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三十一章 报应不爽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李瘸子的话让牧易愕然了好一阵,原本在他眼里,李瘸子,曲洋,还有那个北冥,两男一女,三人之间定然是一场狗血情爱,因爱成仇,却不料,原来那北冥居然是李瘸子的女儿,实在太出乎牧易的预料。

    “你是她是你女儿?”牧易诧异的看着李瘸子。

    “不错!”李瘸子点点头。

    “既然是你女儿,你还会让她成为曲洋的炼尸?看来你这个当父亲的,实在是不称职,也不知道你妻子在天之灵会不会怨你。”牧易摇摇头,现在他总算明白李瘸子跟曲洋之间的仇恨,根本就没有调和的可能。

    “你的对,我实在不配做一个父亲,更没脸去见北冥的母亲。”李瘸子面无表情的道,他的痛苦,早已经随着时间推移深入骨髓,刻在灵魂深处,每天活着对他来,都是一种折磨。

    “你相信报应吗?”牧易突然问道。

    “报应?”李瘸子抬头看着牧易。

    “对,就是报应,因果循环,你将别人炼制成战尸,报应自然就落在你女儿身上,让她成为别人的战尸。”牧易淡淡的道,他的话,让李瘸子浑身一震,却无力反驳。

    这么长时间,如果他没有想过,绝对是不可能的,但那又如何?他并非曲洋的对手,就算想要为女儿报仇,也心有余力不足,所以这些年,他一直在为报仇而努力着,好不容易看到希望,只差最后一步,却被牧易找上门来,将他重新打入深渊。

    他并不恨牧易,毕竟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他只恨自己没能替女儿报仇,杀了那个畜生。

    “哈哈,报应,这就是报应。”李瘸子仰天大笑起来,声音中不出的悲呛,甚至让一旁的念奴儿也泪眼汪汪,满脸同情的看着李瘸子。

    良久,李瘸子才收敛笑声,死死盯着牧易,“你想让你师父入土为安,必须要化解他一身戾气,在我门中有一秘法,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试一下。”

    “!”牧易冷然道。

    “那就是将你师父炼成你的战尸,然后以你们之间的联系为媒介,将他身上的戾气转嫁到你的身上,如此,你师父便可消除浑身戾气,重新化为尸体,可以入土为安,你也不用再担心尸变。”李瘸子盯着牧易道。

    “哥哥。”不等牧易话,旁边的念奴儿已经大声叫道,她虽然只是猛鬼,却也知道以自身为媒介,转嫁戾气会是一种什么后果,她生怕牧易会直接答应,毕竟她很清楚老道在牧易心目中的地位。

    “你觉得我会选择吗?”牧易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李瘸子。

    “这是你唯一的方法,除非你亲手将你师父毁掉。”李瘸子仿佛吃定了牧易,让牧易别无选择。

    “不,其实还有一个办法。”牧易摇摇头道。

    “哦,什么办法?”李瘸子不解的看着牧易。

    “其实还要多亏了你提醒,那个办法就是将我师父的戾气转嫁到你的身上。”牧易面无表情的道。

    “转嫁到我的身上?你敢吗?你就不怕我恢复自由后,一个念头让你师父自我毁灭?你敢去赌吗?”李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牧易。

    “我为什么要去赌?”牧易摇摇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李瘸子。

    “不赌?难道你打算以我女儿威胁我?”李瘸子有些不解,更有些看不透牧易此刻的想法。

    “女儿?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牧易道。

    “你什么意思?”李瘸子表情终于变了。

    “就算我相信那个北冥是你的女儿,但她现在也已经死了,如果我所料不错,一旦杀死曲洋,你女儿也会随之而灭吧?你处心积虑想要报仇,想要杀死曲洋,何尝把你女儿放在心上?而且你的腿之所以断掉,恐怕也是另有原因吧?”牧易道。

    “你胡些什么?我要杀死曲洋,自然有办法救我女儿。”李瘸子大声的反驳着牧易,只是他的声音越大,越是明他的心中没有底气。

    “姑且算你有办法吧,不过这又与我何干?其实我也没想过用她威胁你,只要将你控制,你自然会按照我的话乖乖去做。”牧易终于暴露了真正的目的。

    “将我控制?你要做什么?”李瘸子眼睛陡缩,慌忙道。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鬼奴禁制?”牧易微微一笑,只是他的笑容落在李瘸子的眼中,犹如恶魔。

    “鬼奴禁制?”李瘸子眼睛豁然瞪大,看他的表情,分明是知道的。

    “不错,正是鬼奴禁制,原本我不打算这么麻烦的,不过偏偏你自己选择如此,那也怪不得我了。”牧易淡淡的道。

    “你”李瘸子看向牧易的目光已经惊恐至极,刚刚他还一副不怕死的模样,此刻听闻鬼奴禁制后,却反而不堪起来,显然,他另有所侍,仿佛并不担心自己死去,唯独害怕被下禁制。

    “看来炼尸一脉的传承果然还有隐秘,难怪你宁死也不愿把传承交给我,估计是怕被我发现里面的隐秘吧?如果我猜的不错,在我杀你之前,你一定会祈求我将你埋了,然后假死脱身,不得不承认,你的算计很准,如非我一定要除去师父身上的戾气,恐怕就会被你得逞了。”牧易居高临下的看着李瘸子,这些老东西,果然没一个简单的。

    尤其这李瘸子,先是以自己的悲惨过去试图打动他,在发现无法让他心软后,转而求死,甚至以宝藏,还有荒林深处的秘密交换,希望杀死他以后,将他埋葬,然后施展秘法逃生,这算计果然精深,若是换了一个人,不定还真被他给得逞了。

    “不,你不能这么做。”李瘸子慌张的道。

    “为什么不能?你不是喜欢奴役他人吗?现在也该轮到你了,如此才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牧易道。

    “我,我把炼尸一脉的传承给你,我帮你把你师父身上的戾气转嫁到我的身上,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李瘸子继续着,试图服牧易。

    “晚了。”牧易摇摇头,在李瘸子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已经一指点在他的眉心,顿时间,李瘸子僵硬在那里。

    牧易也不浪费时间,咬破食指,以精血为引,在他的眉心迅速画了一个符文,如果细看,那符文有些类似奴字,来也怪,当符文画好之后,那些鲜血便一个劲的往李瘸子的眉心钻去。

    李瘸子顿时浑身抽搐起来,像是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

    不过牧易却趁机斩断一丝心神力量,然后随之手指再度点在李瘸子的眉心,那一丝心神力量便随着精血彻底没入他的眉心,随后李瘸子的眉心闪过一抹幽光,那心神力量已经彻底沉入他的识海,如八爪章鱼一般,将他的魂魄包裹。

    此刻牧易施展的便是鬼奴禁制,而且还是最霸道的那种,彻底的奴役对方,就算对方死掉,他的魂魄存亡也在牧易的一念之间,同时这种禁制让李瘸子难以生出背叛之心,哪怕有一点加害,或者违背牧易的念头,牧易都会清晰的察觉到。

    比起当初牧易在虫甲乙身上加持的禁制,还要霸道几分,更何况,牧易此刻的修为远胜当初,所以禁制的效果自然也更强,所以,李瘸子这辈子也只能成为牧易的鬼奴,永生永世无法解脱。

    身体死亡后,他的魂魄照样会转化为厉鬼,依旧是牧易的鬼奴。

    “哼,哥哥,这个人实在可恶,枉费我刚刚居然相信他的话,还同情他,没想到他是在骗人。”在李瘸子浑身抽搐之际,念奴儿愤愤不平的道,显然在为刚刚被欺骗感到不满。

    “此人的确有些可恶,而且自私自利,只不过哥哥留着他还有用处。”牧易安慰了念奴儿一句,实际上这丫头并没有多大怒气,只是发泄被欺骗的不满。

    “嗯,哥哥以后也要心,不要被他骗了。”念奴儿认真的道,她实在是觉得李瘸子太过狡诈。

    “不会的。”牧易微微一笑,被下了鬼奴禁制,哪怕生出一丝对他不利的念头他都能感觉到,所以李瘸子想要骗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相反,李瘸子的生死也都在他一念之间。

    听到牧易的话,念奴儿才放心下来,随后不再理会李瘸子,径自飞到大奴的肩膀坐下,那里似乎成为她专属的地方,平日里也多数都坐在那里。

    而大奴,却对念奴儿没有半分意见,相反,念奴儿坐在他肩膀上只让他无比高兴,就连走路也心翼翼,生怕颠到念奴儿,让牧易着实有些羡慕。

    李瘸子脸上抽动,身体不能自已,直至半晌后,才渐渐平静下来,他面无表情的跪在牧易面前,“李继拜见主人。”

    “很好,现在你可一下,转嫁戾气之法是否可行了。”牧易直接道,他控制李瘸子,归根结底就是为了老道,只要能成功,就算牺牲李瘸子,他也会毫不犹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