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二十九章 镇压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天咒最新章节!

    “杀了他!”

    李瘸子虽然后悔,却没有放弃挣扎,既然当初没有斩草除根,那现在弥补当初的疏忽就是,只要杀了牧易,自然万事大吉。

    所谓战尸,一切行动都在主人一念之间,此刻老道早就神智尽失,唯有一些本能存在,但这些本能,却早已把牧易忘记,所以在接到李瘸子的命令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的朝着牧易迈出一步。

    这一步落下,老道气息顷刻间大变,整个人变得死气森然,对着牧易便直接一拳。

    这一拳,又猛又快,直接将空气撕裂,眨眼便到了牧易胸前。

    如果换了没有练成琉璃金刚身前的牧易,面对这一拳,要么躲闪,要么还击,但眼下,他却选择了硬抗,他一眨不眨的看着老道,任由那一拳落在胸口上。

    不远处,李瘸子脸上已经露出喜意,还有一丝轻视,刚刚牧易出现的实在太快,以至连他都没有看清,原本还以为牧易施展了什么秘术,或者有什么依仗,如今看来,是他想多了。

    如牧易这般直接吓傻,在他眼里,自然没有丝毫威胁。

    “砰!”

    老道一拳落在牧易胸口,在那身衣服下,牧易的肌肤猛然闪过一抹金色,那一拳就像是落入了一层网中,掀起一阵涟漪,然后被彻底抵消。

    牧易身上的衣服被劲风吹起,他的身体轻微一晃,便恢复原样,脸上看不到半分痛苦,似乎那一拳并不是打在他的身上。

    李瘸子脸上的笑容僵住,旁边李沧张大嘴巴,满脸不可思议。

    “老头子,我带你回家可好?”牧易看着面前变了模样的老道轻声道,他的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声音中更是透着一股浓浓的思念。

    如果当初不是老道,他早就死在乱坟岗里了,也是老道,带着他游荡江湖,教会他读懂了生活,体悟了人生百态,也是他,哪怕死了,也早早安排好一切。

    可以,如果没有老道,也就不可能有如今的牧易,而老道在牧易心中,是师父,更是亲人。

    “不,不可能,快,给我杀了他。”

    一边的李瘸子此刻不禁大急,他大声的指着牧易道。

    老道面无表情,再度一拳打在牧易的胸口,这一次,牧易退了半步,琉璃金刚身虽然是佛家炼体神功,但牧易现在火候还太浅,只能卸掉三分之一的力,剩余的力量靠他自己承受。

    不过即便如此,这等坚固的肉身也是极为惊人的,要知道,老道此刻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四品,比曲洋还低一品,难怪李瘸子没有去找他的麻烦,只能想尽办法增强老道的力量。

    牧易对李瘸子的话置若未闻,他的心神都落在老道身上,就在老道准备继续攻击的时候,他突然取出一根银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在老道的眉心。

    尽管不愿意破坏老道的身体,可此刻老道早就成为李瘸子的炼尸,一举一动都在李瘸子的控制之下,所以牧易只能先切断老道跟李瘸子的那种联系,将老道镇压之后,再将李瘸子这个罪魁祸首斩杀。

    之所以没有先斩杀李瘸子,就是担心他在狗急跳墙的情况下命令老道自我毁灭,那样牧易就算把李瘸子千刀万剐也没有用处。

    所以他趁着李瘸子让老道攻击他,直接切断他们的联系,这样一来,李瘸子就无法继续指挥老道。

    不过想要切断这种联系也没有那么简单,否则留下这么大的一个破绽,炼尸一脉早就被人灭绝了。

    牧易手中银色的金刚杵是经过了凡亲自加持过的,可以镇压妖魔鬼怪,是牧易当初离开千鸣寺时的一个后手,如今正好用上。

    只是光凭一根降魔杵,也顶多是镇压老道一时,却无法真正切断他跟李瘸子之间的联系,那种神魂之间的联系最为隐秘,根本就无迹可寻,除非牧易以蛮横的手段,将老道的识海摧毁,但那样一来,老道体内的力量便会失去控制,跟自我毁灭没什么两样。

    降魔杵插在老道的眉心,伤口不见半缕鲜血流出,只见那降魔杵光晕流转,老道的身子也一下子被定住,再也动弹不得。

    “薪灯,现!”

    随后,牧易伸手一指,薪灯立即出现在老道的头顶,火焰轻轻摇曳。

    这薪灯原本就是老道的法宝,只不过后来被他送给了牧易,但冥冥中那一丝联系却未斩断,此刻薪灯出现,在牧易的控制下缓缓沉入老道的识海,顿时间,不远处的李瘸子身子猛地一颤,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就看到他的七窍均有黑血流出。

    “不可能,你对他做了什么?你怎么能斩断我跟炼尸之间的联系?”李瘸子状若疯狂的指着牧易,眼下的结果对他来有些难以接受,虽然牧易很强,但真正让他恐惧的却是牧易斩断了他跟炼尸之间的那种联系。

    炼尸一脉能够传承这么多年始终没有被灭尽是有一定道理的,尤其是主人跟战尸之间的联系,一旦生成,除非主人自动解开,否则再无他途,而战尸的生死也在主人的一念之间,这样即便以后战尸重新生出一丝神智,也无法背叛主人。

    只是,李瘸子怎么也没有想到,牧易凭借一根降魔杵,还有一盏不明来历的灯,就切断了他跟炼尸之间的联系,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更难以置信。

    他看着牧易平静的脸庞,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恐惧。

    老道站在那里寂然不动,但牧易心中的杀意却越发的浓烈,几欲冲出胸膛。

    “奴役我师父的尸体,今日我便让你魂飞魄散。”牧易看着李瘸子缓缓道。

    李瘸子看着牧易,然后直接转身逃跑,再也顾不得牧易为什么能够斩断他跟战尸之间的联系,眼下,能够活下来才是最主要的,否则死了,纵然有再多的不甘,也转眼成空。

    甚至此刻逃跑,李瘸子都没有顾忌身旁的徒弟,心中未尝没有打着让徒弟阻拦一下牧易的想法。

    牧易看着李瘸子疯狂逃窜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只是他并未去追赶,任由他奔逃。

    “不,不要杀我。”李沧见师父逃走,原本也想要逃的,可还不等他迈动脚步,就感觉双腿发软,甚至不等牧易动手,他就跪在了地上,并且开口求饶。

    “晚了。”牧易摇摇头,直接对着李沧一指点出,后者眼睛蓦然睁大,身上气息却迅速的消散,然后轰然倒地,死不瞑目。

    没有折磨他,已经是牧易心存仁慈,至于李沧是否无辜,在牧易看来,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就算没有老道这件事情,当初伏牛镇是死去那么多青壮年,难道都是李瘸子亲自动手?

    恐怕这里面李沧手上也沾满了鲜血,这点从他身上缠绕的浓郁怨气就知道,只不过眼下牧易所有心神都在老道身上,压根就没心思去折磨他。

    至于李瘸子,逃出数十丈后也忍不住回头,见牧易并未追赶他,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劫后余生的表情,只是他脸上的笑容还没有完全扩散开,视线就被一只大手挡住,然后胸口传来一股剧痛。

    在他整个倒飞出去的同时,看到一个大汉挡在他的面前,缓缓把手放下,在大汉的肩膀上,坐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孩。

    “为什么?”李瘸子只能在心里问道,而且他的问题也注定没有答案,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仍旧是在荒林边缘,只是他面前却换成了牧易,那个大汉站在一边,像个侍卫一样,女孩仍旧坐在他的肩膀上,满脸好奇的打量着他。

    “杀了我吧。”李瘸子在看到牧易的时候,就知道大势已去,同时他也明白自己绝无幸免,牧易是不可能放过他的。

    “想死?哪有这么简单。”牧易面色冷然的摇头,如果换成别的对手,他定然不会折磨对方,就算击败了对方也会直接给一个痛快,但是李瘸子是例外,他根本不打算轻易放过他。

    同时,牧易心中还有一些疑问没有解开,那就是关于老道的。

    此刻薪灯仍旧镇压在老道的识海里,这才让老道陷入一种寂灭的状态,可一旦他将薪灯取出,老道立即会恢复原样,而且没有了李瘸子束缚,老道只会成为一个没有神智的怪物,谁也不确定他会做出什么来。

    这种结果显然不是牧易想要的,而且薪灯也不可能一直镇压在他的识海中,可是想要老道彻底归墟,他一时间却没有什么好主意,生怕老道的身体最终会自毁,那样,除了一堆枯骨,他什么都带不走。

    当初他没有保护好老道的尸体已经枉为人徒,如果最终再让老道尸骨无存,那就真是百死莫赎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他才没直接杀死李瘸子,就是想从他那里找一个可以完美解决的办法,不过看李瘸子的模样,显然不打算老老实实的交出。

    不过这也难不倒牧易。

    看清爽的就到/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