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四十章 吞噬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李瘸子看着面前的幽冥花,激动的浑身颤抖,他期盼了这么多年,终于得到,这是他的希望,更是报仇的决心。

    虽然中间出现了一些问题,乃至自己也成为别人的奴仆,但至少一条性命保住了。

    当然,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回想这一路的经历,如果不是跟随牧易,恐怕他压根就不可能来到这里,光是碰到吞金蚁的时候,就无法逃掉,更何况后面还有那条黑河,以及眼前这三只强大的怨灵。

    如果没有牧易,就算他千辛万苦的赶到这里,也注定无法跟那三只怨灵争夺,只会葬身这里,成为这众多枯骨中的一员,也不知当年那些师门长辈是怎么成功的。

    不过至少那个时候炼尸一脉的实力还是挺强的,加之当时怨灵并没有这么强大,如果不是倒霉的碰上吞金蚁,相信那些师门长辈未尝不会成功。

    只是就算最终成功了,能够带出去的幽冥花花瓣也是少之又少,除了自己服用,恐怕剩下的都舍弃了,唯有如此,才能逃过怨灵的攻击。

    但眼下,所有的怨灵都有牧易为他抵挡,尽管那三只怨灵很强,却仍旧不是牧易的对手,这点李瘸子还是很有自信的,他那双眼睛不会骗他。

    牧易并未把全部幽冥花给他,只是从其中摘了一片叶子递给了李瘸子,后者接过后,道了声谢,便直接启动这里预留的阵法,只见他的身影瞬间顿时消失不见。

    即便以牧易的意识,也无法感知到李瘸子去了哪,唯有那鬼奴禁制的一丝联系,让他隐隐感觉到李瘸子实际上就在原地,只不过隔着一层阵法罢了。

    “这阵法倒是不错,或许以后可以找机会学一下。”牧易心中暗暗想道,不过眼下却不是什么好时机,因为周围还有无数怨灵在虎视眈眈,尤其是在他摘取了一片叶子后,那些怨灵几乎就要忍不住冲过来,把他给吞掉。

    就在牧易以为怨灵一拥而上的时候,那两只强大的怨灵同时动了,只不过它们的目标并不是牧易,而是那只被五雷符击成重伤的同伴,这个时候,什么同伴之谊都是一句空话,唯有自身强大才是最重要的。

    眼下,对于这两只怨灵来也是难得的机会,因为它们感受到牧易的威胁,知道就算冲上来也不是对手,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便是增强实力,而如今,还有什么比得上吞噬同伴更管用的?

    看着这两只怨灵的动作,牧易本能的就想要阻止,这三只怨灵全都是只差半步就能达到第二难巅峰的程度,缺少的只是一个契机罢了,原本幽冥花就是它们的希望,如今却只能选择吞噬同伴。

    如果是剩下两只,牧易倒也不是太担心,可万一最后那两只也选择彼此吞噬,那么对方的实力势必会突破到第二难巅峰,跟他不相上下,加上周围那无数弱怨灵,哪怕是牧易也有些皱眉头。

    只可惜,还不能牧易行动,其余的怨灵便朝着他扑来,这些怨灵他只需轻松一拳,就能灭掉一片,可问题是,怨灵的数量太多,所谓蚁多咬死象,如此多怨灵,连他都感觉到麻烦。

    若是耽误了时间,谁也不知道那两只怨灵最后会是什么样。

    如果只有他自己,倒也无所谓,大不了直接离开就是,可此地还有一个李瘸子,就算他吸收了幽冥花,也不可能直接一步登天,实力能够提升个两三品,已经是邀天之幸,断然不可能直达巅峰,这还是李瘸子基础太低的缘故,否则若是他本身就有四五品的实力,那一片幽冥花估计顶多能提升他一品的实力。

    而幽冥花真正珍贵之处却不是什么提升实力,而是改变体质,让体内生死二气达到平衡,如此才能更好的修炼炼尸一脉的法术。

    所以,如果牧易独自离去,等李瘸子出现后,必然会成为那怨灵的攻击目标,到时候仍旧难逃一命,他的命牧易固然不在乎,可是却关系到老道,所以李瘸子必须活着。

    原本的计划是牧易取到幽冥花后先离开,留下李瘸子一个人在这里修炼,成功后悄悄离开,不过如今看来,却只能改变一下计划,除非牧易把那两只最强的怨灵一起灭掉。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怪你们自己倒霉了。”牧易心中着,再度挥出两团南明离火,顷刻间,他周围的怨灵便被清空了一片,只是当牧易再看到那怨灵的情形时,却是露出一丝苦笑,那最糟糕的情况果然被他料中,可谓是个乌鸦嘴。

    只见在那里,三只怨灵几乎要融合成为一只,它的身体更加巨大,而且早已没有了人类的形态,而且周围无数阴气也尽数没入它的身体中,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它的身上散发开来。

    周围那些怨灵原本打算继续攻击牧易,可是当感受到那只怨灵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后,不约而同的停下,冲着那只怨灵缓缓跪下。

    这一刻,场中只有两个站立的身影,一个是牧易,另一个自然是那彼此吞噬进化成功的怨灵,此时那怨灵的气息分明达到了第二难的巅峰,甚至那种程度反而压了牧易一头。

    这怨灵虽然没有神智,可在某些方面倒也得天独厚,尤其是彼此吞噬融合,更是快捷无比,虽然牧易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情况,但眼下,他却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尽量把眼前的怨灵灭掉。

    尽管对方身上的气息让他有些忌惮,却也怡然不惧的抬起手,那岁月竹指着怨灵,对峙而立。

    “来吧!”

    牧易略带挑衅的道,此刻那怨灵也终于消化,气息彻底稳固在第二难巅峰程度,在牧易话落的同时,它也直接朝着牧易扑了过来。

    牧易嘴上露出一丝冷笑,却是直接激发了剩余的三张五雷符,顿时间,那怨灵就被天雷吞没,尤其是三道天雷相加,所发挥出来的威力也更大。

    那怨灵虽然被天雷吞没,但气息却未就此消失,只是略有低落而已,那怨灵显然只是受了一些伤,毕竟是相当于第二难巅峰的强者,如果换成对手是宁无缺,恐怕这天雷根本不会有什么用处。

    当雷光消散,一个身影蓦然逼近,直接一拳便朝着他打来。

    牧易也不避让,岁月竹顺势击出,这一击,是他学自墨如烟的枪法,只见岁月竹仿佛化成一杆无坚不摧的长枪,跟怨灵的拳头撞在一起。

    那拳头重重的敲在岁月竹上,牧易只觉手心大震,几乎就要握不住岁月竹,不过怨灵的拳头也在这一击下,直接粉碎。

    可惜,怨灵本身就没有真正的身体,即便整条胳膊粉碎了,也顷刻间就恢复如常,不过牧易还是敏锐的察觉到,那怨灵的气息似乎降了那么一分,显然,这种伤害对它也并不是没用,只不过想要凭此将它灭掉,几乎很难,终究还是要靠更加强大的攻击。

    只是五雷符刚刚已经全部用掉,剩下的也只有薪灯了。

    都书到用时方恨少,此刻牧易也体会到手段太少的窘境,自从有了薪灯,便成为他的底牌,而且南明离火的强大,也让他忽略了其他法术,颇有点三板斧的味道。

    但三板斧终归有用完的时候,一旦用完了,就只能跟对方拼命,一次两次还好,多了难免会失手,到时候丢掉命就太不值了。

    要如果牧易没有修炼之法也就罢了,可偏偏他身上怀有各种顶尖的御敌之术,可就是没有修炼,所谓的没有时间,实际上也只是一种借口罢了。

    比如那炼雷之术,如果练成了,不管是五雷符的威力,还是他的实力都会增加许多,可他就是因为危险,一直没有修炼,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毕竟他此刻还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险。

    可是除此以外,他当初炼化薪灯的时候,还得到了一门控火秘术,哪怕只修炼成第一转,那名离火的威力都会大增,可这门秘法,却早就被他忘掉了。

    如今才感觉到实力的不足,也才刚刚想起。

    不过这也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牧易崛起的时间太短暂了,对别人来,哪怕增加一品,也需要以年计算,如此多的时间,自然可以尽情修炼各种秘法,谁像牧易这般,半年走过别人数十年的道路,这积蓄,自然也无法跟人家相提并论。

    好在牧易有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知错就改,等这次离开后,他便准备着手修炼这些东西,一千道一万,唯有实力强大了,才能随心所欲。

    “出!”

    看着继续逼近的怨灵,牧易心念一动,那薪灯顿时出现在他的面前,同时,他的心神力量再度涌入其中,顿时间,薪灯的火苗高涨,颜色也越发的深邃起来。

    似乎从薪灯上感受到了威胁,那怨灵出现了一丝犹豫,但很快,那丝犹豫就被**跟杀意所遮掩,继续朝着牧易攻击而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