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一十六章 金刚琉璃身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时间流逝,终有分别之时,哪怕牧易再不舍,也知道自己要离开了,他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做,而且沧州城中还有人在苦苦等候,在这段时间里,他虽然让人给听雨楼捎了信,让其转告墨如烟不用担心,可时间如果太久,仍旧不好。

    再者,他的伤势已经痊愈,也不好意思再留在这里,虽然这段时间地府的人销声匿迹,但牧易仍旧感觉到对方并没有放弃,而是在等待机会。

    而千鸣寺,有了凡坐镇,加上千钟大阵,哪怕地府的人,也不愿意招惹。

    或许他们正在外面守株待兔,等着他自投罗网。

    可哪怕明知道如此,他也只能离开。

    牧易离去之时,身上多了一卷蚕丝,上面是一篇功法,一篇专门炼体的功法,是密宗的东西,了凡机缘巧合得到,如今转增给了牧易。

    这篇功法名为金刚琉璃身,属于密宗真传,据练到最高层,会形成琉璃金身,可肉身不朽,哪怕死了,金身也会长存,琉璃金身最大的能力便是刀枪不入,万物难损。

    只不过按照了凡的话,历代从未有人将金刚琉璃身修炼到圆满,这功法共有十层,为圆满之意,就连了凡至今也不过道第四层,离着圆满还遥遥无期,其难度由此可见。

    牧易资质虽然不凡,却也不敢能胜过了凡,甚至真要起来,他还不如了凡,只是他的奇遇更多一些。

    这些天论道,了凡也发现牧易堪堪达到金肌玉骨,加上牧易一再请教,他才将这篇神功相赠,让牧易都有些不好意思接受,他现在可是知道但凡顶尖功法,都有一个特性,那就是修炼的人越多,难度也就越大,甚至传中的一些功法具备唯一性,就是天地间只能有一人修炼这种功法,一旦有人修成,后人就别想入门,除非那人死亡,旁人才有机会。

    可惜这种神功都是传中的,难得一见。

    这金刚琉璃身牧易也看过,发现其博大精深,丝毫不下于本经阴符七术,甚至隐隐还要更高一筹,因为金刚琉璃身圆满之后,会肉身不朽,至于本经阴符七术,也只是凝练心神,开启五神,哪怕七术合一拥有神奇的能力,可也比圆满的金刚琉璃身差点。

    所以这金刚琉璃身的珍贵程度,可想而知,如果被江湖人知道,必然会引发一场血雨腥风,面对这种顶尖的功法,没有人会忍耐得住。

    对此,牧易无以为报,甚至他打算把本经阴符七术留下,可仍旧被了凡拒绝,用他的话,他修的是佛法,是来世,胸中五气,五神并非他的追求,修炼这种功法,对他反而有碍。

    牧易听到这番解释后,才打消主意。

    不过对于牧易来,金刚琉璃身虽然是佛家的东西,但并不妨碍他修炼,而且他的底子很好,加上有南明离火,若他肯狠下心肠,进境绝对一日千里。

    只是这样做需要牧易承受难以想象的疼痛,甚至一个不心就会真的引火*,所以牧易也犹犹豫豫,不敢一上来便如此莽撞,至少也要先修炼一段时间才可。

    对于金刚琉璃身,了凡没有藏私,将自己的经验尽皆相告,无疑省去了牧易不少的时间。

    “哥哥,我们快走吧,这里一点都不好玩。”离开千鸣寺,念奴儿才从岁月竹出来,重新融合为一,在千鸣寺这段时间,念奴儿多数时间都藏在岁月竹中,因为她不喜欢这里的气息,哪怕有岁月竹在,可面对浩然的佛法气息,她都会感觉无比压抑,浑身难受。

    当初如果不是要带着牧易来,她恐怕早早就避开这里了。

    佛法对于鬼物同样有克制之效,不然也不可能封印一只鬼王,念奴儿虽然已经是猛鬼,而且还有岁月竹,可仍旧不愿意呆在这种地方,所以一离开千鸣寺,她便像脱出牢笼,整个人顿时显得精神起来。

    “是啊,这里的确不好玩,一帮大和尚,没有半点乐趣,不过哥哥在这里可是得到了天大的好处。”牧易回头,遥遥看了一眼千鸣寺,心有感叹的道。

    他这次来当真是赚了大便宜,上一次,也因为在这里让他提前感悟到了回春符,虽然事后封印鬼王差点身死,但也收获了许多经验,对于鬼物更加了解。

    而这一次,不但养好伤,跟了凡一番论道,让他获益匪浅,最重要的是,他总算得到了炼体功法,而且还是的金刚琉璃身这种神功。

    当初冷雨赠给大奴一本炼体功法,虽然也神奇,但那上面的东西并不适合牧易,更像是专门为大奴打造,而牧易也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先修炼一下,等以后再找更好的炼体功法。

    甚至他上次在千鸣寺的时候就有了一些想法,但最终却没有付诸于口,而这次来,了凡更是干脆的赠送了炼体功法,让他得偿所愿,此间种种,难以言喻,不过他对了凡,也由衷的钦佩。

    这种钦佩并不是因为对方给了他金刚琉璃身,而是那种心境,让他望尘莫及,生出钦佩。

    “真的吗?那奴儿喜欢这里了。”念奴儿认真的点点头,似乎她的喜好都是以牧易为标准。

    “哈哈,对,奴儿也应该喜欢这里,等将来奴儿快要达到鬼王的时候,咱们再来,到时候,不定奴儿也能得到天大的好处。”牧易哈哈一笑,对着奴儿道。

    这话,并非是他自己的,而是了凡所言,了凡见过念奴儿,对于念奴儿也颇为赞赏,并言之,等她达到猛鬼巅峰的时候,来这里或许能得到造化。

    至于那造化是什么,牧易多少能猜到一些,毕竟千鸣寺下面可是镇压着一只鬼王,真正的鬼王,奴儿的造化,显然就要落在那鬼王的身上。

    “嗯,奴儿也要大好处。”丫头用力道,然后咯咯直笑,她开心的并非好处,而是因为牧易高兴。

    一个笑声苍劲有力,一个笑声清脆悦耳,不断的回荡在天地间,随着一大一两个身影远去,那笑声也渐渐消散。

    这次回去的路上,牧易并未太过着急,而是一边陪着念奴儿玩耍,一边赶路,当然他心里也没有忘记地府,心底一直在暗暗戒备着,只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地府退缩了,一路上居然没遇到任何刺杀,让牧易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这次陪同念奴儿玩耍,主要还是为了补偿她,在千鸣寺这段时间,她只能呆在岁月竹中,唯有晚上稍微出来一会,然后又钻回岁月竹,而且每次出来都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现在好不容易离开千鸣寺,他自然要补偿她一番,再者就是牧易这次回到沧州城以后,便打算闭关,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出来,所以现在提前陪伴她。

    丫头心思通透,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点,所以尤为珍惜这段时光,可是哪怕牧易一路走得再慢,两天后仍旧到了沧州城,离上次匆匆离去,只有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来,沧州城并未有任何改变,如果非要有什么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沧州城中的江湖人士似乎更多了,三教九流,武林高手,全都在这里汇聚,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只是牧易这段时间都在千鸣寺养伤,所以并不知道什么消息,心里想着回去问问祁玉或许知道一些,作为曾经的耳帮,哪怕现在四分五裂,也远不是一般的江湖势力能够相比的。

    而且,沧州城可是冷雨的地盘,这里的事情或许可以瞒过任何人,但绝对瞒不过听雨楼,这听雨楼名字起的就很妙,听雨,只是这雨不一定非是天上落下的雨,更是听语,听江湖,听天下语。

    因为牧易没有穿道袍,加上头戴斗笠,身边也只有念奴儿,所以即便进了沧州城,也没有人认出他就是最近传的轰轰烈烈的妖道牧易,更不知道黄河古道的钥匙曾与他们擦肩而过。

    牧易领着念奴儿进到城中,发现城中戒备严了许多,走到中途,正好一队精兵身披铁甲,手持长矛,轰隆隆的走过,在队伍前面,是一个骑马的大汉,威风凛凛,一路走过,让人甚至连议论都不敢有。

    一直等这队兵马离去,街道上才恢复井然,而且这才有人敢议论纷纷,通过这些议论,牧易知道那些精兵是保护京城中某位大人物的,现在那位大人物就下榻在沧州城的城主府中。

    只是那位大人的身份却五花八门,没有一个统一,唯一可以确认的一点就是,那位大人身份高贵,否则也用不着如此精兵护卫,而那位大人物来沧州据是为了某件大事,如今沧州城不断汇聚的江湖人士,便也是为了这件大事而来。

    回到上次的院,却没有发现墨如烟跟大奴,不过这里却有人留守,是听雨楼的人,见到牧易后,直接告知让牧易去听雨楼找人,于是牧易又带着念奴儿来到听雨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