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九十七章 没有对错的一战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这一刻,严晴杀意滔天。

    面对严晴的滔天杀意,牧易就像是浪涛中的扁舟,虽然摇摇晃晃,一副随时都会颠覆的样子,但却始终屹立在浪尖。

    “杀了我就是你的选择吗?可我还没有那么伟大,做不到牺牲自己来成全你,所以,为了我的自私,请牺牲你,来成全我的伪善吧。”牧易轻声呢喃,他的话飘散在风中,消弭在严晴的心里。

    杀意形成的狂风中,突然一点蓝光绽放,那是一簇指甲大的火苗,轻轻摇曳,任凭狂风吹过,却难以吹动分毫,甚至当这火苗出现之后,周围的空间也隐隐发生了扭曲。

    自从南明离火觉醒,并且吞噬了九幽之火后,薪灯终于彻底的认主,跟牧易融为一体。

    作为超越了法器的法宝,薪灯彻底认主后,还有一个能力,那就是收入体内,此刻在牧易的脑海中,那广阔的识海中央,被无尽灰雾包裹的地方,一盏琉璃灯静静的悬浮着,其上燃烧着淡蓝色的火苗。

    法宝的神奇已经超出了牧易的想象,因为时间短暂,所以他还没能完全摸清楚薪灯的功能,但有一点他知道,当薪灯进入他的识海后,他就再也不怕幻境,甚至是魅惑,因为薪灯镇压一切,让他的意识始终处在清明状态。

    对于修行中人来,这绝对是梦寐以求的状态,因为在这种状态下,不管修行还是悟道,都有如神助。

    因为牧易刚刚将薪灯纳入识海中,所以还没来得及体会修行的助力,不过至少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对薪灯的掌控更加得心应手,存呼都在一念之间。

    尤其是南明离火觉醒后,也渐渐显露了它的狰狞,一朵的火苗,就足以让严晴心惊不已。

    “不可能,这火焰里怎么会有九幽之火的气息?”严晴看着那簇火苗,似乎发现了什么,终于脸色大变。

    “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鬼王,既然你不愿意接受我的提议,那就去死吧。”牧易狠辣的道,不管他有多么同情对方,都不能成为他纵容对方的理由。

    同时,牧易也很清楚,一旦放过对方,将来会有怎样的危害,杀人,是为了救更多的人,他没有了凡那种为苍生牺牲自己的博大,却有冷血屠夫的一面。

    即便牧易也觉得自己有些虚伪,却也不得不狠下心肠,这个世界上,总要有人牺牲,他的手中更是早已沾满了鲜血,多一人,少一人,从来都不是关键。

    “谁死还不一定呢。”严晴狠狠的瞪着牧易,她的长发飞扬,身上的白裙飘起,整个人瞬间变得肃穆起来,她的双手抬起,在胸前快速的捏起一个手印,那手印像一朵盛开的莲花,充满了圣洁。

    当那朵莲花出现之后,周围天地之力瞬间疯狂涌动起来。

    当修为达到第二难巅峰的时候,就可以感悟,甚至是驾驭一丝天地之力,虽然只有一丝,但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仍旧难以想象,当初牧易面对宁无缺之所以毫无还手之力,就是因为宁无缺驾驭天地之力,在层次上压制了他。

    连第二难巅峰都可以驾驭一丝天地之力,更何况是相当于第三难的鬼王了,虽然眼前只是鬼王的一缕分魂,修为远远低于第三难,但本质上,她这一缕魂属于第三难,她拥有鬼王一部分记忆,甚至是修为的感悟,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她将来就算无法成为真正的鬼王,也绝对是鬼王之下最强者。

    所以,当对方引动天地之力的时候,牧易没有任何意外,甚至他也从未觑过对方。

    事实上,如果鬼王不是被镇压,无法驾驭外界的天地之力,牧易跟了凡根本不可能将她彻底封印,甚至对方早就脱困而出了,所以在某种程度上,鬼王并非被牧易跟了凡打败,她只是败给了自己。

    莲花在严晴手中渐渐凝实,看上去栩栩如生,透着一股圣洁的美丽,但牧易却清楚,这种美丽背后到底掩藏着怎样的杀机,一朵完全由天地之力凝聚的莲花,其威力可想而知,那是一种宁无缺或者许海都无法达到的境界。

    牧易身子暴退,同时他身上燃起一层淡蓝色的火焰将他护持在里面,狂风中那簇火苗却急剧的膨胀,并且朝着严晴撞去。

    “莲开,灭世。”

    白光暴涨,泯灭着一切。

    已经退开的牧易看到这一刻的严晴被莲花包裹,那莲花以她为中心,缓缓盛开,偌大的莲花虚影,遮蔽半边天空。

    南明离火首先跟白光撞在一起,没有震天巨响,两者直接消融起来,只不过在南明离火飞出去的时候,牧易就已经切断了联系,而另一边,严晴却始终掌控着那朵由天地之力组成的巨莲。

    所以一阵僵持之后,南明离火也终于被磨灭,这倒不是南明离火不行,而是牧易不想跟对方硬拼,因为那样不论谁赢,刚刚觉醒的南明离火势必都会再度重创,陷入沉睡中。

    这种结果牧易自然不会接受,不过虽然磨灭了南明离火,但那朵莲花却有四瓣枯萎,尚剩余五瓣之多。

    “死!”

    当南明离火彻底泯灭后,严晴终于抬头,遥遥望向牧易,然后对着牧易一指点下。

    这一刻,牧易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整个人被无数看不到的丝线束缚在那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根手指头点下,在这个过程中,严晴身后的莲花虚影又有一瓣枯萎。

    “给我开!”

    牧易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手指落在他的身上,从那根手指上,他感受到了浓浓的危机,如果真的被点中,就算不死,也会重伤。

    所以,他沟通识海中的薪灯,顿时间,更加猛烈的南明离火从他体内冲出,将束缚住他的那些丝线焚毁,顿时间,牧易感觉身体一松,不过这个时候,那根手指像是跨越了空间跟距离,来到他的面前,正对着他的眉心点下。

    牧易毫不犹豫的一拳轰出,这一拳,是他修炼无名拳法集大成之后的一拳,这一拳也是他体内气运用的一个巅峰,他所有的力量,乃至他的意志,都融入到了这一拳中。

    一拳出,风云动。

    “轰!”

    拳头跟手指碰撞在一起,时间似乎有了那么一刹那的静止,然后便是更加剧烈的爆发。

    脚下大地晃动,裂开一条条深痕,刚刚修建好的凉亭再度轰然倒塌,院子里的树,在这种撞击下,也纷纷折断,就连围墙也四散开来。

    严立跟许采薇等在外面,既不敢偷窥,也不敢离去,两人只能焦急的等待着消息,可突然间,便是一阵地动山摇,措不及防下,两人摔倒在地上,耳朵里只听见阵阵轰鸣传来,等他们好不容易爬起来,看到眼前的情景时,骇然失声。

    那坚固的围墙倒塌,砖石落得到处都是,远处的地面一条痕迹一直延伸到两人脚下,院中,更是一片狼藉,树木折断,凉亭倒塌,假山成为废墟,唯有两个人影站在这一片废墟中。

    严立跟许采薇只是看了一眼,脑海中便传来剧烈的疼痛,接着两人眼睛一翻,直接晕倒过去。

    对于两人的意外,不管是牧易还是严晴都没有关注,此刻两人的比拼俨然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牧易战力提升到巅峰,拳法中带着强烈的意志,这是拳意的雏形,近乎快要凝实了,此刻,牧易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尽管他的拳头染血,满身狼狈,但他的精气神,却不断的高涨。

    另一边,严晴神色凝重,俏脸煞白,她那满头白发在身后飘扬,她身后的莲花随着刚刚一指点出,再度凋零了一瓣,不过她却恍若未觉,继而再度点出,这一次,是两指,紧紧相随的是她身后的莲花,接连两瓣凋零。

    面对这一幕,牧易眼中绽放出强烈的战意,他不但没有退后,而是迎面直上,所谓烈火炼真金,此刻牧易便利用对方来淬炼自己,将身体中所有潜力都激发出来。

    “开!”

    牧易拳头轰击而出,带着他的意志,带着他必胜的信念,还有体内的气,轰然捣出,隐隐的,那拳头仿佛出现了虚影,出现了重叠。

    拳出,指碎。

    这一击,牧易明显占据了上风,只是一拳,便接连粉碎对方两指,看着对方身后的莲花只剩下两瓣,牧易心中豪气大涨。

    “再来!”

    严晴眼中闪过一抹寒光,脑海中回荡着牧易刚刚那一拳,那一拳实际上已经超出了术,近乎于道,真正的拳道,而拳道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凝聚所谓的意,也就是拳意。

    拳意一出,威力自然暴增,这也是牧易为什么一拳就能击毁严晴两指的主要原因。

    当然,牧易现在不过是拳意雏形,如果是大成的话,任凭严晴身后的莲花有多少瓣,都不过一拳之事。

    “拳意吗?”严晴轻声自语,眉宇间充满了凝重。

    “就算你凝聚了真正的拳意又如何?本宫乃鬼王,本宫有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