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九十八章 选择的权利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什么是鬼王?

    鬼王这两个字并不只是一个称呼这么简单,也不单单是万鬼称王,鬼王,那是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道,可以化作结界,掌控一界生死的恐怖存在,尽管牧易体会过结界的恐怖,但实际是,那结界的威力不足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一。

    否则要是全盛时期,十个牧易跟了凡,也会在顷刻间化成灰烬。

    当严晴身临半空,居高临下,冷漠的出这番话的时候,牧易心中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对方此刻发挥出来的实力有些超乎他的想象,原本以为他能够快速恢复,实力也绝对可以压制对方,却不料对方单凭境界,就可压他。

    尤其是眼下,他有种不妙的感觉,这种不妙不仅是即将到来的危机,还有严晴本身。

    “本宫的道乃杀戮,杀尽世间男子,戮此间苍生,今日,本宫杀道再添你一个亡魂。”严晴在这话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半分情感,绝对的理智,或者无情。

    “杀戮?”

    牧易刚刚听完严晴的话,眼前便突然转换,整个天空,或者世界都变成了红色,在严晴的脚下,多了一条血河,里面血浪滚滚,甚至牧易能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气。

    在那血河中,无数断肢尸骨,有的随浪而行,有的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更有无数怨魂在吼叫,那声音中带着某种奇异的波动,想要将人的魂魄吸入其中。

    如果是以前,牧易或许有些头疼,但眼下,随着识海中薪灯轻轻一颤,传入那脑海中的声音便直接粉碎,驱除出去,任凭外面声音如何,始终不能勾动他分毫。

    “本宫赐你死亡。”

    半空中,严晴面无表情的对着牧易一指,伴随着这一指,严晴身后最后两瓣莲花同时枯萎,她脚下的血河,更是瞬间缩,同样融入那一指中。

    在牧易眼中,这一指却化成了滔天血河,从九天之上落下,即便是星辰,在这血河面前也要粉碎,更何况只是**凡胎的人了。

    而严晴的话,更是直接印入他的心底,好似直接扭转了因果。

    “我已经死了。”

    牧易心头突然有种奇异的感觉,仿佛自己真的已经死了,对于头顶的血河更是视而不见,甚至他渐渐闭上眼睛。

    “哥哥,哥哥!”

    当牧易意识开始涣散,魂魄即将沉沦之际,他的心底深处,突然响起一阵呼唤,那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听不真切,但那种熟悉,却让牧易身体一震。

    “哥哥!”

    这时,呼唤再度响起,甚至更加清晰。

    “是谁在叫我??哥哥?”牧易似乎忘记了自己是谁,他只能茫然的去猜测这个声音到底是谁的,为何会给他一种亲切,熟悉的感觉?冥冥中,他觉得这个声音的主人对他很重要。

    “哥哥,快醒醒。”

    “醒醒?难道我在睡觉?还是只是一场梦?”牧易心中不断的想着。

    “对了,我是谁?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牧易皱紧眉头,努力的去想那些已经忘记的东西,但是他的脑袋却传来一阵疼痛,似乎有股力量在阻止他去想起那一切。

    “不,我一定会想起来的。”

    牧易在心中大吼,强烈的意念化作一只大手,轰隆隆的砸在黑暗中。

    咔嚓!

    一声轻响后,一抹淡蓝色的光芒穿过这黑暗,落在牧易身上。

    “我记起来了,我是牧易,我在···战斗!”

    当牧易这句话落下的时候,他被压抑的气息轰然暴涨,冲破了严晴的封锁。

    “道,这就是道,好可怕的道,不过就算是道也不能压我,不能让我迷失自己。”

    牧易不断的呐喊,他身上的气息一涨再涨,超越了曾经所能达到的极限,这次危机,对他来虽然凶险,但也是一次磨练,虽然代价是死亡,可他最终还是挺过来了,这里面最关键的还是心底传来的呼唤,那是念奴儿的呼唤。

    他因为炼化了岁月竹,让其成为本命法器,所以跟念奴儿也是心意相通,在那关键时刻,念奴儿感受到他的危险,从沉睡中醒来,不断的呼唤他。

    这一切来虽长,但实际是,却不足刹那的时间,心灵世界,跟外面的世界是不同的,如果意识足够强大,或许心灵世界经历了一天,一年,外面也只是瞬息,刹那的时间。

    当牧易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幻象消失,眼前既没有血河,也没有死亡,有的只是一根玉指,不断的接近他的眉心,如果牧易再晚醒来一两息,恐怕那根手指眼睛点在他的眉心,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大罗金仙下凡,也未必能够挽救他的性命。

    “拳意,实际上就是一种意志的体现,我修炼无名拳法多年,此拳法早已深入我骨子里,印在灵魂当中,而这套拳法更是可以引动心神力量,这心神力量,实际上就是一种拳意,实际上我早就到了门槛,只不过一直不清楚怎么进去罢了,如今,对于拳意我已然明悟,拳意,即我意。”

    牧易心思通明,越是危机,他便越是冷静,这是一种天赋,最合适战斗。

    至于拳意,当他明悟的瞬间,已然尽数掌握。

    捏拳,然后一拳打出。

    这一拳,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势,甚至没有重叠的拳影,这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拳,但这一拳,却融入了牧易到目前所有的领悟,所以,是拳,也是全。

    同样,这一拳是画,上面画着牧易的一生,是跟随老道行走江湖,是在伏牛山独自哭泣,是下山之后的坚定,是杀戮中的迷茫,这画卷画的是牧易的人生,是他的意。

    拳即意,也是人生。

    这便是牧易的领悟,也是他的拳。

    半空中,原本始终冷漠的严晴终于变了颜色,牧易那简简单单一拳,却是无坚不摧,无物不破的一拳。

    “咔嚓!”

    拳头跟手指再度碰撞在一起,然后发出清脆的响声,牧易清楚的看到,严晴的手指碎了,就像是陶瓷一样,化成一片一片,从手指,到手掌,到胳膊,再到整个身躯。

    “这···”

    一拳后,声势消散,院子里渐渐恢复平静,可是严晴却在牧易面前化作碎片,随风飘走,那些碎片在风中继续破碎,越来越,直至化作尘埃。

    “怎么会这样?”牧易有些吃惊,虽然他也知道凝聚拳意的一拳很恐怖,堪称他目前最强的攻击,可却没有想到严晴会在这一拳下,化成灰烬。

    那灰烬中,一个身影朝他望来,那是严晴,更准确的那是鬼王的魂魄,那张脸跟严晴截然不同,虽然同样美丽,却带着一丝木然,没有表情,更没有生机,那双眸子中没有色彩的存在,只有黑白。

    看到这双眸子的瞬间,牧易心中一颤,或许这才是真正的鬼王,也是她的内心,她的世界早已没有了颜色,有的只是痛苦,因为牧易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一丝解脱的意味,死亡对她来,是种解脱。

    这一刻,牧易明白为什么一开始对方的反应会那么激烈,会那么的抗拒他为对方的选择的路,因为她早就受够了别人为她选择,她想自己去走,哪怕是死,她也心甘情愿。

    或者,在牧易找到她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决定赴死了。

    与其对方在牧易那一拳中魂飞魄散,倒不如她为自己准备了一场凋零的盛宴,那莲花代表着她的生命,当莲花凋零后,也是她死亡的时候,哪怕没有牧易那一拳,哪怕牧易最后死在她的手中,她也同样会化作灰烬,这是她的选择,或者宿命。

    “我错了吗?”牧易有些茫然,看着对方魂飞魄散,可是他却无能为力,甚至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缘故,如果他不来结果会如何?至少对方不会死亡。

    “不,我没有错,你有你的选择,我也有我的坚持。”牧易看着鬼王魂飞魄散的地方,轻声道。

    这时,一股轻风吹过,一切都了无痕迹。

    牧易摇摇头,便要转身离去,不过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楼中传来一缕波动,这让他一愣,随即他便进入楼,最终,他在二楼发现了一幅画,画上面是一个撑着雨伞的女子,站在一座桥上,怔怔的望着画这面的世界。

    画上的女子正是严晴,真正的严晴。

    牧易没有想到严晴的魂魄会以这种方式存在,但想来一切都是鬼王做的,她没有杀死对方的魂魄,而是将她封入画中,或许将来有一天,她可以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

    但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因为她的身体也同样化作灰飞,所以画中的严晴要么一辈子如此存在,要么转世投胎,重新做人。

    有了之前的教训,牧易不会再帮对方选择,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对他,对严晴,甚至对鬼王死掉的那一缕分魂来,都是如此。

    “你是幸福的,至少你还有选择的权利。”

    牧易看着画中的严晴,轻声道,那画中的美人似乎眨了一下眼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