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零五章 捕捉猛鬼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西郊这片乱坟岗占地极广,最深处一些破败的坟墓甚至可以追究到百年前,日积月累下,谁也不清楚这里到底埋葬了多少枯骨,积攒了多少怨魂。

    对于普通人来,这里就是禁地,尤其是晚上,如果有人从这里经过,必然会被勾走魂魄,生死两难,所以老一辈便会口口相传,禁止来到这里。

    上次牧易虽然来过,却因为冷雨的缘故,所以并未深入其中,但也能够隐约感觉到里面藏着一些强大的鬼物,至少也是猛鬼级别,至于鬼王,却是不可能,这里的火候终究还是差点,不可能孕养出真正的鬼王。

    而且鬼王的形成天时地利缺一不可,其难度比修行者踏入第三难还要难上许多,毕竟这里是阳间。

    原本,牧易身上的气息压制了一些鬼物,让其不敢轻举妄动,只是他的话,却一下子激怒了这里所有鬼物。

    鬼物本就恣意行事,没有畏惧之心,更瞧不起人类,此刻被牧易挑衅,自然不会忍耐,随着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一只只强大的鬼物从地下钻出,将牧易围困在中间。

    这些鬼物中间似乎有一个领头的强大的鬼物,此刻躲在暗中窥视,显然,这只鬼屋的智慧不容觑。

    “看来你们是不愿了。”牧易冷冷的扫了诸多鬼物一眼,眼前的鬼物虽然多,但都是孤魂野鬼跟厉鬼,相当于第二难的猛鬼却没有出现,不过这也正常,猛鬼毕竟已经拥有了神智,实力强大,即便在这乱坟岗中,也绝对是最顶尖的,必然属于头领一级。

    此刻暗中窥视的鬼物便是一只猛鬼,周围的厉鬼全是它的属下,不过眼前的这些鬼物只是乱坟岗中的一部分,更深处还藏匿着更强大的鬼物,只是猛鬼级别的,绝对不止三五个。

    因为牧易在刚刚进入这里的时候,感觉到最深处传来一丝心悸,这也是他没有上来就大开杀戒的缘故,可惜,眼下看来终究还是要动手的。

    牧易话落,暗中窥视的那只猛鬼发出一声尖啸,然后周围的厉鬼纷纷朝着牧易扑来。

    如果换成普通的一流高手,面对如此多的厉鬼必定会心生畏惧,导致手忙脚乱,而且鬼物身体虚幻,普通的攻击很难伤害到,想要击杀鬼物,必定要全力出手,如此一来,消耗必定加速。

    那暗中的猛鬼显然就是打着这个主意,而且很显然,它曾经围杀过一流高手,所以做起来驾轻就熟。

    只可惜,它这一次遇到了牧易,虽然牧易不是专门捉鬼的天师,可一身所学,皆克制鬼物,不管是五雷符,还是斩妖符,亦或是薪灯,乃至岁月竹,样样都是鬼物的克星。

    不过牧易担心一下子表现的太厉害会吓跑那只猛鬼,乃至惊扰到乱坟岗最深处那个存在,所以并未展现出全部实力,甚至显得有些狼狈,但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厉鬼死在他的手中。

    牧易利用岁月竹一边斩杀,一边悄悄吸收,只可惜厉鬼等级太低,远远不够岁月竹吞噬,除非眼前的厉鬼能够多出十倍,甚至是百倍,才差不多。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斩杀几只猛鬼,如此才是最快的方法,不过眼下却需要时机,先得示弱才行,否则一旦见势不妙,那只猛鬼是不会出现的,而且贸然惊动最深处的那个存在,牧易估计自己也讨不了好去。

    如果他来这里为了历练,肯定不会如此麻烦,直接引出对方就是了,即便不敌,也可以逃走,但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念奴儿恢复,吸收足够的鬼气让其来重新凝聚身体,所以不可能肆意妄为。

    在一只只厉鬼的围攻下,牧易渐渐显得手忙脚乱起来,气息也明显粗重,甚至几次不心被厉鬼从背后击中,受了些轻伤,他的脸色已经苍白,嘴唇发紫,这是鬼气入体的征兆,一切仿佛牧易真的情况不妙。

    虽然牧易摇摇欲坠,可周围的厉鬼也在迅速减少,很快就只剩下几只,而牧易的情况也更加不妙起来。

    终于,牧易施展了一记绝招,将几只厉鬼全部灭掉,而他也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半跪在地上,他的脸色苍白如纸,嘴唇紫的发黑。

    “桀桀!”

    随着一个阴森恐怖的声音,一道黑影从地下钻出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牧易。

    这个黑影正是之前一直躲在暗中窥视的猛鬼,只是因为它躲在地下,所以牧易只能用这种方法把它引出来,否则他一出手就将所有鬼物灭掉,这只猛鬼打死也不会出来的。

    “猛鬼?”牧易装作虚弱不堪的样子看着半空的黑影。

    “不错,道士,杀了我这么多属下,我一定会把你的魂魄抽出来,让你生不如死。”半空中,那只猛鬼开口威胁着,实际上,它这是心谨慎,不然早就把牧易扑杀了。

    显然,它怀疑牧易还有后招,因为它隐约感觉到一丝危险,却不知这危险来自何处,到底是眼前的道士,还是他有同伴?

    “胡吹大气,有本事你下来试试。”牧易努力站起来,一副还有底牌的模样看着头顶那只猛鬼。

    “哼,你以为这样我就会上当吗?”猛鬼冷笑一声,却不上当。

    牧易听到猛鬼的话,眼睛深处闪过一抹欣喜,却被他尽力的隐藏着。

    “好个狡诈的道士,看我吃了你。”牧易自以为隐藏的很好,但却被头顶的猛鬼看在眼中,再感受牧易的气息,分明就是外强中干,他顿时明白自己差点被牧易骗过去,当即就朝着牧易扑来。

    这时,牧易突然掏出一张符箓,并且哈哈大笑,“你上当了。”

    那猛鬼原本就心怀戒备,此刻见到牧易掏出符箓,顿时化成无数黑影朝着四周散去,而牧易却趁机转身而逃的同时也激发了那张符箓。

    那是一张驱邪符,一道白光笼罩着牧易,顿时让他速度大增。

    “啊,道士。”

    在牧易逃跑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愤怒的吼声,显然,那只猛鬼发现自己被牧易骗了,当即不顾一切的朝着牧易追来,此刻它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牧易的魂魄抽出来,一定让他生不如死。

    猛鬼的速度何其快,只是一闪,就已经来到牧易的身后,此刻出现的也是它的真身,一只黑爪钻出,朝着牧易后心抓去。

    直到这时,牧易嘴角才露出一丝微笑,他猛然回头,手中绽放出一道耀眼的白光,然后将猛鬼吞噬。

    一声嘶吼,猛鬼的气息迅速衰弱,等白光散开,猛鬼已然消失无踪。

    牧易长出口气,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满脸劫后余生的模样。

    “哼哼,就算你是猛鬼又如何?还不是在师父的斩妖符下魂飞魄散?”牧易喃喃自语,刚刚他激发的的确是斩妖符,却不是什么师父的,他只是故意这么,实际上,那只猛鬼已经被他悄无声息的收入岁月竹中。

    但一只猛鬼根本就不够,所以牧易只能不断装弱,将一切弄成看似险胜,唯有如此,隐藏在暗处的那些猛鬼才会忍不住诱惑出来杀他,而他也可以借这个机会多捉几只猛鬼。

    “不行,师父此地危险,这次瞒着他老人家偷偷跑出来已经不对,必须赶紧离开这里。”牧易环顾四周,声嘀咕着。

    随后他爬起来,快速朝着乱风岗外奔去,看他的架势,分明就是要彻底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在牧易快要离开乱坟岗的时候,突然朝前一扑,在地上滚了两圈,同时,他的身后冒出一道黑影,其气息赫然也是一只猛鬼。

    感受到这只猛鬼后,牧易心中冷笑一声,这乱坟岗大很大,但也很,至少他之前的举动肯定无法瞒过这些猛鬼,加上他刻意表现,总算让暗中的猛鬼相信了他。

    猛鬼虽然拥有神智,聪明程度丝毫不下于人类,但论起狡诈来,却远远不如。

    牧易跟着老道行走江湖多年,对于人心的把握更是无比精通,虽然这次针对的是猛鬼,但实际上区别并不大。

    “猛鬼?”牧易惊呼出声,却已经快速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箓,并且直接激发。

    只见一道白光一闪而逝,直接撞上那猛鬼,措不及防下,这只猛鬼顿时吃了个大亏,身子一下子虚幻了不少,牧易趁机甩出岁月竹,将其吞入其中。

    然后,牧易头也不回的往外逃去,这一过程兔起鹘落,快的令人反应过来。

    一直等牧易奔出十几丈后,乱坟岗深处才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这气息浩瀚森然,比之宁无缺或者冷雨都要强上一筹,不过却还没有达到第三难的程度,估计跟许海在伯仲之间,显然这是一只无比强大的猛鬼,只差半步就能成为鬼王。

    但这半步却如同天堑,难以跨越,所以只能躲在这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这次牧易进来并未逃过它的注意,只不过在它眼中,牧易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卒子罢了,根本引不起它的兴趣,哪怕牧易之前施展诡计,杀死了一只鬼王也不例外。

    但问题是牧易最后的表现,无疑在挑衅对方,连续有猛鬼被斩杀,已经超出了它的底线,同时,它也看出岁月竹是一件宝物,动了念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