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290章 深夜感悟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其实对于牧易来,寻道对他而言还太早了,他远没有走到这一步,而这次的寻道实际上只是机缘巧合,误打误撞进来的,只是正因为对其了解太少,所以才有了如今的迷失之祸。

    就在牧易开始迷失的时候,了凡点燃了香,并且随着牧易的呼吸,那烟云不断从他口鼻进入他的体内,隐隐地,牧易脸上闪过一抹紫色。

    迷失,并不是无尽的黑暗,甚至这种过程连你自己都感觉不到,自然而然,当你意识彻底溃散的时候,也就是身死的时候,他脑海中轰隆一声,犹如一道紫色的雷霆闪过,原本快要溃散的意识仿佛察觉到了危机,又一下子凝聚了起来,好在这雷霆对他本身并无伤害,那雷甚至只是虚无之雷。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雷霆,所以牧易一下子从迷失中醒了过来,当他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以后,禁不住一阵害怕,如果没有那道雷霆,后果难料。

    “多谢大师。”牧易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了凡,发自内心的感谢。

    “贵客严重了,你既然在贫僧这里陷入迷失,贫僧自然有义务将你拉回来,相信这次感悟虽然短暂,可仍旧会给你带来很大好处,至少下次寻道的时候,会更容易一些。”了凡微微一笑,然后继续道:“只可惜这种香只有一次作用,下次便没有用处了。”

    “一次足够了,只是不知道此香叫什么名字?”牧易摸了摸心口,他能感觉到,之前寻道的那些领悟并没有消失,而是化作一粒种子,沉入他的心里,或许等将来有一天它会再度发芽成长,帮助牧易找到属于他的道。

    “这香叫做家乡,代表的是一种思念,据以前有人远游的时候,会用心制作一根香,如果家人思念他的时候,就可以点燃此香,这样对方无论在哪里,都会感觉到那股思念之意,然后将他从远方带回来,不过这只是传而已。”了凡慢慢道。

    “家乡,家香,好名字。”牧易点点头,而那则故事又何尝不像他刚刚的情形?将他的意识比做离家的游子,点燃后,便将游子带回了家。

    如此神奇的功效,对于那些第二难巅峰来,绝对至关重要,如果被人知道了此事,更不会就此罢休,毕竟修行,本就是逆天夺命,关乎修行,就算手染鲜血又如何?只要始终坚定自己的心就好,也唯有最坚定的本心,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寻道,从没有正邪之分,那些只做好事的正道未必一定可以成功,而那些恶贯满盈的邪魔之人,也未必不能成功。

    在寻道过程中,唯有坚定自己的本心,才不至于迷失,尤其是刚刚体会过那种过程的牧易,更加清楚本心跟意志的重要性。

    牧易虽然跟着老道浪迹江湖那么多年,可跟那些老怪物相比仍旧差的太远,不过这次经历也让他明白以后的路该如何去走。

    “一根家乡,对我而言已经是救命之恩,所谓救命之恩,不得不报,相信大师也不愿意见到我以后因果产生吧?”牧易随后看着了凡道,虽然对于对方来这或许只是一根家乡,可是对他的意义却是不同的。

    “好,贫僧想邀请贵客一起封印下面的鬼王,此事有凶险,贵客可以仔细考虑一番,就算此事不成,贫僧也会为贵客找寻一桩可以解决因果的事情。”了凡道。

    “不用,就这件吧,这本就是我上山的一个目的,只是此事需要等我伤势完全恢复才可以行动。”牧易想了一下道,毕竟事关生死,由不得他不心点。

    那可是鬼王,即便仍旧在镇压中,可不能觑,光是她逃离的一丝分魂都那么厉害,其本体可想而知。

    甚至牧易这种实力在鬼王眼中,跟只大点的蚂蚁没什么区别,第二难跟第三难,那是跨越性的,有着本质的区别。

    “此事自然以贵客为主,若是贵客想要养伤的话,贫僧觉得山上或许会更好一些,尤其是晚上的月亮,真的很好看。”了凡这么自然不是怕牧易跑掉,而是真心为牧易着想。

    “那就麻烦大师了。”牧易欣然点头,实际上就算对方不,牧易也打算留下,虽然刚刚上山,可他已经慢慢感觉到这里的不同了,似乎这里的天地元气更佳浓郁,是不可多得的修行好地方。

    而且牧易对千钟大阵也很感兴趣,如果能借此领悟点什么自然更好。

    随后,牧易将他准备留下的消息告诉了许采薇等人,在听到牧易的打算后,许采薇第一反应就是也想留下,对她来,现在抱紧牧易的大腿才是最关键的。

    而且这个许采薇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女人,她的权欲之心很重,对一个男人来,这绝对是好事,可换成女人,尤其是这个时代的女人,就不一定了。

    当然,若只是一些事,他不介意被对方借点势,毕竟她对他也有过帮助。

    最终,许采薇离开了,不过她在离开的时候仍旧得到了牧易的保证,让她可以跟严立有所交代,尽管牧易已经认定真正的严晴早就死了,可严立未必能接受这种结果,尤其对方手握权势,若因为绝望下一心捣乱,欲把千鸣寺一把火烧掉,那对了凡,对方圆百里的百姓来同样是一种灾难。

    除非了凡或者他愿意对一个知府出手,但那样一来,就等于挑战了规则,会更加麻烦。

    所以,在这种时候要尽量把对方稳住才是上策,虽然有些对不起作为父亲的严立,但现实就是如此。

    在许采薇等人离去后,牧易也开始了在千鸣寺的隐修,希望借助这里让他伤势更快的复原,现在牧易每天必做的事情又多了两件,一是听清晨的钟声,那种千钟融为一体,让意识随之震动的感觉真的很美妙,让牧易对意识的应用有了更深的了解。

    至于第二件事则是看月亮,牧易相信了凡不可能随便,当初他那番话绝对另有深意,只不过山顶的月亮虽然很亮,但他始终没有隐藏的玄妙。

    这一夜,月亮很圆,牧易却觉得格外的孤单,他没有六岁以前的记忆,唯一的亲人就是老道,可最终老道也走了,只余他一人,如果不是后来遇到了念奴儿,恐怕他会更加的孤单。

    看着月亮,牧易思绪慢慢荡漾开来。

    月有阴晴圆缺,这是规律,同样,四季的变换也是规律,他以前听人讲四季必做人生。

    春为万物之始,代表着生机,正如一个生命刚刚诞生,世界对他来只是刚刚开始。

    夏如骄阳般炙热,是年少,是成长的时期,至于秋,则是一个人逐渐的走向成熟,花儿开花之后是结果,也是成熟。

    至于最后的冬,则是万物经历了初生,成长,成熟,慢慢走向了毁灭,或者死亡,它代表了人的老年。

    只不过,生命的尽头真的是毁灭吗?是死亡?牧易不由想到了草,冬天叶子枯黄,但来年春天又会生机勃发,长出嫩芽,所以对于草而言,冬天只是为来年新生的沉寂。

    那么人呢?死亡之后,不也是轮回,是新生吗?

    生是死的开始,而死是生的轮回。

    咔嚓!

    就在牧易悟透这一点的时候,他脑海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打破了,然后他的心神力量疯狂的上涨,这种速度甚至连他以前开启命轮都从未有过的。

    难怪会有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话,对于牧易来,他此刻就有这种感觉。

    从他得到符箓真解以后便一直努力钻研,可那回春符却始终无法画出,但此刻,牧易却有了十足的信心,因为回春符本就是生死之间的领悟,一旦他明悟了生死,那回春符对他而言就再也不是问题。

    就在牧易明悟的时候,禅房中的了凡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

    “咚!”

    深夜中,突然响起钟鸣,千鸣寺的僧人在这一刻奇奇放下手中的活计,同样双手合十,心中默念着佛经。

    “千鸣钟夜鸣,这种好像好像一共就发生了三次,难度这次是因为他?”了尘从房间里走出,抬头望向空中的明月,心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牧易的身影。

    这突如其来的钟声并未打断牧易的领悟,相反,那钟声带着牧易的意识荡漾开来,快速的覆盖整座寺院,然后再到整个千鸣山。

    这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甚至如果不是千鸣钟,光凭牧易的本事,连寺院都无法覆盖,但现在,借助千鸣钟,他可以看到整个千鸣山。

    那是一种尽在掌握的感觉,仿佛这一刻他无所不能,这种感觉甚至让人着迷。

    好在牧易最终硬生生克制住了那种冲动,他只是不断体会着那种感觉,希望将此铭记于心,这是机遇,更是造化。

    终于,当钟声散尽,牧易也从那种感觉中被踢了出来,不过他的脸上却露出笑容。
小说推荐