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一十四章 逃亡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相比上一次,在关键时刻有冷雨救他,这一次他却只能靠自己,因为没有人再来救他。

    他能够感觉到岁月竹中,丫头想要出来的那种念头,不过还是被他死死压制住,有过一次,牧易绝对不愿意让念奴儿再帮他抵挡危机。

    所以,关键时刻牧易选择了再度使用六丁六甲符,原本他刚刚使用过一次,后遗症还没有彻底消除,不能再使用,但眼下,分明顾不得那么多了,如果再犹犹豫豫,恐怕他就要死了,而且这次他可不一定有上次的运气,所以哪怕明知道使用六丁六甲符会让他伤上加伤,可也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随着六丁六甲符使用,牧易再度感觉到一股充实的强大,面对紧追不舍的白无常,他挥动岁月竹,朝着对方打去。

    白无常没有想到这时牧易还有底牌,不过却也不甚在意,因为在他眼里,今天无论如何,牧易都只有死路一条。

    只是没有想到,岁月竹传来的力量比他想象中还要大,而且上面带着一股奇异的力量,让他身体一麻,不由的慢了一拍。

    但牧易却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直接再度施展了一张五雷符,天雷轰然落下,将白无常吞噬。

    退后的同时,牧易分明看到白无常身上冒出一层光芒,在关键时刻挡住了天雷,那光芒,跟之前黑影使用的玉佩是一样的,但威力却更强了数倍。

    “果然还有。”牧易心里暗暗道,不过他再度激发剩下的两张五雷符,顿时间,天雷滚滚,彻底将白无常淹没。

    “啊!”

    巨响中,牧易听到一声惨叫,正是白无常发出的,显然这连续的天雷,即便是他也不好受。

    等天雷消散,他的身影也再度露了出来,原本一袭白衣,现在却变得破破烂烂,脸上的面具也消失不见,露出一张消瘦的脸庞,他的眼睛细狭长,一看就给人一种阴险的感觉。

    至于他的年龄,看上去也不过四十多岁,不过到了这等境界,身体潜力被彻底激发出来,已经不能单凭外表判断年龄,或许外表看上去只有四十多,但实际有可能五六十了,这也实属正常。

    白无常披头散发,满身狼狈的盯着牧易,眼中的杀机,毫不掩饰。

    “道士,我要你生不如死。”白无常阴狠的盯着牧易道。

    “这种话我听多了,有本事你就杀了我。”牧易却是不屑,每个对手都会这句话,可他现在仍旧活的好好的。

    而且现在白无常已经受伤,虽然没有他严重,但也给了他机会,所以他不浪费时间,直接朝着白无常冲去。

    白无常没有想到牧易不但不逃,反而嚣张的对他出手,心中不由更怒,对着牧易便一拳打下。

    牧易毫不避让,甚至坦然迎上,他能够看到嘴角露出的那一丝不屑,似乎在笑他自不量力,可是牧易脸上却始终冷静,不见半点慌张。

    在两个拳头即将撞上的时候,牧易眼睛一瞪,他的拳头上突然冒出汹涌的火焰,颜色变得更加深邃。

    之前牧易一直没有用薪灯,为的就是眼下这一刻,唯有对方措不及防下,南明离火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这一次,牧易没有保留,全力激发薪灯,南明离火迎风而涨,瞬间便将白无常一条胳膊包裹。

    而白无常也没有想到牧易还有这等底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右手已经被南明离火所吞噬,不过这白无常也当真不凡,临危不乱,关键时刻硬生生将自己右手砍掉,只见那条手臂不等落下地上,便化为灰烬。

    南明离火的霸道可见一斑,如果没有他当机立断,恐怕连他整个人也会被吞噬,那个时候将难逃一死。

    所以看到这一幕,哪怕白无常也摸了一把冷汗。

    牧易却趁着这个时机再度猛攻,想要彻底将白无常杀死,反正已经得罪,不如斩草除根的好,否则面对一个第二难巅峰的存在天天惦记,恐怕真的吃不好睡不香。

    就算他不在意,可是他还有朋友,墨如烟跟大奴可抵挡不了他的偷袭。

    所以牧易打断彻底将对方留下,可没想到,这个时候白无常却转身而逃,瞬间将速度发挥到极致,让牧易根本无从追起。

    看着白无常的背影几个闪烁便消失在黑夜中,牧易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追去,毕竟他此刻用了六丁六甲符,有时间限制,一旦没有杀死对方,等到自己无力的时候,反而会成为案板上的鱼肉。

    “可惜了。”牧易在心底暗道可惜,这次趁其不备,才一举重创了对方,下次如果对方有所准备,便再也别想有这种收获,而且这个消息恐怕地府的人也会全部知道,即便再来人杀他,也会防备着他的南明离火。

    要是一般的高手他也不惧,但如果是黑无常,或者其他的高手,就不得不心了,而且按照白无常的话,地府中能胜过他的还有好几个,这话显然不是随口,就算白无常之前看了他,也不能因此大意。

    牧易最终看了一眼白无常消失的地方,然后转身离去,他离去的方向并不是沧州城,这个时候回去,只会拖累了墨如烟他们,而且到沧州城的距离也更远,所以牧易返身往回走。

    在牧易离去差不多一炷香,白无常再度回到原地,他脸上因为杀机变得扭曲,只是一时间却找不到牧易离去的方向,只能恨恨的离去,原本以为是一次轻松的任务,还能获取一件灵物,却不料直接阴沟里翻船,差点把自己给折进去。

    这种大亏,即便是白无常一生中也少有,尤其是还是折在一个毛头子手中,若是传出去,他定然会成为笑话。

    “牧易,希望你不要那么快落在我的手中。”白无常自语的道,随后也消失不见,失去了一条胳膊,对于他这等高手影响还是很大的,他现在不过暂时止住伤势,想要断臂重生,几乎不可能做到,除非他选择炼尸一脉,或者得到某种天材地宝才可以,但那等东西,又岂是他能得到的?

    尤其是少掉一条胳膊后,他的实力必然会下降不少,眼下的关键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地位,不要以为地府中就没有争斗,窥视他这个白无常的大有人在,只不过平日他实力高,可以镇压罢了,但如果伤势一旦传出去,必然会有人按耐不住,这种事情哪怕是府主也不会过多插手,一切都看自己的。

    没有足够的本事,是无法坐上高位的。

    黑白无常如此,鬼属如此,就连府主也是如此,如果有人的实力超过府主,是可以取而代之的,不过历代以来,虽然黑白无常偶尔换人,但府主却从未有过更迭,府主的强大,远超想象,足以镇压一切。

    牧易激发神行符,一直逃离十几里后,才解开六丁六甲符,顿时间,强大的力量如潮水般散去,一股不可抑制的虚弱立即传来,甚至那种虚弱也是前所未有的,毕竟之前他的后遗症就还没有过去,眼下叠加,难受的他几乎要昏迷过去。

    好在他的意志坚韧,才没有晕过去,不过却再难压制住伤势,直接连喷出几大口血。

    之前被白无常一拳打中,一股劲气进入他的身体,当时激发了六丁六甲符,暂时将那股劲气压制住,但现在,却再难压制,那些劲气再度在他身体中破坏,蛮横霸道的想要摧毁一切。

    “可惜没来得及画张回春符。”这个时候,牧易才知道回春符的重要性,如果眼下有一张,就算不能顷刻间治疗好伤势,但也能恢复大半,也不至于伤的如此之重。

    但现在这一切都晚了,别他什么都没带,就算带了符纸跟符笔,以他现在的状态,也不可能画得出来,看来以后还是多准备两张,哪怕为此付出一定代价,可相比而言,还是值得的。

    “哥哥。”

    在牧易吐血的时候,念奴儿从岁月竹中飞出,并且直接跟岁月竹融为一体,急忙的扶住牧易。

    “我没事,此地危险,我们先离开这里。”牧易看了念奴儿一眼道。

    “我背着哥哥。”念奴儿二话不,便钻到牧易的身下,别看她个子,但好歹也是猛鬼,并且相当于四品,背牧易实在太轻松了。

    这个时候,牧易也没有逞强,任由念奴儿将他背着,不然他的伤势根本跑不快,万一白无常再追上来,就真的只能饮恨在这里了。

    牧易指挥着念奴儿,两人一路逃遁,最终来到千鸣寺,这也是牧易一开始的打算,毕竟眼下还不能回沧州城,而他又受伤不轻,想要安全的养伤,只能来千鸣寺,相信了凡一定不会将他拒之门外。

    果然,了凡一见牧易重伤,二话不便将牧易带到密室,亲自检查了一番后,给牧易服下一粒丹药,

    丹药入肚,顿时间化作一股热流,开始在牧易胸口流转,那股劲气在热流下,纷纷泯灭,也让他的伤势立即稳定下来,牧易充满感激的对了凡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入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