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二十六章 耳帮的力量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夜色中,牧易跟着癸三,来到一处依山而建的园子,土族人的建筑实际上跟汉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这处园子明显有些年岁,但并不显得陈旧,只是多了一种厚重的历史感。

    癸三带着牧易畅通无阻的进入园子,并将牧易请到一处专门会客的房间,然后朝着牧易告罪一声,便匆匆离开,显然他是要去找鄂圭,毕竟牧易的事情太过重大。

    牧易也不着急,在椅子上坐下,静静的等待。

    这一次他并未带念奴儿跟大奴,而是一个人过来,倒不是担心有什么危险,只是这种事情带着两人并不方便。

    牧易并未等太长时间,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当先一人,看其样子已经五十多岁,他身后跟着的正是癸三,虽然癸三换下了黑衣,但那双眼睛,还是那气息却瞒不过牧易。

    相比癸三的激动,鄂圭更多的是沉稳,他进来后,直接看向牧易,既没有行礼,也没有话。

    牧易同样没有话,而是跟他对视着,一时间,场面有些凝滞,倒是身后癸三有些焦急,但他却不好什么。

    “不知掌旗使的令牌何在?”终于,鄂圭率先打破这种凝滞,他紧紧盯着牧易,虽然表面上平静,但从他那不经意颤动的手指就能看出,他的内心并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平静。

    “鄂圭接令。”

    牧易着将令牌抛出,在半空中,那只朱雀再度浴火而出,最终,令牌划过一道痕迹,在鄂圭面前停住,静静的悬浮在他的面前。

    看着令牌,鄂圭脸上的平静终于一下子瓦解,他浑身激动的伸出双手,脑袋缓缓低下,“土雀堂堂主,鄂圭接令。”

    话落,令牌坠入他的手中,只见鄂圭近乎以一种朝圣的神情捧着令牌,然后跪下。

    “鄂圭见过掌旗使。”

    “癸三见过掌旗使。”

    身后的癸三也同时跟着跪下,如今有了老堂主确定,令牌再也无假,也就是,眼前之人,是真正的掌旗使使者。

    当然,不管是鄂圭还是癸三,都没有把牧易当成掌旗使,主要还是牧易太年青了,这个年纪,实力自然强不到哪里去,当一个使者都够呛,更何况是掌旗使。

    他们所拜的掌旗使实际上并不是牧易,而是那块令牌,以及令牌背后代表的那个人。

    牧易并未纠正两人,他一开始就没打算直接暴露身份,就算朱雀掌旗使的位子也只能徐徐图之,不能着急。

    “很好,看来你们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牧易点点头道。

    “属下不曾有一日忘却自己的身份,一直在等待掌旗使归来,如今总算让属下等到了。”鄂圭激动的道。

    “很好,你们的忠诚一定会得到回报的,不过我此次来,有一件任务要交给你们。”牧易直接道。

    “鄂圭听令。”听到有任务,鄂圭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

    “这张画像上的人会在五月初五这天来老司城,或许现在他就潜藏在这里,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你务必要找到他。”牧易从怀中掏出一副画像,这是他根据记忆,找人画出来了,不敢惟妙惟肖,但至少有七八成相似。

    只要李瘸子露面,那就肯定能够认出来,更何况他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腿瘸。

    “是!”

    鄂圭立即道,没有半分迟疑。

    “好了,你们起来了,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我可以回答你们一部分。”牧易将画像交道鄂圭手中,顺便也将令牌收了回来,如果不是有这枚令牌,他此行绝对要麻烦许多,如今无疑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有整个土雀堂相助,只要李瘸子赶来,牧易相信他一定插翅难逃。

    “使者大人,不知如今掌旗使何在?”鄂圭起身后,满脸希冀的问道。

    “掌旗使的行踪岂是你能打探的?”牧易看了鄂圭一眼,这一眼,他用上了心神力量。

    那一瞬间,鄂圭感觉自己像是被洪水猛兽盯上,甚至连周围的空气都冻住了,他几乎喘不过起来,整个人被浓浓的恐惧包裹。

    好在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逝,不过即便如此,鄂圭也大口的喘着气,再看向牧易的目光已经没有半分轻视,他的心中更是掀起滔天巨浪。

    鄂圭能够作为一堂的堂主,实力自然不算弱,用江湖水准来划分,那也是一流境界,只不过土族人擅长的是巫蛊之术,所以具体实力不好划分,但绝对不算弱者。

    可他刚刚他却生出一种生死不由自己掌握的感觉,而源头便是眼前的年青人,他心中自然是难以平静。

    倒是他身后的癸三没有任何察觉,只是有些奇怪自家堂主为何气息不稳,身体颤动,因为眼下时机不对,他也只能将心中的疑问压下。

    “是鄂圭逾越了,还请使者大人责罚。”鄂圭清醒之后便立即道。

    “念在第一次,就算了,不过你放心,掌旗使很快便重新登位,统领南方。”牧易看了鄂圭一眼道。

    听到牧易的话,鄂圭心中却翻过了无数念头,掌旗使重新登位,短短一句话,便暴露了很多东西,或许此掌旗使已经不是过去的掌旗使了,对此,鄂圭其实早有预料,如果不是出了意外,掌旗使也不会这么多年一直不出现。

    好在土雀堂虽然忠于朱雀掌旗使,但也不仅仅如此,在掌旗使之上还有一个帮主,那才是真正的主宰。

    不过当年帮主神秘失踪,随后才有了那场导致耳帮四分五裂的大战,耳帮由此一蹶不振,彻底转入黑暗里,等待着重新崛起的机会,如今天下大乱,正是最好的时机。

    老司城尽管地处偏僻,可也不是封锁起来不跟外界联系,就连这里的土司王,也是向如今的朝廷称臣的,不过因为特殊地位,所以土家族也有自己的王。

    “土雀堂时刻等待掌旗使召唤,重归麾下。”鄂圭立即道。

    “放心,这一天不会远了,记得我交给你的任务,等有了消息,立即通知我。”牧易完,整个人便凭空消失,让鄂圭跟癸三同时瞪大眼睛,一直到鄂圭又叫了几声没有回应之后,两人才确定那位使者大人是真的离去了。

    “堂主,那位使者大人是真的吗?”癸三忍不住问道。

    “有令牌为证,自然是真的。”鄂圭瞪了癸三一眼,然后到椅子上坐下,只是此刻他已经没有了刚刚的那种激动,脸色甚至显得有些阴沉。

    “那我们···”癸三着还四处看了一下,后面的话却不敢真的出来。

    “癸三,你也是土雀堂的老人了,难道忘了当初的誓言?”鄂圭冷冷的道。

    “属下不敢忘,既入耳帮,终生为耳帮人。”癸三立即慌忙的道。

    “嗯,你记得就好,耳帮虽然四分五裂,但那只是明面上,你可知道这么多年为何从未有人敢直接背叛耳帮吗?哪怕有些人心灰意冷离开了,可如果有一天,帮主重现,他们也必须义无反顾的归来。”鄂圭缓缓道。

    “这个,属下不知。”癸三摇摇头,他毕竟只是土雀堂的成员,离着耳帮真正的高层还有太远。

    “耳帮共有七十二堂,分布天下各地,这是耳帮明面上的里面,但耳帮之上,尚有二十四道,这是耳帮暗地里的力量,也是真正的精锐。”

    “七十二堂负责打探消息,二十四道却用来杀戮,甚至在传中,帮主身边还有一支神秘的力量,但凡有人敢背叛耳帮,不管你藏在什么地方,这支神秘力量都会将你斩杀,从来没有例外。”

    “耳帮的忠心,也从来不是嘴上的。”

    鄂圭到这里摇了摇头,脸上流露出一丝追忆,甚至还有一丝惧怕。

    听到自家堂主的话,癸三脸上闪过一抹恐惧。

    “可是掌旗使已经失踪了那么多年,有传言掌旗使已经死了,不然白虎掌旗使的人也不敢大胆的吞噬我们朱雀掌旗使的势力,就连我们也被拉拢过那么多次了。”癸三忍不住道。

    “上一代掌旗使或许已经死了,但掌旗使令牌出现,难道你还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吗?”鄂圭摇摇头道。

    “是新的掌旗使?”癸三顿时瞪大眼睛。

    “王朝都有更迭,更何况是掌旗使了,可惜啊,如果掌旗使能够早三年出现就好了。”鄂圭叹了口气道。

    “为什么早三年?难道现在晚了?”癸三不解的问道。

    “晚了,白虎掌旗使早已势成,除非帮主重现,否则朱雀掌旗使想夺回自己的势力,估计难以实现了,或许从今往后,我们朱雀掌旗使便会成为最弱的一方了。”鄂圭道。

    “就算弱点又如何?反正我们土雀堂很少跟那些人打交道,只要守好我们自己的地盘就好了。”癸三立即道。

    “如果有这么简单就好了,就怕从此以后,我们土雀堂也将不再安宁。”鄂圭完便将那张画像交给癸三,“不管以后如此,但眼下既然掌旗使有令,我们土雀堂自然倾力完成,你马上吩咐下去,发动一切暗线,留意此人,务必在五月初五之前找到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