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二十五章 土雀堂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临行前一天,大奴再次突破,达到一流三品,不过这不是关键,最主要的是他的身体再度缩,看上去只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或许会有人惊诧,但绝对跟巨人扯不上边。

    以前的大奴,身高近一丈,牧易站在他面前,还不到他的胸膛,所以大奴在人群中绝对是鹤立鸡群,可如今,随着修炼了冷雨给的炼体功法,他的身体已经缩了两次,如今牧易已经快要到他的下巴,所以哪怕大奴依旧很高,但却已经不是那么显眼,不会让人一眼就想到牧易身边的那个巨人。

    这样一来,只要牧易不是带着大奴在大街上招摇,轻易不会被认出来,无疑省去了很多麻烦。

    身体缩,大奴的实力却反而提升了许多,加上那变态的防御,如今就连念奴儿也拿他没辙,真正成为牧易身边的臂助。

    乘坐听雨楼为其准备的马车,牧易带着大奴跟念奴儿离开了沧州城,此次离开,下次却不知什么时候还能再回来,也许几个月,也许几年,也许一辈子。

    “原本你可以跟着他走的。”城门楼上,站着两个身影,其中一个笼罩在一袭宽大的斗篷里,另一个穿着淡黄色长裙,长相貌美,两人正是冷雨跟祁玉。

    “不,玉儿只想一辈子伺候楼主。”祁玉摇摇头道。

    “本座有什么好伺候的,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才好。”冷雨道。

    “玉儿不会后悔。”祁玉遥望马车离去的方向,那里早已经什么都看不到,只是她的眼睛里闪过一抹黯淡,在这一刻,她想的不是牧易,而是墨如烟离去前跟她的那句话,他是一个无情人。

    老司城,这座土族人的王城,这日清晨,迎来了三个风尘仆仆的身影。

    这三个人影,一个模样年青的道士,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还有一个可爱漂亮的女孩,正是牧易一行。

    三人离开沧州城第二天,就遭到了一次截杀,虽然敌人实力并不算强,不过牧易也知道自己的行踪泄露了,如果再坐马车,一路上难免麻烦不断,所以他当机立断,直接选择了步行,并且专门挑荒郊野岭的地走,日夜兼程,终于在五月初二这天赶到了老司城,没有耽误时间。

    这一次赶路,即便以牧易的实力,也难免有些疲惫,更何况是大奴跟念奴儿了。

    进入老司城,三人的打扮顿时显得格格不入,这里地处偏僻,而且有些排外,所以平日里很少有外人到来,即便是有,也多数穿着土家族的服饰,哪像牧易这样穿着一身道袍。

    “哥哥,他们的衣服好奇怪啊!”进城后,念奴儿拉着牧易,眼睛却四处乱瞄,那些奇异的打扮,顿时引起了她的注意。

    “嗯,这次有些失误了,我们应该提前装扮一下的,这样也不会太引起注意。”牧易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眉头不禁皱了皱,不过眼下,已经晚了,只能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

    “那我们现在去哪?”念奴儿眼中露出一丝光芒,似乎有了某种主意。

    “这里应该有客栈的,我们找一下。”牧易带着两人在城中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一家客栈,三人也暂时安顿下来。

    随后,牧易让两人留在客栈,他自己出去了一趟,等他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三套衣服,一番打扮后,三人也化成了土家族人,只要不开口,外人很难分辨的出来。

    一整天,牧易三人都未外出,而是一直呆在客栈里,看牧易的样子,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

    晚上,一只不知道从那里钻出来的飞蛾,围绕着桌子上的油灯转了几圈后,突然扑入火焰中,将火苗生生扑灭,屋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沙沙!

    一阵风吹动落叶的声音传进来。

    “既然来了何必藏头露尾。”牧易睁开眼睛,屈指一弹,一点火星闪过,桌子上的油灯重新燃了起来,再度将屋子照亮,只是此时,屋内却多了一个身影。

    来人穿着一身黑衣,就连脑袋也包裹着,只露出一双冰冷的眸子。

    “外乡人,既然你召唤我来此,就应该知道规矩吧?”黑衣人声音沙哑,听不出年纪,并且他的语气也不怎么好。

    至于一口叫破牧易外乡人的身份,无疑是在告诉牧易,你的行踪,尽在我的掌握之中,最好不要耍花招,算是一种先声夺人。

    对于黑衣人的到来,牧易丝毫不意外,甚至是松了口气,早在来的时候,冷雨告诉了他很多耳帮的事情,尤其是一些联络途径,这次牧易不仅来找老道,同时也打着朱雀掌旗使的位子。

    老司城乃土族的王城,自然也有耳帮的势力,不过这势力归属于朱雀掌旗使罢了,所以牧易上午借助买衣服的功夫,留下了联络标记,这种标记只有耳帮的人才认识。

    果不其然,晚上就有人找了过来,只要有人,哪怕是抱着敌意,对牧易来也比没有人联络好的多。

    “朱雀桥边看淮水!”

    牧易没有回答对方的话,而是直接念了一句诗。

    “辟户开门向山翠!”

    黑衣人本能的回答,直至答完后,才露出些许诧异的看着牧易,“你是朱雀旗下哪一堂的?”

    耳帮当年号称一主四使十二楼魁,二十四道,七十二堂,所以每位掌旗使下,都有三楼,六道,十八堂,牧易念的那句诗,本身就代表了朱雀掌旗使的势力,所以黑衣人才会直接问牧易属于哪一堂的。

    牧易没有话,直接掏出一块火红色的令牌,轻轻一甩,就被那黑衣人抓在手中。

    “这是?”黑衣人看着手中的令牌,双眼陡缩,那令牌上,画着一只浴火朱雀,下面刻着一个雀字。

    “怎么?不认识了?”牧易淡淡的开口,同时心念一动,只见那令牌突然从黑衣人手中飞起,悬浮在半空,接着令牌上冒出一层火焰,看上去就像一只活过来的朱雀,围绕着令牌盘旋。

    “属下土雀堂,天干癸三,见过掌旗使。”当看到令牌展现出来的异象后,那黑衣人双眼涌出一股激动,没有任何迟疑的跪在地上,用一种激动跟虔诚的声音道。

    耳帮四大掌旗使,都有各自的令牌,并且有一套特殊的激发手法,而且这种手法唯有掌旗使,或者代表掌旗使的人才懂,不过在帮内有个规矩,那就是见令如见人,只要拿着这枚令牌,就代表了掌旗使。

    这枚令牌正是牧易来前冷雨交给他的,至于令牌为什么会在冷雨手中,恐怕只有老道跟冷雨清楚,但从牧易接过这枚令牌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代表了掌旗使。

    而真正象征掌旗使位子的则是薪灯,牧易现在只是拿着令牌,狐假虎威。

    如今这枚代表着朱雀掌旗使的令牌已经消失了很久,所以对方一时间才没能认出来,加上耳帮当年四分五裂,很多人已经渐渐抛却了曾经的身份,那七十二堂,已经有大半消失在历史中。

    尤其是朱雀掌旗使的范围内,因为掌旗使多年未出现,已经呈现四分五裂之势,并且被白虎掌旗使侵吞了大半。

    不过看黑衣人的模样,却是仍旧忠诚于朱雀掌旗使,这或许跟老司城地处偏僻,很少跟外人往来有些关系,但不管如何,至少开头不错。

    “癸三,如今土雀堂还有多少人忠诚朱雀掌旗使。”牧易并未直接打出自己身为掌旗使这个旗号,除了时机未到,还有就是不想打草惊蛇,至少在老道没有找到之前,他不准备跟白虎掌旗使对上。

    如今之所以召唤对方,为的就是借助土雀堂在老司城的势力,有这些本地人,才能更好的找到李瘸子跟老道。

    “土雀堂天干一百二十人,地支两百四十人,如今只有不到百人,因为掌旗使消失太久,这些年土雀堂也渐渐衰落,能够还有这些人,也多亏了老堂主一直坚持,他相信掌旗使一定会回来的。”癸三恭敬的道,自始至终,他都跪在地上,没有半分起来的打算。

    “不到百人吗?”牧易沉吟了一下,相比巅峰时期的三百六十人,如今自然是大大不如,不过这个人数实际上已经超出牧易的预料了,他没有想都土雀堂还能留下这么多人。

    “你们老堂主可是鄂圭?”牧易直接问道,这个名字也是从冷雨那里知道的,作为朱雀掌旗使,他最起码也得对自己旗下有哪些人了解一番,不然连手下堂主叫什么都不知道,出去只会让人家笑话。

    “回掌旗使,正是鄂堂主。”癸三回答道。

    “好,带本座去见他。”牧易直接道。

    “是。”

    对于牧易的命令,癸三没有任何迟疑,因为掌旗使令牌是无法冒充的,作为土雀堂的老人,癸三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掌旗使令牌,但每个成员入堂后最先谨记的就是掌旗使的名号,跟掌旗使的一切。

    而且他们等待这一天已经等待了太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