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四十三章 曾经的耳帮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关于大奴的实力之前记错了,在来老司城的时候他就已经突破到三品,如今再突破,那就是四品,抱歉!

    “土雀堂堂主鄂圭,见过掌旗使!”

    大堂中,鄂圭直接跪在地上,在上首的座位上,正是牧易。

    “哦,掌旗使?难道你就不怕认错了人?”牧易有些玩味的看着鄂圭,似乎是没有想到他居然猜到了自己的身份,同时他也朝着老道看了一眼,毕竟真要算起来,他才是真正的朱雀掌旗使。

    只不过因为时过境迁,曾经的朱雀掌旗使如今只是一具别人的战尸,没有了自己的神智,而且他的样貌也有了很大改变,加上那身气息,就算再熟悉的人,单看外貌,也很难将他认出来。

    更何况鄂圭已经多年没有见过老道,所以自然没有认出他来,不过他却猜到了牧易真正的身份。

    “掌旗使身上的气质跟当年老掌旗使如出一辙,加上使者令牌一直都在老掌旗使的手中,所以属下斗胆猜测,还望掌旗使不要见怪。”鄂圭的态度异常谦恭,让一旁的癸三有些吃惊。

    不过随后癸三也反应过来,有些慌张的也跪了下去,这位可是掌旗使啊,更何况自家堂主已经跪下了,他如果还站在那里,岂不是太不懂事?

    倒是一旁李瘸子有些不解,土雀堂这个名字他也是第一次得知,而且还有那掌旗使什么的,对他而言实在太过陌生,不过他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自家这位新主人,来历神秘,而且拥有不低的权势。

    牧易看着鄂圭,脸上露出沉吟之色,他当初虽然答应了冷雨,准备接任掌旗使之位,不过前提是先把老道找回来,并且让他入土为安,至于地点,自然是那伏牛山,因为牧易早已经把那里当成了自己的家,老道自然也要葬在那里。

    原本他的打算是,找回老道救在伏牛山上隐居,不再过问这江湖中的恩怨,只不过如今他才发现,自己想的还是太天真了,那江湖恩怨又岂是他断就能断的?

    先不论他身上那黄河古道的钥匙,早晚也得做过一场,争上一争,还有那么醇亲王,此仇也不能不报,这又是一桩因果。

    除此以外,便是朱雀掌旗使这个位子了,原本这是老道的东西,加上答应了冷雨,自然也要为其取回来。

    现在,牧易多少能够猜测到当年击败老道,把他的根基摧毁的人是谁了,想要与之对抗,除了自身的实力,势力同样很重要,而眼下,便有一个很好的机会,那就是接任朱雀掌旗使。

    所以,牧易想要隐居山上,不问世事,显然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可以放下一切,只不过,就算他不贪恋这红尘,也要为以后的道途着想,不经历练,不了却因果,又怎么可能踏出那一步?

    修行是为了自由,可眼下,何尝不是放弃了自由?

    心里想着,牧易却是将识海中的薪灯召唤了出来,悬浮在面前。

    “七彩琉璃宝灯?”鄂圭看到面前的薪灯,几乎本能的出声,他的神情顿时变得狂热起来。

    之前那番话虽然的肯定,但实际是,他内心中也未必就有百分百的信心,直至看到面前这盏宝灯,他才彻底的确定了牧易的身份,因为七彩琉璃宝灯便是掌旗使真正的象征,谁能掌控这盏宝灯,谁便是新的掌旗使,甚至是认灯不认人。

    因为你如果连这么一件法宝都保不住,那也就没有资格成为掌旗使。

    “七彩琉璃宝灯吗?”牧易却是对鄂圭的称呼感兴趣,实际上,他一直称呼薪灯,取薪火相传的意思。

    至于它原来的名字,实际上对牧易并没有什么意义,不过只是一个称呼罢了,不过听鄂圭的话,这薪灯原本的模样应该也是差不多的,都是七彩琉璃之色。

    而当初老道刚交给他的时候,之所以会是那副铜灯的模样,主要还是因为薪灯中的火种消散了,唯有重新取得火种,薪灯才算是重生。

    毫无疑问,随着牧易取出薪灯,他掌旗使的身份再无疑问,哪怕其他掌旗使,也不会再置疑他的身份,至于实力,虽然比其他掌旗使还要弱很多,但他相信,他早晚能够赶上的。

    不过想要那些势力重新归附,就要看他的本事了,毕竟吃到嘴里的肉,没有人会愿意再吐出来,所以,他终究还要跟白虎掌旗使做过一场才算。

    “跟我土雀堂,还有朱雀掌旗使旗下力量的分布。”既然决定掌权,那牧易自然不会再客气。

    耳帮当年号称七十二堂,四大掌旗使平分,每个掌旗使手下也有十八个堂,只可惜,当年耳帮四分五裂,势力也一落千丈,那七十二堂大部分都消失在历史中,即便现在还有,也不超过原先一半。

    所以,对于掌旗使来,如今每个还存在的堂口,都是必须竭力争取的。

    “目前土雀堂尚有不到百人,不过掌旗使放心,只要您出现的消息一公布出去,土雀堂立即就会恢复到巅峰,至于掌旗使旗下之前的十八堂,如今只剩下七个,只是”鄂圭着忍不住看了牧易一眼,似乎有什么难言的。

    “有什么话你但无妨。”牧易淡淡的道。

    “是,虽然掌旗使旗下目前还剩七个堂,只不过这些年因为掌旗使一直都没有现身,所以导致各堂不稳,在这个时候,白虎掌旗使派人分化拉拢那几个堂,如今已有三个堂加入了白虎掌旗使旗下。”鄂圭完后,头不由得更低了。

    “也就是,如今本座手下只有四个堂了?”牧易冷笑一声,四个堂,或许对于一般的江湖势力来,这仍旧是庞然大物,可对于堂堂朱雀掌旗使而言,却是一种羞辱。

    毕竟曾经的朱雀掌旗使旗下十八堂,手里更有一只暗卫,名为六道,威震南边,可如今只剩下一群鱼虾,甚至为数不多的堂口还被人抢走了近乎一半,难怪冷雨过他的处境不怎么秒,所谓的朱雀掌旗使,也近乎名存实亡。

    恐怕如果他在耽误一阵,等到真正天下大乱开始,他手下连半个堂口也没有了,那白虎掌旗使必然会将他的势力一口吞掉。

    而且这么多年,老道失踪,没有了朱雀掌旗使,重建自然也无从谈起,而其余掌旗使定然在这么长时间里悄然恢复着实力,所以真要起来,如今他这个朱雀掌旗使可谓是最弱的。

    牧易不知道老道当年如何,但眼下这种局面绝对不是他想要的,当务之急,还是要从白虎掌旗使手中把那三个堂口夺回来,然后再潜心发展,慢慢恢复,如此才能在这乱世中占据先机。

    “相信那几个堂主听到掌旗使回归的消息,不定会回心转意的。”鄂圭只觉额头直冒冷汗。

    “回心转意?鄂堂主,你莫非是欺本座年幼好骗吗?”牧易淡淡的道。

    “属下该死。”鄂圭的脑袋立即碰到地板,似乎唯有这样才能够表达他的心意。

    “那几个堂,本座会亲自走一趟,跟白虎掌旗使理论一番的,至于你,看在这么多年仍旧将土雀堂经营不错的份上,赎你无罪。”牧易道,只是他那所谓的理论,谁也不会天真的以为靠口舌,这种事情,终归还是要靠拳头的。

    “多谢掌旗使。”鄂圭这才松了口气,把身子直了起来。

    别看牧易年轻,但鄂圭却不敢有丝毫轻视之念,除了因为掌旗使的身份外,还有牧易进入荒林中一日一夜才出来,而且看上去没有受一点伤势,他可不认识牧易只是躲在外围呆了一天,也不会天真的以为牧易进去刚刚好没有碰到危险,这一切只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牧易的实力足以纵横荒林。

    在旁边,李瘸子听的有些傻眼,同时,他对牧易的身份终于隐隐有了一个答案,十年前,耳帮正是威凌整个江湖,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个时候,李瘸子早已进入江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当时的天下第一帮?

    随后,耳帮遭临大难,天下第一帮也由此四分五裂,从此销声匿迹,不再为人所知,也正是因为如此,加上时间有些久,所以他在一开始听到土雀堂,还有掌旗使这些的东西的时候才没能反应过来。

    但随后,当白虎掌旗使,朱雀掌旗使这些名字不断冒出来的时候,他那尘封在心底的记忆终于解开了,明白了牧易的真实身份。

    四大掌旗使之一,当年耳帮帮主之下,最有权势的人物,可谓是跺跺脚,整个南方武林都要颤抖三分的存在。

    而且当年耳帮的声势甚至还要超过茅山,龙虎那些千年大派,可谓是盛极一时,但正是盛极而衰,所以才有了随后的耳帮之乱,但不管怎么,哪怕是十年之后,当耳帮潜藏的力量重新站出来后,仍旧超乎想象,让天下震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