又称之为法身轮,这心轮除了增加力量,又有加持智慧之功效,此刻牧易内视,那浩大的光轮之上,却有一枚种子凌驾其上。

    这枚种子正是牧易机缘巧合凝聚的道种,也是他敢道佛兼修最大的依仗,不过这一次道种的变化却不大,甚至还不如上次他找到老道,解开执念的时候,不过这也正常,毕竟道种难以成就,如果这么轻易就能凝聚,也就无愧道种之名了。

    想要道种成长,需要的是对道法,对天地的感悟,道种实际上就是一种思想,一如古代那些圣人亚圣的学问之争,却不是区区炼雷之术能够成就的。

    之前牧易苦苦等候的时机便是这次炼雷之术,让他的实力再度有了飞跃。

    如今哪怕不使用本命神通,他的战力也已然达到第二难巅峰,甚至比起宁无缺,白无常来也丝毫不弱,甚至如果他施展本命神通,更能直接压制两人,再加上炼雷之术,琉璃金刚身,总算让他有了对抗白虎掌旗使的资格。

    不过这次他的炼雷之术却是取了巧,利用青铜杆引下雷电,虽然他也借此修行炼雷之术,不过大部分雷电之力却被倒入大地当中,因此,严格的来,牧易的炼雷之术只能算是成,想要大成,甚至圆满却需要真正以自身引落那天地之雷,彻底完善炼雷之术。

    这炼雷之术却不像是琉璃金刚身那般有多重境界,而是只有成,大成,圆满三个境界。

    一旦圆满,甚至心念一动,就可召下九天之雷,灭杀敌寇更在一念之间。

    只是现在他离这个境界还太远,如今成的炼雷之术只是加持五雷符的威力,让其引落的天雷威力暴增,至于能够增加几倍,连牧易也不慎清楚,不过根据他的预估,那个时候的天雷则会有真正威胁第二难巅峰的力量。

    若是炼雷之术大能,威力定然还会增加,当真在第三难之下纵横睥睨,如此才不负五雷符之名。

    不过按照牧易估计,以他现在的身体强度,想要炼雷之术大成,最起码也得开辟第六甚至是第七命轮,甚至琉璃金刚身最好也要达到第五重,否则断然无法接下完整的天地之雷。

    虽然大成难求,可眼下成的炼雷之术也足以为他依仗,再加上第一转的控火秘术,已达到牧易短期内所能达到的极致,甚至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实力都不会再有大的跃进,只能慢慢苦修。

    除非能够再得到逆天机缘,不过这逆天机缘又岂是那么好得的?

    牧易摇摇头,随即睁开眼睛,这一刻,他俨然不同。

    之前苦心经营,压制境界,如今借助这天地之雷,一举攀上高峰,心中得意之际,几欲让牧易仰天长啸。

    “哥哥!”

    等牧易返回道观,念奴儿自然还是第一个扑了上来,至于李瘸子早已悄悄隐没,甘愿当一个影子,更何况他大部分时间,都守在老道的坟前,如一垂垂老矣的守墓人,哪怕这顿时间苏重山跟苏锦伦见过几次,却也不会想到他会是一个高手。

    牧易朝着大奴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好似感受到大奴在朝他笑,再看时,便已然恢复那副木讷的模样。

    接下来一段时间,牧易都躲在道观中潜心修行,将这次突破一一整理,彻底化为自己的东西。

    命轮有七,牧易现在开辟了四大命轮,已经超过了一半,不过他也明白,越是往后,这命轮便越是难以开辟,岂不知这世间诸多第二难,大多都卡在最后一步,迟迟不能突破。

    这一来是因为刚刚突破第二难之时贪功冒进,连开几大命轮,固然让实力一时剧增,但也埋下了根基不稳的后患,后期想要弥补,就需要花费数倍的代价。

    另一方面也明开辟命轮的难度,这最后一个命轮乃是顶轮,更是人体内最后一道枷锁,唯有打破这最后一道枷锁,才能贯通天地之桥,这也是为什么唯有第二难巅峰强者才能驾驭一丝天地之力的缘故。

    因为顶轮开辟,天地之桥贯通,人体内天地跟周身大天地有了一丝联系,这才是第二难巅峰能够驾驭天地之力的真正原因。

    牧易虽然实力强大,比起第二难巅峰仍旧丝毫不逊,但他却仍旧无法驾驭天地之力,不过有本命神通弥补,却让他更加强横。

    这天,牧易正在潜修,却闻苏重山到访,似有急事,让牧易不得不出关,心中也有些明白,这凡事未了,难以潜心下来,也难怪那些古人会遁入深山大林,不愿意被人找到,恐怕更多的是不堪其扰吧。

    牧易看着苏重山面露忧色,神思不属,便直接张口轻叱!

    苏重山只觉脑海中像是有大钟轰鸣,让他浑身一激灵彻底醒了过来,然后就看到牧易笑眯眯的站在面前,这一刻,苏重山感觉自己彻底放心下来。

    “苏老何事如此惶恐?”牧易问道。

    “虽然不愿意麻烦道长,不过此事已然超出苏家能力范围,道长可还记得千子神教?”苏重山直接问道。

    “千子神教吗?自然记得。”牧易点点头,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千子神教的那位护法,当初如果不是他的逼迫,他也不会临危突破,直达第二难,甚至收获了大奴这个臂膀。

    不过当时那护法趁着他突破之际,知道无法奈何他,断然离开。

    只是牧易却知道,那位护法恨他入骨,自己不但破去他的肉·身,更是夺走了大奴,如果换成是牧易,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此刻听闻千子神教,牧易第一反应就是那位护法卷土重来,准备跟他做一个了断,至于苏家,或许是遭受了鱼池之殃。

    “自从几天前,我苏家在省城的生意便开始遭受全面打压,一开始我以为苏家不心得罪了什么人,可经过一番调查后才发现,出手的是千子神教,如今千子神教势大,又背靠总督大人,以至于我苏家现在如瘟疫,人人躲避,原本此事不预打扰道长,可是锦伦却被羁押,那千子神教更是言明,想要保住锦伦的性命,就拿整个苏家来换。”苏重山道最后,已然是满脸悲愤,或许一直以来从未有人这么欺辱过苏家,也或许是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可苏家仍旧受人所制,生死难以由己。

    “此事我已知晓,如果所料不差,那千子神教应该是冲我来的,之前因果,正好趁此一并了结。”牧易淡淡道,言语间一副并未放在心上的态度。

    如果是在牧易刚刚突破第二难,灭杀那位护法肉·身之时,千子神教如此逼迫或许真的让牧易为难,可如今早已不同,不他登临第二难巅峰的实力,就算光大奴,李瘸子,乃至念奴儿,都不是区区一个千子神教能够抗衡的。

    不过所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加上他跟千子神教,跟那位护法还有一段因果未了,所以这次他打算亲自出手,一来救回苏锦伦,二来了去因果。

    听到牧易亲自出手,苏重山也彻底放心,他可是见过牧易的本事,自信只要牧易出马,便无人能挡,更何况,他也早早知道了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的妖道,就是牧易。

    毕竟那个时候牧易带着大奴,如此显著的特点,如果苏重山还猜不到,也就枉活这大半辈子了。

    知晓此事后,苏重山不但没有散布出去,反而立即严令所有知道牧易身份的人不可出去,否则定斩不饶,好在苏府见过牧易的不少,可真正见过大奴的却不多。

    此事既然苏重山知晓,想来那位千子神教的护法不应该不知才是,可如今他既然敢挑衅,恐怕是有了依仗,而且这千子神教他也只是见识了以为护法,至于教主却是从未见过。

    不管牧易却自信,不管对方有什么阴谋诡计,他自可一力破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