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三十章 李瘸子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怎么?莫非你还打算放我不成?”听到牧易的话,李瘸子自嘲一笑,显然,他也知道牧易不可能放过他,之所以这么,不过是在拿话挤兑牧易罢了。

    “放过你不可能,但可以让你少受点罪。”牧易淡淡的道。

    “少受点罪?嘿!我李瘸子一生,多少大风大浪都走过来,虽到最后折在你一个毛头子手中,可想让我求饶,我劝你还是算了。”李瘸子不屑的道,俨然一副有骨气的模样。

    “抽魂炼魄,千刀万剐,你真的不怕?”牧易道。

    “哼,任你破了天,也别想让我屈服。”李瘸子昂然道。

    “是吗?莫非你就不想报仇了?不想杀死曲洋了?”牧易冷笑一声道。

    “你调查过我?”李瘸子脸色顿时阴沉起来,能够出曲洋这个名字,显然早就对他无比了解。

    “不但调查过你,我还去过曲义庄,见识了一下那位曲洋,如今他可是活的好好的,一身实力也达到了五品,恐怕这你这辈子也休想报仇了。”牧易淡淡的道,像是没有看到李瘸子已经变得铁青的脸。

    “对了,在曲洋身边我还见过一个有趣的人,她的名字好像叫北冥。”牧易完便看着李瘸子。

    原本毫不在乎的李瘸子在听到北冥这个名字之后,浑身一颤,脸上明显流露出一丝痛苦,随后那种痛苦转变为凶戾,他身上那股恨意更是惊人。

    “看来那个北冥在你心里很重要啊,你如果我把她也杀死,会如何?”牧易像一个恶魔一样,他嘴角的笑意,让李瘸子感觉浑身冰冷,打心底发寒。

    “你到底想怎么样?”李瘸子终于还是选择了屈服,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但却无法忽视那个叫北冥,被曲洋炼制成活尸的女人。

    牧易当初在见到北冥的时候,就感觉她有可能跟李瘸子有很大关系,加上曲洋那种态度,更加让他确定心中的猜测,如今见李瘸子的模样,心中更是确定。

    想到李瘸子跟曲洋的身份,当初也算是师兄弟,那么那个女人甚至有可能是两人共同爱的女人,这种故事情节,在江湖仇怨中屡见不鲜,但也着实存在。

    “把你炼尸一脉的祭炼之法告诉我。”牧易直接道。

    “不可能。”李瘸子几乎想也未想便拒绝道,这种要求已经超出了他的底线,难以接受。

    “据我所知,你炼尸一脉如今所剩无几了吧?反正你难逃一死,何苦抱着这种观念不放?如果你肯告诉我,等将来合适,你炼尸一脉未尝没有延续下去的可能。”牧易循循诱导,他要这种祭炼之法并非为了自己修炼,而是想从里面找出彻底解决老道后患的办法,唯有如此,他才能放心。

    至于所谓给他找传人,也就只是罢了,像是炼尸一脉这种门派,断绝才是最好的结果。

    “哼,想要我炼尸一脉的传承,根本就是异想天开,就算我死了,也不会交给你的。”李瘸子断然拒绝。

    “看来那北冥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并不高啊,既然这样,那把她跟曲洋一起杀死算了,也算是为你报了仇,你放心,等她死后,我会把她跟曲洋合葬在一起的。”牧易摇摇头道。

    “你敢!”李瘸子声嘶力竭的瞪着牧易。

    “我为什么不敢?反正那个时候你早就死了,也看不到这一切了,至于我怎么做,又与你何干?”牧易淡淡的道。

    李瘸子死死盯着牧易,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牧易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除了我炼尸一脉的传承,你可以换个条件,我都答应你。”终于,李瘸子剧烈的喘息一阵,还是屈服了,正如牧易所,他现在不过是阶下囚,根本无力去改变这一切。

    只是,李瘸子的这种屈服却是有底线的,那就是不会交出炼尸一脉的传承,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有的人,将传承看做一切,甚至比生命还要重要,显然,李瘸子就是这种人。

    “好,我需要你化去我师父身上的戾气,让他人死灯灭,重新入土为安。”牧易直接出自己的目的。

    “化去你师父身上的戾气?”李瘸子诧异的看着牧易,“你可知道,你师父的尸体意味着什么?他现在已经相当于一流四品,如果再以我的秘法炼制,直接成为七品之境也不是不可能,哪怕在江湖上,也是站在巅峰的存在,你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

    李瘸子看着牧易就像是看疯子一样,似乎怎么也想不到牧易会是这种打算,甘愿放弃如此强大的助力,只为了入土为安?难道他是傻子吗?

    至少这种行为李瘸子无法认同,因为在炼尸一脉,用师门先辈的尸体炼制战尸是很正常的事情,哪怕那些师门长辈在死之前也会做好一切准备,愿意成为自己徒弟的助力。

    像牧易这种,他却是第一次见到,更难以理解。

    当然,这主要跟所处环境不同有关系,炼尸一脉,因为常年跟尸体,跟各种阴气死气打交道,所以导致神智都有些不太正常,至于人情更是淡漠无比,像他之前的徒弟都舍弃就舍弃,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只要是人就会有死穴,从他无法放开那个北冥来看,他还没有到那种彻底灭绝人性的程度,心中还有自己的坚持。

    “你只需要能不能做到吧,至于其它,自然与你无关。”牧易冷冷的道,他就算实力再差劲,也不可能去利用老道的尸体,在他看来,老道最好的归宿就是入土为安。

    “我可以帮你师父入土为安,可是想要化解他身上的戾气根本不可能。”李瘸子想了想道。

    “如果身上的戾气无法化去,又岂能算是入土为安?”牧易冷冷道。

    “就算你学了我炼尸一脉祭炼之法,也无法化去你师父身上的戾气,因为这种过程根本就是不可逆的,除非你愿意毁去你师父的尸体,让其尸骨无存,否则注定不可能成功。”李瘸子摇摇头道。

    听到他的话,牧易的脸色越发的阴沉起来,不过他还是问道:“如果由佛门高僧超度,能否化解?”

    “不能,从他成为炼尸的那一刻,那种戾气就融入到了他的骨子里,根本无法清除,所以这么多年来,我炼尸一脉的战尸只有毁灭一途,从未有过雄心入土为安。”李瘸子摇摇头道。

    牧易死死盯着他,想要找出他谎的蛛丝马迹,可最终,他的理智告诉他,李瘸子并未谎。

    “其实你也不必执着让你师父入土为安,据我所知,一些地方人死后直接一把火烧掉,也叫一了百了。”李瘸子想了想道。

    “哼,什么一了百了,不过挫骨扬灰罢了,你若想要,放心,我会成全你的。”牧易直接道。

    显然,在他心里是绝对不会接受这种办法的,让老道入土为安几乎成为了他心中的一个执念,如今老道虽然找到了,可他却发现,原本一个简简单单的愿望都无法实现,怎么能让他心安?

    对于修行中人来,一旦有了执念,就会慢慢转变成心魔,危害巨大。

    李瘸子干笑一声,却也不话了,显然他就算死了,也不想落得一个挫骨扬灰的下场,古人都讲究一个人死为大。

    像传中的秦始皇,给自己修建一个地下冥宫,哪怕死了,他也要手掌雄兵,继续称雄,而历代帝王也都会穷奢修建自己的陵墓,包括那些王公贵族都是如此,哪怕普通老百姓,也会变卖家产,置办一口上好的棺材,由此可见古人对死亡的身后事多么的看重。

    哪怕是炼尸一脉,死后尽管不葬入地下,也会让其身躯成为子孙的助力,帮助其征战,名为死亡,但某种意义上,何尝不是一种生命的延续?

    所以,对于古人来,挫骨扬灰,绝对是难以接受的。

    “既然你没办法那就算了,你放心,等你死活,我也不将你挫骨扬灰,顶多把你尸体分成几段,然后丢在荒野,至于那曲洋,我跟他也有一段仇怨,会替你把他杀了,也算是替你报了仇,而北冥,我会给她一个痛快,让她也陪你们一起死,这样等到了阴间,不定你们三人还能重聚,再续前缘也不定。”牧易深吸口气,好像不再逼迫李瘸子,只是他的话,却让李瘸子瞪大眼睛,死死盯着牧易。

    “吧,如何才肯放过北冥?除了炼尸一脉的传承,其余的东西我都可以交给你,甚至我还可以告诉你几处宝藏之所,乃至这处荒林里的秘密。”李瘸子深吸口气,缓缓道。

    “看不出来,你倒是一个痴情之人,不过你的那些宝藏对我没用,至于这荒林,你觉得我会进去吗?”牧易摇摇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我想你误会了,北冥并非我的爱人,实际上,她是我女儿,至于这荒林中,你若知道里面有什么,就不会拒绝了。”李瘸子浑身的力气像是一下子抽掉,面无表情的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