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二十四章 墨如烟离去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当天晚上,醇亲王两大侍卫被杀死,挂在城楼门口,这个消息,转眼间便传遍整个沧州城。

    众人一开始并不知道京城来的大人物是谁,但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一阵又是刺杀,又是封城,早就让人知道那位大人物的身份,正是当今皇帝的兄弟,赫赫有名的醇亲王。

    只是没有人想到,醇亲王的两大侍卫会被杀死,尸首还挂在城门口,这无疑是在醇亲王脸上扇了一巴掌,是赤·裸裸的挑衅。

    所以众人不禁起了看好戏的心思,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希望醇亲王留在沧州城,也不是所有人都看他顺眼,尤其是那些江湖人士,个个幸灾乐祸,原本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夺取黄河古道的钥匙,可醇亲王的目的也是一样,他身边高手如云,如果有他插手,众人谁还能有机会?

    就算实力强一些,可面对整个大清朝,也顿时显得有心无力。

    所以此事一出,暗中不知道有多少人乐开了花,纷纷感激出手的那人。

    至于醇亲王,自然大怒,一时间整个沧州城风声鹤唳,而醇亲王也因此狠狠杀了一批人,算是发泄他的不满,可是一连数日,却没有半点凶手的踪迹,而他身边真正算得上高手的也只剩下那名老太监。

    再加上他忽然得到消息,牧易在北边出现,所以在权衡利弊之后,他终于决定离开沧州城,返回京城,至少在那里,没人敢对他出手,安全也能够保障。

    别看他野心甚大,可却也极为怕死,从他每次出行必定精兵护持,高手护卫就能够看出来,而沧州城中,武林人士越来越多,一副要大乱的迹象,再留在这里,恐遭遇不测,所以又过了两天,他终于还是离开了。

    醇亲王一走,沧州城差点没放鞭炮庆祝,只是别人或许不知道谁杀了他的那两名侍卫,却瞒不过听雨楼,更瞒不过墨如烟。

    在骤然听到醇亲王两名侍卫死去之后,墨如烟就想到了牧易,而事实上,也的确的牧易动的手,他决定先放过醇亲王,可是却不代表也会放过当初差点杀死大奴的两个凶手。

    所以趁着两名侍卫夜晚外出之际,他直接将两人斩杀,这两人的实力一个五品,一个六品,在江湖中也算是顶尖高手,可是面对牧易,却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被他干净利落的斩杀。

    “你要走?”

    在醇亲王离开的第二天,墨如烟也来到牧易面前向他辞别,听到墨如烟要离开,牧易有些吃惊的同时,心里也有几分不舍。

    “不错,这次瞒着父亲跑出来,本想磨砺枪法,踏入一流高手,如今也算是达成所愿,虽然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为当初死去的兄弟报仇,不过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一趟了。”墨如烟着,伸手撩了一下掉落在脸庞的头发,刻意没有去看牧易。

    “过两天我要去南边,正好顺道去一趟曲义庄,帮你把曲洋杀了,为你那些兄弟报仇。”牧易想了一下道,其实他要去南边并不顺路,不过那又如何?只要他想去,以他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轻易的将曲洋斩杀。

    “不了,这个仇我打算自己报,有他挡在那里,也能时刻的提醒我不要松懈。”墨如烟摇了摇头,这段时间,跟牧易在一起,跟大奴在一起,让她感受到一股压力。

    她知道牧易的资质,不是她能赶上的,所以虽然牧易不断进步,她也只是有些羡慕罢了,可没有想到,一个懵懂的大奴,却同样进步飞快,就连念奴儿这个丫头也毫不意外,短短时间就连续进步。

    唯有她,一直在原地踏步,不是她不努力,可她无论怎么努力都赶不上牧易,被他越拉越远,让她一度绝望。

    不过当她静下心来,仔细想了一番,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并不是她的资质真的这么差,而是她内心中始终缺少一种紧迫感,她不知道牧易为了什么,但也清楚牧易一定有他的原因,在逼迫着他不断前进。

    而大奴,也是从那次生死危机过后,才开始突飞猛进。

    就连她自己,在没有遇到牧易的那段时间,不断的挑战名家,那段时间同样进步飞快,可直至遇到牧易,让她心中有了一种依靠,再也没有了那种危机,紧迫感,所以修炼速度自然就慢了下来。

    虽然这也跟她刚刚突破一流境界,正处在一个稳固期有关系,但谁也不能否认,如果没有牧易,她的进步速度肯定会更快。

    这次,牧易要去南方,她隐约从祁玉口中知道,牧易此行危险重重,要面对很多强大的对手,以她的实力跟着去,不但不会帮到他,反而会成为累赘。

    墨如烟身为墨远镖局的少镖主,带着镖局走南闯北,心中自然有股傲气,如今只会成为累赘,她又怎么可能甘心,所以思前想后,她终于决定离开牧易,她要一个人去闯荡,唯有如此,她的实力才能快速进步,这样等将来再见面的时候,她也可以站在牧易身边,陪他一起面对那些强大的对手。

    墨如烟此举无疑是在逼迫自己,但如果没有这种一往无前的决心,她将来的成就也会止步于此。

    牧易看着墨如烟,见她眼中闪烁的光芒,终于叹了口气,他虽然没有他心通,看不透墨如烟的想法,但多少也能猜到几分,如果强留下她,或许她也会留下,但那样反而失了他的本意。

    而他也不想去勉强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这段日子的相逢,实话他很开心,他一生都没什么朋友,如今墨如烟算是走入了他的心中,成为他的朋友。

    至于两人之间那丝若有若无的情愫,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好吧,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也就不勉强你了,不过以后若是有事,记得联系我,相信你有办法找到我的。”牧易沉默了片刻,终于道,墨如烟跟祁玉成为好姐妹,只要她传信给祁玉,那么不管他在哪里,都会得到消息。

    听着牧易的话,墨如烟身体轻微的一颤,原本一直提着的心,也终于放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突然有种淡淡的失落,或许是因为牧易没有挽留她,或许是因为别的缘故。

    “我会的。”墨如烟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墨如烟的背影,牧易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出来,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应该什么,是珍重,还是留步?以后是后会有期?

    一句珍重到了嘴边反而化作一声叹息,与其后会有期,倒不如他日江湖再见。

    墨如烟离去,最伤心的却是念奴儿,她早就把墨如烟当成姐姐,如今她离开,念奴儿自然伤心极了,她让牧易留住墨如烟,可牧易却什么都没做,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离开,因此这个丫头难得对牧易发了一次脾气。

    虽然没过多久她就又凑到牧易身边,但神情仍旧显得不开心,甚至连大奴也受到了传染,毕竟墨如烟也算是跟他同生共死过,而且在一起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在大奴心目中的地位,甚至已经不下于牧易。

    “哥哥,我们以后还能再见到如烟姐姐吗?”念奴儿趴在牧易怀里,怯怯的问道。

    “当然能了,你如烟姐姐只是回家了,又不是以后不能见了,等以后有机会,哥哥带你去找她。”牧易安慰着念奴儿。

    “嗯,哥哥话要算数,我们以后去找如烟姐姐。”念奴儿很显然把牧易的话当真了,很认真的道。

    “哥哥向你保证。”

    得到牧易的保证之后,念奴儿才勉强拭去悲伤。

    不过祁玉却来骂了牧易一句不是男人,然后愤愤的走了,仿佛牧易欺负了她一样。

    牧易苦笑一声,然后自己回到屋里,开始画起符来,这次墨如烟离去,他将身上剩下的最后一张回春符交给她,留作危机时候救命,除了回春符,甚至牧易还给了她一些可以用得着的符箓。

    对此,墨如烟默默的收下,只是牧易在离去前,还要交给冷雨三张回春符,至于那一个要求,只能等以后冷雨什么时候想起来再。

    所以下午,牧易再去了一趟城外,然后才去见了冷雨,两人在屋里密探了几个时辰,等牧易离开听雨楼的时候,外面早已天黑,不过三张回春符的债已经还完,牧易手中也只剩下两张而已。

    只是这一次,让那座荒山枯萎了更多地方,那些充满死寂的地方,看上去有些恐怖,甚至一度让牧易心寒,几次犹豫要不要以后再也不用回春符,但最终都没有下定决心。

    因为一张回春符关键时刻就是一条命,面对这种诱惑,没有人愿意舍去,就连牧易也不行。

    “哎,以后只能多做点好事了,积攒一些功德了。”牧易最后在心里默默的道,只希望能够以功德抵消回春符那种冥冥中的反噬,否则将来绝对会成为一个后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