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两个选择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道长,我女儿怎么样了?”

    严立好似做了个梦,不过梦中的情景却还记得,睁开眼,他豁然坐了起来,看着一旁的牧易快速问道。

    此刻,许采薇也已经醒来,俏生生的站在牧易的身边,一副唯牧易是从的架势。

    “此事来话长,严知府还是跟我进屋里详谈吧。”牧易直接道。

    严立往牧易身后瞅去,却没瞧见自己女儿,至于院,已经差不多被毁,看着牧易面无表情的脸,他的心也在不断的往下沉。

    “道长。”

    进屋后,严立呆呆的看着牧易,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起来。

    对于牧易的本事,他毫不怀疑,那些神话故事里的手段,他更是亲眼所见,如果牧易还不行,他想不出这个世上还有谁能救他女儿,同时,他心中还有一个担心,那就是女儿可能已经不在了。

    只是这个念头刚刚生出,就被他死死压制在心底,不去想,或者不敢去想。

    “有件事需要先告诉严知府,你女儿还活着,只是她现在的情况却不太好。”牧易也没有隐瞒,直接跟严立道。

    听到女儿还活着,严立长出了口气,但随后,却又随着牧易的话提了起来。

    “之前严晴的身体被一个强大的鬼物夺舍,不过对方却没有吞噬严晴的魂魄,而是将她的魂魄封印起来,虽然不知道她这么做的目的,但至少也是一个希望,不过因为那鬼物太强,我与她倾力一战,却无法留手,最后她选择玉石俱焚,身体已经化作灰烬。”牧易道。

    可是他的话听在严立跟许采薇耳中却引得两人心神大震,但两人却都没有怀疑牧易的话。

    “那女的魂魄现在···”严立声音颤抖的问道,虽然失去了身体,但那仍旧是他的女儿。

    “严晴的魂魄就在这幅画里。”牧易这才将一直拿在手中的画卷取出,然后张开。

    画中,一个漂亮女子顿时呈现在两人的面前。

    “女儿。”

    “晴妹妹。”

    严立跟许采薇几乎同时惊呼出来,很显然,画中的女子就是真正的严晴。

    画中的严晴似乎也感受到了外面的情形,神色有了变化。

    “现在还是白天,阳罡之气浓烈,以她的魂魄尚难以承受,等晚上,我会让她出来跟你们见面的。”牧易看了两人一眼道,严晴的魂魄一直被封印在画中,本就显得虚弱,此刻贸然出来,对她也是不利。

    “好,好,等晚上。”严立一听牧易的话,慌忙的道,生怕自己女儿再遭遇什么不测,不过他的眼睛一直看着画中的女儿,含满了泪水。

    一整个下午,严立都没有离开,就呆在屋里,寸步不离,就连许采薇也只能陪伴在侧,倒是牧易,是下午找了个房间休息,毕竟跟鬼王分魂一战,也让他损耗慎重。

    但相比收获,这点损耗根本可以忽略不计,这一次,他领悟了拳意,正常来,这种东西应该是修炼武道才能领悟的,可牧易因为从练拳,加上一些天分跟机缘巧合,才领悟了拳意。

    而拥有拳意后,让牧易更加如虎添翼,实力大增,如果他能再开一两个命轮,那么面对宁无缺就算无法击败,可至少也能保持平手,而等他体内命轮全部开启,真正达到第二难巅峰的时候,他足以横扫第三难以下所有强者,这是他的自信。

    只可惜这一趟虽然收获不,但依旧没能将念奴儿真正的唤醒,之前她能在心灵中呼唤,也是发现了牧易危险,强行醒来罢了,如今她已经再度沉睡。

    想要让她彻底醒来,就得需要足够的阴气,本打算吸收了附身严晴的鬼魅,却不料后续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以至于没能唤醒念奴儿,或许等这里的事情了结后,他就要先去收集足够的阴气了,最好能灭掉几个猛鬼,如此才能让念奴儿最快的速度醒来,并且重新凝聚身体。

    夜幕刚刚降临,许采薇便来邀请牧易,显然是严立等不及了,迫切的想要见到女儿,毕竟封印在画中,跟从画里走出来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对于严立的心切,牧易也没有恼怒,直接解开画中的禁制,只见画中一阵恍惚,然后一个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并且逐渐凝实。

    “晴?”

    严立瞪大眼睛,不敢闭一下,可当严晴真正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又突然害怕起来,害怕这一切只是一场梦。

    “女儿见过爹爹。”严晴此刻也满脸激动,她朝着严立盈盈一拜,哽咽的道。

    “好女儿,我的好女儿。”这一刻,严立再也忍不住,上前将严立抱在怀里痛哭起来,一个男人,还是堂堂知府,此刻却威严尽失,哭的撕心裂肺。

    从严晴被夺舍以后,严立就没有一天安心,如果不是他的意志坚定,恐怕早就坚持不住了,可即便如此,这一年多下来,他整个人看上去也苍老了十多岁。

    如果严晴真的死去,他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更不知自己如何去承受这段痛苦,虽然现在女儿失去了身体,但至少女儿还活着,而活着就代表了可能。

    不管是牧易,还是许采薇都没有打扰这对父女,将空间留给他们。

    良久,两人才重新见过牧易。

    “倒是让道长看笑话了。”严立眉宇间那抹忧愁随着见到女儿也一下子消散大半,气色看上去也好了许多。

    “见过道长,多谢道长救命之恩。”严晴对着牧易深深一拜,由衷的道,之前她虽然被封印在画中,可对外面多少还有一些感知,同时她也从父亲口中知道是牧易千辛万苦救了她。

    “不必如此,你若真要道谢,就谢谢你这位好姐妹吧,如果不是她,我也不可能来此。”牧易伸手一指旁边的许采薇道。

    “采薇姐姐,谢谢你。”严晴转身,对着许采薇认真的道。

    “你我姐妹,何须如此,只要你能平安,姐姐便放心了。”许采薇拉着严晴的手动情的道,虽有一定做戏的成分,但她的本心还是好的,至于功利心,每个人都有,关键要看如何驾驭它。

    许采薇的功利心虽然很重,但至少不会让人反感,牧易也是基于这点,所以才答应她的请求。

    严立在一旁老怀欣慰,对许采薇,他也是真的感激,至于牧易,自然更加感激。

    “之前一年多,恍如一梦,现在想想,还觉得不可思议,只是现在你我阴阳两隔,恐以后再难相见了。”严晴突然看着许采薇道。

    她的话让严立跟许采薇脸色一变,心中均有不好的预感。

    “晴,你什么胡话呢,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的女儿。”严立当即就道。

    “对啊,晴妹妹,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许采薇也忍不住劝道。

    “我也想留下,可是人鬼殊途,我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停留在阳间的,之前被那人封印还好,现在解脱,反而无法滞留阳间了。”严晴忍不住道,有些东西,在她成为鬼的时候,就已经清楚。

    她可以感觉到冥冥中有法则跨越亘古,在这法则下,她渺的如同蝼蚁,根本不可能违背,除非她想魂飞魄散,或者成为世间没有神智的孤魂野鬼。

    “怎么会这样?”严立如遭雷击,好不容易盼来了希望,可现实却又给了他沉重一击。

    “道长,求求你救救晴妹妹,妾身知道您一定有办法的。”许采薇转身去求牧易,毕竟见识了牧易的强大跟神奇,她已经对牧易深信不疑,她甚至笃定,只要牧易愿意,就一定有办法。

    “对,道长,求求您,一定救救女,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严立也立即看着牧易,像是溺水的人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次,就连严晴也朝着牧易看了过来,那双眼睛里透着好奇,以及希冀。

    “我过,会给你一次选择的权利,转世投胎,还是滞留人间,两者你可以选择一个。”牧易看着严晴道。

    听到他的话,几人顿时大喜,绝望之后的惊喜,无疑最令人激动。

    “我···”严晴眼睛一亮,就想要选择,不过这时牧易却伸手制止了她,并且继续道:“你先不要急,等我完以后你再选也不迟,或许选择的权利对你而言,更是一次折磨。”

    “道长请,不管结果如何,您的大恩大德女子都不会忘记的。”严晴郑重的看着牧易,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

    而严立跟许采薇也同时紧张起来,生怕牧易出什么他们无法接受的事情来。

    “转世投胎自然很好理解,我可以送你去投胎,至少不会有什么危险,只不过转世后,记忆消失,前尘过往一刀而断,再也与你没有关系,从此你是你,但你也不再是你。”

    牧易缓缓开口道,只是这个选择却未必是几人想要的,因为一旦转世,就等于切断过往,再也与她们无关。

    “道长还是第二个选择吧。”严晴仍旧看着牧易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