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四十二章 走出荒林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天色拂晓,牧易也同时睁开眼睛,在他的面前,插着一根竹杖,在其顶端,一缕缕阴气也随之逝去,如今这片战场,再度恢复平静,看不到一只怨灵。

    实际上,从昨晚那场大战结束,就再也没有怨灵敢靠近这边,儿牧易也一直守在这里,只不过正如念奴儿之前所,吸收了幽冥花之后,她也再度陷入沉睡当中,按照牧易观察,想要等她消化完毕醒来,至少也需要十天的时间,之所以这么长,估计跟她本身有很大关系。

    倒是那躲入阵法中的李瘸子,也在这一刻从里面走了出来。

    短短几个时辰不见,李瘸子身上的气息便强了一截,显然是幽冥花的功效,只不过此刻李瘸子的脸上一半黑,一半白,就像是阴阳脸,看上去有些恐怖。

    只不过看李瘸子的神情,他自己倒是并不在意,反而看上去很激动,只是因为刚刚突破,他身上的气息尚不能内敛,不过根据气息判断,他现在的实力也不过相当于四品,虽然在牧易眼里算不得什么,不过放到江湖中,也算是个高手了。

    虽然四品不错,但跟曲洋一比,却仍旧差了不少,想要靠他自己报仇仍旧不可能,更何况曲洋早早就是五品,一身实力炉火纯青,就算李瘸子此刻冲击到了五品,也不会是曲洋的对手。

    “多谢主人成全。”

    李瘸子看到牧易后,直接跪在地上,努力压抑着激动的心情,虽然他的实力仍旧不足,但终归看到了报仇的希望。

    当然,如果没有牧易的话,不定他也有可能将炼尸直接进阶到第二难巅峰,那个时候灭掉曲洋也毫不费事,只不过经历了昨晚的一切后,他却是明白,如果他自己进来,恐怕性命早就丢在半路上了,更不可能从三只怨灵手中夺得幽冥花。

    所以真要算起来,他的性命反而是牧易拯救的,为此哪怕失去了炼尸也毫不在意,因为自身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哪怕他身为炼尸一脉,也从未放弃对于自身的修炼。

    只不过相比炼尸,自身的修炼实在太过缓慢,远远不如走捷径的炼尸。

    “现在可有把握?”牧易看着李瘸子问道。

    “主人尽可放心,只需要一到两日的时间,属下保证有十成的几率。”李瘸子大声的道,实际上,一成跟十成都没什么两样,因为只要失败,他就会死,而成功他自然会活着,所以与其自信不足,倒不如拼上一切。

    “好,希望你记住此刻的话。”牧易深深的看了李瘸子一眼,不管如何,他都不容许失败,如今李瘸子既然信心十足,那他不介意再等上两天。

    牧易完后便直接起身,并将岁月竹握在手心,然后朝外走去,李瘸子随后也站起来跟上,只是他的目光仍旧四处张望着。

    一直等离开这片战场,李瘸子都没能问出心中的疑问,其实他是想要问昨晚那三只怨灵如何了,毕竟在他进入阵法后,便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原本以为等出来后,牧易早已离开,却不料仍旧在那里等着。

    而看其样子,分明是等了一夜,如此来,那三只怨灵肯定是凶多吉少。

    不过想想牧易第二难巅峰的实力,如此结局也就并不怎么意外,当然,如果他知道那三只怨灵最后彼此吞噬,成功进阶为第二难巅峰,并且最终仍旧被牧易灭掉,恐怕就是另一种想法了。

    但无论如何,他跟在牧易身后,心中都充满了庆幸。

    两人很快来到那处荒坡,一眼就看到大奴跟老道,全都等在那里。

    大奴见牧易到来,率先站了起来,经过一夜的休养,他已经差不多恢复,那之前足足一丈的身高此刻也缩了一大截,之前牧易还能到他的胸口,如今再看,已经到了脖子。

    或许等大奴再突破个一两次,牧易就能赶上他了,当然,到了那个时候,大奴的实力恐怕也会达到一个很恐怖的地步,尤其是变身之后,也会更加高大,成为不折不扣的巨人。

    牧易看着大奴,见其严重似乎多了一丝清明,心中也为他感到高兴。

    很久之前,牧易便想过,或许等大奴实力提高后,神智上的残缺便会渐渐弥补,变得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如今看来,他的猜测应该是正确的,大奴已然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至于老道,此刻也站到了李瘸子身边,牧易见此也只是皱了皱眉头,却没有什么,毕竟现在老道仍旧跟李瘸子有联系,是他的战尸,自然也以李瘸子的命令为准。

    “老头子,最多再等两天,我定会让你恢复。”牧易在心中默默的道。

    ·····················

    荒林外面,站着两个身影,正是鄂圭跟癸三,只是此刻,两人的面色都有些难看。

    “堂主,昨天晚上负责看守这边的兄弟什么都没有发现,你使者大人会不会已经?”癸三看着身边的堂主忍不住道,虽然后面的话没有出来,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这个时候,没有人还有信心。

    那荒林白天就很危险了,但晚上,却比白天还要危险十倍,癸三并不认为牧易进去以后,还能够出来,尤其是已经过了一天一夜,自然就更不可能了。

    “使者大人岂是你能猜测的?不定使者大人只是有事耽误了。”鄂圭瞪了癸三一眼道,只是他这番话连他自己都没什么信心,甚至心中也认同了癸三的话,觉得那位使者大人不可能再回来了。

    只是,刚刚看到一点希望,接着就被掐灭掉,鄂圭的心情自然也就没人能够理解了,只是鄂圭却仍旧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或许是刻意的欺骗自己,也或许是心中的那一丝猜测,让他觉得牧易不应该这么轻易就死掉。

    毕竟在他想来,牧易有九成可能是上一代掌旗使的徒弟,更是接班人,如今这位新的掌旗使还未真正坐上那个位子,却不明不白,悄无声息的死在这片荒林中,不禁让人感叹世事无常。

    癸三张了张嘴,却是没有把话出来,反正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认为牧易可以活着出来,而且对于多一个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他心中也未必真的愿意。

    如今土雀堂虽然凋零了,但没人管反而更加自由,只是他并不知道此刻鄂圭心中的着急,没有掌旗使固然没有了束缚,但却随时都会被人灭掉,尤其是那位霸道的白虎掌旗使,更不会放过这块鲜美的肥肉,之所以到如今还没有动作,主要是因为这边太过偏僻,而且平时土雀堂也很少跟外界有什么牵扯,所以才幸存到了现在。

    到最近一段时间,鄂圭心中却总有些不好的预感,那白虎堂虎视眈眈,危机也迫在眉睫。

    在这种情况下,牧易突然到来,甚至有可能就是他们的掌旗使,他的心情可想而知,只是还没高兴多久,便发生了这么一桩事情,掌旗使居然进入了荒林,而且是一夜未归。

    鄂圭也想过进去探一探,但最终仍旧没能鼓起勇气,因为他很清楚那里面到底有多危险,一旦他失陷在里面,恐怕土雀堂也不用等白虎掌旗使的人来,就立即四分五裂了。

    那土雀堂是他一辈子的心血,又怎么可能甘心?又怎么会去冒险?

    “你若是能够安然回返,土雀堂重归你的麾下又如何?甚至我也会全力支持你重新登上那个位子,夺回属于我们朱雀的荣耀。”鄂圭在心里暗暗道,只是他这话,更多的只是一种慰藉。

    就在鄂圭在心里完这番话之后,眼睛却蓦然瞪大,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荒林的方向,就连一旁的癸三也一副看到鬼的模样,张大嘴巴,满脸的不可思议。

    只因为在他们视线中,荒林中出现了几个身影,正朝着他们这边走来,那当先一人正是牧易,然后是大奴,老道,还有李瘸子,一行人完好无损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哪怕之前心中抱有过希望跟幻想的鄂圭,这一刻也有些傻眼,但等震惊过去,便是狂喜。

    两人快速的朝着牧易奔了过去。

    “见过使者大人。”鄂圭激动的看着牧易,一旁的癸三也同样如此。

    就在鄂圭在心里完这番话之后,眼睛却蓦然瞪大,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荒林的方向,就连一旁的癸三也一副看到鬼的模样,张大嘴巴,满脸的不可思议。

    只因为在他们视线中,荒林中出现了几个身影,正朝着他们这边走来,那当先一人正是牧易,然后是大奴,老道,还有李瘸子,一行人完好无损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哪怕之前心中抱有过希望跟幻想的鄂圭,这一刻也有些傻眼,但等震惊过去,便是狂喜。

    两人快速的朝着牧易奔了过去。

    “见过使者大人。”鄂圭激动的看着牧易,一旁的癸三也同样如此鄂圭激动的看着牧易,一旁的癸三也同样如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