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二十八章 终相见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等鄂圭离去之后,牧易仍旧久久不能平静,他的心中既惊讶那只强大的圣蛊,也因为即将再见到老道,虽然老道早已经死去,但他的尸体一日未找回,他就一日不能安心,如今,眼看着就要完成心愿,他也不由得多了几分紧张,至于原因,他也不清道不明。

    “老头子,你放心,这次不管谁阻拦,我都会带你回家的。”牧易坚定的道。

    明天便是五月初五,实际上,之前牧易也不知道李瘸子为何非要选在今天,不过知道了林喜那八千士兵以后,他就明白了李瘸子的打算。

    五月初五,又是端午节,按照地支推算,五月又称午月,而午时,又称阳辰,所以端午又叫做端阳,端者,初也。

    仲夏登高,顺阳在上,午日太阳行至中天,达到最高点,午时尤然,故称之为天中节,这一天,尽管算不上万鬼蛰伏,但阴气受到午时之阳压制,自然会弱上许多。

    想来那李瘸子正是因为这点,所以才会选择这一天,不过他为了报仇,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哪怕明知道危险,也要尝试一番,但在牧易眼中,这却是绝对不允许的。

    他不允许老道的尸体成为别人杀戮的工具,那是对他的一种亵渎,老道最好的归处就是葬在伏牛山上。

    第二天,一大早,牧易就已经等在荒林边缘,他藏身一棵树上,所以不用担心被发觉,念奴儿跟大奴被他安排在另一处地方,这样不管李瘸子从哪边进入,都不可能瞒得过他。

    时间缓缓流逝,牧易在树上已经呆了差不多两个时辰,如今太阳已经高高升起,却仍旧不见李瘸子的踪迹。

    如果不是详细鄂圭不会骗他,恐怕他早就怀疑李瘸子是否真的出现了,不过即便如此,他仍旧在耐心的等待着。

    又过了一阵,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牧易的视线里,那身影穿着土族人的服饰,不过却总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那种怪异便是因为他本身的气质跟服饰并不搭。

    等那身影稍微近点,牧易便认出了对方,来人便是当初那个棺材铺里的伙计,他来到荒林边,四处逛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觉后,才拿出一根手指长的哨子用力吹响。

    不过片刻,远处又多了两个身影,同样土族人打扮,前面的那个走起来一瘸一拐,后面的像根木头一样跟着。

    看到这两个身影,牧易一下子激动起来,因为这突然出现的两个身影正是李瘸子跟老道。

    数月过去,老道似乎彻底变了一个样子,他的身体看上去更加魁梧,头上早已没有了头发,不过却戴了一个帽子,模样跟有些变化,脸上就像是尊雕像,不见半点表情。

    牧易几次深呼吸,才将心中的杀意压下,此刻他虽然恨不得将李瘸子杀死,以告老道在天之灵,但他也知道眼下时机还不到,他必须保证万全,不能让李瘸子逃掉。

    因为隔着距离有些远,所以牧易无法分辨出此刻李瘸子的实力,但心一点总没错。

    “师父,这里这么偏僻,又没有人,我们用得着这么心吗?”李瘸子的徒弟见师父到来后,忍不住发着牢骚。

    “不知为何,今天早上起来我的眼皮就一直在跳,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所以不能大意。”李瘸子摇摇头道,他的脸色有些凝重,甚至不放心徒弟,自己又朝四周看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人后,才松了口气。

    “怕什么,我们有战尸,他现在已经这么强了,就算有人发现,直接杀死就是。”李沧满不在乎的道,他已经过够这种东躲西藏的日子,加上见识过战尸的厉害,所以对于师父总是这么心翼翼有些不满,觉得自己师父胆子太了。

    “你懂什么,我们炼尸一脉早已凋零,不能人人喊打,可也差不多,所以必须要心点才行,如今战尸正是最紧要关头,只要能够熬过这一关,咱们才算真正有了立足的本钱,到时候师父会先去灭了曲义庄,让那个混蛋跪在我面前忏悔,然后再重建我们炼尸一脉。”李瘸子瞪了徒弟一眼道。

    “师父,你战尸吸收了那些士兵的怨气死气,真的能达到第二难巅峰吗?”李沧这时也将目光落在身后战尸上,第二难是一个什么概念,他多少知道一些,即便在江湖上,那也能坐镇一方,一些门派,甚至只有一个刚刚达到第二难的存在,而第二难巅峰,即便不能镇压一个大型宗门,可称为中型势力还是没问题的。

    “不错,当年祖师手下那只战尸便是以此法养成,即便在第二难巅峰里,也称得上实力强大。”李瘸子满脸放光的道,看他的表情,似乎已经想象到今后仗着战尸横行无忌的画面。

    “太好了,那我们快点进去吧,只要养成了战尸,我们再也不用东躲西藏了。”李沧激动的道。

    “好,不过你留在这里,里面毕竟太危险了,即便今天是端阳节,也不能大意。”李瘸子道。

    “师父,你就让我跟着看看吧,也让我长长见识。”李沧立即道。

    “不行,你进去太危险了。”李瘸子摇摇头,从这一点来看,他还是很看重这个徒弟的,不愿意让他遭遇危险。

    两人就在交谈中慢慢接近荒林,就在这时,跟在身后的战尸突然停住,目光直直的望向荒林,更准确的,应该是望向荒林中的某棵大树。

    “谁在那里?”见到战尸的反应,李瘸子神情大变,他身子直接躲到战尸后面,满脸戒备的大声道。

    “李继,你该死。”

    随着一个冰冷,充满杀机的声音响起,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速度之快,哪怕李瘸子都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出现的。

    这身影正是牧易,而李继,则是李瘸子的真名。

    实际上,多年下来,就连李瘸子也快要忘记自己真名叫什么了。

    “你是谁?”李瘸子看着牧易眼睛陡缩,碰到阻路之人他并不担心,关键是对方一口叫破了他的名字,光是这一点,就让他知道,对方是真正的来者不善,而且也是针对他来的。

    “我是谁?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牧易冷冷一笑,然后将头顶的帽子摘下来,顿时露出一副道士发鬓。

    “你,你”李瘸子盯着牧易,好一阵之后,才像是想起什么,瞪大眼睛,伸手指着牧易,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虽然这半年多,牧易的确有了变化,但大体模样却没有变,加上牧易那独特的道士发型,让李瘸子渐渐想起了牧易的身份,当初那个道士。

    李瘸子看看牧易,又看看身边的战尸,已经很清楚牧易来的原因,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仇家还没有找上门,偏偏当初一个没有被他看在眼里的道士却找来了,而且看这个道士,似乎很厉害。

    只是,这又怎么可能?他当初觉得很清楚,半年前的牧易,只是一个不会武功的道士,短短半年,对方就变得连他也看不透,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不过认出牧易后,他多少也松了口气,毕竟当初那个道士他并未放在眼里,虽然不知道牧易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不过在他想来,只有半年的时间,牧易就算进步再快,也赶不上他身边的战尸。

    想到这里,他心中的胆气也足了不少,只要不是那些仇人,或者曲洋亲来,他便不担心。

    牧易这半年虽然在江湖上引发了阵阵轰动,闯出偌大的名头,但实际是,对于李瘸子来,牧易只是一个符号罢了,他压根就不知道牧易是谁,所以即便牧易再厉害也与他无关。

    甚至哪怕牧易站到了他的面前,他也不知道牧易姓什么,叫什么,实力如何。

    如果他知道牧易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妖道,恐怕就不会如此轻松了。

    “李继,当初你算计我,又把我师父的尸体炼成战尸,这账,今天可以好好算算了。”牧易冷冷的道。

    “道士,我看你是活腻了,当初如果不是刚刚炼化你师父,他还有几分本能在,那天晚上早就把你碎尸万段了,你又岂会有今天?”李瘸子恶狠狠的道。

    “不错,那晚放过我,恐怕会成为你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牧易冷笑,也算明白那天晚上对方为何会饶恕他,想来老道刚刚被炼制成功,还有几分本能,在李瘸子驱使老道斩杀牧易的时候,老道有些不受控制,李瘸子担心老道会反噬,所以才饶过了牧易。

    毕竟在他眼里,牧易只是一个不会武功的道士,这一辈子,充其量也只能慢慢老死,所以丝毫没有放在他的心上。

    正如牧易所,实际上他现在已经后悔了,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让徒弟偷偷返回去把牧易斩杀,如此也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了,可惜,现在来一切都晚了。/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