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世间最巅峰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死吧!”

    鬼王已然暴怒到极致,甚至有些歇斯里地,因为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她唯有杀死牧易,才能抵抗住了凡的封印,时间一长,等她的分魂慢慢成长起来的时候,将再无人能够阻止她出世。

    那鲜红的头发迎风暴涨,如漫天细箭,朝着牧易射去,虽然发箭无声,但牧易却丝毫不怀疑其威力,就算意识被穿透,伤势也会表现在身体上,正如了凡的那样,如果他的意识在这里死掉,那么现实中,他的本体也会遭受同样的结果。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关键时刻,牧易心神晋升到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中,而且了凡的话不断的提醒着他,只要意识足够强,在这里就会有无限的可能。

    所以,牧易轻轻伸出手指,快速在面前勾画起来,整个过程中只有刹那,他的意识在这一刻疯狂拔高,然后他的指尖出现了一枚符文,上面有一丝紫色流转。

    “五雷符,落!”

    牧易轻声道,并且朝着鬼王一指。

    “轰!”

    一道天雷凭空落下,措不及防下,鬼王被劈中,发出一声惨叫,那些朝着牧易射去的发箭,也随之尽毁,就连鬼王虚影,也一阵虚幻,差点直接崩溃。

    “不可能,这里是我的结界,是我的世界,你怎么可能召唤出天雷来。”鬼王大声的喊道,声音中带着一种难以置信。

    雷,天地间至刚至阳的力量,先天克制鬼物等一切阴邪,哪怕鬼王已经不惧阳罡,可以在烈日下如常人般生存,但面对天雷,还是会被克制。

    虽然牧易此刻召唤出来的天雷并非真正天地之雷,但也借了一缕真威,一举将鬼王虚影重创。

    而牧易一击雷法之后,身体也有种被抽空的感觉,以意识强制召唤,消耗实在太大,若是现实中,牧易根本就做不到这一步,因为凭空画符的下一步就是一念生符,也是符箓之道的最高境界。

    牧易现在不过第二重圆满,离着最高境界相差实在太远,眼下不过是机缘巧合,加上在鬼王的结界里,只有意识的存在,所以才有了成功的可能。

    因此哪怕只有天雷一缕真威,也足以将鬼王虚影重创。

    “唵嘛呢叭咪吽!”

    就在这时,结界中突然响起一个偌大的声音,然后头顶射出一道金光,接着,无数道金光穿透进来,像是一轮金日横空,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不!”

    鬼王虚影在这金光中直接消散,冥冥中,还传来鬼王绝望的声音。

    这声音正是属于了凡,也直到这一刻,了凡才真正的将手段施展出来,并且一举达到目的,但前提是,牧易一直在吸引,消耗鬼王的力量,可以,如果没有牧易,光是靠了凡,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所以,这一切的关键是牧易,也不为过。

    当金光布满整个结界之后,牧易仿佛听到了一声咔嚓,然后面前的世界像是镜子一样碎掉,牧易只觉得一个恍惚,接着又重新出现在宝塔中,他仍旧还是站在原来的位置,甚至动作都没有改变,但是他的内心却清楚,一切都已经不同了。

    丝封印终于沉入地面,宝塔剧烈的摇晃着,那是鬼王在做最后的抗争,但事已至此,除非她能恢复全盛时期,否则根本无法改变这个结局。

    终于,晃动消失,鬼王的声音也销声匿迹,周围恢复了平静,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只是错觉。

    “呼!”

    牧易看着了凡一屁股蹲在地上,没有丝毫半点出家人的模样,他的气息同样萎靡到了极点,脸上苍白。

    之前虽然没有见他跟鬼王过招,但看他此刻的样子,也不比牧易轻松多少。

    相比了凡,牧易只感觉脑袋像是要炸开,传来针扎一样的疼痛。

    看了眼了凡,然后牧易也直接坐下,薪灯跟岁月竹都被他放在一边,不过牧易仍旧发现薪灯中又积蓄了不少灯油,在结界中收取的无数鬼物,以某种牧易不知道的方式,尽数投入薪灯中。

    之前的那些,是假的,也是真的。

    “成功了吗?”虽然已经感觉不到鬼王的动静,但牧易仍旧忍不住问道,那可是相当于第三难的鬼王,哪怕只是补全了封印,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

    毕竟全盛时期的鬼王,估计吹口气,牧易就会死了,或许这么有些夸张,但也足以看出鬼王的强大程度,那根本就是两种生命的差距。

    “侥幸成功,如果不是你激怒了她,让她不惜代价抽取力量想要灭杀你,贫僧就算付出更多代价也未必能够成功。”了凡一脸庆幸的道,在胜利之后,他也终于不再一副高僧的样子,甚至恢复了几分本性。

    毕竟真论起年纪来,了凡也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这个年纪,真的很很可他却早早成为千鸣寺的主持,背负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责任。

    甚至就连牧易也对了凡有些钦佩,至少换成是他,他不一定能够做的比了凡好。

    “这就是鬼王吗?之前她发挥出来的力量有她全盛时期的多少?”牧易脑海中想象着万鬼结界,想象着那九幽之火,至今还有些心有余悸。

    “估计能有百分之一吧,甚至更少。”了凡想了想道。

    “百分之一?”牧易瞪大眼睛,百分之一的力量就压制的他差点山穷水尽,那要稍微再多点,恐怕死的就真是他了。同时,牧易也对第三难有了一个彻底的认知。

    他现在感觉自己即便面对第二难巅峰,也能逃得性命,可面对鬼王,就算他达到第二难巅峰,也只有身死一途。

    想到这里,牧易便感觉一阵压力袭来,这压力并非来源已经被封印的鬼王,而是源于老道,更准确的,应该是老道的仇人,老道当初跟对方一场大战,也因此伤了根基,这么多年过去,对方或许早已踏出了那一步,成为真正的第三难强者,牧易就算有心为老道报仇,恐怕短时间内也难以做到。

    亲身体会过鬼王的强大后,他至少不再天真,也难怪不管是冷雨,还是莫老,都始终不跟他透露老道的仇人是谁,恐怕两人就是担心他不自量力的去挑战对方,白白丢了性命。

    “老头子,你放心,我早晚也会达到第三难的,到时候,我会替你讨回一个公道。”牧易默默在心里道,尽管想要成为第三难无比艰难,但牧易始终都没有放弃过,更何况他心中早已经埋下了一颗种子,只需要他不断的去浇灌,早晚有一日这种子会发芽,茁壮成长,最终成为参天大树。

    “最多百分之一,鬼王相当于第三难强者,那是蜕凡之后的强者,已经超越了凡人,属于天人,生命会变得不同,那个状态,少也能活个两三百年,堪称真正的老不死,不过这种存在,世间并不多见,整个天下,已知的加上未知的,两手也能数的过来。”了凡叹了口气道,他虽然提前找到了自己的道,只待修为圆满以后,便可以试着踏出那一步,但那一步生死,即便是他,也没有多少信心。

    而世间强者,除了那些已经踏出那一步的不足十人的存在,其余更多的就是站在边缘,不敢踏出的那群人,当初宁无缺等人算是,曾经的冷雨也算,不过冷雨后来毅然决然的走上了碎轮重修的道路,看她现在,也已经重回了巅峰。

    冷雨有没有找到自己的道牧易不知道,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那就是此刻的冷雨,绝对还没有重开第七命轮,但即便如此,比起宁无缺来也只强不弱,这便是碎轮重修的强大之处。

    或许等冷雨重开七轮,真正回到巅峰的时候,还要超过许海甚多,如果再加上本经阴符七术,或许冷雨已经有资格踏出那一步了,再不济,也算是踏出了半步,真正做到第三难下,无敌。

    “已知的都有谁?”牧易忍不住问道。

    “龙虎山跟茅山,两大千年传承大派必然有第三难的老不死坐镇,白帝城那位老城主十年前闭了死关,不过我怀疑他已经踏出了那一步,只是不为人所知罢了,南海有位老神仙,同样是第三难,紫禁城中,有位神秘的定海神针,也是第三难,耳帮曾经失踪的那位帮主,公认的第三难,这是我所知的所有第三难强者,至于不知名的,或许有两三位,但绝对不可能太多,因为第三难强者,彼此已经能够生出感应,天地间,每诞生一个第三难,都会引起天道颤动,所以想要悄无声息的进阶,根本就不可能。”了凡道。

    “南海老神仙?”牧易心中一动,至少他还没有忘记在曲义庄外面碰到的那个邋遢道士,对方好像过让他以后到南海一行,而且当初念奴儿的父亲,同样去过南海,那里到底隐藏着什么?

    牧易不由的多了几分兴趣。

    至于龙虎,茅山,这些千年大派,如果没有第三难存在镇压气运,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紫禁城中,也肯定会有。

    倒是那些未知的,才更吸引牧易的好奇,而当初打伤老道的,又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