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零四章 夜访乱坟岗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

    墨如烟看着推门而入的身影,一下子僵在那里,虽然察觉到有人偷窥,却怎么也想不到那人会是牧易,之前牧易逃亡在外,她心里一直担忧,只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实力太低,帮不上什么忙,所以这段时间来,她都在刻苦修炼,为的是能够帮到牧易。

    虽然她每天都在期待牧易回来,可次次都是失望而归,她多次找到祁玉,想要知道牧易的消息,但每次得到的都是失落。

    因此,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忽然有一天,牧易会自己回来了。

    大奴在墨如烟刚刚出声的时候就已经一副随时都会扑出去的样子,此刻见到牧易,他毫不迟疑的大步来到牧易身边,虽然不会话,但他激动的神情却足以明他此时的心情。

    “嗯,不错,总算没有偷懒。”牧易拍了拍大奴的胳膊,以他的身高想要拍到肩膀,还是一件难事。

    大奴听到牧易的话,咧嘴直笑,不过目光不时看向岁月竹,显然他更想见到念奴儿那个丫头。

    “奴儿正在闭关修行,最近一段时间出不来。”牧易道,他知道念奴儿在大奴心目中的地位,故而选择了欺骗。

    毕竟越是老实人有时候执拗起来越是可怕,像大奴这种一根筋的更是如此。

    “你回来了。”墨如烟轻轻上前,原本有千言万语,此刻只化成这三个字,只是一双眸子专注的盯着牧易,似乎想要将牧易的样子彻底看清楚。

    “嗯,这段时间多亏你照顾大奴。”牧易对着墨如烟点了点头,朋友相见,他心中也甚为开心,只是看着墨如烟的眸子,他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丝异样,不过也转瞬即逝。

    “这点事无足挂齿,只是你这段时间如何?有没有受伤?”墨如烟关心的问道。

    “虽然狼狈了点,倒也不曾有事。”牧易道。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噗嗤一声,转身看去,只见祁玉正捂嘴轻笑,她的眼睛更是不断在牧易跟墨如烟身上徘徊,见两人望来,更是似笑非笑。

    “有趣,实在太有趣了。”祁玉一脸暧昧的道。

    “玉儿姐姐。”墨如烟脸色一红,娇嗔的看着祁玉,她这种女儿姿态却是第一次呈现在牧易面前,煞是好看。

    墨如烟跟祁玉同龄,但祁玉要大两个月,牧易这段时间不见,墨如烟经常去找祁玉,一来二去,两人也渐渐熟悉起来,加上两人的性格都不错,所以渐渐成了好友,祁玉偶尔也会找墨如烟一起逛街,只是因为牧易一直没有回来,所以墨如烟的兴致一直不高。

    对于墨如烟的心意,祁玉自然明白,所以才有了此刻的取笑,让墨如烟大窘。

    “好好好,我不了还不行吗?”祁玉着看了牧易一眼,似乎想要把牧易看透。

    对于牧易,祁玉一直很好奇,当初冷雨将她送给牧易,她虽然不愿意,但被牧易直接拒绝,对一个向来自信的女人来绝对难以接受,就算没有生出敌意,印象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牧易身为朱雀掌旗使,加上他做的那一桩桩事情让祁玉颇为好奇,所以自然而然对牧易多了一些关注。

    “多谢玉儿姑娘。”牧易被看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道谢。

    “无妨,我跟如烟妹妹一见投缘,照顾她也是应该,你刚刚回来,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告辞。”祁玉完,又拉着墨如烟了一会悄悄话才离开。

    牧易回到屋里,看大奴闷闷不乐,却也没法,毕竟现在念奴儿沉睡,他就算有心也无力,不过他决定等晚上去一趟西郊乱坟岗,那里孤魂野鬼不少,甚至还有厉鬼,乃至猛鬼,可以提供鬼气,让念奴儿醒来,重新凝聚身体。

    随后墨如烟进屋,问起牧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牧易没有隐瞒,但也只挑拣了一些事情告诉她,听到牧易被宁无缺追杀,好不容易才逃脱,墨如烟更是心惊不已,不过好在牧易最终还是回来了。

    只是明天就要再度离开,去救那什么知府女儿,墨如烟倒是想跟着,不过还是被牧易拒绝了,他去严府只是为了救其女儿,等此事一了,自然就会回来,实在没必要带着墨如烟让其饱受奔波之苦。

    如果不出意外,接下来一段时间,他恐怕都要呆在沧州城了,他的实力还是差了一些,如果能在去南边之前再开一两个命轮,此去把握也会大增。

    毕竟他现在身份已经有所不同,那薪灯他断然不会交出去,先不那是老道交给他的,就算没有老道,光是薪灯此刻功效,他也不可能交出去。

    所以他只能接任朱雀掌旗使一职,这样一来,恐怕从此麻烦不断,他若想成为真正的朱雀掌旗使,而不是一个傀儡,必然需要面对一些困难,光是那位白虎掌旗使就无法避免。

    冷雨实力都是第二难巅峰,那位白虎掌旗使的实力想必也低不到哪里去,所以牧易必须要心行事,万不可大意。

    而且这江湖的水远比牧易想的要深一些,随着乱世降临,也必然会更加浑浊,虽然可以明哲保身,但有时候你不去找麻烦,偏偏麻烦会找上你,端的是身不由己。

    而冷雨也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知牧易,听到有人逃出来,并且差点把两人杀掉,牧易也是惊了一身冷汗,按照时间推算,当时出来的应该就是钱不通。

    只是没有想到他不但未死,反而实力大增,尤其是按照冷雨所言,他似乎可以驾驭一丝天地之力,这更加匪夷所思,所以牧易思来想去,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真正的钱不通已经死了,并且被人占据了身体。

    现在想来,那东西应该就是中间那条通道里的罪魁祸首,见势不妙后,直接附身到了钱不通的身上,并且关键时刻选择了夺舍。

    虽然现在的钱不通实力大增,牧易却也并不畏惧,一来夺舍没有那么简单,想要恢复到巅峰更是艰难,再一个,他现在也非当时,哪怕对方恢复了,并且来找他报仇,他也不惧。

    至于地府,却好像一下子销声匿迹,对于鬼九,鬼四等人的死亡也好像忘却,居然一直没有上门寻仇,让牧易松了口气,他倒不是怕了对方,而是担心墨如烟跟大奴,毕竟以两人的实力很难躲开地府的暗杀,尤其是地府前三位的王牌,就连他也不敢必胜。

    当初鬼四的难缠他已经体会过了,即便他实力大增,也不敢觑对方,而且地府中除了鬼属,还有黑白无常,甚至还有府主。

    即便冷雨提起地府的时候也神情凝重,地府的实力可见一斑,牧易自信,却不是自大,他不认为地府就会真的忍下这口气,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否则地府的威严也将轰然倒塌,之所以没出手对付墨如烟,要么是因为冷雨,要么就是守株待兔,等待他这个真凶露面。

    所以牧易回到沧州城后,也一直暗中戒备着,以防地府的人突然发难。

    除此以外,最近一段时间沧州城倒也平静,只是在这股平静之下,一股暗流渐渐涌动,即便是墨如烟这种不太关心江湖事的人都能隐约感觉到,可见大乱真的不远了。

    一旦紫禁城那位老佛爷有什么举动,或者某些野心之辈站出来,便是真正的天下大乱,从此民不聊生。

    有句话叫做宁做太平犬不做乱离人,也出了多数人内心的写照,天下大乱苦的终究还是那些百姓。

    一整天,牧易都呆在院子里,哪都没去,不时指点一下大奴,墨如烟却未再炼枪,她的境界巩固,短时间内难以提升,所以并不着急,劳逸结合,才是上法。

    晚上,牧易交待了一番,便飘然出城,如一道轻烟,来到乱坟岗。

    此刻头顶残月,乱坟岗中显得鬼气森森,里面不时有鬼火升起,复又熄灭,过会又在另一处燃起,就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在玩闹。

    并且这里不时有冷风吹过,发出呜呜的声音,就好像有鬼在哭泣,如果换了一般人,光是这种声音都能吓得够呛,何况那不时燃起的鬼火。

    不过对于牧易来,这些却什么都不是,哪怕有一群孤魂野鬼,他也弹指皆灭。

    牧易看了一眼乱坟岗,身子一晃,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在深处,他踩在一块墓碑上,居高临下,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暗中正有不少目光注视着他,随时择人而噬。

    如果不是畏惧他身上的气息,恐怕早就一拥而上了。

    “我知道你等鬼物生前或有冤屈,或有各种悲惨无奈,哪怕身为鬼物,也多有不易,所以这一次,我也不愿多造杀戮,只要你等乖乖贡献一半鬼气,功成之后我便离去,绝不再打扰。”

    牧易声音虽然不大,却哄传四方,覆盖整座乱风岗,只是他的话却像一下子犯了众怒,捅了马蜂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