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百九十二章 入塔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符箓之道第二重,我已差不多掌握,至于第三重,需要开启喉轮才可修行,正好我也需要一段时间将所学融会贯通,第一二重虽然是基础,可这基础同样没有尽头,甚至研究到极致还能化腐朽为神奇。”牧易默默的想道,到了他如今的境界,已经勉强可以称之为大师,当然,这里的大师可不是随便称呼,代表着他在那一道上面取得了非凡成就。

    牧易抬头看了一眼明月,然后伸出食指,轻轻在面前勾画起来,他的指尖渐渐凝聚出一丝月光,让那符文看上去更加灵动,不过在即将大成的瞬间,半空的符文却突然破裂。

    “果然,符文还需要符纸承载,我离一念符生还是太远了。”牧易摇摇头,脸上并没有任何可惜的神色,原本他就没指望成功,不过随性施为罢了。

    等月亮偏移,牧易也回到房间,一直到第二天清晨钟响才醒转过来,这种深层入定,效果也是最好的,一夜静修,就让他的伤势恢复到七成,之所以这么快,主要还是因为昨晚的感悟,当他境界提高后,对于力量的掌控也更加的得心应手。

    如果再加回春符,或许用不了五天,他就能全部恢复,等将鬼王再度封印,他就可以回沧州城了,就算宁无缺或者其他老怪物仍旧在那里等候,他也不怕。

    许采薇当初虽然离开,但那位丁管事却在第二天又来了,是奉严知府之命,这样牧易自然不好赶他走,更何况他在这里也不打扰他,而牧易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吩咐他。

    于是牧易将画符需要的东西告诉丁管家,只是半天的时间,这位丁管家便带了几个人,背了足够牧易使用一年的符纸朱砂上来,就连那毛笔,也是严知府的恩师当年送给他的,被他视若珍宝,可如今为了女儿,他显然顾不得那么多了。

    “回春符,回是回转,春代表着生机,有枯荣之意,是生死转换。”

    牧易脑海中回荡着关于回春符的感悟,手中的笔带着种飘逸,一息的时间,一张回春符便画好了,在回春符完成的瞬间,牧易分明感觉到天地间一种力量被吸入其中,那种力量散发着勃勃生机。

    再看桌子上的回春符,光芒内敛,但符文隐隐闪过一丝绿意。

    “这就是回春符吗?”牧易凝视,有些感叹,如果能早点画出,或许当初他也不会那么狼狈,只不过如果没有当初的狼狈,也不会有现在的收获,一饮一啄,莫过天定。

    随后牧易直接将回春符拍在胸口,顿时间,一股温热进入他的身体,并且快速的旋转起来,牧易只感觉浑身在颤抖,有种酥麻的感觉,但是他体内的生机却在快速的提升着,回春符的力量融入他的身体,然后推动着他身体。

    当初宁无缺打入他身体的力量也慢慢的排出体外,而且回春符不但可以恢复生机,就连心神力量同样快速的恢复,牧易默默估算,这一张回春符至少可以增加一个普通人一到三年的寿命。

    这种增加不是凭空增长,而是类似一种恢复,让身体的机能恢复,是一种逆转的过程。

    至于对牧易来,或许能增加他一个月的寿命,毕竟他本身就处在蜕凡阶段,回春符在他身上的效果自然会降低。

    而且回春符使用太多,效果也会慢慢减弱,身体会形成一种抗性,除非牧易的水平可以不断提高,或许等他符箓之道真的大成后,生死人,肉白骨也不再是传。

    一张回春符,效果只持续了半个时辰,不过这半个时辰却让牧易恢复到九成,这固然是回春符效果显著,但也跟牧易第一次使用有关。

    其实,恢复到九成以后,牧易的身体已经基本无碍,剩下那一成就算没有回春符,也不过两三天的时间。

    不过想到过几天需要对付鬼王,牧易便再次画了起来,不过这一次虽然成功了,可牧易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我感应错了吗?为何我感觉这张回春符的效果不如前一张?”牧易喃喃自语,似有不解。

    然后他再度画了一张,可这一次却失败了,牧易的眉头皱的更紧。

    “似乎天地间那种力量减少的缘故。”仔细回想三张回春符的经过,牧易终于发现问题的关键,于是他放下笔,开门走了出去,刚刚他感应中,那种力量几乎都来自外面,或者院子里。

    当牧易开门走出去的瞬间,脚步明显有了一个停顿,他抬头看着院子里那棵树,有吃惊,也有恍然。

    这是一颗一棵四季常青的树,但如今却一副走到尽头的样子,叶子枯黄,甚至缓缓的掉落着,整颗树看上去也在枯萎,带着一丝悲意。

    至于墙角的几株花,更是已经死亡,那是在极短的时间里被抽取了所有生机的模样。

    看到这里,牧易对回春符有了更深刻的领悟,生死转换,并非是没有代价的,那是一种赤-裸裸的掠夺,过程更是霸道,一个回春,一个灭尽。

    “难怪。”牧易轻轻拍了一下大树,上面的叶子顷刻间落尽,如同一场叶子雨。

    “看来回春符必须节制,这种掠夺太霸道,典型的损有余而补不足,虽然符合天之道,但却不符合人之道,我修的是人道,而非天道,所以必须注意这一点。”牧易默默想道。

    接下来两天,牧易一边画符,一边修行,让之前的感悟化作沉淀,至于回春符,他并未再画,这种东西属于救命之物,身上保留一两张便可。

    而他的伤势也在这两天彻底恢复,甚至这次恢复以后,牧易对修行也有了一种更深的感悟,修行,其实也是做人,有准则,有底线,不违背本心,心境反而比外物更重要。

    可惜留给牧易的时间不多,不然倒可以修炼本经阴符七叔,对他也能有所帮助。

    这一天,牧易找到了凡。

    “贵客准备好了?”了凡看着牧易直接问道。

    “这些天多谢大师,不然我想要恢复恐怕还需要更多的时间。”牧易客气的道,虽然了凡没有达到第二难巅峰,甚至体内的命轮也只是刚刚开启喉轮,但毫无疑问,他的实力却远远超过牧易,甚至比起那些老怪物也丝毫不差,因为了凡已经找到了属于他自己的道,甚至领悟了天地之力,只需要等修为也达到巅峰,便可准备突破第三难。

    只是第三难实在太难,就算了凡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成功的几率最多也只有五成,而往上,再想增加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真的是那种身有大气运之辈,是一个时代的主角,才能把握这两个字。

    “这是贵客的机缘,贫僧其实并未做什么。”了凡摇摇头道。

    “如果大师不介意还是称呼我名字吧,牧易,这贵客二字实在担当不起。”牧易道。

    “贵客着相了,不管我称呼你贵客,还是道长,亦或是施主,都不过是一个称谓,心中无求,自无欲念。”了凡微笑着道。

    “受教了,不知什么时候去封印那个鬼王?”牧易随后问道。

    “自然是现在,毕竟能早一天重新封印,贫僧也能早一天安心。”了凡道。

    “大师就从未担心过万一失败,对方逃出来吗?”牧易忍不住问道,虽然两人合力,实力已经不弱,可面对一个鬼王,仍旧相差太多,尽管那个鬼王被封印几十年,现在也只是封印有所松动,但她实际上已经能透过封印将力量显露出来了。

    “自然是担心,毕竟鬼王一旦脱困,遭殃的会是万民。”了凡道。

    “那大师就不担心自己?”牧易问道。

    “贫僧不过一臭皮囊,无非就是舍弃,或许还能早登极乐。”了凡淡然的道,毕竟他坚守的是牺牲之道,所以他不会畏惧死亡,只要看死的是否值得。

    “可惜大师之道并非我之道,所以注定我无法达到大师这种境界。”牧易摇摇头,虽然他敬佩了凡,但却不愿意学他,因为那不是他的道,更不是他的准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不管是弱还是强大,牺牲还是掠夺,只要是自己的道,便好,毕竟这个世界上,唯有道是永恒的。”了凡道。

    随后,了凡带着牧易来到寺中的一座七层宝塔,这座塔牧易早就有所留意,甚至有所怀疑,如今了凡领他来此,也应了他心中的猜测。

    宝塔呈八角,七层共有五十六座铜钟,并且这些钟做工明显超过寺中其他宅院所挂,在塔尖上,有一珠子,牧易曾经在晚上机缘巧合见到过一次,当时月光正好垂下,珠子散发着光芒,璀璨夺目,如同明珠。

    刚刚靠近宝塔,牧易就觉得有种压迫感,而旁边的了凡始终面色如常,在了凡带领下,牧易也走入宝塔。

    “轰!”

    两人刚刚进入,宝塔便晃动起来,挂在上面的铜钟顿时发出响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