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四十七章 回归伏牛山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半个月后,伏牛镇上来了一辆马车,原本马车并不稀奇,只不过驾车之人却是一个老者,颤颤巍巍,仿佛随时都要咽气,不过他的驾马技术娴熟,即便路上人流不断,也轻轻松松前行。

    在马车的后面,跟着一个大汉,这大汉脸上有些木讷,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裹,汗如雨下,从他脚步的脚步声中,就能听得出他所背之物到底有多么沉重,不过这大汉却面无表情的跟在马车后面,仿佛那沉重并非压在他的身上。

    这一行人正是从老司城赶回来的牧易等人,马车中牧易坐在里面,双手间是一朵淡蓝色的火焰,在他手中轻轻的跳动,如同精灵。

    半个月,总算回到了这里,不过这一路,牧易并未闲着,他开始修炼控火秘术,如今已经能够做到一转,让南明离火的威力大增。

    而大奴,因为这段时间进步太快,所以牧易专门为他定制了一巨大行囊,里面全都是沉重的精铁,让其背负一路,不过这半个月走下来,大奴身上再也看不到一丝虚浮,力量也尽数内敛,掌控由心,其中的收获,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的通。

    至于念奴儿,也早已醒来,她的实力也如其所料,再进一阶,真正达到五品,而且这还是不借助岁月竹的情况下,一旦她跟岁月竹融合,实力便可达到六品,而且还没有任何不稳的迹象。

    这种进阶速度,让牧易也是羡慕嫉妒。

    半年时间,伏牛镇似乎变得更加热闹了许多,官道上的马车明显多了,就连镇上也多了几分喧闹。

    牧易直接让李瘸子赶着马车来到伏牛山脚下,下车后,他直接将那口棺材取出,一手托在头顶,幸好此地没人,否则看到这副画面定然震惊不已。

    开启命轮后,牧易的力量本身就增强了许多,后来修炼琉璃金刚身,力量更是猛增,所以几百斤的棺材,在他手中算不得什么。

    到了伏牛山,丫头也从岁月竹中钻出,快速的在前面一蹦一跳,显得很开心,显然,她也早已把这里当成了家,就连大奴的眼神也明显变得温柔了许多。

    唯有李瘸子,不发一言的跟在牧易的后面,虽然他当初也生活在这里,不过如今早已物是人非,此刻回来,心情自然也变得不再一样。

    “您是牧道长?”

    刚刚上山,一个中年男子便从一边的屋中走出,他看到牧易后,先是一惊,随后脸上露出惊喜。

    “你是谁?为何在我家里。”不等牧易话,念奴儿就已经率先发问了,当然,那中年男子并未住在这座道观里,而是在旁边搭了一个房子,住在里面。

    “的是苏府下人,奉老爷的命,在这里看护道观,等待道长回来。”中年男子立即道。

    “苏老爷有心了。”牧易点点头,然后便托着棺材来到后面,然后找到工具,开始挖了起来,他仍旧像上次那样,自己动手,很快便将棺材埋了进去。

    “老头子,我们到家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打扰你,你老人家就在这里好好安息吧。”牧易看着面前是坟轻轻道,没有墓碑,没有纸钱,没有贡品,有的只是一堆黄土。

    其实对于牧易来,那些东西都没有任何意义,只要这里是他的家就足够了。

    牧易在坟前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然后起身,看着山半腰急匆匆的几个身影,当先一人正是苏重山,半年不见,他的气色反而更好了一些,不过这也难怪,当初牧易见他的时候,他正在为自己夫人的事情焦急,多日未曾休息好。

    可如今,苏家蒸蒸日上,心中的抱负总算得以施展,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如今的苏重山便是这种心情。

    “半年不见,道长越发的超凡脱俗,不似我等凡人,更像那坠落凡尘谪仙人。”

    一见面,苏重山便满脸赞叹的道。

    他这话倒也并非纯粹的奉承,而是如今随着牧易道行加深,身上的气质也不断的变化,用一句道骨仙风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虽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磨砺,但他还未真正做到返璞归真,仍旧是气显于人。

    “苏老的身子骨也越发的健壮了,想来应该是得偿所愿了。”牧易微微一笑。

    “此事多亏了道长的谋划,否则苏家也不会有今天,锦伦跟其父正在省城,我已经让人快马加鞭去送信,相信用不了两天,就能回返。”苏重山道,同时也解释了苏锦伦为什么没有来的原因。

    “苏老客气了,我不过是稚子妄言,就算真的事成,也是苏老运筹帷幄。”

    牧易跟苏重山进入道观,虽然半年未归,不过里面仍旧被打扫的干干净净,这无疑也明苏重山对牧易的看重,虽然一切大事都是由苏重山亲自拿定主意,但如果没有牧易增加气运之法,苏家也不会几次逢凶化吉,并且如有神助。

    操持了一辈子,苏重山早已练就了一双慧眼,他很清楚,苏家能有这么快的发展,除了自身,更重要的便是那玄之又玄的气运之,一开始或许有人不信,但次数多了,也就由不得不信。

    “苏家的成绩,道长一人便可据半。”苏重山用力的道,如果不是如此,他也不会在一得到牧易回山的消息就迫不及待的赶来。

    牧易微微一笑,没有再什么谦虚的话,算是默认了苏重山之言。

    “道长此次归来有何打算?”苏重山双眼热切的看着牧易,虽然苏家这半年发展迅速,可是牧易不在身边,总让他觉得不安,生怕出什么不测。

    上次牧易离开,曾过一旦归来,便要在这里隐居,不过在苏重山看来,像牧易这般大才,如果隐居在这座山上,那才叫浪费,他心中甚至打着主意,那就是让牧易彻底加入苏家,让两者的关系更加密切。

    “可能要让苏老失望了,江湖之上仍旧有未了之事,此次回来顶多停留一个月,然后就会离开。”牧易自然能看出苏重山的打算,所以干脆挑明,或许苏家闲杂的确很强,可以称之为巨富之家,但对于牧易来,苏家这个池子仍旧太太了。

    苏重山此刻不由得想到当初牧易离开前他对孙子的话,,一遇风云变化龙,如今的牧易已经翱翔九天,又怎可甘居在一个池子里?

    想到这里,苏重山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何尝不知?只是心里难免有些不甘心罢了,不过他的心理也很快调整过来,无论如何,打好跟牧易之间的关系就行,因为目前并不是牧易离不开苏家,而是苏家很难离得开牧易。

    “是我老头子妄想了,可惜道长这次只待一个月,恐怕见不到莺莺了。”苏重山摇摇头道。

    “哦,莺莺姐去了哪里?”牧易好奇的问了一句,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那个穿着翠绿长裙的女孩。

    “不瞒道长,莺莺是跟着一个高人离开的。”苏重山道。

    “高人?”牧易有些意外。

    “正是,就在道长离开后半个月有余,一个中年女子飘然而至,莺莺与她有缘,将其收弟子,然后带着莺莺走了。”苏重山道。

    “既然苏老肯让莺莺姐跟她离开,想来那位高人并不是冒充的了。”牧易一笑,像苏重山这种人精,如果那人只是招摇撞骗,定然无法瞒得过他,所以,那所谓的高人,或许真的是个高人。

    不料苏重山脸上却露出一丝苦笑,“那高人的确有厉害,只是按我之意,并不想让莺莺拜师,更不想让她离开,可偏偏莺莺自己非要如此。”

    苏重山完还深深的看了牧易一眼,似乎在这一切都与牧易有关系。

    牧易脑海轻轻一转,已然明白苏重山的别有所指,他脸上的表情也僵硬了一下,不过他仍旧道:“各人有各人的缘法,莺莺姐这一去,或许将来也能有所成就,庇护苏家不是问题,不过苏老可知那位高人的名号?他日江湖中或许能够遇到也不定。”

    “那人只姓云,来自琼山之巅,除此之外,没有留下任何信息,就连要带莺莺去哪,何时归来也没有一个法。”苏重山再度苦笑,眉宇间甚至露出一抹忧愁。

    原本在他看来,自家孙女最好的归宿就是嫁给牧易,反正这年头也没有规定道士不能娶亲,唯有如此,才算是彻底跟牧易绑在一起,如果将来能够生个一儿半女,就算把苏家交给他又如何?

    可惜自家孙女偏偏没有这个命,而她之所以愿意跟人离开,更多的原因就是不想离牧易太远,对于苏莺莺来,她跟牧易之间遥远的不是距离,而是看不到牧易所在是世界,如此才是最令人绝望的事情。

    “姓云,琼山之巅吗?我记住了,他日我自会打探一番,相信莺莺姐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