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四十四章 夜客来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朱雀掌旗使出现的消息并未立即传出去,其实这也是牧易的吩咐,虽然决定重整朱雀掌旗使旗下的势力,但他目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转移老道身上的戾气,让其恢复。,精彩免费!

    虽然那样的代价就是他的尸骨会腐烂的更快,但牧易也不愿意让他成为一具浑浑噩噩的战尸,成为别人的工具。

    当初老道死的很安详,用他自己的话,就是活了这么久,并且找到了他这么好的衣钵传人,这一辈子死而无憾,什么仇怨,什么江湖,早已经被他放下,或许死亡对他来,更是一种解脱。

    既然如此,那牧易也不会再打扰老道,会让其入土为安,所以,转移他身上的戾气,切断跟李瘸子的联系,势在必行,不管是谁,都不能阻止他。

    也正是因为确保万无一失,所以牧易才没有让鄂圭公布他回归的消息,唯有等老道的事情处理完,他才有心思却做别的事情。

    两天后,仍旧是鄂圭那座庄园,只不过今天晚上,这里却被彻底戒严,没有鄂圭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出入,违令者斩!

    以鄂圭在土雀堂的威严,纵然有人疑惑这个命令,却也不敢有半丝违背,牢牢的守护在庄园外面,禁止人进入。

    在后院,大奴一马当先,挡在入口处,鄂圭跟癸三守在另外两边,按照今晚的戒备,只要来人没有五品以上的实力,休想偷偷靠近后院,更何况,亲自守护在这里的还有牧易。

    “主人,已经准备好了。”李瘸子跟老道面对面坐在一起,等他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的时候,才睁开眼朝牧易示意。

    因为服用了幽冥花,他的脸上仍旧半边黑,半边白,看上去有些丑陋,只是李瘸子自己却一点都不在乎,相比力量,哪怕再丑陋十倍百倍,他也甘之如饴。

    “好,开始吧。”牧易点点了头,同时看了老道一眼,此时老道没有半分神智,唯有在李瘸子的控制下,方才能有所动作。

    李瘸子不敢大意,因为他很清楚,今晚之事事关生死,成则实力大增,可败了,绝对是难逃一死,为此他不惜拼上所有,好不容易重新看到希望,他又怎么容忍再度失去?

    实际上,很多事情都是唯有失去过,才真正懂得珍惜。

    李瘸子缓缓抬起双手,对面的老道也几乎同样的动作,两人的双手终于贴在了一起,这一刻,之前两人压抑的气息,毫不保留的释放出来,那浓郁的死气,顿时让后院变得阴森森的,而周围的树木花草,也慢慢变得枯黄。

    牧易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防备有意外发生,只见李瘸子那张阴阳脸陡然模糊起来,然后老道身上的戾气通过双手,缓缓传入李瘸子的体内。

    只听李瘸子闷哼一声,气息顿时不稳,不过这种情况牧易并未出手,而是选择相信了对方,毕竟李瘸子口中可是有十成几率的,就算夸张了一些,但也绝对超过一半。

    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不可能一开始就失败。

    果然,没过多久,李瘸子似乎适应了这种情况,气息也重新稳固起来,然后就看到老道身上的力量不断涌入李瘸子的身体中,而李瘸子那张阴阳脸似乎也在不断变化,时而变成全白,时而变得全黑。

    但是牧易可以感受到,李瘸子的力量正在缓缓增加,而老道的气息,也在不断变弱。

    如果换成旁人,此刻定然失败,但老道乃是李瘸子的炼尸,两者之间本就有联系,这力量尽管无法共同,但有了幽冥花以后,自然将不可能变成可能,所以李瘸子才有信心完成。

    牧易看着老道,眼底闪过一抹悲伤,他知道,或许过了今天,这张面容他就再也看不到了,对于自己的选择,牧易并未后悔过,他相信,如果老道泉下有知,也定然会支持他的做法。

    当然,更多的可能是不在乎,他当初既然连性命都不在意,更何况是一具躯壳,反正死了也带不走,唯有牧易放不下心中的那一丝执念。

    不过牧易却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人如果连执念,连七情六欲都没有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后院里的死气越来越浓郁,最先受不了的便是癸三,不过他仍旧咬牙坚持着,直至牧易挥手将他送出去后,才蓦然清醒。

    至于鄂圭,好歹也是第二难的强者,这点死气倒也能够承受,只不过他却是弄不懂李瘸子到底在做什么,而且几人的关系也让他感到迷糊,虽然心中不解,却也没有多问。

    突然,牧易神色一动,有些阴沉的看向一侧。

    “没想到今日到来还能看一场好戏,有趣。”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却是在屋顶之上,至此,才惊动大奴跟鄂圭。

    尤其是后者,更是大怒,在这这个时候不请自来,只要一想就知道是敌非友,关键是牧易之前就交代过了,不允许有人打扰,可偏偏却出了问题,自然也是他的错。

    “大胆。”鄂圭口中轻喝,身子一动,便也上了屋顶,这时才看到,一个黑衣人站在屋顶上,正居高临下的看着院子里。

    “鄂堂主这是要做什么?”黑衣人似乎认识鄂圭,见其到来,仍旧不紧不慢的道。

    “你是何人?”鄂圭却死死盯着对方,虽然对方并未将气息释放出来,不过心里的感觉却告诉他,对方很强,他不是对手。

    可即便如此,此刻也不容许他退半步。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鄂堂主是否考虑好了?”黑衣人淡淡的道。

    “考虑什么?”鄂圭一愣,不过还是不动声色的问道。

    “自然是加入我家掌旗使大人的旗下。”黑衣人直接道。

    “白虎掌旗使?”鄂圭眼睛立即一缩,虽然早在之前,那边就有人找过他,只是被他以各种理由推脱了而已,如今,对方却直接逼迫上门,而且还是在这等关键时刻,显然不怀好意。

    甚至对方已经知道了牧易的身份,所以才会选择在这个敏感的时间到来,他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手下出了叛徒,可是这件事情他并未声张,除了癸三外,便再无人知道,那对方又是怎么知道的?

    鄂圭心中一沉,他并不是害怕对方,而是担心牧易会对他生出误会。

    “不错,另外今日到来还有一个消息告知鄂堂主,目前尚未臣服我家掌旗使大人的,只有两个堂了,我想鄂堂主应该明白我的意思的吧?”黑衣人完后却并未看鄂圭,而是看向院子里的牧易。

    只不过此时的牧易却压根没有理会他,甚至好像都没有听到他的话,他的注意力仍旧落在老道身上,感受着他的气息正在一点一点的消散。

    而鄂圭的脸色已经变得无比难看,只感觉脸都快丢尽了,之前牧易问的时候,他可是过,还有四个堂没有投入白虎掌旗使,一直等待着他归来。

    可没想到,转眼两天,就只剩下两个堂了,那朱雀掌旗使旗下的势力,基本被一网打尽,可谓是欺负人欺负到家了。

    “阁下的话完了吗?”鄂圭恶狠狠的盯着对方。

    “自然是完了。”黑衣人点点头道。

    “既然完了,那就请阁下离开。”鄂圭道。

    “离开?这么一场好戏,为什么要离开?”黑衣人着继续看向院子,“如果我没有看错,这应该是炼尸一脉的人吧?啧啧,没有想到土雀堂也已经没落了,居然跟炼尸一脉的人勾结,如果掌旗使大人知道了,定然会失望的。”

    “看来阁下今晚是纯属捣乱了,既然阁下不走,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鄂圭虽然明知道打不过对方,可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退后。

    “鄂堂主就免了,你不是我的对手。”黑衣人摇摇头,继续把目光看向牧易,“我看这位倒是不错,不知是否讨教两招?”

    只是他话音落下后,牧易仍旧没有搭理他,仿佛彻底把他当成了空气,将他无视。

    虽然蒙面,加上夜色,根本就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不过可想而知,他此刻定然好不到哪里去。

    “很好,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黑衣人着,突然扬手打出点点寒光,目标却是正在运功的老道跟李瘸子。

    显然,他也看出来了,牧易是在乎这两人,那他偏偏不如他所愿。

    此刻,牧易的脸色终于变了,他右手一挥,那些寒光便被挡拦下,随后他身子一动,几乎让人看不清就出现在屋顶,甚至二话不,便直接挥动岁月竹朝着黑衣人打去。

    这一击,牧易没有半分留手,眼中的杀机更是没有半点掩饰。

    那黑衣人似乎也没有料到牧易速度会这么快,看到牧易后,心中吃了一惊,不过他的反应同样很快,右手往腰间一摸,呛的一声,一道银光便从他的腰间绽放,然后如同一条银色,朝着牧易卷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