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四十五章 最大的执念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黑衣人气息绽放,差不多在六品到七品之间,换成鄂圭,自然是无法应付,甚至这等实力,在当年耳帮七十二堂中也是独一份,至于相当于七品的第二难巅峰,那已经是站在江湖之巅,威震一方的存在,即便耳帮中,那也是一方掌旗使。

    当然,四大掌旗使都各自有法宝,战力不是等闲第二难巅峰能够比拟的。

    但毫无疑问,黑衣人的实力,哪怕拿到江湖里,也绝对算得上强者,而且他这次显然也是冲着牧易来的,看其模样,更似乎是知道了牧易的身份。

    只可惜,他虽然知道了牧易的身份,却估错了牧易的实力。

    那从黑衣人腰间升起的银蛇,不等碰到牧易,就被岁月竹击中,然后黑衣人脸色剧变,本能的想要后退。

    “晚了。”牧易露出一丝冷笑,下手更快了几分,只见岁月竹轻轻一荡,那银蛇便直接崩开,然后岁月竹再无抵挡的朝着黑衣人脑袋落去。

    关键时刻,黑衣人努力偏移了一下身子,同时抬起左胳膊,想要挡下这一击。

    “咔嚓!”

    一声脆响,岁月竹砸断的黑衣人的胳膊后,继续压在他的肩膀上,那黑衣人只感觉仿佛一座大山压下来,加下坚硬屋面也轰然塌陷,而后他整个人掉了下去。

    这一落,无疑也挽救了他的性命,否则真当那岁月竹彻底落下,恐怕他半边身子骨都会被压成泥。

    牧易看着屋顶的大洞,眼神冰冷,那杀机更是没有丝毫减弱,随后他身子一晃,同样落了下去,今晚不管如何,这个人都不能放过,哪怕他是白虎掌旗使的人也一样。

    黑衣人落地后,便朝着窗户冲了过去,刚刚那一击,他已经明白,自己绝对不是牧易的对手,如果再不走,甚至有可能会死在这里,这会,他的心里亦是后悔,早知道这个年轻的有些过分的朱雀掌旗使这么厉害,借他三个胆子,他也不敢来。

    黑衣人名叫张朝,是白虎掌旗使手下最强的两人之一,这次因为正好在附近,所以听到朱雀掌旗使的消息后,便立即赶了过来,打算给这位信任的朱雀掌旗使一个下马威,岂料下马威没成,反倒他自己生死一线。

    张朝的速度快,但牧易的速度更快,还不等张朝靠近窗户,牧易就已经将他拦下。

    “我乃白虎掌旗使旗下右使,大家都是自己人。”看着牧易,张朝直接快速道,同时也是在提醒牧易,他的身份不简单,如果杀了他,白虎掌旗使一定不会放过他。

    “自己人?那你更该死。”牧易冷声道,从对方出现,并打算干扰李瘸子跟老道后,他就已经被牧易判了死刑,哪怕白虎掌旗使在这里,他也不允许他活下去,更何况只是拿一个名头压他了。

    同时,牧易手中的岁月竹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张朝点去,这一击,哪怕张朝没有受伤都应付的吃力,更何况一只胳膊已经断掉,尽管如此,他却也困兽犹斗,另一只手握着软剑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朝着牧易扑去。

    牧易身子一晃,就消失在张朝的面前,后者,眼睛突然瞪大,在他的胸口,多了一个原点,除此外,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势。

    一直等牧易离开房间,屋里才噗通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大人。”牧易走出去,正好看到一脸羞愧的鄂圭。

    “人已经解决了,你处理一下。”牧易丢下这句话,便继续来到院子里,守护在老道身后,看他的模样,很难想象他刚刚杀了一个人。

    鄂圭进屋,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满脸不甘,甚至是死不瞑目的张朝,或许对他来,压根就没有想到一次简单的试探,居然让他丢掉了性命,更没想到牧易会真的肆无忌惮,把他杀掉。

    如果有卖后悔药的,他绝对会买上一份。

    鄂圭神色复杂的上前抓去张朝,然后悄悄离开,他并不同情张朝,只是难免有些兔死狐悲。

    后院中的李瘸子跟老道仿佛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李瘸子脸上的皮肤已经开始显得苍老,他的头发也全部掉光,但身上的气息却反而越发的强盛起来。

    这时牧易不由得担心起来,因为他知道,眼下正是最关键的时刻,一旦弄不好,两人都会遭受反噬,后果便是尸骨无存。

    好在李瘸子并未让他失望,虽然他表情扭曲,但最终,老道身上的力量一点点被拔除,只是他的模样看上去也一下子苍老起来,皮肤像是失去了水分的老树皮一样,身上也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腐朽。

    “啊!”

    终于,李瘸子大叫一声,一股浓郁到极点的死气从他的身上爆发开来,同时,老道也朝后倒去。

    关键时刻,牧易右手一拂,挡下李瘸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劲气,然后心的将老道扶住。

    此时老道的模样已经恢复到死去时的模样,他的脸上甚至带着安详。

    “老头子,你可以好好睡觉了,我保证,再也没有人能打扰你。”牧易着,便抱起老道,然后将其放入一边早就准备后的棺材中,这口棺材是牧易亲自打造的,虽然看上去很普通,却凝聚了他所有的心意。

    将老道放入其中,并且将棺盖封住,牧易突然长出了口气,整个人有种莫名的轻松,仿佛一直以来身上压着的大山终于挪开了,就连他的心神力量也疯狂的增加起来。

    牧易的脑海中闪过一幕幕,全都是跟老道的过往,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他当初封入棺材,跟眼下的画面重叠在一起,成为永恒。

    寻找老道,可谓是牧易此生最大的执念,虽然历经千辛万苦,但如今总算完成,他的心灵,也在这一刻圆满。

    虽然不是突破,但他眼下这种状态却更胜突破,几乎不受控制的,他脑后出现一道光轮,体内精气神一次次的震动,但每一次震动之后,都会变得更加精纯,他整个人都好像由里到外的被洗礼了一遍,变得透彻起来,身体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周围的风隐隐像是从他身体里穿过,头顶的月光,也照进了他的心间。

    他的脑海同样一片清明,思绪前所未有的清晰,一些以往不解的难题,此刻也有如神助,如同顿悟。

    牧易就这样站在院子里,他的周围突然起了一股风,将他包裹,只是他身上衣衫,甚至还有头发,却没有一丝晃动,那画面看上去格外诡异。

    只不过此刻能够欣赏到这副画面的人却不多,大奴站在门口瞪大眼睛看了过来。

    李瘸子此刻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稳固着身体。

    至于鄂圭,或许是唯一清醒的人吧,只是他也不明白牧易此刻到底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但这副画面却深深的印入了他的心底,直到很多年以后,都无法忘却。

    牧易沉浸在这种状态下,一直过了许久,才逐渐清醒过来,此刻他只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这种轻松不仅仅是身体上,也包括了心里,而且他发现心神力量又增加了许多,丹田中的气,已经逐渐凝聚为漩涡,慢慢的旋转。

    身体最深处的海底轮,不断喷吐着生机,生殖轮则转化着精气,那三大命轮更是前所未有的明亮,甚至牧易有种直觉,只要心念一动,第四命轮就会开启,而且还不会有任何的不稳固。

    只是牧易却没有突破,而是不断的压榨自己,等待着厚积薄发。

    甚至牧易还隐隐发现心脏中的道种变得更加凝实了几分,虽然仍旧是一片虚影,但颜色却更加深邃了一些。

    就连他的身体也变得更加强大,琉璃金刚身第三重已然圆满,同样随时都可以突破,甚至即将赶上了凡的境界,如此速度,也只有那些转世的活佛才能比得上。

    不过牧易却没有任何骄傲自满,他知道,自己需要走的路还有很远,尤其是当他决定道佛双修的时候,就注定了他的道路要更加难走,越是如此,牧易越是心谨慎,生怕踏错任何一步。

    等牧易醒来之后,却发现李瘸子仍旧坐在那里,他身上的气息欺负不定,脸上黑白不断转换,整个人看上去犹如六七十岁的老人,更是满脸痛苦。

    牧易一看他的情形就知道还是出问题了,他体内阴阳失衡,力量失控,显然是走火入魔的征兆,如果再没有人帮他,恐怕用不了多久,他便会砰的一下直接爆掉。

    好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切断了跟老道的联系,而老道身上的戾气,阴气也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所以不管他如何,都跟老道无关。

    李瘸子似乎也察觉到牧易正在看他,他睁开眼睛,艰难的看着牧易,眼神充满了祈求,因为这个时候,只有牧易能够救他,一旦牧易放手不管,那他的下场也将很惨。

    牧易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没有看到他的祈求,通过鬼奴禁制,牧易可以感受到此刻李瘸子的心情,愤恨,绝望,还有对生命的眷恋。lt;/pg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