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百章 回沧州城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第二个选择。。。”

    牧易深深看了严晴一眼,“其实我觉得你应该选择第一个。”

    “道长。”严立一惊,顿时更加紧张起来,如果连牧易都希望自己女儿转世投胎,那么第二个选择肯定不会好。

    “还请道长告诉女子第二个选择。”严晴却坚定的道,似乎认定了第二个选择,因为一旦转世投胎,前尘往事将与她无关,那个时候是生是死,又有什么意义?

    “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便告诉你第二个选择,这第二个选择自然是可以让你留在阳间,并且神智无损,只不过从此以后,你恐怕只能与黑夜为伍,并且每天都要经受一次烈火焚身之痛,这种痛苦便是心智坚韧之辈都难以忍受,何况一个娇滴滴的女子,而且作为强行留在阳间的代价,你死后将魂飞魄散,再也没有转世投胎的机会,你确定要选择这第二个吗?”牧易问道。

    “不,不可以。”还不等严晴话,严立就已经大声喊道,他原本就没有照顾好女儿,绝对不愿意再看到女儿承受这种痛苦,他宁愿将所有痛苦都一个人承担,也不愿意看着女儿遭罪。

    更何况死后魂飞魄散,再也无法转世投胎,这是多么重的惩罚?甚至严立心中都在发颤,若结果真是这样,他还有何脸面下去见妻子,见列祖列宗?

    “道长,我愿意。”严晴的声音随后响起,却是截然不同的选择。

    牧易诧异的看着她,只见她神情坚定,似是早已下定了决心,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留在阳间。

    “胡闹。”严立气极,大声呵斥。

    “爹爹,女儿知道自己的选择意味着什么,这一年多,女儿虽然被封印在画中,不能出来,那种痛苦堪比任何折磨,女儿甚至想过放弃,可是只要一想到爹爹,女儿便不觉得苦了,好在上天垂青,终于让女儿有了可以选择的机会,所以还希望爹爹能成全女儿,区区烈火焚身,女儿一定能抵抗得住。”严晴看着自己父亲道。

    “可是···”严立仍旧想要什么,可当他看到女儿那双眼睛的时候,心底一颤,剩下的话再也没有出来。

    “道长,我听闻世间有许多鬼物,可它们为何能留在阳间?”一旁,许采薇忍不住问道。

    “阳间有阳间的法则,没有人可以违背,大道五十,天衍四九,给众生留了一线生机,让鬼物可以留在阳间,但却需要付出代价。”

    “人死之后,魂魄受到召唤,会进入阴间,可是如果有人死的不甘,凝聚了强烈的怨气,便可短暂的在阳间停留,并且因为一丝执念,他的记忆会消散的很慢,但到了最后,仍旧会变得浑浑噩噩,成为孤魂野鬼,至于时间长短,要看执念的强大与否、”

    “成为孤魂野鬼以后,便可滞留在阳间,但这个时候因为没有记忆,没有神智,只能凭借本能行事,世人所见鬼物,多是这一类,或者刚刚死去,心存怨气的鬼物。”

    “鬼物在阳间,经过诸多磨难,同样可以修行,或许多年以后会成为厉鬼,而厉鬼,虽然仍旧没有神智,但却已经很强大,可以遵循本能行事,甚至少数厉鬼可以想起一丝过往的记忆,但也仅此而已。”

    “鬼物的修行虽然困难,但上天也没有完全闭上这扇大门,甚至一些厉鬼机缘巧合能够重新凝聚神智,记起曾经过往,这个时候,鬼物可以称之为猛鬼,其实力强大无比,勉强可以在白天出现,虽有一定影响,但猛鬼已经可以坐镇一方,不惧人类围剿。”

    “猛鬼之后是鬼王,之前占据严晴姑娘的那一缕分魂,便是来自鬼王,虽然不知道她为何留下你的魂魄没有吞噬,而是封印在画中,但想来肯定是有原因的,可惜现在已经无法探究这个原因了。”

    “不管是孤魂野鬼,还是鬼王,只要在阳间,就需要遵守阳间的规则,可惜这世间能够成为孤魂野鬼的都是少数,大部分却是直接魂飞魄散至于严晴姑娘想要强行留在阳间,又不想失去神智,如果没有付出,又怎么可能。”牧易到最后摇了摇头,实际上,能够让严晴留在阳间,他也费劲了心思,他的那些后果,已经是尽可能轻的了。

    若是换个人来,想要将严晴留在阳间,恐怕会更难,至于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将她炼制成鬼属,但那样,她的神智一样无法保留,顶多会有残留一些本能。

    牧易在话的时候,几人都聚精会神的听着,直到这时,他们才明白,原来鬼物也是分等级的,而且里面还有这么多隐秘,至于许采薇,再也不出之前那般幼稚的话语,而且她已经明白,如果没有牧易,恐怕严晴连这个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甚至相比魂飞魄散,烈火焚身也不是不能忍受。

    “道长,我愿意选择第二条路。”严晴也挺的仔细,却也更加坚定起来,一年的磨难,让她意志更加坚定,一旦决定了某件事情,自然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而且看严立在一旁叹气的模样,显然是无法劝服严晴。

    “好,给我两天的时间准备,这两天,你可以暂时居于画中。”牧易点点头,严晴虽然不能在阳间久待,可两天还是没有问题的。

    “谢谢道长。”严晴再度朝着牧易拜下。

    “道长如果需要什么,尽可言明,就算倾我所有,也绝不会推辞。”严立严肃的道。

    “倒也有几件事情需要麻烦严知府。”牧易也不客气,直接道。

    “道长尽管言明。”严立道。

    “我需要一些东西,最好快点准备好。”牧易着报出一些东西的名字,严立一一记下,然后马上吩咐人去办,甚至不管此刻是否已经夜晚,更不管那些店铺是否已经关门。

    既然有严立,牧易自然不会舍近求远,除了一样东西外,其余的都交给了严立去办。

    而他之所以是两天时间,主要是为自己预留的,他需要一样东西,而那样东西普通地方未必会有,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一处地方便有他需要的东西,两天时间是用来赶路的。

    晚上,牧易没有停留,直接离开,步入苍茫夜色当中。

    而在这夜色里,牧易恍若一道影子,瞬息远去,甚至没有带起半点风声。

    牧易此刻赶往的方向正是沧州城,而他需要的东西也唯有那里会有,那东西便是雷击桃木,之前在沧州城外的桃花坳一战,牧易瞥见过一株被雷击过的桃树,只不过因为当时追杀那些人,所以并未取用。

    或许冥冥中自有注定,那株雷击桃木本就会落入他的手中也不定。

    虽然在府城周围也有可能有,但牧易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寻找,所以沧州城虽然远了点,但至少那里肯定有他需要的东西,至于两地的距离,半天的时间足以赶到。

    毕竟那天夜里牧易虽然逃了大半夜,随后又被河流冲出很长一段距离,但当时他大部分都是带着宁无缺在兜弯,所以真要算起来,他并未离开太过遥远。

    此次回去,一是取雷击桃木,还有一个便是见一见墨如烟以及大奴,不然他们必定会担心不已,而且本经阴符七术也要交给冷雨,这毕竟是他的承诺,不管对方有没有算计他,承诺是不会改变的,而且他还欠了对方的人情。

    至于宁无缺有可能在沧州城等着他自投罗网他却不怎么畏惧,修行路,没有一味的逃避,而且他现在也不再害怕对方,真要遇见,无非就是打一场,就算输了,他也能够逃走,况且到时候冷雨也不会束手旁观。

    路途中,牧易休息了两次,等赶到沧州城外的时候,已经寅时,甚至再过不久就要天亮,之所以耗费这么多时间,主要还是差点迷路,多走了一段距离的缘故,否则以牧易的速度,压根就用不了这么长时间。

    这个时间,沧州城中万籁俱寂,几乎所有人都在沉睡当中,就连公鸡也还没开始打鸣。

    所以牧易打消了这个时候进城的想法,此刻进去,未免打扰到别人,不如趁着这个时间先去把雷击桃木取来,到时候正好可以进城。

    想到就做,牧易直接在沧州城门口转了个弯,来到西边桃花坳。

    此刻月亮尚未完全敛去,还有一丝余晖洒下,至于桃花坳中,似乎跟之前没什么区别,只是山间萦绕着淡淡的雾气,但雾气中带着一缕桃花的香气,让人闻之神清气爽。

    这边的桃花开的时间似乎格外漫长,至今都没有凋零,看上去依旧美丽。

    虽然距离上次大战时间并不长,但里面的痕迹已经近乎全部敛去,地面铺了一层厚厚的桃花,更不见半具枯骨。

    牧易遵循着上次的记忆,慢慢深入桃花坳深处,只是他一心想要找到那株雷击桃木,所以并未看见,在他身后走过的地方,地面轻微的起伏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