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九十六章 你的选择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最快更新天咒最新章节!

    牧易终究没有从了凡这里得到答案,因为就连了凡也不知道当年那桩隐秘,更不可能知道是谁打伤了老道,毁掉了他的根基,真相,只能等待牧易以后慢慢去查。

    不过牧易也知道了此世最巅峰的那些人,这些人是他下一步超越的目标,对此,他从不怀疑,或许过程会很艰难,甚至九死一生都不为过,但当他笃定的那一刻,就再也无法改变。

    而且修为恢复之后,牧易也可以修炼本经阴符七术,哪怕只有一术,对他的帮助也绝对很大,还有两种古之符箓,这些,都可以让他在短时间内,实力再度提升,这也是他敢于回沧州城,不怕面对宁无缺那些老怪物的最大依仗。

    牧易跟了凡稍作休息,便一同离开了宝塔,外面,钟声在回荡,不过若是细听,就会发现,那钟声里似乎带着一股欢欣之意。

    “主持,道长。”

    了尘一直等在宝塔外面,别人或许不清楚宝塔的变故是因为什么,但他作为了凡的师弟,却清楚的知道这一切,甚至如果了凡失败,他将会接过主持的位子,继续选择牺牲自己,但那个时候,恐怕再也无法阻止灾难的降临。

    好在这一切并未成真,了凡跟牧易成功封印了鬼王,而且两人全都活着出来。

    “好了,回去吧,我千鸣寺此次转危为安,一切多亏牧道长之助,此恩不可忘。”了凡直接道。

    “是,主持。”了尘恭敬的点点头,然后又看着牧易,“了尘代千鸣寺所有人感谢道长,从此道长之令,便是我千鸣寺之命。”

    “大师言重了,此次彻底封印鬼王并非我一人之功,而且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牧易道,他这不是什么谦虚之言,而是本心之意,当初了凡用一炷家乡救了他,将他从迷失中拉了回来,甚至他能够这么快恢复,也是因为对方的点拨。

    牧易向来恩怨分明,此番甘愿冒险,也是为了偿还了凡的因果,如今两不相欠。

    “况且,此事并非完全了结。”牧易继续道。

    “道长的可是严府那位鬼王分魂?”了尘神色一动问道。

    “正是。”牧易点点头,虽然对方只是一缕分魂,但终归是属于鬼王的分魂,谁也不知道那分魂到底蕴含着什么奇妙,更不知道鬼王还密谋了什么,那真的只是一缕简单的分魂吗?

    牧易之所以不确定是因为当初对方给他的感觉,那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独立的人格,哪怕面对了鬼王,牧易也不觉得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而且对方的潜力无限,一旦她达到第二难巅峰,甚至是第三难,后果同样不堪设想,虽然时间上可能要很久很久以后,但谁也不能肯定这种事情就一定不会发生,至少没人敢去赌。

    “此事贫僧会亲自出手,将她捉来一同镇压。”了凡开口道,毕竟千鸣寺中也只有他有这个资格。

    “镇压?不能将她的魂灭掉吗?”牧易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毕竟当初答应了严立要救他的女儿,虽然他已经尽力了,就算没有完成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但问题是,他并不想这么放弃。

    “灭掉她的魂,等于毁掉她的身。”了凡道,虽然后面的话没有,但已经很明确了,他在让牧易自己选择。

    “此事····我会再去一趟严府,不管成功还是失败,她都不会再对千鸣寺产生威胁。”牧易终于下定决心,既然是自己的事情,那这件事情他就要管到底,同时,他也在告诉了凡,不需要他出手。

    “好。”了凡点点头,算是同意了牧易的要求。

    随后,牧易并未在千鸣寺停留,因为他的伤势恢复,鬼王彻底被镇压,他已经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他这次下山后,更是直奔严府。

    他刚刚到严府门口,严立跟许采薇便匆匆来到门口迎接,两人之所以提前知道牧易到来,还是因为那位宁管家提前一步通知,当然也是因为牧易没有阻拦,否则又怎么可能让一个普通人跑在自己前面。

    “见过道长。”严立恭敬的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牧易越发的敬畏起来,这种敬畏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他女儿的命掌握在牧易的手中,让他不敢轻易得罪牧易,哪怕他是知府大人,一言可决无数人生死,可面对牧易这种存在,权势并不能让他感到安全。

    “严知府不必如此,想来你也应该知道我此来的目的了。”牧易直接道。

    “知道,道长请。”严立神情有些激动,之前牧易去了千鸣寺,他没有办法,只能苦苦等待,并且选择相信牧易,好在牧易没有让他等太久,也没有不告而别,而是在最后回来了。

    这也预示着,他的女儿终于可以痊愈,再也不用被鬼魅附身。

    严立想到这里,浑身激动的不能自已,女儿已经占据了他生命的全部,并且成为他此生的执念。

    牧易对着严立,还有满脸期待的许采薇点了点头,然后众人再次来到院外,这一次,还是只有牧易一人进入,至于严立等人,只能等在外面。

    “你来了。”

    还是那个凉亭,虽然上次已经毁掉,但却在这段时间里被重新建了起来,而且看上去要更加牢固。

    在凉亭中,一个白衣白发的身影背对着牧易,她似乎对牧易的到来并不感到意外,也好像一直在等待着牧易。

    “不错,我来了。”牧易回答道。

    “封印了本尊,这次你的来的目的是为了把我一起灭杀吗?”这一次,严晴没有称本宫,而是用了我,虽然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差别,但实际上也是严晴的一种心理变化。

    至少在这一刻,她是柔弱的,而不是高高在上的那种姿态,或许她心中已然明白自己的归宿,此刻的她,远不是牧易的对手,哪怕她是鬼王的一缕分魂,但留给她的时间还是太短了,毕竟严晴只是一个普通人,她就算选择了夺舍,也不可能凭空让严晴成为至强者。

    而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严晴的魂魄是生是死。”牧易沉默了片刻问道。

    “这个重要吗?”‘严晴’问道。

    “当然,如果严晴的魂魄是生,那你就可以活,只要你发誓离开此地,终生不再回来,我愿意饶你一次。”牧易道,他想起了了凡的故事,想起了故事中那个可怜的女孩,她的命运本不该如此的,而一切也并非她的本意。

    而且眼前的只是一缕分魂,她是鬼王,但鬼王却不是她,甚至在鬼王被彻底封印以后,她已经成为一个新的,独立的人格,她的生命中除了夺舍严晴,并未犯下什么过错。

    所以牧易愿意给她一次机会。

    “如果是死呢?”她没有回答牧易的话,而是问了一句。

    “我会抹掉你的记忆,废掉你的修为,让你做一个无忧无虑的普通人。”牧易道,这也是他想出来的最好办法,至少这样严立不用失去女儿,哪怕这个女儿已经并非原来那个,而且失去了记忆,但严立必然也能接受,更何况,牧易不会将真相告诉他,严晴还是严晴,这一点从未改变过。

    而对于鬼王的那一缕分魂来,她也可以开始新的人生,从此不用背负鬼王的仇恨跟责任,哪怕她没有了记忆,但至少还活着。

    “哈哈,抹掉我的记忆?那你觉得我还是我吗?牧易,你跟那些人一样,充满了虚伪,你以为你是谁?救世主?你又凭什么决定我,决定本宫的人生。”当到最后的时候,严晴已经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她的长发飞舞,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她的身上绽放。

    “哎!”

    听到严晴的话,牧易身体微不可查的一颤,他的嘴中吐出一声叹息,因为他很清楚,正如严晴的所,他很虚伪,他做的一切决定都只是他的本意,按照他的想法,是他自以为最好的办法,却从未问过严立,问过严晴,问过其他人是否愿意,他只是将他的意志强行加诸到别人的身上,所以严晴的虚伪,是正确的。

    “或许你不会认同我的想法,但人生中,很多东西都需要活着,唯有活着,才能有希望,如同花瓣,盛开的花是美的,可凋零的花,又有几人会记住?”牧易轻声道。

    “谬论,你不是花,你怎么知道那不是花的选择,花的归宿?正如你不是本宫,你又怎么知道本宫的想法,本宫的选择。”严晴充满冷漠的道,她的声音化作寒风,在院子里吹动着,卷起地上的尘土,卷起飘落的叶子,更卷起了一股思绪,属于牧易的思绪。

    “那么,告诉我,你的选择是什么?”终于,牧易看着严晴问道,既然对方不认同他的选择,那么他想看一看对方的选择又是什么。

    “本宫的选择?很简单,那就是杀了你。”严晴突然回过头,死死盯着牧易,这一刻,她身上的杀机毫不掩饰,浩浩荡荡的朝着牧易碾压过去。

    看清爽的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